鬼吹灯 > 王妃她一心只想创业 > 呐,你的兔子

呐,你的兔子

    剑影似乎明白了为啥江浦月只罚自己,“属下知错了。”剑影这次是真实的知道错了。

    “再有下次就不是五十袋米这般简单。”江浦月把折子放下,走向帐外,剑影不敢啃声,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只见已经夕阳西下,颜九还忙活在粥棚里,江浦月见状,也赶忙去帮忙,自己似乎今天一直在忙,留下颜九一个人在这里忙了很久。

    江浦月快步走到粥棚,接过颜九手里的勺子,给灾民施粥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正好好施粥的颜九,被突如其来的江浦月吓了一跳,她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本王来帮你。”江浦月没有回头,便淡淡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颜九看着人这么多,便乖乖的没有再问,帮着他从灾民手里接碗,递碗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,齐心协力,很快便天黑了,颜九看着不远处杂乱的灾民,她指着灾民对江浦月说道,“我们得给他们安置地方啊,你看他们都没地方睡。”

    江浦月顺着颜九指着的方向看去,几乎是所有的灾民都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,甚是可怜,“嗯,明日便让剑影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只搭个帐篷就行,里面铺上草席,他们只要一个可以遮风挡雨休息的地方就行了,帐篷不用了还可以回收,这样也不会花费很多。”颜九贴心的说道,考虑到国库尚不充足,只能缩减用度。

    “王妃说的极是。”江浦月也觉得颜九说的挺对的,便转身对剑影说道,“明日你便去办,就拿本王军中的那些帐篷,但记住,赈灾之后,帐篷要如数收回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属下明白。”剑影行礼道。

    “累了一天王妃去休息一下吧,现在没什么人了。”江浦月看着天色慢慢黑了下来,也没什么灾民前来领粥了,便想让颜九去休息,今天属实是累坏了颜九。

    颜九也不硬撑着,属实是觉得有点累,“那我们去赵师傅那里吧,看看有什么吃的。”颜九建议到,她有些饿了。

    “嗯,走吧。”江浦月放下勺子,二人便一起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赵师傅正准备了几个小菜,颜九和江浦月就来了。赵师傅看见颜九,立马喜笑颜开,“王妃来啦,今儿个可辛苦您了,忙前忙后的,我准备了几个小菜,荒郊野外的,随便对凑对凑吧。”

    颜九看着这清粥小菜,意料之中,但是颜九这个肉猫,没有肉就不开心,但是现在的这些条件,不能要求这些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赵师傅啊,你们也辛苦了,今晚早些休息吧,明天还有一场恶战呢。”颜九瘪了瘪嘴说道。

    江浦月看透了颜九的小心思,看了看远处说道,“本王先出去一下,你们先吃,不必等我。”说完便径直回了帐中,一会便拿着弓箭,和剑影二人不知去往了何处。

    颜九看着江浦月这一系列的谜之操作,不知道江浦月到底要干什么,还没来得及问,江浦月都已经跑的没影了。

    算了,颜九也累了,现在只想吃点东西,赶紧去休息,也就不挑了,没肉就没肉吧。端起粥就开始干饭!

    “嘿嘿,王妃,今儿小的可是听说了,都说咱王妃是天女下凡,天佑南夏呢!”赵师傅一脸骄傲的说着自己今天听来的八卦消息。

    颜九咽了咽饭,说道,“他们乱说就算了,赵师傅还跟着起哄,我是不是天女,你还不清楚吗?你见过天女教你做饭的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小的自然知道您不是,这不是夸您好嘛,小的听了也高兴啊。”王府的人自然是高兴的,之前自己家王爷是丝毫不在意名声这个东西的,现在有了王妃的多加提点,江浦月的名声是在逐渐美化中,也逐渐的有了民心,这样是有利于江浦月在朝中的地位的。

    “嘴贫!看来你还是不累,那明天多熬两桶粥吧,明儿人肯定更多。”颜九听着赵师傅嘴上夸着自己,心里也是洋洋得意的,像是自己的努力得到了认可一般,但是又表现的像是平常事,举手之劳一般。

    正当颜九和赵师傅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的时候,江浦月不知道从哪儿回来了,站在颜九身旁,突然丢给赵师傅一个东西,说道,“烤了吃。”

    颜九正疑惑呢,“什么东西?”然后顺着抛物线的轨迹看去,赵师傅的手里此刻竟握着两只兔子。

    “本王想起这片林子经常有兔子出没,便去打了两只。”说着便把弓箭递给了剑影,剑影麻利的接过弓箭抱着。

    “我们王爷知道王妃顿顿离不开肉,想着王妃累了一天,不能连个肉都没有啊,即便是自己很累了,也还是拿着箭袋去打兔子,还好身手好,这么快就打到了,这要搁一般人,还真没这么快呢!”剑影炫耀一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你话多?”江浦月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剑影说道,自己的这点小九九,就被剑影这么毫不留情的说了出来。感到有些羞愧,恨不得现在就挖了剑影的嘴。

    颜九看着赵师傅手里的兔子,又看了看江浦月,突然甜甜的笑着对江浦月说道,“谢谢你啊。”

    那微笑,怕是个人见了都会被融化吧,江浦月也不例外,一下子就跌进了颜九的笑容里。

    江浦月突然意识到自己看呆了,不好意思的赶紧移开目光,拿起面前的粥,扒拉了两口说道,“不必,举手之劳,本王也想吃兔子了。只是顺便。”

    颜九看穿了江浦月的小傲娇,没有拆穿他,“那就谢谢你帮我也打了一只。”说完捂着嘴偷偷的笑了。

    赵师傅拿着两只兔子,麻利的便处理好了,俩人嬉笑打闹期间都已经夹在火上烤了,边烤还边说,“嘿!这兔子,可真肥啊,都往外流油。”

    颜九看着火上滋滋冒油的兔子,不由得咽了咽口水,抻着个脖子仿佛在嗷嗷待哺一般,期待这赵师傅的兔子。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wangfeitayixinzhixiangchuangye/26073020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