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王妃她一心只想创业 > 天女下凡,佑我南夏

天女下凡,佑我南夏

    看着妇人醒来,一圈的人都欢呼了起来,“天女下凡,佑我南夏。天女下凡,佑我南夏。”纷纷跪拜在地上。

    颜九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到了,一时间站在人群中间,竟不知道要何去何从,“你们快起来,快起来呀。”尴尬的正要抠出一三室一厅时,突然感觉道腰间被拦住,回头一看,竟是江浦月,每次都出现在这么及时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啦?”颜九惊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在做何事?”江浦月看着跪了一片的灾民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,就突然的他们就开始了,啥天女下凡,我想让他们别说了,可他们不听我的。”颜九都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尔等停下,她是本王的王妃,不是天女,尔等速速起身,开始施粥。”江浦月中气十足的说道,声音贯穿整个营地,突然就安静了。气氛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是呀是呀,我不是,你们快起来吧。”颜九赶紧圆场说道。

    灾民们可能是被江浦月震慑到了,纷纷起来继续排队领粥,江浦月看着大家恢复了秩序,便指着倒在一旁的妇女问道,“这又是何事?”

    “啊,她刚才排队的时候晕倒了,应该是太久没吃东西的原因,我给她喂了点蜂蜜水,补充了一下体能,现在人醒了,可能还没什么劲儿,兰儿你去打一碗粥喂给她。”颜九看着椅坐在旁边的妇女说道。

    江浦月看着满头大汗的颜九,“王妃一早倒是经历了不少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“也还好吧,没什么事情,你去哪了?”颜九问道。

    “本王进宫跟皇上上报了一下赈灾的进度。”江浦月说道。他环顾四周说道,“王妃陪本王去看看其他粥棚的搭建进度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是要撘十个是吗?”颜九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现在已经搭了七个了,今晚应该就可以完工。”江浦月边走边说道。

    颜九却心不在焉的看着周围的人,没有接话,江浦月听到颜九没有动静,回头看了看她,看到颜九一脸有心事的样子,问道,“王妃可有心事?”

    “嗯.....可以调一下大夫过来吗?”颜九指着一些已经不能行动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江浦月顺着颜九指的方向看过去,有很大一部分人,因为长期没有食物,又长途跋涉,体力严重透支,再加上自己本身有病,已经奄奄一息了,“是本王没有考虑周到,你,去城中,将能请的来的郎中,都请过来!银子本王会付给他们的,让他们快马加鞭到城外来。”

    江浦月雷厉风行的执行着,颜九看着江浦月解决了自己的心事,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,“我的家乡如果发生这种灾害的话,每次都会有很多人去帮忙,像是军队啊,医生啊,还有一些普通人,他们会力所能及,做饭的可能就会去灾区做饭,开便利店的可能就会带着自己的物资去支援。国家还会派一些心理医生去,开导灾民。”

    “何为心理医生?”江浦月问道,感觉每次颜九一讲到自己的家乡,江浦月最多的台词就是‘何为....?’

    “心理医生就是......好比这种灾难,很多人会失去自己的亲人,尤其是小孩子,内心会承受不住,抵挡不了这种悲伤,就需要心理医生去开导,让他们走出内心的悲伤。”颜九竭尽全力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嗯,甚是贴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天灾人祸,人的力量多渺小啊,我们抵抗不了的。”颜九感慨道,2020到2021发生了太多我们人类无法抗衡的事情了,颜九深刻的体会到了人类的渺小。

    二人边走边聊,不知不觉也看完了所有的粥棚。

    “粥棚大都差不多了,我回去继续施粥了。”颜九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本王要去帐中做点事,王妃先行去吧,粥棚都很安全,王妃可以放心行事。”江浦月点点头,允了颜九的申请。

    颜九连个回答都没有,蹦跶着奔向了唯一需要自己的地方,接过兰儿手里的勺子,继续着自己的工作。

    江浦月远远的看着这个小身影,一袭白衣,像一个圆滚滚的球,可可爱爱,嘴角竟不自觉的上扬。

    “王爷,属下都搬完了。”突然一声王爷,打破了江浦月的注视。江浦月一脸嫌弃的转头看着剑影。

    只见剑影满身是土,人也早已累的没有人样。

    “你去洗个澡,换身衣服再来。”江浦月嫌弃的说道,边说还边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剑影看了看自己身上,拍了拍衣服,顿时尘土飞扬。自己都嫌弃的扒拉了扒拉手,“是,王爷。”赶忙去洗澡换衣服。

    江浦月进到帐中,掏出一个小本子,翻开,拿起笔,书写着什么,仔细一看,从第一页开始,皆是颜九过往的新词,梯子,火锅,烧烤,抑郁症,疫情.......江浦月缓缓的提笔写下,‘心理医生’,原来江浦月每次问了颜九的那些奇怪的词语以后,都默默的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写完了以后,江浦月仔细的翻阅着,像是翻阅着和颜九之间的点滴一般,江浦月正看着,帐外传来了剑影的声音,“王爷,宫里有折子递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拿进来吧。”江浦月闻声,收起自己的小本子,贴身装好。

    剑影拿着折子进来,江浦月接过折子打开看了看,原来是道嘉奖折子,皇上嘉奖他粥棚办的得力,希望他能继续办好,让他接下来小心行事。

    剑影看着江浦月心情似乎不错的样子,小心翼翼问道,“王爷,明明是我和兰儿,赵师傅一同参与,为何只罚我一人?”

    江浦月听到剑影的问题,脸突然就沉下来,“你好意思问,本王都不好意思回答,赵师傅和兰儿都是跟王妃走的亲近的人,他们向着王妃便罢了,你呢?你是本王的亲信,你也跟着他们一起欺骗本王,你还好意思问!”说着江浦月便拿着手里的折子,重重的打在剑影的头上。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wangfeitayixinzhixiangchuangye/26073019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