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虎帅 > 第四百六十五章 水落石出

第四百六十五章 水落石出

    何兰月翻开那一袋子药,选出一盒,吃了两片。

    “陈所是很有经验的,放心,只要那个黄书朗有问题,肯定坚持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吃完药,何兰月靠着椅子,显得有些疲惫的说道。

    盛开起身左右看了一下,说道:“你先把空调关了,感冒了就别吹空调了。”

    也不等何兰月回答,找到空调,直接把电源给拔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外面传来吵闹的声音,好像有人在争执什么。

    何兰月与盛开同时一愣,什么人居然跑到警务所来闹事?

    正要一起去看个究竟,小罗又跑了回来,说道:“何所,那个被打的解清风的家属来了,非要问清楚,那三个打人的保安是怎么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何兰月一听,便又坐了回去,说道:“让他们到我办公室来,我和他们说。”

    盛开也回到椅子上坐下,等着解家的人进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小罗领着两人进来,这两人就是解高与解清水。

    两人一进办公室,见盛开也在,不由自主的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何兰月说道:“这里是警务所,有什么事和我说,不要在外面喧哗,影响大家办公。”

    这两人才带着一脸的迟疑走了进来,在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小罗去倒了两杯水递上,然后说道:“这位就是我们警务所何所长。”

    解高显得有些趾高气扬的说道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何兰月问道:“你们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解高说道:“那三个打人的保安,是不是扣押在你们这里?”

    何兰月点了点头说道:“没错,昨天晚上移交到我们所的。”

    解高看向盛开,问道:“你们是不是打算把人就这么放了?”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打了人,那自然是要释放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……不是没有证据,是你们本来早就勾结在一起了!”

    解高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何兰月脸色一沉,问道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解高说道:“这不是很明显吗?事发那天,我哥要把人带走,你们警务所的人不但不让,而且举枪相向。现在这么早,这个人就到了这里,不是摆明了,你们之间早有勾结,你们警务所想要包庇纵容吗?”

    何兰月差点跳了起来,沉声说道:“你说话要有证据,这里是警务所,不是你信口雌黄的地方。你的父亲被人打伤了,我们深表同情。现在我们正在尽全力查明真相,为了这件事,我们警务所的十几个人,昨天几乎都熬了一个通宵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相?真相不是已经很清楚了?小区业主有人指认,还有什么好查的?”

    何兰月淡然看向他,说道:“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!那两个证人已经改口了,说指认那三名保安,是受人指使……”

    解高“嘁” 的一声,说道:“看来这警务所与金盾安保果然有很深的关系,连这样的事情都能做出来?还改口了,是不是你们威胁他们了?”

    何兰月气得腮帮子鼓动,盛开见状,淡然说道:“不但是那两个人改口了,紫东花园物业经理黄书朗,涉嫌买通证人,现在在接受问话。我和你们一样,都想知道结果,在这里等着。”

    解高一愣,不解的看向盛开。

    解清水问道:“你的意思……这件事是黄书朗指使人做的?可打人的是金盾安保的保安,这没错吧?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谁打的人,还要等问讯结果。现在谁也下不了定论。”

    解清水毕竟年龄大些,对盛开所说的情况,想到了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看向何兰月,问道:“何所,他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何兰月点头说道:“是真的,你们也不想找几个替罪羊,然后让真凶逍遥法外吧?”

    解高咬牙说道:“那当然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在这里等着,问讯应该很快就有结果。”

    解清水有点不敢相信的说道:“黄书朗是紫东花园的物业经理,他会做这种自砸招牌的蠢事?”

    盛开说道:“牵涉到利益输送,就不一定了。”

    解清水还是不解,但他又不愿意继续追问,他不想让盛开与何兰月觉得他无知。

    解高说道:“好,那我们也在这里等着,我倒要看看,究竟会是谁打了我爸!”

    吃了感冒药的何兰月昏昏欲睡,但她一直强打精神,不让自己睡着。这件事没有结果,她始终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眼见已经到了十一点半。

    出去询问闻讯结果的小罗回来,手中拿着一叠纸,进屋后高兴的说道:“何所,招了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打盹的何兰月立即精神一振,起身说道:“什么结果?”

    小罗将手中的那几张纸交给何兰月,一边说道:“那两个证人,就是黄书朗买通的,两人各给了5000。”

    解高与解清水同时起身,有点诧然的看着何兰月。

    解清水问道:“他为什么这么做?”

    小罗说道:“他说是替人办事,那人叫孙卫东。整个事情的的经过,都在问话记录里……”

    解高问道:“孙卫东又是谁?”

    知道这个结果的盛开,松了一口气,听到他问起孙卫东,便插了一句:“以前紫东花园是莫林安保提供的保安服务,那个孙卫东,就是莫林安保市场部经理。”

    解清水听完,似乎有些明白了,觉得难以相信的说道:“我明白了,这事是孙卫东联合黄书朗做的……那打人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何兰月正在看着问话记录,听到他问起打人的人,便扬了扬手中问话记录说道:“打人是孙卫东找来的,冒充金盾安保的人打的解清风,目的就是要嫁祸给金盾安保。因为孙卫东知道你们解家的关系,打了解清风,你们肯定会把事情闹大。这样就能把金盾安保的名声搞臭,让莫林安保重新进驻紫东花园……”

    解高听完,恨恨的说道:“玛的,莫林安保、孙卫东!老子让他们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何兰月赶紧说道:“你不要乱来,现在是法治社会。他们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,肯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。但是如果你们私自报复,造成严重后果,那么你们也会触犯法律,到时候一样会受到制裁。”

    解高显然不服气,他心里在想什么,大家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时,有人敲门进来,一名警员前来报告:“何所,刚才学府区警务署网侦大队传来文件,经过对比,确定紫东花园打人事件当天,进入配电房拉闸的人就是紫东花园小区物业经理黄书朗。”

    何兰月点了点头说道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对小罗说道:“黄书朗暂时扣押,将案情进展上报学府区警务署和韩城警务总署。”

    小罗答应一声,前去执行何兰月的命令。

    随即,何兰月对那名前来汇报的警员说道:“立即对孙卫东传讯……”

    警员答应一声,立即出去下达何兰月命令。

    下完一系列命令,何兰月有点疲倦的坐下,将手中问讯资料放下,看向解高,说道:“事情的进展,想必两位已经听清楚了。如果你们不明白,我再和你们说一次。”

    解清水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就麻烦何所再说一次。”

    何兰月说道:“根据黄书朗的交代,当天打伤你父亲的事件,是由孙卫东一手策划,并由他派人冒充金盾安保的保安,在解清风散步回小区时,对他进行了有计划的袭击。在此期间,黄书朗伪装潜入小区配电房,拉下电闸,目的就是为了让小区的监控失效。然后,他花费10000元,买通小区内两名业主,指认金盾公司的保安为打人凶手,引起你们与金盾公司保安的冲突。他们这么做的目的,就是为了搞臭金盾安保,让莫林安保重新抢回紫东花园的业务。”

    她整理了一下,言简意赅的将整个事件做了一个总结。

    虽然简单,但说得很清楚。解清水、解高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解清水说道:“这么说来,我哥被打,完全是那个叫孙卫东的伙同黄书朗一起干的?”

    何兰月点头说道:“没错,整个事件和金盾安保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解高恨恨的骂了一声,说道:“这两人这么可恨,害得我哥被送进了军事法庭……我爸十几处骨折,还有重度脑震荡!等他们出来,我饶不了他们!”

    何兰月说道:“我警告你,不要做违法乱纪的事,私下报复是不可取的。”

    解清水拉住解高,赶紧说道:“不会,我们当然懂……”

    随即又看了一眼盛开,说道:“这位兄弟,对不起,那天……”

    盛开淡然一笑,说道:“一场误会,弄清楚了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离开何兰月的办公室,盛开看了看手表,已经十二点了。

    “何所,这件事已经水落石出,你和兄弟们都辛苦了,还害得你感冒了。这里是我的一点心意,你拿了请兄弟们好好吃一顿,算是我对大家的辛苦表示感谢。”

    他从裤袋中掏出一叠钱,足足有一万。缓缓放在何兰月的办公桌上,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啥,我这办公室里面是有监控的,你这是想让我犯错误?”

    何兰月立即紧张的说道,同时指了指挂在墙上的监控。

    盛开转头看了一眼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将那一叠钱收好,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没想那么多,就是想好好感谢一下大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不用,大家加班是有夜宵补助的……”

    盛开想了想,又说道:“你这感冒还没好吧,事情已经清楚了,你请假,我送你回去休息,下午别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何兰月看向盛开,露出一脸微笑,问道:“你这是在关心我吗?万一我感动了,爱上你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盛开愕然,赶紧后退一步,何兰月“扑哧”一笑,说道:“行了,你去忙吧,我这一摊子事呢,哪有时间休息。”

    盛开只得嗫嗫说道:“那……那你中午在这里眯一会……不过我还有件事要麻烦你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hushuai/20626973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