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虎帅 > 第四百六十六章 黄鼠狼

第四百六十六章 黄鼠狼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何兰月问道。

    盛开想了想,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何兰月说道:“平时看你挺直爽一人,怎么也有扭扭捏捏的时候?”

    盛开说道:“我是不知道该怎么说……是这样,我想要你写一个案情说明,然后盖上你们所的章……”

    何兰月瞪眼道:“你又不是警务署的,你要那玩意干什么?”

    盛开想了想说道:“我拿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何兰月爽快的一摆手 ,说道:“算了,我也不问了。你既然要那东西,肯定是有用的。我写给你就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取出一张纸,很快写了一份说明,然后拨通内线电话,叫来小罗,让他拿去办公室盖章。

    盛开知道她的性子,虽是女孩,却比一般的男人还直爽。

    要不也不会被她的父母说她是假小子了。

    小罗盖好章返回,将说明交给盛开,盛开说道:“小罗,等你们哪天休息,我请你们去金叶食府好好喝两杯,算是我对你们这几天的辛苦表示感谢。”

    小罗灿烂的一笑,说道:“我是没问题,不过,这件事还得我们头同意才行。”

    盛开愕然道:“这也得她点头啊?”

    小罗说道:“当然,头不同意,谁敢去?”

    何兰月笑道:“你说什么呢,把我说成母老虎了?”

    小罗尴尬的挠挠头,何兰月又说道:“行吧,这件事我答应了,这个周末,盛总安排,我们去打打牙祭。盛总,我们所可有17个人,你得放点血了。”

    盛开淡然一笑,说道:“这点血我还是能放得出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辞别何兰月,准备返回公司。

    刚将车开出警务所,叶青青打来电话:“你那里的事情办完了吗?”

    盛开猛然想起一件事,说道:“啊哟,对不起,今天中午来不及了,我刚离开警务所……”

    叶青青一愣,问道:“什么来不及了?”

    “做饭啊,昨天说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着做饭呢,我问你事情有进展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有进展,已经基本清楚了,我回公司和你说。你还没吃吧,我在外面给你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叶青青不喜欢楼下那个餐厅的饭菜,于是他特意找到一家茶餐厅,买了两份饭菜,返回公司。

    现在的金叶公司,没有自己的食堂,所有职员都是去楼下的餐厅吃饭,也有需要赶进度的,叫了快餐在办公区吃。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刚把饭菜打开,容颜忽然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青青,你今天怎么没下去吃饭,我给你买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看到盛开也在,而且在一张藤桌上,摆着两份饭菜,两人坐在藤椅上,正准备开动。

    她忽然愣住, 随即有点讪讪然的说道:“开哥回来了啊,那我……”

    盛开与叶青青偏头看去,见她手上端着两个饭盒,盛开知道她是想陪叶青青一起吃的。

    “来了就一起吃,我这是在外面买回来的,还没动呢……”

    叶青青见她手上两盒饭,便叫她过来一起吃。

    容颜说道:“开哥回来了,我……我还是出去吃吧……”

    盛开说道:“别啊,你能吃两盒啊?坐下来一起吃,我正嫌我这里少了点……”

    容颜见盛开也留她,便走了过去,说道:“也是啊,我们好久没在一起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叶青青说道:“这段时间开哥忙嘛,前几天回了大柳村,那边刚处理好,这边金盾安保又出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容颜坐下,将两盒饭都打开,桌子上摆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“青青,你和开哥都搬出去住了呀?”

    容颜一边拆开饭盒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叶青青看了一眼盛开,说道:“离叔和财神说公司这一段时间又来了不少新员工,原来的宿舍不够用了,那个地方又不好拓展,所以我们就搬出去了。我们和大牛、葵花在一栋楼,他们在九楼,我们在十一楼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们住一起了?”

    容颜看似不经意的一问,实际心里还是有点酸楚。

    自从那次与盛开谈过,她决定退出后,一直在回避着盛开,用忙碌的工作来麻痹自己,让自己不再去想盛开。

    可最终发现,这一切都是徒劳的。

    只要静下来,就会想起与盛开所经历的每一件事,与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。

    她清楚的知道,自己根本无法真的放下,越是想要放下,心中就会越痛。

    盛开是第一个闯进她心里的男人,不但进来了,而且留下了烙印,刻骨铭心,无法忘记。

    但她也清楚的知道,盛开是喜欢叶青青的,而且叶青青也喜欢盛开。

    她很想洒脱,想说服自己:爱就是放手。

    可越是这样想,就越是无法将盛开从自己的心里赶出去,甚至更加清晰。

    所以在问这句话的时候,心中不由自主的酸楚。

    叶青青一愣,说道:“你想什么呢?我们一人一套房,住对门。”

    容颜“啊”了一声:“住对门?”

    盛开说道:“是住对门,等哪天小玉回来了,我在家弄几个菜,在我家好好聚聚。”

    容颜说道:“你还会做菜呢?”

    叶青青很自然的说道:“他会的多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觉得自己说漏了嘴,随即脸上微微一热。

    盛开说道:“别小看我,我在军队的时候,经常要野炊,我可是好手。”

    容颜说道:“你这么一说,我都觉得我现在吃的这菜没味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叶青青见她没有在意自己说的话,便放下心来,转移话题说道:“对了,开哥,你开始说事情有了进展了,究竟是什么情况,和我们说说吧。这件事没有个结果,我们一直担心。”

    容颜说道:“是金盾安保的事吧?”

    盛开点头说道:“是的,这件事今天已经出现了反转。警务所的人昨天工作了一个通宵,查出了关键证据。今天重新讯问那两个证人,他们已经改口了。同时,那个黄书朗也已经招供,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伙同莫林安保的孙卫东做下的……”

    盛开一边说着,一边取出何兰月写的那个说明,递向叶青青。

    叶青青接过看完,又递给容颜,然后说道:“这么说来,这件事是黄书朗与孙卫东一起,针对金盾安保设计的局?”

    盛开点了点头,说道:“事实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容颜看完说明,说道:“黄鼠狼,看这名字就不是好人。这么恶心的事也做得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盛开愕然道:“人好人坏,和名字没关系吧?”

    容颜笑道:“他的父母有先见之明,所以给他取了个这样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盛开哑口,这名字的确取的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下午还要去一趟爱家物业,将这件事告诉他们的牛总。他们本来决定今天下午要召开董事会议,决议是否更换合作安保公司。如果这件事没有查清楚,金盾安保就会被爱家物业给踢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盛开收好说明,平静说道。

    叶青青说道:“这次那个叫何兰月的所长可是帮了大忙,等有空了,你可得好好感谢一下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安排了,等他们休息的时候,文化路店请他们吃一顿。他们全所17个人,我全请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去文化路店吧,人家帮了这么大一个忙,而且,全所这么多人熬夜工作,这人情可不小。我看,安排在白水湖店,一个包间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你也去陪一下吧?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去了,你叫财神陪你去。到时候肯定免不了喝酒,财神的酒量很厉害,可以帮你挡挡酒。”

    盛开知道叶青青不喜欢这样的应酬场面,而且去了肯定会喝酒,到时候她不喝可能又不行,喝了肯定难受,所以不去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“那行,我带财神去,那家伙吨位在那里摆着,几瓶酒下去,不会有反应。”

    叶青青与容颜同时轻声一笑,容颜说道:“你背后这么说自己的兄弟,不怕他知道了和你急?”

    盛开笑道:“这倒不怕,就怕他的碎碎嘴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吃晚饭,已经是一点多了,盛开也顾不上午休,离开公司,前往爱家物业。

    牛犇说了,今天下午召开董事会议,决定是否解除紫东花园与金盾安保的合作关系,所以他必须在他们形成会议决定前赶到。

    来到爱家物业,那个迎宾小姑娘已经认识他了,见他过来,立即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先生,牛总在办公室等您,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盛开一听便明白,牛犇早就有了交代,只要他来,就直接带去办公室。

    来到牛犇的办公室,敲门进去,只见牛犇站在那里,似乎有点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在他的手上,还夹着一根燃烧了大半的香烟,烟灰欲断未断。

    烟灰缸中,塞满了烟头。整个办公室中,充满了浓烈的烟味。

    盛开蹙了蹙眉,他是不抽烟的,所以对这种气味特别敏感。

    看到盛开的反应,牛犇好像反应了过来,赶紧将手中的香烟掐灭在烟灰缸中,说道:“盛总来了,快请坐。”

    盛开在待客区坐下,牛犇也紧跟着坐下,烧水煮茶。

    “牛总,我这次来,是想将事情的进展告诉牛总,好让你有一个理性的决策。”

    牛犇说道:“事情我已经基本了解了,是我用人不当、识人不明,才导致了这一次紫东花园的事件。警方已经通知我们,黄书朗已经涉嫌职务犯罪,被警方刑拘,等候下一步的审讯。所以,我已经通知取消这次董事会议……”

    盛开取出那张说明,递给牛犇,说道:“这是警务所给出的说明,既然牛总已经知道了,那么我想牛总肯定已经有了决定。”

    牛犇看了一眼说明,递还给盛开,说道:“这件事既然是黄书朗做出来的,那么过错方是我们爱家物业。所以,首先我应该代表爱家物业向盛总,向金盾安保和金叶集团道歉。只要盛总愿意原谅我们,那么以后的合作,我们还是继续下去。而且,我会尽快通知下属分公司,将莫林安保的业务全部叫停,更换成金盾安保……”

    盛开舒了一口气,这个牛犇处理事情的确很老练,在知道事情真相后,很快就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说道:“道歉就不必了,这件事是黄书朗一人做下的,牛总又不知情。至于我们之间的合作,我个人当然十分愿意。不过,金盾安保毕竟只是金叶集团的旗下公司,真正的决策者是许鹏飞许总。所以,具体的合作业务,还请牛总派人去和许总谈。当然,如果牛总不方便派人,我可以让许总来你们公司洽谈。”

    “方便,方便,我养着这么多人,不是用来看的,这件事,必须是我们的人亲自去,才能显示我们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盛开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,他起身说道:“牛总,你这个人不错,值得一交。”

    牛犇一直显得很谦卑,他紧跟着起身说道:“有盛总这句话,牛某知足了。以后盛总有用得着牛某的地方,一个电话……”

    盛开笑道:“好,那我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握手告别,来开爱家物业,盛开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,这个牛犇和曲向东、韩青松不一样,他说的话都是真心实意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属于那种谨言慎行,而且很能看清楚形势的人,在商场,就算难有大作为,也不会吃太大的亏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hushuai/20642983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