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最强农女:捡个王爷去种田 > 第三百六十八章 又来了位皇亲国戚?

第三百六十八章 又来了位皇亲国戚?

    带着怀疑回到马车上,柳芽没有宣之于口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秘密,柳芽无心去探听什么。

    “主子,到城门口了,好像有人在严查。”

    铃铛轻轻晃了晃正在打盹的柳芽,低声禀告道。

    睁开惺忪的睡眼,柳芽整理一下有些褶皱的衣襟,淡淡道:“无妨,你我已经改变装束,除非十分熟悉的人,否则认不出你我来。”

    铃铛皱着的眉头微松,主子不怕她更无需畏惧。

    车队正常排队,也不知道守城的士兵要搜什么人,当商队要进城之际,便被士兵拦下,要求所有人下车接受检查。

    “官爷,我们就是做点小买卖,哪敢做那违法的事。官爷们只管搜,就是后头有女眷,还有几箱瓷器,还请官爷们能高抬贵手。”

    商队负责人忙赛过一个荷包,每次路过城门都被严加盘查,他们自然是熟门熟路,和这些守城的官兵也算是混个脸熟了。

    “东西你放心,绝不会弄坏了。不过这女眷得严加盘查,上头有命令,要抓的就是两个女子。”

    士兵拿了好处也不拿乔,干脆的说明要查的是什么,就往后头走去。

    柳芽面色微变,一副病恹恹的模样倚靠在铃铛身上,隔着面纱也不难看出她脸上长了小红点子。

    在官兵靠近之际,铃铛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,柳芽却按住了她的手,低声道:“不要妄动。”

    商队带了他们一程,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露出马脚,以免牵连了商队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哪里人?来府城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把面纱摘了,让官爷看看你们的脸。”

    士兵没有怜香惜玉的念头,毕竟升官发财更重要。

    “官爷,我姐姐也不知在路上吃错了什么东西,脸上起了好多疹子,怕是会传染的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继母要逼我姐姐嫁给老头子做妾,我们也是不得已才来府城投奔亲戚的,我表舅在曹家的庄子上做管事,小女子不敢欺骗官爷。”

    铃铛说着就要落泪,娃娃脸的她做出这样的表情很惹人疼惜,丝毫不会联想到她是杀人不眨眼的高手。

    士兵犹豫了一下,打量着铃铛问道:“既然你们表舅是在庄子上做管事,为何不先去庄子上投奔,而是要进府城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姐姐病了,没看大夫之前不敢先去表舅家,免得带了晦气过去,表舅娘再不待见我们。”

    铃铛挤出眼泪来,可怜兮兮的道:“但凡是有个依仗,我们姐妹也不会来投靠表亲不是?”

    士兵闻言,倒是信了几分,毕竟这二人的穿着也只是条件稍好,但半新不旧的衣裳明显不是那富家千金。

    “把你的面纱摘下来,若是真的有病也不拦着你看大夫。”

    士兵瞧不出铃铛有问题,便把目光落在柳芽身上。

    柳芽虚弱的晃了晃,抬起长满了红疹的手,颤颤巍巍的去揭面纱。

    士兵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,大概是怕柳芽得的是传染病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柳芽的面纱刚刚褪下,士兵还没来得及仔细看,便听到不远处的马车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咳嗽声。

    只听一个少年怒喊道:“还不快放行,我家公子若有个好歹,你们就等着被灭九族吧!”

    尽管少年没有说他们家公子的身份,可能喊出灭九族这样的话,绝对是皇亲国戚才有资格说的。

    柳芽微微皱眉,她认得这声音,就是之前婉拒她给马车里的人看诊的那个小厮。

    士兵吓得哆嗦一下,只听下人的语气便知道马车里的人物是惹不起的。

    至于那贵公子为何会混迹到商队中,士兵哪里敢去追问,知秋没惹上麻烦就好。

    “快放行!”

    士兵大喊一声,也不敢再阻拦商队的行程。

    铃铛忙扶着‘病弱’的柳芽上了马车,主仆俩对视一眼,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疑惑,却都没有作声。

    柳芽疑惑的是那咳嗽声来的太及时,好似是有意帮她,而她更想不出对方的身份来。

    铃铛则是完全对那贵人的身份好奇,但更多的是戒备,毕竟她前主子的身份尊贵却也危险。

    有惊无险的进了府城,商队的人要去客栈落脚,那贵公子主仆则是和众人分道扬镳,柳芽连试探对方本意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为了不连累商队,柳芽自然也不会再与他们同行,而是规规矩矩的去看了大夫,随后找了一家名气并不大的客栈入住。

    “可要奴婢这就去知府府上,联系小公子?”

    安置之后,铃铛便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急,你先找人去探路,让知府府上明白有人在阻拦咱们给小公子看病就成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小公子的情况真的很严重,柳芽透过窗户的缝隙看着楼下的街景,轻声道:“再查一查那些学子的事,我要知道加收粮税的事,除了府丞还有多少人知情,甚至是参与其中。”

    铃铛领命离去,柳芽的视线落在不远处的巷子口。

    冯家便住在那里,那个三进的院子不算大,但胜在内里的布局颇有江南小桥流水的味道,柳芽倒是喜欢的很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王老爷的宅子多大,铺面的位置够不够好,也该是在府城再添置些只属于三房的产业了。”

    轻飘飘的话语随风而散,柳芽将窗户关好。

    被人算计了这么久,如今既然有能力报复,柳芽自然不会手下留情,给敌人东山再起的机会。

    比起北疆人的细作,靳北疆在封地的势力显然更大,几乎各行各业都有他的人在,只是很少会启用罢了。

    铃铛安排了一番之后,在天擦黑之际,知府夫人便得知有人在阻挠柳芽给小公子看诊的事。

    “老爷,这人妾身给您抓到了,供词也都在这。可怜我们的儿子被人暗害,老爷竟然还不信他,我儿得多难过啊!”

    知府夫人说着便落了泪,一向偏爱小儿子的她,这会对知府也是有怨言的。

    可知府夫人是聪明的女人,即便心里生了怨气,也明白没有知府的支持,她想要彻底给儿子报仇,总归是差了点火候。

    看过证词之后,知府气的用力将证词拍在桌子上,怒道:“来人,把这两人拉下去用刑,本官要他们交代的更仔细!”

    待下人将两个堵了嘴的人拉下去之后,知府才收敛了几分怒火,转而对知府夫人道:“夫人莫要气恼,先前是为夫的不是,不该不相信那混小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怎可这般说自己的孩儿?”知府夫人不满,即便是纨绔那也是她的爱子。

    “是为夫口误,夫人且看着,这次为夫定要那两人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知府眯着散发杀气的眼睛,冷狠的道:“府丞敢对咱们的孩子下手,他这官身也到头了!”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zuiqiangnongnvjiangewangyequzhongtian/20794845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