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主角太非而被系统遗忘 > 第八十四章 被污染的人们

第八十四章 被污染的人们

    这里像是地下的王国,在牧语飞与呼延雪的记忆里,有一个地方与这极其相似,那便是古洛格王国。

    同样广阔的空间,同样诡秘的气氛。

    但有些不同的是,这里没有来来往往的行人,只有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火光映照着灰石长桥,桥面下是一片茫茫的灰雾之海。

    桥面的石砖上,还能看到一些杂乱的脚印,从印痕上看,这些脚印的主人当时肯定已经乱成一团,不知道他们究竟看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顺着石桥往前看去,灰白材质的安息神庙在黑暗之中显得格外苍老,就如同它的年岁一般,在这里已经不知陪伴了多少逝去的亡魂。

    牧语飞,石方天与呼延雪三人刚踏上雾海长桥,耳边就传来了亡魂低语的声音。

    虽然听不清他们究竟在说什么,可是能够很明显地感受到其中的怨恨与诅咒。

    每走一步,石方天都感觉到好像有人用手轻轻抚过他的脸颊,触摸他的双手,冰寒刺骨。

    三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牧语飞更是用雁翎刀上的赤色火焰化成了一条飞舞的绸带,炎火在身周闪耀,可是那些恼人的声音却依旧还在。

    踏踏踏。

    牧语飞三人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紧接着他们周围的空间开始扭曲,一个个慌乱的人影逐渐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石方天看着周围的异变,冲着牧语飞与呼延雪说道:“这是场景重现?”

    牧语飞点了点头,因为那些人影仿佛没有实体,牧语飞他们既触摸不到对方,对方也听不到牧语飞等人说的话。

    人影中,数名盗墓者衣着的男子拿着自己手中的火器对着前面开着枪,可是子弹射入阴影之中只冒出了些许火花便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紧接着一双双布满了斑点,或是残缺不全,或是沾染着血污的手从阴影里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这些人,牧语飞惊呼道:“疫灾小队难道全栽了?”

    从黑暗中出来的人正是疫灾部队的成员,其中甚至还有组长与副队长!

    他们满眼猩红,咆哮着往前冲来。

    盗墓者们转身逃跑,这个时候副队长的下巴忽然脱落,整个嘴巴变得十分巨大,数根猩红色的触手从里面伸了出来,朝着这些可怜的盗墓者们而去。

    触手的动作迅猛,一下子便穿透了盗墓者们的胸膛,将他们拉入了无边的黑暗中。

    随着这些人被丧尸群淹没,影像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石方天额头滴落着冷汗,他看着呼延雪说道:“雪姐,他们好重口啊。”

    呼延雪点了点头,最后那幕盗墓者被生生吞进肚子的画面,甚至让她觉得有些反胃。

    唯有牧语飞还算镇静,毕竟他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。牧语飞转过了头,朝着石方天问道:“小天,你猜是什么控制住了他们?”

    “亡魂吗?”石方天试探地问道。

    牧语飞摇了摇头,他朝着呼延雪问道:“雪儿,你还记得回响画廊内回忆里的维斯雕塑吗?当时也说是在未眠虫墓中发现的,随后那名执事就被控制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你一说我也想起来了,确实有这么一回事。”呼延雪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神像,腐蚀的种子,丧尸。

    这三者之间似乎有种特殊的联系,但是牧语飞暂时还没有准确的答案,他抬起了手中的雁翎刀,刀身翠色的光芒更加耀眼了。

    只见一颗充满了生机的种子从雁翎刀刀身中浮现了出来,翠色的光芒照耀在石方天与呼延雪身上,让他们感觉到十分舒适。

    牧语飞解释道:“我用部分普拉的神力覆盖在了你们身上,这样就可以免疫【心灵腐蚀】效果。但你们要记住,如果遇到幻象,千万要守住心神,不能够被迷惑!一定要记住了!”

    呼延雪与石方天点了点头,随后三人朝着庙宇一步一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牧语飞唤出普拉种子的一瞬间,在墓穴深处的某个地方,被枯藤缠绕住的某具干瘪的尸体,忽然睁开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种子...还在...没有...被污染...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仿佛是生锈的铁片在互相摩擦一样,听起来格外别扭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牧语飞三人还浑然不知,他们已经被某种强大的生物给盯上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三人走进了精灵的安息之所,与想象中的不同,这里没有安宁,只有随处可见的痛苦与压抑。

    精灵们的尸体残肢被随意丢弃在了地上,有些甚至还刚死去不久。精灵们的样子与人类无异,除了略微长瘦的脸以及尖尖的耳朵。

    这些精灵们都很年轻,看上去并未到寿终正寝的时候,显然他们是被某种东西杀害,随后丢弃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食物吗?”

    石方天嘀咕着,他举着火把沿着周围转了一圈,可还是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小飞,好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个声音,牧语飞浑身一凛,他循着声音看去,痛苦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牧语飞声音干涩,他朝着来人说道:“江远,没想到你也...”

    清瘦的青年走了过来,他是牧语飞在葬仪屋内仅有的几个能说上话的朋友,也曾一起经历过生死,可以说互相之间能够交予后背。

    原本俊朗的江远,此时双眼猩红,右臂异常壮大,筋肉都变成了黑色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满是血污,嘴角还残留着血肉,江远温和地笑了起来,说道:“小飞,来我这吧,你不是希望与我一起离开葬仪屋吗?把你的身心都交给普拉大人吧,你会感受到不一样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牧语飞叹了口气,压抑下内心的痛苦,举起了雁翎刀对着江远说道:“我欣赏的那个人已经死了,你只不过是一具傀儡而已,所以,出手吧。”

    石方天看着眼前的一幕,他赶忙给了呼延雪一个眼神,掏出了自己的武器戒备着。

    寒意凛然,霜气悄悄地靠近了江远,想要牵制住他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现在的同伴都如此胆小如鼠吗?尽会用这些卑鄙的招式。”

    江远哈哈一笑,他左脚朝着地面一跺,一股诡异的能量将石方天的霜气击散了。

    牧语飞沉下声,暗自发力,他冷然说道:“我们从前执行任务时也没见光明正大到哪去。”

    说罢牧语飞一个闪身,就出现在了江远的身前,雁翎刀寒芒一闪,朝着他的头斩去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。

    江远也不躲闪,依旧是笑眯眯地看着牧语飞,看着他因为攻击无效而急速后撤的狼狈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的攻击就像是挠痒痒一样,我在你身上明明感受到了那位大人的力量,为什么你不使用呢?”

    江远摸着自己胸口对着牧语飞笑道:“你用神力覆盖在刀上,朝着这儿,朝着我的心脏扎进去,我就被你消灭了,你的同伴们也都会安全,来吧,我不会反抗的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江远还一边将上身的衣物扯碎,露出了结实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,摆明了一直在让牧哥使用神力,他想干吗?”石方天的视线在牧语飞与江远之间来回移动着。

    看着牧语飞犹豫的样子,江远将目光砍向了石方天,他柔声说道:“小弟弟,你牧哥哥不想提升实力,你可以帮帮他吗?比如让我先轻轻地切你一下,就一点点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江远的声音很温柔,仿佛在哄一个小孩子般,可是听着他说的话语,却让人心中一颤。

    还未等石方天作出回应,江远身影一闪,诡异地出现在了石方天的身后,凑近他的耳边说道:“晚安,小弟弟。”

    直到江远的手穿透了石方天的身体,呼延雪与牧语飞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!!!小天!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混蛋!”

    江远的笑声在叹息之所内回荡着,久久没有平息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zhujiaotaifeierbeixitongyiwang/16928799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