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重生浪潮之巅 > 第七百章 买私人飞机

第七百章 买私人飞机

    方辰诧异的看了吴茂才两眼,不知道吴茂才又在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过了数息,吴茂才宛若如梦如醒一般,然后直勾勾的看着方辰,并且神情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方辰不由眉头一皱,“有什么话就说,这么看着我干嘛,我脸上又没花。”

    虽然跟吴茂才相处这么久了,但有时候方辰也搞不清吴茂才的脑子里整天在想的什么。

    没办法,吴茂才的脑回路显然跟正常人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,按照您的说法,克林顿以后肯定会是美国的下一任总统,但是感觉您和他交谈的状态,跟和叶利钦,郭玉博两人交谈的状态有点不一样。”吴茂才小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要说克林顿跟这两位一样,都是大国领导者,但九爷面对克林顿显然更加随心所欲,而跟叶利钦和郭玉博两人交谈,明显就有所顾忌了许多,很多话都是斟酌着说的,甚至大部分时候更多充当一个倾听者,连自己的意见都很少发表。

    尤其是郭玉博,要说起来他可比起克林顿两人还要错上一级别,但九爷的态度似乎更为谨慎。

    方辰不由一愣,他着实没想到吴茂才竟然在思考这么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真不知道该说吴茂才观察的着力点与众不同,还是该说吴茂才脑子不正常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我对于克林顿的态度跟郭玉博两人的确有区别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方辰神色一顿,然后幽幽的说道:“谁让美国是资本主义那。”

    以身份地位而言,克林顿的身份不但不输于郭玉博二者,甚至比叶利钦还要强上一线,作为一超多强中唯一的超级大国,太平洋霸主,美国总统的确拥有这样的身份地位和权势。

    但问题就出在资本主义这四个字之上,美国的实际控制者绝对不是美国总统,而是隐藏在幕后的各路资本大亨,财团们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美国总统也只是个打工仔而已,不听话了,换一个,甚至杀掉,都是正常的事情,在历史上被暗杀的美国总统,大概有六七八个吧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美国总统可以随意的发动战争,践踏公理和正义,做出任何匪夷所思,指鹿为马,惨绝人寰的事情,但却无法伤害到任何一个资本家。

    而他现在作为克林顿竞选总统的最大金主,换句话说,他现在就是克林顿背后的资本大亨,在这种情况下,他需要用谨小慎微的态度跟克林顿说话吗?

    应该反过来,克林顿小心翼翼的跟他说话才对。

    如果克林顿把握不好这个分寸,那他就是在打破美国资本财团们制定的游戏规则,到时候这个总统之位肯定落不到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在美国,资本最大!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在美国可以随意骂总统的原因,在家里,学校,单位,甚至报纸,媒体,电视台都无所谓,言论自由嘛。

    但在美国,有敢骂这些大资本家的吗?

    没有,因为会分分钟被财团的法务部和私人律师教做人。

    当然了,随着克林顿一场场选战的胜利,直至从民.主党脱颖而出,代表民.主党跟老布什对决,肯定还有一些支持民.主党的老牌财团投资克林顿,为克林顿募捐资金。

    到时候,恐怕克林顿对他的态度,就跟今天晚上不太一样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人性。

    但无所谓了,他一年来不了几次美国,跟克林顿更是见不到几次面,克林顿对他的态度好一点,还是更好一点,或者是不是谄媚的,讨好的,这重要吗?

    只要把他的事给办了就行。

    方辰的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。

    至于说为什么会以这样谨慎的态度对待叶利钦和郭玉博,原因也很简单。

    刚才也说了,他这种大富豪在美国就是爷,就是上帝,可以为所欲为,即便是犯法了,也有律师可以保释出来,然后舒舒服服的躺在家里。

    也就是,等开庭的时候,去一下,被陪审团判无罪就可以接着回家睡觉了。

    但在苏维埃,尤其是在国内,大富豪就是孙子,尤其是首富,简直是高危职业,分分钟就会被杀猪。

    在两个月前,也就是太宗南巡前,政策一直在反复,姓社姓资两种争论可谓是喋喋不休,被投机倒把,各种罪名关起来的企业家简直如过江之鲫,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有些乡镇企业家为什么把企业挂靠在国企,甚至捐献给地方,不就是为了混顶红帽子带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国内的那些富豪都喜欢移民的原因。

    毕竟在资本主义他们是爷,而在国内他们是孙子,那么,做出这样的选择着实没什么奇怪的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方辰怎么能不夹着尾巴做人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他在国内投资创办的这两家企业,小霸王,擎天通信,都是跟传统行业利益纠葛最小的高科技企业,别说黑色地带了,连灰色地带都不沾边,干净的不能再干净的原因。

    说个不好听的,以他在俄罗斯的这三个企业,汽车联盟,华夏银行,倒爷,如果放在国内经营,就这三家企业的所作所为,他方辰就是有属猫的,有九条命也不够死。

    不过,俄罗斯现在正向这条名为资本主义的大道上,头也不回的一路飞驰着。

    这将孕育出一个比资本经济更为垄断,嚣张,无人制衡,甚至影响国家政策,连总.理说换可以换掉的寡头经济。

    而他方辰大概就是俄罗斯最大,最著名的寡头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方辰有些无奈,后世但凡记录俄罗斯寡头的书,他方辰肯定逃不脱。

    吴茂才若有所思的咀嚼着资本主义这四个字,似乎一扇新的大门打开了一般。

    啧啧的感叹了一阵,吴茂才突然对着方辰说道:“九爷……”

    看吴茂才又吞吞吐吐的,方辰不由的一脚踹在了吴茂才的屁股上,厉声说道:“你这从那学的破毛病,今天一晚上,说话都是含含糊糊,粘不拉几的,看着就烦人。”

    吴茂才捂着屁股,满是委屈的说道:“您踢我干嘛,我只是没想好怎么跟您说而已,再说了,我这不都是跟您学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慧明等人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,甚至心里给吴茂才竖起了一个大拇指!

    吴茂才这话真是大实话,老板才是最喜欢话说一半留一半,卖关子的人。

    见方辰脸已经黑了,吴茂才也不敢再卖惨了,赶紧说道:“九爷,咱买一架私人飞机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方辰不由的眼一眯,刚想说什么,却只见吴茂才径直把萌萌给举了起来,说道:“您就舍得让萌萌在暗无天日的货舱,笼子里一直待着?您可要知道从美国飞回去至少要十三四个小时,如果再算上候机,等行李的时间,基本上一天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再说了,您整天跑东跑西的,这么忙,没个私人飞机也着实不方便,如果咱有了自己的私人飞机,想什么时候飞就什么时候,最起码候机和晚点的时间就剩下来了,以您坐飞机的频率,这一年下来可是能剩下来不少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,在私人飞机上,您休息的也好,不管去什么地方,睡一觉第二天就到了,什么车马劳顿,压根就不存在了,并且还有吃有喝,有娱乐的,什么KTV,台球室,乒乓球应有尽有,随便您在飞机上怎么走动,甚至您愿意的话,给您建个办公室高尔夫场也不是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吴茂才滔滔不绝,眉飞色舞,并且越说越离谱的时候,方辰突然将其打断了,淡淡的说道:“说那么多干嘛,我又不是说不卖。”

    方辰这边话音刚落,吴茂才就继续说:“我就说您买一个吧,反正又不贵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吴茂才脑中突然灵光一闪,睁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的看着方辰,“不对,您刚才说好像不是这个意思,那您这究竟是买,还是不买?”

    此时,他的脑中已经懵圈了,连方辰究竟是买还是不买,都有些搞不清楚,刚才的话完全是依照惯性说的。

    方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“你自己琢磨吧,琢磨清楚再跟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,方辰就打算休息去了,他实在懒得跟吴茂才说那么多,吴茂才的脑子的确是不好使。

    见状,吴茂才赶紧一把扑过来,拉住方辰,兴奋不已,激动难耐的叫喊道:“九爷,您别走,买,买,我听明白了,咱买。”

    方辰似笑非笑的瞥了吴茂才一眼,“现在脑子转过来圈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没想到您竟然会同意,一下子没醒悟过来吗。”

    吴茂才赶紧把方辰请到沙发上,又递水果,又泡茶打洗脸水的,要多殷勤就有多殷勤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吴茂才眼巴巴的看着方辰喝茶,一幅想说话又不敢说话,可怜兮兮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行了,有什么话说吧。”方辰瞥了吴茂才一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九爷,您怎么会同意买飞机的?”吴茂才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他之前脑子里一直在想这个问题,甚至都快被憋坏了,但又怕问了,惹方辰生气,到手的飞机没了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不还拿着萌萌诉苦,现在又问我为什么?”方辰忍不住笑着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听方辰这么一说,吴茂才的心情顿时傻眼,虽然刚才有点猜到了,但没想到还真是因为萌萌。

    合着,他现在还比不上一只猫。

    不对,他连一只猫爪子都不如,为了让九爷点头同意买私人飞机,他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来劝说。

    费下的口舌更是数都数不清。

    结果可好,一搬出来萌萌,九爷这边立马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甚至现在,吴茂才连自己该高兴,还是不该高兴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要说九爷同意买私人飞机,对于他来说,绝对是件大喜事,但一想是因为萌萌,他心里那个难受劲就别提了。

    瞅着吴茂才一幅霜打茄子的蔫吧样,方辰轻笑一声,“行了,逗你玩那,从马来西亚来美国的路上,我就在考虑买私人飞机的事情了,刚才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着,方辰一把将萌萌捞过来,在怀中撸了几下,然后对着萌萌说道:“不管怎么说,你也是第一个因为你才买私人飞机的猫,你高兴不高兴。绝对蝎子粑粑独一份。”

    萌萌斜着头,瞅了方辰一眼,嘴角一撇。

    方辰啧啧的轻笑了两声,还是猫生太年轻啊,不知道私人飞机的好。

    “真的啊,九爷……九爷您别骗我啊!”吴茂才大喜过望,甚至高兴的嘴巴都瓢了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骗你的,不过,就是我现在同意你买,这私人飞机也不可能立刻就能用。”方辰撸着猫,随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在马来西亚,坐了两天郭鹤念的私人飞机之后,方辰的的确确是萌生了购买私人飞机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,真是钱花到哪,哪舒服,坐私人飞机就是舒服,方便,自由,并且除了吴茂才刚才说的那些优点以外,最重要的是,私人飞机还能给人一种家的感觉。

    有吃,有喝,有床,这不就是家吗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条件也合适,太宗已经南巡过了,不说商人的地位大幅度提高,但最起码不会像之前那样担惊受怕,惶惶不可终日。

    社会的重心已经全面转向经济发展。

    可以说现在买私人飞机跟三个月前买私人飞机,简直就是两个概念。

    然而真正让他决定买私人飞机的,还是从马来西亚到美国这段路程。

    正所谓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。

    坐过两次私人飞机之后,再坐普通的航空飞机,即便是头等舱,方辰也总觉难受的很,憋屈。

    甚至说个不好听的,如果现在让方辰重生回去,再让他跟前世一样,只能坐经济舱出行,那他宁愿不出去,呆死在家里。

    再者,他买私人飞机也简单,毕竟他可是俄罗斯最大的倒爷,现在国内航空公司的二手俄罗斯飞机,都是他卖过去的。

    给自己弄一架私人飞机,还不是张飞吃豆芽——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zhongshenglangchaozhidian/10313521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