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重生军工子弟 > 1725 别了,我伟大的苏联 二

1725 别了,我伟大的苏联 二

    “带上国旗吧。无论在哪里,只要有国旗,我们依然是伟大的苏联人。”

    从门外进来的莫伦斯基,眼眶红肿着。

    显然,他们都知道,现在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俄罗斯已经发布《国家主权宣言》,而且进行了总统选举,把俄罗斯这个本来只是苏联一部分的国家主权凌驾在苏联之上;在这之前,立陶宛已经脱离联盟……

    所有的这一切,都已经告诉那些嗅觉敏锐的人,苏联,将会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外面的夜幕已经开始降临。

    停在外面的汽车,并没有催促,时间还非常充足。

    他们同样都是在乌克兰的俄罗斯人。

    苏联在,他们就是一个国家的人,苏联不在了,他们只是客居乌克兰的外国人。

    对于国家的情怀,没有人比他们这些出生在镰刀鎚子旗下,生长在镰刀锥子旗下的人更强烈。

    他们比谁都无法接受这个伟大的国家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不是苏联高层。

    哪怕苏联在全苏範围举行了公投,76.4的人赞成留在联盟内,然并卵,决定这个的,并不是普通民众。

    “莫伦斯基,我……想要留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乌里莫夫突然不想走了。

    这里是他成长的地方,是他的祖国所在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走,也无法回到俄罗斯。在这里,我们不是乌克兰人,孩子现在已经没有学上了,甚至我们没有工作机会,连养活自己都做不到……”莫伦斯基满脸幽怨。

    语气非常低沉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苏联人,不被乌克兰人承认,也不被俄罗斯承认的人。

    只有苏联在,他们才能挺起胸膛。

    否则,谁愿意背井离乡,就这样离开?

    “是啊,不走,孩子们未来怎么办?”伊莎贝拉也泪眼婆娑地温乌里莫夫,“亲爱的,我们心中有国家,国家就一直在。犹太人失去国家那么长的时间,他们最终不是依然建立了自己的国家吗?”

    “奇克,安吉尔,把国旗收拾好。”莫伦斯基对着几个似懂非懂的孩子说道。

    三个孩子,年龄很小,但是他们却对这面只有两个巴掌大小的红色镰刀鎚子旗,却非常慎重。

    国旗!

    那是他们国家的象徵,也是他们的根所在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俄罗斯人,不是乌克兰人,只是苏联人。

    乌里莫夫看着孩子们慎重地收起这面不大的国旗,双手恭敬地交给举起双手的小女儿,心思更加沉重。

    最终,小女儿小心翼翼地把国旗摺叠好,用最心爱的丝巾包裹起来,放在自己的小行李箱里面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莫伦斯基偷偷地再次抹了抹眼角,向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乌里莫夫一家人手牵着手,走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每走一步,他们就回头看一眼这个小院子。

    看一眼,也就少了一眼。

    以后,估计是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乌里莫夫一家人一步三回头出了院子,外面停着一辆后面有着防雨篷布的绿色军用运输卡车,上面挂着军牌。

    车厢内,已经坐满了人。

    在他们身边,都只提着陈旧的行李箱。

    所有人脸上没有对开启新生活的兴奋跟憧憬,脸上都是凝重。

    等到乌里莫夫一家人上车后,汽车直接就发动,向着远处而去。

    “或许,当年我们的父母就是这样来乌克兰的。”坐在边缘的基拉克夫幽幽地说道,离开的伤悲,让他从兜里摸出了一包皱巴巴的香烟。

    掏出几支分给刚上来的乌里莫夫跟莫伦斯基。

    车上也没有人反对他们抽烟。

    看着往后倒去,越来越远的家,有人再次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男人们则是拚命地抽烟,不说话。

    运输着这些人的车辆,没走多远,就汇合了好几辆同样拉着拖家带口技术人员的军车。

    同样一辆车,挡住了乌里莫夫等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他们那边,真的生产发动机吗?”乌里莫夫问莫伦斯基。

    莫伦斯基点了点头:“如果不是这样,他们找我们干什么?看到后面的车队吗?几乎整个厂里技术好的人,只要愿意走的,几乎都被他们招聘了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什么地方?莫伦斯基,是你帮我们联繫的,你应该知道的……”基拉克夫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去什么地方,他们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莫伦斯基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,但是他们值得信任,我跟他们打了这么两年交道,了解他们。”

    对于那些人,莫伦斯基确实了解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隐隐有猜测他们要去哪里,在没有得到肯定答案前,他不会去胡乱说,万一到时候不是,会让所有人都有落差的。

    全世界,对技术工人需求大的,只有那个国家。

    “坐飞机?”

    一直到汽车停了下来,所有人迷茫地从汽车上下来,才发现已经到了机场。

    三架庞大的安-124大型运输机,垂尾上涂着红色五角星。

    有一架安-124距离莫伦斯基等人不远,叉车正在把一些包装好的货物通过尾部货舱门往机舱内装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,立即集合,准备登机!”

    没有等这些人猜测出结果,就有人举着高音喇叭对着乱糟糟的众人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跟着我,看着自己的家人,孩子,不要走散了。”莫伦斯基也没想到,居然直接让他们上了飞机。

    原本的安排可不是这样,之前上面的人说的是让他们到码头坐船离开的。

    现在居然是空军的大型运输机。

    举着高音喇叭的人,就是负责招聘他们的人,莫伦斯基想要询问他具体情况,见他忙得满头大汗,也没有上前。

    要是飞机能让他们自己到达目的地,省去旅途的疲惫,这也好很多。

    “这里得有几百人吧?”

    站在航站楼内的柳东盛看着不断进入机场的运输车辆。

    苏联军队强大的运输力量在这一刻展现无遗。

    “总共是679人,其中技术人员237人,柳,按照我们的约定,一名技术工人,500美元。”旁边一个穿着西装的胖子,一脸笑容。

    要是有哈里科夫机械局的人看到,就会发现,这是他们的厂长。

    柳东盛对这胖子满脸厌恶,话都不愿意跟他说。

    跟着柳东盛的金髮艾丽莎冷哼一声:“钱不会少你的。最终人数,需要按照实际上船人数支付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还指了指柳东盛身后跟着的几名魁梧保镖手中提着的箱子。

    胖子看着这些人手上提着的箱子,双眼直放光。

    再看看提着箱子的魁梧汉子,只能艰难地咽下口水。

    这些人,都是苏联特种部队退役的精锐,柳东盛随时出门都带着上百万美元的现金,却没人敢打主意。

    也不是没有人,敢打主意并且付诸行动的,都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里面,不会是依然穿的假领子吧?”柳东盛看着这胖子,一脸揶揄。

    这货什么德行,他很清楚。

    胖子急忙拍马屁:“肯定不是。柳总,还得感谢你,如果不是你提供了这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平时他们怎么可能会穿那些只有一个衬衣领的东西呢?

    一件衬衣,甚至不如他们一顿饭钱。

    今天是没有办法,要不然,那些该死的工人怎么会同意他们运走设备?

    明知道柳东盛讨厌自己,胖子也没打算就这样离开。

    该表达的,还是要表达明白,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功劳。

    “柳总,放心吧,他们不会留下的。在很久之前,厂里效益不好时,这些俄罗斯人就先降薪……后来失去上级拨款,他们也先停发工资……”

    柳东盛他们自然知道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些胖子做得过分,那些人不会轻易带着家人离开。

    苏联经济,几年前就开始不行了。

    加盟共和国相关领域得到的预算不断减少。

    基本开始无法解决的时候,UU看书  各个加盟共和国,肯定是优先自己国内的人。

    苏联在发展过程中,不断把加盟共和国的民众移民到俄罗斯地广人稀的西伯利亚,让他们去开发西伯利亚;同时,把大量的俄罗斯人移民到加盟共和国,移民的这些俄罗斯人,都是佔据着一些核心工作岗位的,他们觉悟高,对俄罗斯忠诚,学历高,专业技术过硬……

    乌克兰的情况比波罗的海三国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毕竟波罗的海三国都是小国家,面积小,人口数量少。

    乌克兰不同。

    无论苏联政府怎么移民,都不可能让俄罗斯人在乌克兰佔据主体。

    原本,苏联政府的方案,是为了加强整个国家的凝聚力,避免联盟内部出现问题。

    但是各加盟共和国却发现,苏联这样干,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,还让他们沦为俄罗斯发展的燃料,各种资源被俄罗斯掠夺,他们成为俄罗斯产品的倾销地,最终俄罗斯发展越来越好,加盟共和国越来越穷……

    这也导致了在加盟共和国各国跟俄罗斯人的冲突。

    柳东盛在乌克兰很长时间,自然了解这些。

    平时,乌克兰人的聚会,几乎很少邀请在乌克兰的俄罗斯人蔘加。

    哪怕他们都是苏联人。

    “飞机起飞了,咱们也去上飞机吧。”

    柳东盛见下面的人已经上了飞机,不想跟这死胖子待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是苏联的蛀虫。

    虽然他巴不得这种蛀虫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本能上,还是排斥这些人的。

    不顾国家利益的人,那是不值得交往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zhongshengjungongzidi/11018763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