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这是对你的爱 > 孩子缘分

孩子缘分

    临近十一国庆长假,心中杂草丛生,王燕心中明白选择倒班的工作注定与一切节假日无缘,但是多年养成的习惯岂能轻易改变。心中想着去年和男友一起游玩的场景幸福满载,今年是结束异地恋第一个长假,会有怎样的期待?心中的小人兴奋地乱跳。

    接班出站,看见隔壁单位的同班三位大姐并排向停车场走去,两边的人小心的搀扶着中间的那位,她们三人坐上班车,等了好久,隔壁单位下班的人才到齐。班车缓缓地驶向厂部,王燕看一眼表,时间比平时晚半个小时,此时公交车刚刚错过,只能再等20分钟。心中虽然不悦却无可奈何,这个世界上地球也不是围着你一个人在转,你的存在根本就无法改变这个世界原有的法则。

    “小燕子,你别等公交车,和我一起拼车走,我今天和你顺路。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过你,我晕车。”

    王燕谢绝花朵的建议,继续等公交车,对于她来说在公交车上也是玩手机,在家也是如此不同的是,公交车上需要流量,在家使用WiFi。妈妈不在家的日子,家的吸引力也消减不少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是怕费钱。”

    王燕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花朵得到同伴的答案,只能自己去这里著名的拼车地去找车。王燕一人在公交站牌旁等着公交车的到来。心中计划着顺道买点路边摊,妈妈在的日子,路边摊不敢想,妈妈不在正好能动一动心思,解决一下口腹之欲。

    万事会有一种因果循环,你看到开头的时候,上帝也会让你看到结果,而你根本就没有想看到那个结果,这个意外出现的结果却能直击你的心,动摇你的魂。

    白班在站上,一则对面单位的新闻传入王燕的耳朵。一位刚下夜班的大姐因为疲劳过度失去盼望数年的孩子。对于一个二十多岁的人来说这样的消息很平常,但对于一直求子却无结果的潘兴来说能牵动她不愉快的记忆。

    有关潘兴和孩子之间的辛酸泪,王燕在大队食堂干活的时候,就有所耳闻,只是那时候不认识潘兴,没有把事和人对应在一起。结婚百天一次意外摔倒失去第一个孩子,八年的婚姻与孩子无缘,进而引发夫妻同老人之间的战争,只有求子成功才能结束家里内部的摇摆不定的矛盾。

    技术员进站送培训的单子,同时带来班组调整的通知,王燕需要到其他班组上班。已经熟悉彼此的三人分开,有点忧伤缓解潘兴今日的闷闷不乐,注意力的转移还不等于消除,只是暂停。

    这个白班依然绕不开孩子的问题,中午吃饭的时候,话题再一次引导孩子的身上,作为未婚人士无权来说这个事情,只能作为听众来见证两位已婚无子的人的观点。

    “潘姐,对面单位今天人真多,看样子却不像是工作人员,也不像是上级领导。发生什么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花朵率先给出答案,强占潘兴的位置。“对面有位大姐倒夜班,太累把孩子流了,大姐的家人来找单位要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这是与孩子无缘。”宋毅的言语中包涵着失落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敢要。”

    王燕和花朵一同看向潘兴,刚才的话明显能引出一个故事。

    宋毅冷笑道;“为了要孩子,为了多挣钱。我放弃在厂部机关的清闲职位来小队当技术员,结果收入比之前多了将近一千元,存款依然没有太多的盈余。”

    “穷人穷养,富人富养。”潘兴很随意的说出自己的观点。

    “潘姐,我的问题不是穷养和富养的问题,是根本就支付不起孩子的基础费用。我给你算一笔账,你听一听。我一个月挣4000多,我媳妇刚到3000。我们一个月是7000元的收入。房贷需要还2000元。家里还有一辆车,一个月固定支出是2000元。生活费用是3000元。现在孩子的幼儿园费就1700。还有其他的消耗呢,大人的花费呢。我根本就不敢想当爸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大学生活费一个月还2000多呢,宋哥你真可怜。”

    王燕听到花朵的话,想到自己在大学,有的时候一个月会花3000多。这样的花费很平常,对于身边的人来说,算得上节省,南方的食物贵。

    潘兴听到后,想到宋毅的家是外地的,开口道;“你是老人不能帮,我比你好点。我记得你们家四位老人有工作,有社保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父母和媳妇的父母都是县城企业退休,单位早黄了,能正常退休,一个月一千多,早年为了挣钱养家造成一身病,收入只够自己生活和吃药的钱。你知道吗?我曾经不想买车了,想省点钱,这个问题和媳妇商量多次,结果是车很重要。上班虽然有班车,但时间固定,班车只到厂部,不到下面的站。这里打车是坐地起价,逼着你给高价。老人年级大了,大半夜生病,家里没车无法及时就医。打120?我只能哼哼一笑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二人的收入和你们收入差不多,就生孩子也是老人的退休金在养。在这里养孩子几乎都是老人的退休金。挣大钱的有几个。”

    多年的家庭的教育,啃老在王燕的词典中是耻辱的代名词。一句话从口中冲破而出。“生孩子养不起,还生下来做什么。只能给家庭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宋毅答道;“所以我有先见之明,不生孩子。”

    潘兴看着王燕笑眯眯,意味深长地说;“孩子是我家老人的执念,明明知道养孩子吃力,结果人家说就是养猫一样养,也能把孩子养大,不生就是不孝。孝道大帽子在扣在头上,不生也得生,生不了,想办法也得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老人真是老观念,养活孩子,可不仅仅是吃饱穿暖。没钱报班学习特长,但必须要费精力教孩子做人。怎能把养人和养猫画上等号,猫是宠物,孩子可是人。以为是他们小时候的那个年代。”、

    “这就是代沟。我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花朵感觉话题无法插嘴心痒,找到能插嘴的地方,赶紧出声。“我和父母也有代沟。”。

    王燕陷入思考中,在此刻对妈妈告诉自己那句,“爱情是爱情,婚姻是婚姻。”有不同的想法,它原来不是废话。我们的未来的生活能是潘兴姐描述的那样吗?答案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zheshiduinideai/14059166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