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镇国天师 > 第140章 越狱

第140章 越狱

    我心中大喜,说对呀,我二叔就叫林远,你认识他?

    周雄也是一脸感慨,叹息了一阵,说何止认识,再这么聊下去,恐怕咱俩得认亲戚了!我和你二叔年轻的时候,还拜过把子呢。

    我忙说,“真的?”

    周雄看着我,眼神已经变得慈祥起来,呵呵一笑道,“我不骗你,等你到了二处,找到老田之后,一问便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幽幽一叹,说论起来,我和你二叔,其实也十几年没有见过面了。

    我赶紧抓着他的手说,说你跟我二叔关系这么好,那你应该也来自“六区”了对不对?你知不知道六区在哪儿,我二叔和老爷子又在哪儿?

    我连续发问,问了他好多个问题,谁知,周雄听了这话,却忽然把脸沉下来,摇摇头说,“这些事属于机密,我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我急道,到底怎么个情况,为什么不能说?周雄表情复杂,说你别问了,还是好好想想,怎么应付接下来的情况吧。

    我还待继续询问,结果这时候,耳边已经传来一道脚步声,我心中一动,唯有将所有的情绪都按捺住,停止说话,然后眯起了目光,朝着大门外看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,我看见了一盏在黑暗中移动的油灯,然后那个马脸男人也出现在了视线中,他手上拎着两个饭盒,带着一脸戏谑的冷笑,缓步来到了牢房门前,用棍子在门上敲了敲,说起来了起来了……赶紧来吃饭!

    我这才假装听到,睁开眼,然后与角落出的周雄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他朝着我眨了眨眼睛,示意我要果断,别犹豫。

    实施上,我多少还有有点犹豫,机会只有一次,倘若偷袭失败了,恐怕人家当场就得把我弄死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自己也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了。我闪烁着目光,思考着,怎么才能把这马脸男人引进来,这时候,那马脸男人已经很不耐烦了,抡着棍子,又在贴门上敲了敲,说特么的,耳聋了?不止我就倒掉了!

    我看了这家伙一眼,咬了牙,终于下定了决心,缓步走上门口去,马脸男人则很玩味地看着我,嘴角挂笑,等着我自己上前去取饭盒。

    我将双手反背在后,假装走路踉跄的样子,没等靠近那饭盒,忽然扑腾一声摔在地上,然后闭着眼,假装昏迷。

    我背上的鞭痕还未结疤,此时满背都是鲜血,看起来狰狞极了,马脸男人见我摔倒,并未起疑,而是嘴里嘟囔着,“呵呵,这小皮嫩肉的小子,果然禁不起折腾,得了,还是老子给你送进来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他伸手进怀里,摸出一窜钥匙,对准了锁眼插去。

    我假装体力不支,目光却死死盯着他的手,直到他转动钥匙,发出咔嚓一声,心中也随之一抖。

    很快,这家伙便推开了大铁门,然后小心翼翼地朝着墙角那里看去过,周毅仍旧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,把身体贴在墙角,甚至连眼皮都未抬。

    见状,马脸男人松了口气,再将目光转向我,故意抬脚,在我背上的伤口踢了一脚,这一脚倒是不重,但是触及到了我背上的伤痕,顿时疼得我倒抽冷气,嘴里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马脸男人反倒笑了,说特么的,装死是不是?吃个饭,还得老子亲手伺候你,信不信我再给你一顿皮鞭伺候?

    说着,他把饭盒丢在地上,腾出一只手来,一把揪住我的脖子。打算发力将我揪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瞬间,我找到了反击的几乎,目光猛地睁开,然后激活了噬神蛊的力量,一股气流在我小腹下游走,我感觉一股爆发性的力量出现在四肢,借助着这股力量,猛地一扭身,一个反扑上前,将这小子扑倒在了地上去。

    马脸男人根本没想到我还有反抗之力,顿时惊呼,被我死死按压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双目猩红,充满了血丝,不等他爬起来,便将身体一震,那些绳索立刻弹开,随即我彻底解放了身体,将双手猛地一探,死死掐住这人脖子,将力量全部灌注于手臂,猛地发力一分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我从未想过自己杀人也会有如此利索的一天,在噬神蛊的力量支撑下,我感到手臂有一股气流在暴走,居然毫不费力地拗断了这人的颈椎,一声脆响,他连吭也不吭一声,当即脖子一歪,失去意识。

    我又看向马脸男人的脸,苍白,震惊,眼珠子瞪得很大,表情无比错愕,定格在了临死前的那一瞬间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我内心居然并未感受到任何难受,仿佛杀个人,已经成为了天经地义的事情。

    望着死在我手上的人,我内心唯一能够感受到的,仅有一阵快意。

    这时候,周雄也赶紧睁开眼,对我催促道,“林峰,别愣着,赶紧往外跑,一刻都不要停留,快!”

    得了他的吩咐,我立马站起来,回头,匆匆在周雄脸上扫了一眼,顺手捡起了马脸男丢下的哨棍,撒腿开溜。

    跑出牢房,我连呼吸都感觉自由了不少,正要朝着地牢外面狂奔,结果这地牢里关押的并不只有我和周雄,其他“囚犯”在瞧见我脱困之后,便立刻趴在了铁栅栏上,纷纷伸出手虚抓着,央求我救他们一救。

    倒不是我冷血,能救的话,我肯定巴不得将所有饱受光复会荼毒的人都救走,然而此时的危机还未解除,我的行动随时有可能被发现,无奈之下,唯有视若无睹地狂奔。

    我这举动,似乎惹恼了其他牢房里的人,有人见脱困无望,居然扬声大喊起来,“有人跑了。有人跑了……快来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次奥!

    这呼声一起,顿时吓得我一激灵,停下脚步,朝着喊话的那个囚犯恶狠狠一眼瞪去,那人也不害怕,居然发动其他人跟着一起喊,我气得不行,唯有扭头再跑。

    刚跑出地牢,我眼前就闪过一片火光,很快,我听到了七八道脚步声,几个手执朴刀的光复会成员正朝着这边狂奔而来,排开一字阵型,着这我大喊道,

    “兀那汉子,休走!”

    马勒个巴子,谁挡路都得死!

    我目光一寒,望着手执朴刀狂奔而来的光复会成员,心中闪过一抹暴怒的杀意,噬神蛊总能在第一时间洞悉我的想法,立刻化作一道金线,笔直地射向第一个喊话的人。

    咻的一声,噬神蛊射进那人体内,随后便是一阵惨叫,而我则已经快步上前,抡动手上的哨棍,冲着第二人的脑壳怒砸过去。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zhenguotianshi/18700112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