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镇国天师 > 第122章 帮手驾临

第122章 帮手驾临

    我拍拍他肩膀头,说没事,然后故意扬高声调,当着所有看热闹的人,说你刚才在我店里吃东西,忽然摔倒了,然后就捂着肚子喊疼,有人借题发挥,说你是食物中毒了,要泼我脏水,天见可怜,你现在醒了,你赶紧告诉大家,自己究竟哪儿不舒服,是不是食物中毒?

    这名食客懵逼了半天,下意识地用手揉肚子,发现一点都不疼了,然后茫然四顾,说出一段话来,“没……我现在感觉身体很舒服,肚子也不难受,不像食物中毒的症状,奇怪,我为什么会忽然摔倒呢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脸不解,摸着后脑勺左顾右盼。

    而周围那群看热闹的人们,见这人居然一点事都没有,也开始帮着我说话,“这一看就不是食物中毒嘛,哪有食物中毒一下子就好了?估计是他自己身上有病,刚巧了而已!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……这老板心善,还帮忙治好了他的急病,咱们可不能冤枉人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间,看客们七嘴八舌,舆论倒来倒去,反倒有人埋怨起了这个食客,说没准这人是故意的,想来讹诈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我见风向吹得差不多了,心中松口气,赶紧对围观者们说,“诸位诸位……听我一言,今天的事,只是一场误会,赶巧了!小店一向诚信经营,卖的果蔬都是干净的,绝不会有食物中毒的事情在我这里发生,大伙都看累了吧,要不进店坐坐,这一餐我请!”

    经我这一说,大部分看热闹的人都说好,直夸这家店老板仗义。阿南也上来,架住了还在懵逼的食客,然后笑嘻嘻地把人送进了附近的诊所。

    见事情解决得还算顺利,我暗道侥幸,使劲擦了一把汗,回头,看见壮汉的脸色已经垮了,一张脸上的横肉乱抖,变得无比铁青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上前说朋友,要不你也再坐坐?他盯着我,冷眼如刀,粗声粗气地吼着,说就算刚才那人不是食物中毒,我从菜里吃出虫子的事,总该是真的,你说说怎么办吧?

    他这一闹,原本打消顾虑的食客们,又再度停下了脚步,纷纷看向这个黑脸男人。

    而黑脸男人则把手举起来,食指和中指当中,握着一条弯弯曲曲的百足虫,对着人群晃来晃去,说大家快来看,这家人的食物不干净,可不是我自己在瞎说,我有证据的!

    我整理了一下衣领,平静地笑着,说你别嚷嚷,打算怎么办?直说就是了。

    黑脸男人说还能怎么办,赔钱!他身边那几个闲汉顿时跟着帮腔,说要赔偿检查费、精神损失之类的,有的说两万,有的说三万,还有人说五万,一个子都不能少!

    我暗自觉得好笑,06年末,五万块是什么概念?如果是普通的工薪家庭,一整年的收入也达不到这个数字,就因为一条不知道从哪儿捡来的虫子?

    见我没表态,黑脸男人盯着我,说怎么样,你就说陪不陪吧?我摇摇头,然后叹气,说这都什么年代了,你们这帮人还是那么不讲究,真以为我是肥羊,随便你宰?

    这段对话被其他食客听见了,引来一阵哄笑,这年头,喜欢看热闹的没几个傻子,具体怎么个情况,大部分人都一目了然,只是觉得着黑脸汉子太凶,没人敢帮腔而已。

    黑脸汉子则一脸气恼,嚣张地叫嚣着,说你到底赔不赔?不赔也行,让我砸烂你的店,这事就当算了!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随即对身边的店员说,“报警了没有,让警察来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那黑脸汉子叫嚣得更大声了,哈哈笑,说你打呀,有能耐你特么就叫警察。

    他一脸无赖相,搞得我邪火渐生,但也意识到这里不是冲动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毕竟是个做生意的,要是在自己店里跟人起冲突,或者动上手,到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,而且这帮闲人,有的是时间折腾,我总不能直接把人弄死吧?

    次奥……

    我一脸恼火,只好掏出手机,拨通了孙队的号码,想质问他到底什么情况,不都说好了恩怨已消,怎么对面还是找人过来闹事。

    结果这一拨号,我才发现孙队手机居然关机,赶紧又拨打了王杰的号码,发现依旧如此,感觉事情不太对劲,就这么点小事,他俩应该还不至于躲着我。又回忆起了上次打电话的时候,孙队说最近出了大案,自己很忙,估摸他关机也是为了查案吧。

    我一阵窝火,你妹呀,这也太巧了!

    没辙,我只好放下手机,见我拨了几次号,居然没摇到人,那黑脸汉子笑得更猖狂,指着我,说你装什么装,别以为爷爷会怕你!

    我把牙齿咬得“咯咯”响,但也只能等待派出所的人过来处理,正琢磨着,待会该怎么对民警解释,结果这时候,人群中却忽然挤出一道身影,大步走向我,哈哈地笑道,“林峰,你店里怎么热闹成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这声音一出现,我便如同遇上了亲人,扭头看见,发现黑狗正大步向我走来。

    在黑狗身后,还跟随着一道削瘦的身影,正是数日不见的风黎,手上拎着一个黑色的挎包,笑眯眯地打量着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我眼前一亮,方知这两人应该早就到了,一直躲在人堆里看戏。

    黑狗一出现,就朝那黑脸男人瞥了一眼,皮笑肉不笑地说,“哥们,饭里挑出一条虫子,虽然恶心,也不至于狮子大开口,要人家赔五万吧?”

    黑脸男人把脸一沉,说你个狗

    i的,谁呀?别特么管闲事!

    黑狗也不生气,一把揪着他肩头,把人拖向人群外面,别走别说,“来来来……你不是要说法吗,跟我走,我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。”

    他一生牛力,那黑脸男人连挣扎的余地都不曾有,被黑狗强行拽出去两米,挣扎了几下,发现纹丝不动,立刻嚷嚷着,“特奶奶的,动手。”

    另个汉子腾身而起,一手抄着一根板凳,猛扑向了黑狗。

    黑狗看见了,只是呵呵一笑,压根不理会,那两个小混混出手倒也狠辣,抡着板凳就敲,一根凳子砸在黑狗脑门上,另一根扫向他的腰。

    黑狗大模大样地回身一抄,揪住下面的板凳,猛地往上一提,又挡开了第二根。

    他大笑出声,一个反擒拿,将两个小混混轻松制服,死死踩在脚下,另一只手还搂着黑脸汉子的肩膀,纹丝未动。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zhenguotianshi/18607203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