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游方散仙 > 第二卷千里送佳人 第三十九章 深入巢穴 剑斩诸邪

第二卷千里送佳人 第三十九章 深入巢穴 剑斩诸邪

    “两位兄弟欲往何处?”莫少白见到两人离群而出,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柳真全看了眼莫少白随意的说道:“某嘴馋,故而遣两位兄弟帮我打野味去了。”

    莫少白一听两个马屁精去拍柳真全的马屁,都有了忘我的态度,讪笑道: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随即也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当大队人马行至长阳山时,柳真全见到数以万计的蛮人正在劳作,妇孺老人负责淘洗矿石,稍微有些气力的被关押在山上采矿,只是柳真全感觉疑惑的是为何山中运下来的全是淤泥一般的泥土。

    当交割完成后,柳真全随意行至山顶,望见山中竟然有一个大湖,四周顶被效忠祭祀的武装牢牢把控着,一群蛮族青壮正不停的潜入水中掏出一框一筐的淤泥,每当有人取来的泥土不足一筐时总会被监工不停抽打,逼其在此潜入水中。

    当蛮人潜入水中之时,有事甚至会在水面泛起血花,柳真全汇聚法力于双眼,目光一下子穿透浑浊的湖水,只见水底不时游弋变异的黑鱼,这些黑鱼足有一丈长,而且身形修长,可以迅速捕捉猎物,而且口中长满利齿,往往一个蛮人被拉入湖底很快就会被黑鱼分食。

    柳真全十份奇怪湖底淤泥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祭祀不计人命的开采。

    柳真全带着疑问下山来到妇孺选矿之处,一群女子正被水流冻得浑身发抖,柳真全好奇的过去将手放入水中,只觉一股凉意透心而来,“寒潭”。

    此时周围淘洗矿砂的妇孺见到柳真全蹲在水流边,纷纷恐惧的向两边躲闪.

    “司徒道友怎么有闲心来此闲逛啊?”

    “只是好奇已入夏季,为何这些蛮人还会冷的如此发抖。”

    “司徒道友此地乃是寒潭,这山中湖泊常年不仅是上山冰雪融化汇入,更有地低幽泉流入,莫说这些不同修行的蛮人,就是我等也不能在水中长久。”

    “那祭祀在此开采什么矿石?”

    “这我等就不知晓了,反正来此处是各取所需,只要那祭祀能成事,我等才好分得一杯羹汤,哪里管的到他意欲何为。此地守将为我等安排了歌舞宴席,司徒兄可别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某再看看,待会定于莫道友痛饮三杯。”

    “那在下就恭候了,不打扰了。”说完莫少白摇着纸扇就走了。

    四处闲逛了一会后,柳真全也前往赴宴,每当经过蛮人后,那些蛮人都惊恐的走开,更有些眼神中带着恨意。

    此时看见营地外又被捉来一群人,看来祭祀不只一批人帮他做事,而且从押送的情况来看这帮人做事更是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看来短时间根本无法获得祭祀的信任,特别是这群新来的人,当了柳真全到了大帐,此时祭祀已经在帐中等候。

    “人齐了开宴!”

    随着祭祀一声令下,一群蛮族妇人端着酒菜就上。

    “有酒有肉岂能无歌舞,今次大家都辛苦了,而我手下也刚打猎归来,有一批姿色上佳的我命其为各位献舞。”

    只见一群女子被押解上来,还未等表演一些性急的邪修已经抢先跑去将女子搂入怀中,不管女子若何躲避叫喊,反而使得那些邪修更加兴奋。

    此时祭祀剑柳真全只是盘坐喝酒,“怎么都入不得司徒剑仙法眼?”

    “某一身寄情于剑,早已心无庞念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果然是剑仙,不错!不错!”祭祀鼓掌大笑。

    “不知剑仙的两位朋友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我那二位兄弟,知道我想吃野味,前去寻找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司徒道友三人果然情深义重,既然您说二人去打猎了,那此二人有是谁!”

    从帐外涌进一群黑袍人,手中还压着郑一官和史远山二人,只见二人浑身是伤,只留下一口微弱的气息。

    此时还在寻欢作乐的邪修都停了下来,愣愣这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柳真全看着缓缓说道:“祭祀何意?”

    “那就问你,诸位同道,今次有人和我等并不齐心,对付这样的人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将魂魄留给我,我要用他的魂魄做灯油。”

    “将他丢入蛇窟让他尝尝百蛇噬心之苦。”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不一会那些邪修交出了各种各样的答案,祭祀起身轻轻按下双手,一众邪修再不说话,此时祭祀很满足于自己的威望,对着柳真全笑着说道:“司徒道友此刻群雄激愤,你有何办法教我?”

    巴音喇嘛叫到:“我早就看出这小子和我们不齐心,祭祀大人快快将其拿下。”

    柳真全瞟了一眼巴音喇嘛,将其吓了一条,巴音喇嘛强作正定的说道:“各位道友此时此刻了,这厮还敢张狂。”

    柳真全缓缓说道:“祭祀划下道来,我们三人是前来扶龙济世的,结果尔等胡作非为,我等不予与尔等为伍,故选择离去,今日这两位某救定了。”

    此刻气息微弱的史郑二人艰难的抬起头,说道:“司徒大哥快走,以后再为我等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走?报仇?你们的司徒大哥今天也走不了了,他刚刚饮了我的毒酒,等会发作了谁都救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酒都是大翁中取出,你怎么保证就我喝了?”

    “因为大家都喝了。”

    众邪修一听惊慌失措,“祭祀大人我等你您一片赤诚啊 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等并未想背叛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祭祀大人饶命啊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够了一群废物,今次尔等死后,尸体将为我主上炼制神斧,此乃无上光荣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我还奇怪,听他们说原来是别人接手这些蛮人,今次怎么会让我等来此,原来打这主义啊,再则某并不想为你主上分忧啊,而且你确定这毒酒对我有事?”说完施展袖里乾坤将毒酒尽数倒入壶中。

    然后拿起酒壶对着祭祀摇了摇“你看正好一壶。”

    柳真全将毒酒砸向祭祀,只见祭祀面前突然出现一阵涟漪,整个人变得缥缈明明近在咫尺却根本遥不可及,酒壶就在两个人只见飘荡了一会力尽自动掉落。

    柳真全看着祭祀说道:“好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差,对了我挺好奇我两个手下的魂魄呢?为何我不能感知他们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柳真全从袖口里取出两缕被符箓镇压的魂魄,对这祭祀摇了摇:“你说是这个啊?”说完就将魂魄捏碎,此时黑袍人中两人捧心而倒不停在地上抽搐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们!”祭祀见柳真全出手立刻喊道。

    柳真全笑道:“让你杀。”此时空中洒落一片剑光,将祭祀所有的手下和邪修斩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oufangsanxian/18479261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