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游方散仙 > 第二卷千里送佳人 第三十七章 三雄入伙 天残之尸

第二卷千里送佳人 第三十七章 三雄入伙 天残之尸

    红衣喇嘛跑到祭祀面前,众人见其气喘吁吁后怕不已的情形不禁暗自发笑,这家伙仗着自己法力高深没少欺负这些传承不齐的散修,谁都愿意见到他倒霉,叫你抢人头这回被反杀了吧。

    祭祀见到这个情况高兴不起来,蛮王有了强力帮手?我手上最高战力都被打败了,难道又要去求主上?这点小事都办不好,会不会使得主上不高兴而另立首领,其实祭祀人数很多,每个部落都有祭祀,只不过他丈着自己是王帐祭祀而得到主人认可。

    “谁还能替我分忧?”

    此时众人惴惴不安,修炼有成的人可不是他们可以围杀的,从没听说过一个丹气圆满地剑修被一群引气都不成的蝼蚁给弄死,除非能布下大阵,可是这群传承有没有都两说的人,哪里去弄这个大阵。

    其实红衣喇嘛为了演示自己的无力,无形中将柳真全形象立刻拔高不少。

    一个平时和红衣喇嘛关系不错的修士走了出来,对着祭祀说道:“上人不必担心,我观此三人来路不明,莫不是听到上人放出风声前来投效?巴音禅师和飞鹤子道友都没有确认这一点吧,在下愿意以三寸不烂之舌去游说此三人。”

    被他一点众人莫不明白,很多散修也是自己前来投效,期间还闹出不少闹剧,祭祀立刻说道:“那烦劳莫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柳真全看着郑一官没想到此人修道不行,语言天赋实在异禀“郑兄弟你真厉害,你刚才说那么多我怎么都听不懂啊,想来懂得很多语言。”

    “当不得司徒先生赞誉,在下修行不成,但是不知为何每每和他人相处几月就能习的对方方言。”

    “郑兄弟大才啊,而且你我三人相识与微末当以朋友处之。”

    “司徒先生我等高攀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了都是兄弟,难道史兄弟看不起某。”

    郑一官和史远山相互一望说道“那就依司徒先生。”

    正当三人聊的正开心,柳真全有抬头远眺,二人也跟着看去,许久见到一骑飞驰而来,郑一官刚见到柳真全神威,胆气更壮说道:“两位哥哥稍待,容小弟前去一探。”

    站在外围高声喊道:“来者何人,报上名来。”

    莫少白一听就知道此人就是巴音喇嘛说的骂架高手,连忙下马说道:“道友切莫激动,在下只是来拜见几位,并无恶意。”

    “额”准备好一肚子骂人语言的郑一官一拳打在空气上,“有何事现在就说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只为几位入荒原的目的而来?”

    “你是扶龙之人?”

    “正是,几位可是为此而来?”

    听到此处郑一官回头望了望柳真全,见到柳真全点头,说道:“行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剑仙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那嘴巴不干不净的喇嘛是你们的人?”

    “剑仙谅解,那喇嘛来自高原,脑子根本不正常,让三位见笑了,在下奉祭祀之命特来迎接。”

    柳真全也不管莫少白屁股都没坐热,直接起身道:“那就走,带我等会会祭祀,看看有没有留下来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三人以柳真全为首,自是其说什么就做什么,倒是将莫少白晾的不轻。

    一行四人行了顿饭功夫就到了营地,此处营地十份恢弘,放眼望竟然看不到边,莫少白说道:“此处就是王帐所在,剑仙请看此处有三万帐,而且至少有一半人已经心向祭祀。”

    柳真全心想都已经快撕破脸了,双方还在同一处营地这蛮荒中人也是奇葩啊,这蛮王和祭祀都不懂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吗?

    “剑仙请看,祭祀已经出来迎接了。”

    柳真全在马上喝了口酒说道:“祭祀就这修为好像难以让人信服吧。”

    莫少白听了心想都说练剑的脑子简单,没想到这么简单,这些话岂能如此轻易说出口?

    连忙开口说道:“祭祀乃是有大气运之人,怎能光论修为,剑仙慎言啊。”

    见到祭祀已经迎出好多路,柳真全打马过去,在祭祀前面跳下马来“不想让祭祀远迎,折杀司徒钟也。”

    “蛮荒之人闻剑仙特来相助喜不自禁啊。”

    “岂敢当得祭祀如此赞誉,却让司徒汗颜啊。”

    莫少白见到这两个影帝级别的人互飚演技,不禁想到司徒钟你的桀骜都去哪里了?还有祭祀你的矜持怎么都掉了一地啊。

    两人如同相见恨晚的知己携手走进营地。

    “来人置酒,容我为司徒剑仙贺!”颇有得一剑仙天下乃定的感觉。

    酒席之上唯有二人不开心,其一乃是被柳真全飞剑斩鹰的飞鹤道人,其二就是被柳真全一剑破飞钵的巴音喇嘛,两人食不甘味见到大祭司和柳真全频频敬酒更是不爽。

    借着酒气飞鹤子说道:“司徒剑仙,修为甚高为何并未相传啊。”

    此时柳真全代言人郑一官抢白道:“你自己没听说过,就说未有相传,那我怎么连你都没见过,大雍这么大我等修炼之人又不能显露道法,没听过是正常,你倒是名气大,怎么没见大雍大燕皇帝请你当国师啊。”

    不愧是职业选手,一下子喷的飞鹤子噎在当场口中只说:“你,你,你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没见识不是你的错,出来卖弄就是你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黄口小二,老道今天替你师傅教训教训你。”说着飞鹤子就拔剑起身。

    柳真全手指轻弹,一道太白庚金剑气破空而出,直直的打在飞鹤子剑上,断剑直接飞出帐外,只是一击就将看热闹的人吓的在也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柳真全对着郑一官敬了杯酒,乐的郑一官不知天南地北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也是我等散修的疑问,剑仙可否为大家解惑,如果不便就当某多有一问。”

    见到一直敬酒的祭祀开口了,柳真全心中暗骂老狐狸不信我就直说么干嘛扯东到西,叹了口气说道:“此时我本不欲多言,我本江湖一散人,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本剑诀,但是碰到了上清宗的家伙前来讨要,我自不肯结果被追杀千里,还遗落了版本剑诀,如今我下山而来正巧碰到上清宗的臭娘们百里清溪,本想一雪前耻,结果被其一路赶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在坐不少人听说过这代剑宗行走乃是百里清溪,而且这婆娘脾气不好远近闻名,稍有不对就拔剑相向,其实也弄的散修众人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其实与柳真全有相同命运的在做不在少数,不少人都深有同感,只不过柳真全还得到半部剑诀能够修行至此,其他人根本半点修行资源都无。

    祭祀根本没有在大雍大燕行走过,但见到其他人表情,此时也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宽慰道:“司徒剑仙各位道友不必伤感,等日后某禀明主上,让大家都拜在主人坐下,共享仙法。”

    柳真全一听背后还有人很好,“那以后就有劳祭祀提携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。喝酒,喝酒。”祭祀想到了镇压在山谷中恐怖的天残之尸,不禁为刚才说漏嘴懊恼,听见柳真全所说借着喝酒含糊其辞的混了过去。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oufangsanxian/18462935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