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医手遮天:邪佞王爷诈尸了 > 128、带回来的女人

128、带回来的女人

    楚云轻精疲力尽,蜷缩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迷蒙着眼睛,好像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身影,喉咙艰涩难耐,她低声喃喃:“终于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一句。

    楚云轻便沉沉地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凤晋衍来得很快,从他听到这边的动静开始,便迅速往这边赶来,他的心空空荡荡,总觉得会出事。

    男人搂紧怀里的人儿,他伸手,指腹摩挲着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楚云轻像是感觉到了身侧的人一样,露出一丝笑。

    凤晋衍死死的搂着怀里的人,他贴着她的脸,轻声道:“我来了,轻儿。”

    他抱起人,转身便上了马。

    而此时,跟在他身后的女人眼里露出一丝羡慕,龙笙看着那匹马慢慢消失不见,她就站在那儿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龙笙曾以为香凤晋衍这样的男人,怕是不会对一个女人存什么柔情。

    可如今看来,他在这个女人面前,倒完全是另外一副样子,他的焦灼,他的心疼,他的宠溺完全都写在眼眶里,好像昏暗的世界,在碰见楚云轻之后彻底地亮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龙笙姑娘。”谢沉轻声道,在前面引路。

    檀修回头看了一眼,那名叫“龙笙”的女子生得邪魅,五官小巧精致,那一双眼眸却像是会摄人一般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这厮无端带回来一个女人,且有的闹了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自从那晚一役之后,北寒倒是消停了不少,驻扎的队伍自动退离了不少。

    楚云轻再度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三天之后。

    她浑身酸痛难耐,不过是跟穆无涯交手了一次,就成了这副样子。

    床榻前,那个寸步不离的男人,看到她睁眼的瞬间,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:“轻儿,总算是醒了。”

    他俯身,搂她在怀里。

    像是要将这段时间以来,所有的思念都补上似的。

    楚云轻微微一愣,疼得直蹙眉,她咬牙:“疼,疼死了!”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男人松开了手,直直地盯着她的容颜,像是怎么看都看不腻一样。

    男人仔细地端详,这些天来睡梦中的人儿,他拉着她的手放在唇边,一个劲的亲吻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,我得知你要过来,悬着的这颗心从未放下。”凤晋衍凝声,一字一字地说给她听。

    楚云轻靠在那儿,枕着他的手臂,骄纵的很:“你是我夫君,自是要担心我的,就像我一样,跟

    穆无涯交手的时候,我心里其实没底,我知道不是他的对手,也只能借着血契稍微震慑他一下,如若被他拆穿我不过是只纸老虎,我怕是再难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,眼眶不由自主地润了。

    她怕是再难见他了。

    黄泉陌路,到时候喝了孟婆汤,便是什么都没了。

    男人轻轻搂着她,吻掉她眼角所有的泪珠。

    “别胡说,你我死生都要在一起,你若是死了,我当即便去追你。”

    唔…

    一吻封唇。

    楚云轻恼怒的说道:“瞎说什么,我命大着呢,哼。”

    两人腻了一会儿,洛衣端了药进来,这一次,因为楚云轻的缘故,凤家军士气大涨,七王妃的名声也在军中慢慢传来了。

    众人心中都暗自佩服,难怪这个女人会入王爷的眼中,如今骁勇,巾帼不让须眉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,谢沉从营帐外进来,他面色有些怪异,犹豫着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谢大当家似乎有话要说?”楚云轻蹙着眉头,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龙笙姑娘的毒又发作了,说是要让你过去一趟。”谢沉不太好意思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小两口才团圆没多久,他就这样过来。

    “龙笙?”

    楚云轻愣了一下,对于这个陌生的名字也是格外在意,她怎么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凤晋衍冷声拒绝,他不想跟别的女人有太多的牵扯,说白了,就是一个字,怂。

    生怕夫人多想,到时候闹个不愉快也就完了。

    “她中毒喊大夫去便是,要阿衍做什么。”楚云轻蹙着眉头,私心里不喜欢这女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且不说她才是堂堂正正的七王妃,那女人心里怕是清楚,如今还闹这么一出,不是来找事?

    女人的直觉告诉她,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龙笙姑娘说让你记着,跟她的交易。”

    谢沉满脑子的冷汗,也不敢说话,他知道楚云轻是什么性子,定然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凤晋衍沉沉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楚云轻猛地伸手,攥着凤晋衍的袖子,也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心里一慌。

    “交易?”

    “乖,好好休养,有些事情还没有到时候,我会同你说清楚的。”凤晋衍低声道,他不想将面前这个人卷入一些无端的纷争。

    这是他一早便下定的决心。

    不管她怨恨也好,猜忌也罢,不安,他都必须隐瞒这些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切,不是楚云轻可以承担的。

    已经远远超脱这片大陆能承载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就那么躺在那儿,巴巴地看着他离开,嘴里还是没有咽下去的药,苦涩难耐。

    她看着营帐边缘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以为,在边疆战场上,两人会心无间隙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还是这样?

    眼睛有些酸涩。

    “主子,人都撤回来了,边城那边也处理干净了,至于王爷的行踪。”端木清尘拧眉,递上去一封信,“您看了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接过那封信,利落地拆开,她的眉头深锁。

    嘴角勾起一抹轻笑。

    “扶我起来,我倒是要看看这位龙笙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头。”

    无忧谷的圣女?

    边城城主的师姐?

    还是说,并非这个大陆上的人,在装什么神秘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营帐内。

    龙笙吐了好几口乌黑的血,她自从无忧谷出来便跟凤晋衍分道扬镳,可谁知道会毒发,被谢沉发现,继而便跟着回来。

    “凤公子还是很信守承诺的嘛。”

    凤晋衍站在一侧,除却深锁的眉头,没有别的话。

    “待我身上的毒清理干净了,就不会缠着你了。”龙笙仰着头,满脸傲然。

    可内心深处呢。

    她不舍得离开,百年来唯一一个让她动了恻隐之心,甚至想替他弑龙之人。

    “龙笙姑娘中了什么毒,不如让我瞧瞧?”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shouzhetianxieningwangyezhashile/10632460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