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医手遮天:邪佞王爷诈尸了 > 122、开出花

122、开出花

    浑身泥泞的人被拽了上来。

    阿碧喉咙里堵着东西,顺不过气来,被谢沉狠狠的打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她吐出一堆赃物,才勉强地回过神来,胡乱指着四周好像疯了一样,“有怪,怪物。”

    尖锐的惨叫声袭来,她死死的抱着脑袋,一副要从谢沉的压力之下逃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城主府的那个阿碧?”

    谢沉愣了一下,也是看过那幅画像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。”圣女轻笑一声,“她不过是我师弟养在身侧的一个小丫头罢了,是那正主的替身罢了,不过也叫做阿碧,都说我那师弟生性诡谲,在家中养了不少这样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凤晋衍微微蹙眉,显然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。

    就因为内心深处的爱,便豢养了这么多玩物。

    “是他派你来跟踪我们的吗?”谢沉呵斥一声,“他倒是一个好兄长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阿碧的情绪还未恢复,依旧没能跟谢沉说上话,她死死的揪着他。

    圣女上前,在她的眉心点了一下:“可怜的丫头,受了惊吓。”

    阿碧的神识慢慢恢复过来,想起跌入沼泽之后,被卷进深渊,看到那只通体漆黑的龙。

    “是龙?”

    “已经死了,不用害怕,倒是阿碧姑娘你该清楚交代,他派你来是做什么?”女人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阿碧微微一愣,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,完成不了主上给的任务,她眼眸坚毅。

    “攥着她的下巴!”

    凤晋衍一声呵斥,知道她嘴里藏了毒,这是要一死了之呢!

    “说吧,你家主子到底打的什么算盘?”凤晋衍有些精疲力尽,对付黑龙的时候用尽了全身的气力,可就算是这样。

    他还是没有表现出半点疲倦的意思。

    阿碧摇头:“奴是不会背叛主子,你们只要知道,我无心害你们,城主也无心害你,如今这个局面不过是个意外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眼底依旧满是疑窦。

    “这话倒是不假,他倒是想害人,可也不知道无忧谷内其实暗藏玄机,他是不是告诫你们要一条路走到底,不要去岔路,更不要招惹我?”

    圣女勾唇,一袭白衣被风吹得凌乱。

    黑龙死去,镜像变化,里面很多阵法和束缚都解了。

    一眼看过去,满地都是白骨,层层堆起,什么无忧谷,这是一个欲念之谷,是会要吞食人命的。

    她猛地起身,飞上枝头,听到百里外的声音,那是一种很独特的马蹄声。

    “谢过七王爷救命之恩,你们只需要朝前面走,便能出了无忧谷。”白影消失之前,凤晋衍耳畔多了一句声音,“无忧谷内没有回头路,记着,就算黑龙死了,阵法玄机依旧在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忘了告诉你,我的名字叫龙笙。”

    圣女消失在无尽的瘴气之中。

    三人面面相觑,身后的随从皆受了伤,一个个也没有做太多停留,紧跟着凤晋衍的脚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黑龙骸骨被沼泽吞没,这一代出现一座长桥,四周满是藤蔓,泛着黑色的泡泡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离去之后,沼泽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,那条黑龙就像是不曾出现一样。

    枝头的女人,手里白纱翻飞。

    “姑娘,您就这般将人送走?”

    身侧站着的侍女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龙笙慢慢摘下脸上的面纱,嘴角勾起一抹笑意:“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什么黑龙,什么禁忌,不过都是唬人的,她是无忧谷的圣女,操纵这些无上的阵法,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能解开的,她不过是布了一个局,试了凤晋衍一番。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她看中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楚家那位,可是连夜去了边城,这时候怕是该落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一个凡夫俗子,有什么能耐,会死的,你懂吗?”

    龙笙不屑地开口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落在那几个消失不见的背影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云轻坐了许久的马车,身子骨累的不行,连夜入了边城,没有去营帐内,她倒是来晚了若是早些就能碰上凤晋衍。

    她一打听,才知道城主府内的宴席早几日便落了。

    “来迟了,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二位怎么不上营帐,这样岂不是能与王爷碰头?”白钰不解,看了楚云轻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路,凭借自己过人的口舌,讲了不少故事,才让楚云轻勉强留他在身边。

    白钰也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七王妃,杀伐果敢的手段,还有那性子。

    如若没有凤晋衍,他倒是想争夺一番。

    可现在呢?

    “去不得,之于阿衍我是内人,之于大夏士兵,我不过一个外人,一个女人上战场,了得?”楚云轻眯着眼眸,看边城倒是繁华的很。

    走了一路也有些饿了,临街找了个客栈。

    跟在身后的白钰不置可否,若是换做平常那些人家,女子当然上不得,可这位七王妃,怎么都配。

    “几位是外地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怎生?”白钰拦在前面,小厮递了银锭,那小二眉开眼笑,堆着笑。

    “您几位来的可真是时候,今儿可是咱们边城的桃花节呢。”

    “桃花?”楚云轻蹙眉,“这不是桃花该生的季节,而且边城这气候,桃花怕是活不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都说咱们城主巧手,非得他种了那一片桃花林,别处可瞧不见。”小二极力推荐,引着几个人上了楼。

    这边城塞外的,大漠孤烟,种一片桃花林,倒是显得这城主心肠柔软。

    “夫人,咱们可要去瞧瞧?”

    “不去,又不是没见过桃花,凑什么热闹。”楚云轻低声道,坐在一侧,看街道人士兵来往,这城里该是戒严,可是来往的人也很多。

    “您有所不知,这桃花可只在夜里开,稀奇的很呢。”

    小二讲得津津乐道,与其他的地方那些艳俗的花儿不一样,还卖了个关子让楚云轻他们亲自去瞧。

    这一来二去,倒也把几个人的兴致都给勾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舟车劳累,楚云轻没有立马去凑热闹。

    “你们城主心思真不赖。”

    “是呢。”

    小二憨笑着,也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洛衣低声道:“在夜里开花,那是昙花儿吧?”

    “事出反常必有妖。”端木清尘低声道,“以前九王府后院便是多这种幺蛾子,都是借着奇妙的手法种出来的,看着美,实则……”

    端木清尘喝了口汤,说了一句“恶心”。

    白钰怔住:“怎么就恶心了?”

    端木清尘没理会他,公子的兴致越发深了,追着问了好几个问题,硬是被生生地斥责回来了。

    白钰委屈巴巴地坐在那儿,有苦说不出,只能低头,他跟端木清尘交过手,连人家的皮毛都碰不着,每次都被这女人耍得团团转,他倒也学聪明了。

    草草用了晚饭,几人便上楼休息,洛衣守在门边,心里也是焦灼,她自然是想去看那奇特的桃花,可就怕夫人这一睡,睡过头。

    白钰也是来过好几次,都是闭门不见,心底郁闷,他便带着小厮踱步出了门。

    等到楚云轻醒来的时候,整座城已经陷入了狂欢之中。

    洛衣拽着她出门。

    “您瞧瞧,这般阵仗一点不比帝都差。”

    “这城主挺有心思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下了楼,没入人群之中,随着人群一起往那片桃花林去。

    透着光芒的花儿,澄澈的很,从枝头落下来,在夜色之中显得格外的清晰。

    “这花?”

    “是桃花。”楚云轻低声道,却是捂着口鼻,示意他们也小心一些,周遭的人脸上荡漾着笑意,在花开那一瞬间,拥抱着身侧的人儿,像是坠入爱河一样,男男女女互相亲吻,倒是灼热了她的眼。

    楚云轻愣了一下,这股味道,不是花粉,倒像是药,还透着一股子臭味。

    他们往里面走,楚云轻蹲下身子查探了一番那些桃花的模样。

    树根处很怪异,像是结了白色的瘤一样,就好像人身上的小疙瘩。

    “拿刀子来。”

    她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夫人您这是?”

    楚云轻接过那刀子,照着那白色的疙瘩上刮了一下,果不其然,流下了嫣红的鲜血。

    洛衣脸色彻底变了:“啊?”

    她这一声惊呼倒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可那血诡异的很。

    楚云轻站起身来,慢慢地从人群中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知道那叫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洛衣单纯的很,回了一句,被楚云轻打了个栗子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就对了,回去喝些安神茶早些睡,今夜谁敲门都不许开门,知道吗?”楚云轻嘱咐一句,她倒是以为这边城城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。

    原来不过用了这样的手段。

    不过胆子不小,也不知道这片硕大的桃花林,用了多少尸首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几人闲聊了一会儿,楚云轻便又钻进了床榻:“清尘,你们俩睡里间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两人躺在地铺上,洛衣依旧想不明白,这到底是为什么,便问了一句:“夫人,这桃花林到底藏了什么玄机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为好,怕你听了今夜难眠。”

    “可您不说我才难眠呢。”洛衣无奈,可就在此时,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
    三声短,一声长,就好像是信号一样。

    洛衣急忙抓着清尘的袖子,也是害怕极了。

    又响了一遭,门外没有影子,月色照映不出来人影,这才是洛衣最害怕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shouzhetianxieningwangyezhashile/10632454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