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医手遮天:邪佞王爷诈尸了 > 112、最是无情帝王家

112、最是无情帝王家

    楚云轻略一压下眉头。

    端木瑾年已经摔了出去,紧跟着的宫女身手倒是不错,硬是拽着端木瑾年的手腕,才免于从陡峭的通道上摔下去。

    凤璃毓心下焦灼。

    “年妃?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疼……”

    端木瑾年被拽了上来,没有掉下去,可被楚云轻那么一攥,手腕几乎已经用不上力气,大概是拖久了,可是她面色惨白,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水落下来。

    走到下面平坦的地方,有人掌了灯过来,便看到端木瑾年身下一片猩红。

    “血,见血了,皇上。”喜公公颤巍巍地吼了一句,看向凤璃毓。

    端木瑾年疼得直抱着肚子,在那儿打滚。

    随行有太医赶了过来,才刚刚把了脉,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:“娘娘有了身孕,怕……只怕是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凤璃毓面色惨白,心跳的很快,他怒目盯着身侧那群人。

    这里通道狭窄,来往的人太多,连转身都转不过来,尤其是现在端木瑾年叫喊声连连,在这幽闭的洞里面显得格外鬼魅,凤璃毓来不及说什么,大手一挥,让人先抬着端木瑾年上前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跟在身侧的一个贵人盯着楚云轻。

    “七王妃娘娘身上怎么也都是血?”

    她眼底惊恐,对上楚云轻的视线。

    她穿了一身淡色的衣裙,光照过来的时候,身上的血迹很明显,不过只要稍稍注意一些就能察觉地出来,那不是楚云轻的血。

    “沾上了而已,你不用这样乱叫,惊扰了洞里的菩萨,可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冷声道,原以为端木瑾年是打算拽着她一同下去,可现在看起来似乎并不是那样。

    瞧着端木瑾年身下流出一团红色的血团子,楚云轻皱眉,这身孕怕是在行宫的时候就怀上了,现在借着这孩子的缘故,要栽赃到她的头上去。

    外头凉风吹过。

    太医紧张地很:“皇上,得找个避风的地儿。”

    “前面只有几户人家,再者便是寺庙,见了血,怕是冲撞了佛光不好。”喜公公提醒一句,他们没法子,只能带着年妃娘娘一起去了那猎户家中。

    楚云轻眯着眼眸。

    “皇嫂,劳烦通知神医砚秋,替朕保住这个孩子。”凤璃毓面色恳切,看得出来是真心地。

    可是血团子都流出来了,砚秋在,怕也是回天乏术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接生婆,做不了这事情。”砚秋缓步走过来,抓着楚云轻的袖子,上面血迹很清晰,“怎么,手腕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嗯,被人拽了一下,差点摔下去。”楚云轻轻描淡写地接了一句,也没有去管凤璃毓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我那儿有上好的白玉膏,拿过去涂着,怕是见了疤,凤晋衍那小子得找我寻仇。”砚秋轻声道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马车一侧,男人才问道。

    “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无事,后宫争斗罢了,一会儿得给我安个谋害子嗣的名头,师父不要着急。”楚云轻勾唇浅笑,她本以为端木瑾年不自量力,要把她拉下去。

    下意识地断了她的手腕,可现在看来,只怕早已经知道肚子里怀了孩子,要借着孩子来嫁祸她。

    这手段,简直狠毒了些许,不过也只有这样,大概能动摇那些老匹夫的心。

    “小徒儿看得透彻,就不怕趁着你家男人不在,他们联手对付你?”

    砚秋抿唇,若是趁着凤晋衍不在,把楚云轻拿捏在手里,也算是有了筹码。

    如今后宫之中,势力繁杂,联手起来的确能够重创楚云轻,可他们大概忘记了,在嫁入七王府的那个夜晚,原先怯懦的女人早已经变了。

    楚云轻嗤笑:“放马过来,就怕没什么真本事,胡乱吆喝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副嚣张模样,做我徒儿绰绰有余。”砚秋欣慰地很,拍拍楚云轻的肩膀。

    两人说话间,果不其然,一个阉人过来,说是凤璃毓要见她。

    等她到了那低矮的茅舍,就听到端木瑾年哭得断断续续,看到楚云轻进来,脸上露出一丝惊恐,她躲在凤璃毓的身上,说着话。

    “王妃娘娘,臣妾自诩没有顶撞过你,可你为何这般心狠?”

    说着,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。

    楚云轻脚下一顿,抬头对上凤璃毓那充斥着疑惑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与我何干?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你拽着我下台阶,臣妾怎么会脚下一滑,从高处落下,撞了肚子,没了子嗣?”端木瑾年一字一句说出来。

    楚云轻嗤笑道。

    “年妃娘娘真能讲故事,且不说我差些成了替罪羊,便是你扯我的时候,手上落下的疤痕还在,这可是年妃娘娘的指甲吧?”

    楚云轻撸起袖子,将伤口给她看。

    但是茅草上的女人,怎么都不会承认,她一口咬定楚云轻蓄谋已久,要谋害皇嗣。

    这样的罪名不轻呐。

    “臣妾愧对皇儿,在知晓有了身孕,皇儿便夭折了,他还小,来不及看这世界一眼,便被人所害,皇上若是不替臣妾做主,那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放肆!”

    门外响起一道厉喝,晚来的凤昭然带了龙头拐杖前来,她沉着脸呵斥:“太皇太后的拐杖在此,岂能容你胡说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微微一愣,也不知道凤昭然是什么时候得知消息。

    她站在楚云轻身后,低声道:“七哥飞鸽传书,怕你来了灵川洞出事,便要我请了龙头杖来,他们此番怕是计划好了,想借着肚子里那未出世的孩子做文章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凤璃毓沉声,目光却是落在凤昭然的身上,“不许胡闹。”

    “皇帝哥哥,昭然没有胡闹,有人密谋要陷害皇嫂,昭然不过是来主持公道罢了。”

    凤昭然冷声道。

    楚云轻还没有出招呢,她原本只以为要背负那些群臣的指责,她倒是不惧怕,可现在呢,自己尚未出招,男人便已经思虑好了一切。

    凤晋衍连夜要凤昭然赶过来,就是怕他的丫头被人欺负。

    他知晓楚云轻性子坚毅,可有些人,人心是黑的,若真的要耍起手段,明枪易躲暗箭难防,他怕夫人受伤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公道,朕只问一句,瑾年的手腕是不是你所伤?”

    凤璃毓踱步过来。

    楚云轻一愣神,倒也坦然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边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帝哥哥,你的后妃想要拽着皇嫂一同掉下去,皇嫂自救,拽开手有什么不对,还是说,皇帝哥哥觉着皇嫂是故意为之?”

    “朕没有这意思。”凤璃毓一拂袖,却听得凤昭然拿着拐杖,往地上敲击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太上皇在世的时候,赋予龙头杖无上荣光,见此杖如见太上皇,皇帝哥哥这么快便忘记了吗?这件事情,交由昭然来处理便是。”

    凤昭然冷声道,她看着凤璃毓跪了下来,却也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茅草上的女人,身子一抖。

    凤昭然是被宠着长大的,自小便无忧无虑,性子本也欢脱,可如今看来,这眼神之中,多了很多旁人及不上的狠。

    就好像太后一般。

    果真是亲生母女。

    “太史官王怀义在门外,此事交由他来记载,皇帝哥哥可有异议?”凤昭然凝声,看了男人一眼。

    “昭然倒是心思缜密呐。”

    凤璃毓感叹一句,这般手法,当然不是一个女人能为之,身后是谁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凤璃毓心底清楚,可已经走出这一步,又怎么可能轻易退回。

    他早已经不是那个被太后捆在身侧,任由他人摆布的傀儡皇帝。

    王怀义候在门外,等到端木瑾年收拾干净,他才敢进来。

    “微臣见过皇上、公主、七王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侧,只需要将众人所言记下便是。”凤昭然沉声,眸光慢慢落在端木瑾年的身上。

    那女人显然没有料到,一个平日里看着娇宠的凤昭然,在严肃下来的时候,居然是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“是,殿下。”

    凤璃毓一张脸,阴沉地很,他就站在一侧,想发作却也没有契机。

    “说吧,年妃娘娘,你指责七王妃拽你下去,可有什么证据?”凤昭然凝声,看着那个故作柔弱的女人,心里便一阵反胃。

    端木家培养了那么多子女,唯独在端木瑾年身上,用了不一样的法子。

    旁人都是吃苦狠厉练出来的,唯独她,宠着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手腕便是最好的证明,七王妃本领高强,又是神医砚秋的徒弟,将我手腕捏成这副模样,我脚下落空的时候,拼死攥着七王妃的手,可不想她断了我的手腕。”

    端木瑾年低声道,手上的确有很深的痕迹。

    楚云轻清冷地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那敢问年妃娘娘,若我拽你下去,手法当如何,若是你拽我,手法又当如何,不如试试看?”

    她冷眸微转。

    “且不说我压根不知道你有了身孕,更何况,保不准自己便也跟着摔下去,我若真相要你死,有的是办法。”楚云轻冷声道。

    端木瑾年放在外面的手,有些尴尬,收回也不是,继续放着也不是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若是生拽下去,左手手腕内侧该有大拇指印记,可却没有,相反伤痕都是反着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楚云轻完全是被迫做出的反应。

    端木瑾年往前走了一步,去扯凤璃毓的袖子:“皇上,臣妾也不是那般心狠之人,那是臣妾的孩子,也是皇上的子嗣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

    凤昭然呵斥一声。

    “多余的话,年妃娘娘还是莫要说了,就这些证据吗?”她紧逼过去。

    凤璃毓护着端木瑾年,低声道:“她好歹是你的嫂子,也是朕的年妃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年妃可如实告诉皇上,这孩子是谁的?”

    凤昭然挑眉,看着男人护着的那娇滴滴的妃子,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“混乱皇族子嗣是什么罪名,不用本宫提醒你吧?”凤昭然冷声道,“端木瑾年,你品行不端,魅惑君主,在入宫之前便已经与人有染,勾结太医,制作伪证,这孩子已经二月有余,你却只说足月,呵,有本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昭然!”

    凤璃毓面色难看地很。

    端木瑾年心头一颤,她没有慌乱,而是看着凤昭然:“公主这般侮我清白,传出去,可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“本宫若是没有证据,便不会来此,来啊,将华楚宥给本宫带进来!”

    凤昭然冷声呵斥,伸手捏了捏楚云轻的手,要她不要惊慌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照着流程来的。

    门外被押解进来的男人,一身青色长袍,长发垂落下来,看着像是个公子哥。

    “年儿?”

    “放肆。”端木瑾年冷声呵斥,她站也没能站住,可不想就这样溃败了。

    他,怎么还活着?

    端木家书不是说过了,华楚宥已经死了,她再没有后顾之忧,可是现在呢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还会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“看到我很惊讶吧,端木瑾年?”华楚宥轻声道,额前的刘海慢慢地拂开,半张脸被烧得面目全非,完全看不出曾经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对照着半张清润的脸来,是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端木瑾年摇头:“本宫根本不认识你,公主随意去哪儿找了这么一个男人,就想着安一个罪名给本宫。”

    “不着急,年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凤昭然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说不认识华楚宥,可是端木家的家书,还有这些定情之物,以及你年少情窦初开时候写过的信笺,都不想承认了吗?皇帝哥哥,你要不要过目?”凤昭然提了一句,在旁边站着的帝王。

    楚云轻杵在一侧,觉着凤璃毓头顶上是青翠欲滴一大片。

    她也没有想到,端木瑾年居然有这么精彩的过往。

    男人站着,心里在思考很多,是顺着凤昭然的话下去,还是去保端木瑾年,他在思考。

    “朕倒是要看看,你有什么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他们构陷臣妾,这些都是假的,是假的。”端木瑾年疯了一样,“是他们联手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年儿,事到如今,你却还要挣扎什么,我去了江南一趟,在路上得到你的信笺,你说你有了我们的孩子,我马不停蹄便赶了回来,在江上乌篷船中,你可知道我内心多期盼,一家三口的日子,可不想船舱失火,端木家的人要取我性命,送你入宫。”

    华楚宥说着,眼镜刹那间便湿润了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我们八年的感情,在你心中还有些许分量,可到头来还是抵不过这荣华富贵,你拿我们的孩子做赌注,去构陷一个王妃。”

    华楚宥咯咯咯地笑了,眼底满是落暮。

    端木瑾年木讷地站在那儿,只剩下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凤璃毓接过凤昭然递上来的证据,上面的印记很清晰,无一不指认着这件事情的真实。

    他僵直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你追求我无门,被我赶出端木家,怀恨在心,便谋划了这一出,我几时与你有那么深的感情,你这个背叛师门的败类。”

    端木瑾年捂着嘴,说话已经不顾大闹了,她很怕,怕就这样栽在了这件事情上。

    她伸手,去触碰凤璃毓的手。

    她以为一日夫妻百日恩,他们在一起那么久,凤璃毓多少还是会给她些许情谊吧。

    可端木瑾年哪里知道,最是无情帝王家。

    男人错开手,扬手一个巴掌打了下去:“朕宠你,疼你,可从未想过你胆大包天,居然做出这等事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皇上,臣妾有话要说。”端木瑾年倒在地上,冰冷的地砖,传来凉意。

    眼泪簌簌地落下来。

    她想要挣扎着起来,想问问华楚宥为什么要这样对她,可是话到了嘴边,却怎么都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大概是连她自己也嫌弃,现在这般的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话好说?”凤昭然低声道,“妄图陷害我皇嫂,便已经是大罪了,而今这般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昭然。”

    凤璃毓凝声,宽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面色低沉,从王怀义手里夺过纸笔,丢弃在地下践踏。

    他低声道:“后宫之事,岂能放在朝堂之上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冷笑了一声,他也知道,被绿的不好看,可偏偏在默许端木瑾年做这些事情,他这个,大概是真的在成长了。

    “皇帝!”

    凤昭然瞪着眼,呵斥道。

    龙头杖往地上一戳,凤昭然倒是对这些朝堂之事无感,可是七哥交代的事情,她必须完成,而且是带了浓浓的使命感,绝对不允许皇嫂被欺辱。

    绝对不许。

    “传朕旨意,废去端木瑾年年妃之位,贬为才人,留于后宫之中,此生不得踏出宫门半步,非朕允许,不得见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皇帝哥哥,你在胡闹什么,此等大罪,可是要诛九族的。”

    凤昭然不满,她瞪着凤璃毓。

    楚云轻拽了她一下:“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皇嫂……”

    凤昭然见楚云轻没有异议,也就没多说什么,她心中只是觉得这样亏欠了皇嫂。

    凤璃毓揉了揉眉心,满脸痛苦:“朕乏了,先退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凤昭然冷声接了一句,她盯着身后那个颓然的端木瑾年,皇上没有要带她走得意思。

    屋内就剩下他们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年儿?”

    “别再喊什么年儿了,她已经死了,已经死了你知道吗?”端木瑾年咯咯咯地笑了,“都是因为你,因为你我才落得这地步,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爱我吗?又为什么要毁了我,你们男人都是这么狠心的吗?”

    “到了现在,你还没有意识到自己错了吗?”楚云轻轻声道,“知道我为什么不追究吗?”

    她蹲下来,身子有些不方便。

    楚云轻在端木瑾年耳边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交由端木家来处置失败者,才是最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端木瑾年浑身一抖,想起端木清尘来:“你是在替清尘报仇,对吗?她那个贱人,还没死?”

    “你死了,她也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没再多说什么,径直出了那扇门,一刻都不想逗留。

    屋子里那股浓重的血腥味,让她胃里难受。

    华楚宥看着地上落魄的女人,心中起了一丝怜悯,可自从乌篷船失火,他在火中跳入河渠的时候开始,什么爱,什么情,统统都没了。

    “痛吗?”

    “亲手杀了我们的孩子,年儿,你痛吗?”

    女人哭得没了声音,就趴在那儿,男人决绝地踩了过去,在她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“这痛,希望你能记着,记得清清楚楚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华哥哥。”

    男人转身要走,身后响起一道寒声,华楚宥钝足,转身:“帝王的恩宠,来得快,去的也快,而我的爱,一辈子都会存在心中,可是这个你,已经配不上它了,就此别过,各自安好。”

    华楚宥离开之后,茅草屋内传出一阵阵尖锐的喊声,他们都说年妃没了孩子之后,成了个疯子。

    可只有身侧的人清楚,她只是受不了,满盘皆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幸亏我来得及时。”

    凤昭然自豪地拍拍胸膛。

    楚云轻勾唇:“谢谢你呀,小丫头倒是长大了,那威风凛凛的样子,还真不是初见时候那般嚣张跋扈。”

    “人都是会长大的,母后留给我这龙头杖,也是怕人欺负了我,其实母后待我挺好的。”凤昭然说她有些许了解太后的感觉了,位高权重,说句话都能把人压死。

    也难怪,古往今来,有那么多人想要坐上那个位子。

    “你个小丫头感慨挺多,做帝王可不容易,尤其是女帝王。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呐,我舍不得这尘世繁杂,又怎么会去做那等子无聊的帝王。”

    凤昭然嗤笑,从石头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七哥说往后皇帝哥哥说什么都不要理会。”凤昭然歪着脑袋,这大冷天的,要她跑这一遭,本就够折腾了。

    楚云轻笑笑:“不会再有下次了。”

    她倒是乖巧,保证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怪七哥这么担心,那些人手段脏得很,尤其是皇帝哥哥,他似乎变了。”

    凤昭然感慨一句,依稀记着曾经那个经常请她入宫去看傀儡戏的帝王,如今烧了那么多的傀儡娃娃,亲自执笔排了不少戏,可鲜少用得少傀儡。

    他大抵是真的有野心吧。

    凤昭然摇摇头,可终究是她的皇帝哥哥,就算是七哥有心对付,也是存了一些私心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shouzhetianxieningwangyezhashile/10632444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