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医手遮天:邪佞王爷诈尸了 > 105、一场空

105、一场空

    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小满笑弯了眼,伸手将一张符纸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红色的,上面有烫金的字,写了一个批命。

    “梵文,咒语,从何人手里所得我不能告诉你,但你留着兴许是有用的。”小满笑笑,“我也不懂梵文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上面写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,她参不透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去说下半场了,对了,我喜欢小唯。”小满轻声道,在穿越前她就很喜欢小唯,可惜这个大陆想要见着一只妖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她想见见传闻之中的狐妖是什么样子的,真的如小唯那般魅力么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眼底有些倦意,连夏候在一侧。

    “娘娘,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楚云轻笑着道,看着小满一蹦一跳离开,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开心了不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府内,楚云轻腹疼难耐,在床榻上辗转难测,连夏急得满头大汗,候在一侧:“是不是吃坏东西了,要不传个御医来吧?”

    “不许,我怀孕的消息不能告诉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洛衣,去传鸦青来。”连夏是慌得不行了,自然不会对外说起的。

    洛衣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不好吧,鸦青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鸦青是谁?”楚云轻身上滑地很,腹部疼得难受,又在床上滚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一个盲女,但是御鬼堂最厉害的神医,但凡杀手生病都是她医治的,只是鸦青的身份比较尴尬。”连夏怔了一下,“她与檀管家闹掰之后,便再也没有入京了,说是有檀修的地方,她便不踏足。”

    “前女友?”楚云轻低沉地说了一句,连夏点头,可如今没了法子,楚云轻自己检查不出身上到底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京城里面那些大夫又不能动,总不能这样疼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弄些糖水来,我没事的。”她撑起身子,这会儿镇痛减轻了不少,楚云轻微微调整了呼吸,连夏慌忙出去。

    “娘娘,你怎么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她深呼吸一口气,那股子异样的感觉慢慢消失了,她站在巨大的铜镜面前,看着自己身前凸起越发明显了。

    最近这段时间,穿得比较宽松,看不太出来,可是勒紧身上的衣服,明显地很。

    “洛衣,去替我找一件新的衣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洛衣没有多想,便从府内出去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,平复下来的楚云轻,对着院外轻声道:“来都来了,何不进来呢,监视王府这么久,不就是等着我身体虚弱的时候下手吗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平静,门外进来一道人影,是阮檀!

    女人面色惊恐,视线落在她的小腹上:“你怎么怀孕了?”

    “阮檀,你可还记得,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,我替你杀了那个非礼的教官,溅了你一身血,那时候你是个乖乖女,可我知道,都是假象,告诉我,组织的秘密到底是什么,我们都穿越到了这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云轻,知道越多,死的越快。”阮檀轻声道,“这些都是组织的法则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王府外守了也有三四天了,今天才入内,不就是等待我身子虚弱的时候么?小教官也在,对吗?”楚云轻盯着她看,也不知道为什么,眼中酸涩难耐。

    前世没有什么亲情,更没有爱情,可多少还有些许队友情。

    尤其是阮檀,是与她生死之交,拿命换来的交情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阮檀身上腾起的杀气却是对着她楚云轻的。

    一个陌生人,小满,在异界都能那般对她。

    可是一个故人,却想要杀她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样,我不管,可是云轻,你不属于这个年代,所以不该留下子嗣。”阮檀有些着急,不知道该怎么说,才能让她明白,“你是魂魄附体,原主是个死人,这孩子说不好就是鬼胎。”

    “阮檀,你来就是为了对我说这些?”楚云轻不解,看着她。

    阮檀愣了一下:“上峰命令不可违抗,你我都是现代人,不可能留恋古代,我以为你能秉承自由,可现在想来,云轻你是被爱冲昏了头脑,前世没有爱情,今生一个王爷就把你骗得团团转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盯着她看,觉着现在的阮檀很怪异。

    她从来不会这样说话,在他们之中,阮檀是最叛逆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路过这里,来看看你,我会消除我的记忆,至于云轻,这个孩子留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的骨肉。”楚云轻攥着双手,“前世悲凉,你我都是杀人工具,再能重生,为什么不好好度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,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阮檀!你性本善,你还记得当年我们去F国的时候,轰炸区,你因为要救一个卖花的小姑娘,暴露了自己,我们在枪林弹雨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,云轻,你只需要记得,这个孩子会要了你的命,至于其他的,不用多说。”

    阮檀一抬手。

    一股异香扑面而来,楚云轻脚下一软,便看到面前的女人消失地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她还想说什么,却听到阮檀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你想好好留在这里,就听我的,孩子不能留,它会要了你的性命,切记!”

    “阮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娘,您怎么了?”连夏慌了,咣当一下,手里的杯盏落地,碎了一地,她急忙过去扶起楚云轻。

    才一会儿不见,楚云轻便着了道,还好她回来的及时,不然的话,会酿成什么大错,她想不到。

    地上有些冷,楚云轻裹着毯子,眼角满是泪水。

    连夏一直在问:“娘娘,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楚云轻却只是摇了摇头,明明是阮檀,初次见面的时候装作不知道,现在又来见她,说那一番话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楚云轻蹙着眉头,想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是来提醒她的啊。

    阮檀……

    楚云轻想了很久,在她的心里,阮檀从来是个洒脱的女人,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,是有什么东西束缚住她,威胁她,让她不敢接近自己,她刚才好像说要抹去自己的记忆。

    脑子里的信息快要爆炸了,楚云轻深呼吸一口气,她只是路过此地么?

    “收拾东西,进宫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娘娘,您现在身体虚。”连夏出言阻拦,满脸着急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shouzhetianxieningwangyezhashile/10632436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