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医手遮天:邪佞王爷诈尸了 > 98、入宫

98、入宫

    “王妃娘娘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端木瑾年颔首,轻轻笑了一下,姿态温柔,看着与阮檀是完完全全性格不一样的人。

    她起初还以为这是阮檀呢。

    看来是她想多了。

    “早前在家中便听闻王妃娘娘大名,如今瞧见果真非同寻常。”

    端木瑾年就称赞了一句,端起酒杯:“我敬娘娘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茶代酒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端起一旁的白开,喝了一口,凤昭然坐在一侧,八卦的心思也勾搭出来了,她从小就深谙宫闱之道,也清楚有些世家为了送女子入宫,总会安排各种各样的巧合去偶遇帝王。

    “瑾年妹妹是怎么认识皇帝哥哥的?”

    凤昭然托着腮帮子,也没什么食欲,今儿起来太晚,肚子里还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端木瑾年怔了一下,噗嗤一声笑道:“我跟皇上是不打不相识,差点给他头打破,不过他身边有个小太监功夫厉害得很,才算是没酿成大祸。”

    端木瑾年说她将凤璃毓当成了登徒子一顿教训,得亏了匆匆赶来护架的小棠子,她才不至于伤了龙体。

    “皇帝哥哥可真丢人,连个姑娘家都打不过。”

    凤昭然慎慎,一脸鄙夷,临街的窗户下传来一阵响声,是击锣的声音,听数不少几声,凤昭然一拍脑门。

    “是皇帝哥哥来了,咱们下去吧?”

    “如此不妥吧。”端木瑾年羞涩地低了头,面色羞赧,凤昭然牵过她的手往窗户那边去,她指着马车上那锦衣华服的男人道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好了要入宫吗?”

    凤昭然像是看个小妹妹似的看着端木瑾年,后者点点头,小脸羞得通红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许后悔了,这是你一辈子的事儿,入了宫,便再不可能出来了,你知道吗?”她倒是成熟了不少,知道去思考这些有的没的。

    楚云轻欣慰地点点头,却见端木隐刀那犀利的视线,落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前几日七王爷在望泽府,在下没有尽到地主之谊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楚云轻没想到他会提及在望泽府的事情,连忙摆手,“我们也是去玩玩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是清尘的朋友,也多少会觉着我薄情,同样是端木家,却不能在清尘面对危险的时候出手相助。”端木隐刀想解释几句,不由自主便多说了一些话。

    楚云轻仰头喝了一口:“瞧着端木城主待瑾年妹妹,也知道你是个好兄长。”

    可惜在端木清尘那儿算不得,还是一母同胞呢,全然不如对待端木瑾年这般上心吧。

    毕竟一个是九王府的弃子,一个是即将入宫成为妃子的人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楚云轻倒是有些心疼那个姑娘了,端木清尘注定是前半生悲剧,不过没关系,往后跟着她,就算是新的开始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说笑了,家族大业,也不是在下所能抗拒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私以为,清尘与你身上流的是同样的血液。”楚云轻微微皱眉,不想跟他争论,也只是出于对端木清尘的心疼罢了,“她是个令人心疼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清尘她……还好吗?”端木隐刀问了一句,他早一步离开望泽府,也不知道轮回谷那儿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“很好,死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淡淡地应了一句,恰好凤昭然两人过来,也就没有继续这个话题,她的心中到底还是偏向端木清尘的。

    一席饭吃的也很简单,楚云轻这几天孕吐反应大,自己配了药吃着,食欲不振,呕吐倒是没那么明显。

    主要是害怕被别人察觉,她怀孕的事情并没有对外宣布过。

    凤昭然拽着她离开醉仙楼,两人直奔皇宫。

    春日祭之后,宫内要设宴席,分食五谷感念上苍,皇帝更是要亲自在御花园种下一棵树,凤璃毓选了一株松柏,挪入土壤之中,阳光变得有些弱,一众大臣陪在一侧。

    白棠撑着伞跟着凤璃毓找地儿挖坑。

    “皇上,差不多得了,这一代哪个地方刨坑都显得糟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!”凤璃毓愤愤,挽起袖子,之前端木瑾年嘴里提起的“小棠子”如今正在卖力地拍马屁。

    白棠的性子直,可也知道什么该说,什么不该说,凤璃毓就看准了她这样的性子,敢说真话,不像那群奴才只知道恭迎他。

    闹腾了好一会儿,听到底下有人来说,公主和七王妃进宫,皇上才勉强加快了手里的速度,快速地将那棵树给种了下去。

    白棠老腰疼得要死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落在楚云轻身后那个女人身上,一袭淡色长裙,飘带随风在飞,白棠微微蹙着眼眸:“皇上,你的小公子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朕又不瞎。”凤璃毓恶狠狠地瞪着她,“等会不许胡说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白棠僵了一下,就之前端木瑾年女扮男装扮作小公子的样子,一身脂粉味,眉眼娇俏,让人一眼便看穿是个姑娘。

    也就凤璃毓没有一眼看穿。

    可不想这人居然敢碰瓷,硬是诬赖皇上非礼她,是登徒子。

    凤璃毓不过是摸了她一下,端木瑾年就跟炸开锅似的。

    凤璃毓说都是男人摸一下怎么了,端木瑾年抓起大树枝就要抽他,两人在草场上闹了好一阵子,白棠到的时候差点没被吓死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开场,凤璃毓居然将这个女人带回了行宫,一来二去陪在身边,培养出了些许爱意。

    几人走过来,给凤璃毓行礼。

    “都起身吧,瑾年怎么今日入宫来了?”凤璃毓视线直直地落在端木姑娘身上。

    女子细声细气地回了一句:“是七王妃娘娘带民女入宫的。”

    凤璃毓愣了一下,去看了一眼楚云轻,眉头微微蹙着,他低声道:“皇嫂与瑾年认识么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只见过一面,不过倒是与端木家另外一个姑娘熟识,既然皇上想要册封瑾年姑娘为妃,择日不如撞日,不若就在今天吧?”

    楚云轻率先开口,也免得那些繁琐的程序,一步步下去。

    还得等凤晋衍回京之后才知道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楚云轻首肯了,她家男人自然不会有所阻拦。

    凤璃毓眸色一沉,他就那么盯着楚云轻看了许久,心底依旧有些酸涩,她就这般看着他纳妃,竟是一点儿动摇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皇嫂所言,朕也想过,只是朕不愿委屈了瑾年。”

    皇上这一句话,吓得周遭那群大臣都愣了,就这么个不知哪里蹦出来的小丫头,居然要入宫为妃。

    陆尚书率先出列,拱手:“今日是祭祀之日,照理来说该是良辰吉日,只是端木姑娘未走流程就这般不太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七王爷如今不在京中,你是想要皇上等着吗?”楚云轻略微一转身,盯着陆尚书瞧,“陆尚书是这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七王妃,老臣并非是这意思,只是觉着不合礼制。”

    陆尚书后退几步,不敢跟楚云轻硬来,也只是随声应和了几句。

    凤昭然轻笑一声:“陆尚书是老糊涂了吗?不能解皇帝之忧,还留着你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昭然!”

    凤璃毓呵斥一声:“不得胡闹。”

    “人已经给你带来了,皇帝哥哥你还是好好收着吧。”凤昭然凝声。

    凤璃毓却是看向楚云轻,过了许多之后才轻飘飘地来了一句:“皇嫂当真这般迫切吗?”

    哈?

    跟她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妾身只是觉着,相思情切,怕皇上苦恼而已。”楚云轻低声道。

    端木瑾年却是浑身血液都快沸腾了,小脸燥地很,就好像被人架在火上烧烤一样。

    她在等,等皇帝应允,在众臣的面前纳妃,这才是无上荣耀。

    “皇上,是民女误会了您的意思。”小脸可怜巴巴地,低着头,能听到委屈的声音。

    凤璃毓却是伸手,朝着端木瑾年过去:“来,是朕考虑不周到,本想另择吉日,却怕是要先委屈了你,年儿。”

    凤璃毓将端木瑾年搂在怀里,转身对着底下众人道:“朕今日就要册封端木瑾年为朕的年妃。”

    怀中的人儿微微颤栗,眼眶含着热泪。

    她慢慢地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臣妾谢皇上隆恩。”

    “起身,往后见着朕无需行礼。”

    凤璃毓低声道,这一句惊得满朝文武都呆了,这女子,一朝荣宠,便是这般,往后如何想象得到该是多厉害。

    端木家,怕是要彻底一跃成为大夏最大的世族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shouzhetianxieningwangyezhashile/10632429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