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医手遮天:邪佞王爷诈尸了 > 95、现身(2)

95、现身(2)

    那人笑着,看向楚云轻。

    “我还真舍不得杀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鬼手音。”楚云轻咬牙,双手攥在一起。

    那人继续道:“我给你一条活路,你,亲手杀了你的夫君,算作投名状,我便饶了你,毕竟是你们先害了九王府,欺负到我的头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梦。”

    “小姑娘,有些话,还是不要那般笃定的好。”她往前面走来,“有了身孕还大动肝火,怕是会伤了胎儿。”

    鬼手音一把松开手里的檀修,猛地朝这边过来。

    她一把攥着楚云轻的脖子,手劲很大,咔嚓,让她整个人都窒息了。

    “就你这点儿三脚猫的功夫,也不知道魏延为什么这般看中,我杀你们,用不到一双手,五个手指便够了。”她冷声道,眸色猩红。

    楚云轻挣扎着,看到那人身后出现的凤晋衍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身上的力气流逝的那样快。

    凤晋衍刚出现的一瞬间,那人便开口提醒一句:“这副身体可是端木清尘那个叛徒的,你杀了她,可不是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楚云轻咬牙,整个人都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凤晋衍过来,剑柄敲击在端木清尘的手上,他的速度很快,抱住往下沉的楚云轻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还死不了,她说的没错,那是清尘我们拿她没有办法。”她捂着脖子低声道。

    那人咯咯咯地笑。

    “便是你,毁了九王府,你跟你母妃倒是生得像呢。”鬼手音轻笑一声,“可惜啊,都是下地狱的命。”

    忽而一阵鬼啸从耳边掠过,震地人浑身麻木,楚云轻看到那团黑影慢慢逼近,在他们面前化身,一个黑袍子的女人,很矮,像个小孩儿一样,可是声音却是个苍老的女人。

    端木清尘重重地朝后面坠落。

    “现在,新账旧账一起算吧。”

    鬼手音低声道,手起,镰刀状的东西勾着凤晋衍的脖子,男人一闪身,退开很远的地方,将怀里的人放下。

    “你不许过来。”

    凤晋衍凝声,扯下身上那条绷带,看着鲜血渗透,楚云轻眼眶忽而湿润了,刚才交手的时候已经察觉到了,鬼手音的确很厉害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男人言毕,手执长剑,一道银光闪过,朝着那人身上劈去。

    鬼手音略微一闪多,黑袍子被他撕开一道裂缝。

    “有些本事呢。”

    她的小身影一蹿,上了房顶,凤晋衍紧随其后,看到那人手里多出来的手杖,上头有一个很明显的银色骷髅,两只眼睛散发着光芒。

    “好歹也是大夏的王爷,我会让你死得体面。”

    鬼手音话音刚刚落下,她忽而敲动手里的手杖,那银色骷髅转了好几圈,空气里那诡异的歌声在扩散。

    好像有人在拨弄琴弦,震得人头痛欲裂,那声音是从骷髅之中发出的,凤晋衍心下一疼,紧接着双手不受控制,剑咣当一声落地,随着鬼手音面色变化。

    “跪下!”

    男人膝盖慢慢弯曲,尚存的理智提醒着他,不能跪。

    凤晋衍在两种思绪之中挣扎,他硬撑着体内那股乱窜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随心而欲,你若是抗拒,下场越惨,何不在死之前好好享受一番呢。”鬼手音嗤笑一声,她大手一挥,声音可怕地很,“看看吧,你最爱的人在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男人面前忽而出现一副画面,那是他最爱的女人,楚云轻躺在男人堆里,她身上只着了轻纱,被那群男人一一撕扯。

    他听到楚云轻的笑,笑得那般放荡,看着她在男人间的模样。

    凤晋衍摇头,提醒自己这些都是幻觉,是鬼手音布下的迷阵。

    “呵,你心爱的女人,何曾爱过你,看看她,发泄自己内心深处的欲念,你又何必替她守身如玉。”鬼手音笑着道。

    身侧多了好几个女人,空气里浮动着脂粉的香味,那些女子贴了上来,扯动凤晋衍的身子,笑着道:“来嘛,快来啊。”

    她们的手从凤晋衍的身前滑下去,极尽姿态去勾引他。

    可是那又能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凤晋衍厉吼一声: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青筋暴起,面色绯红,眼前变得清明一片,漫天飞舞的雪花落下来。

    他踉跄地往前走,在雪地里看到浑身是血的女人。

    凤晋衍急忙上前去抱起楚云轻。

    “快走,你快走啊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尚留着一口气,手捂着心口的刀,泪水汹涌:“不要管我,快走吧,只要你能活着,我死了又能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不,这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可他的手,摸到那股粘稠,还有浓重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身侧是鬼手音的话:“你这男人当真凉薄,自己心爱纸人受了这么重的伤,你却只想着是真是假,当真是帝王心狠。”

    面前一阵恍惚,凤晋衍踉跄着抱起她,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后面是厮杀声响起,有人在追逐他们,他脚下一滑,重重地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忽而,怀里的人露出一丝凶光,“楚云轻”一个翻身,抽出匕首就要刺向他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幻觉!

    男人一声厉吼,伸手抓住了那匕首。

    哪里还有什么楚云轻,那就是鬼手音。

    “反应挺快,可惜你已经来不及了,这匕首之上有毒,此毒可以彻底麻痹你的神经,不过药效发作还需要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鬼手音笑着看男人倒下去,他撑着最后一口气,不跪在她面前,哪怕那些幻音对他没有用,可是现在,他还是输了。

    “人的心,总是会有弱点的,你在乎那个小姑娘,所以才会乱了心境,无欲无求又有什么用,最后还不是死吗?”

    她手里的手杖,从他的脑门上锤了下去。

    重重地一击。

    打在凤晋衍的印堂上,整个脑子都快震裂的疼,他哆嗦着,抽搐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小子,倒是个硬汉呢,可惜了。”她笑着,手里的银针落下,长针没入他的命门,凤晋衍死死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不堪一击。”

    鬼手音坐在一侧,看着他,手里的匕首滑过他的脸颊,是刀背,没有没入皮肉。

    她笑着道:“这么好的一副皮囊,毁了多可惜啊,倒不如剥下皮,做成画藏在我的地宫里也好,小时候见过你一次,那时候就觉着你是成大事之人,可惜你是大夏孽贼的后代,比不得九爷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好奇吧,为什么凤亦晟那么弱,是个废物,我却选择了他。”

    鬼手音趴在凤晋衍一侧,伸手在他脸上摸索着,这皮肉,简直细腻的很。

    比她之前收集下来的那些都好得多。

    居然舍不得撒手。

    真是个变态。

    “他是旧主之后,你听说过梨花铁将军吧,前朝女将,也是凤亦晟的外祖母。”

    鬼手音看着地上那个人,神色慢慢变得清明,总之就是这一刻钟,他就会死。

    让他死个明白也好。

    “所谓的兔儿神,就是我,我就是帮着梨花铁将军打下玄朝之人,只不过我不敢靠近她,像我这样的人,又有什么资格靠近她呢,她像是阳光一样,那般炙热,而我,只是活在阴暗之中的怪物。”

    鬼手音说着,扯下身上的袍子,将那张脸曝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白嫩的皮肤,是下半张脸,上半张脸,包括眼睛都是猩红一片,像是胎记一样。

    整个看着尤为渗人。

    “害怕么,凤家小子?”

    凤晋衍浑身抖得厉害,全然不受控制那般抖动着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。

    鬼手音的手,固定着他的头皮,刀尖抵在那儿,划开一道很小很小的口子,本没有疼痛感,可就在这个时候,鲜血流在他的眼皮上,男人身上腾起一股热气。

    忽而双手握着拳头,一把挣脱开鬼手音的束缚。

    头顶上的长针还在,上头冒着白烟。

    他眼眸凶狠,一拳便打在那小矮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鬼手音捂着胸口,噗地一下吐出一口血,那一拳,打的他整个人都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男人捡起那柄长剑,跳起身子,冲着她身上劈了下去,剑划过她的脖子,留下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疯子,知道这样会死么,会爆体的。”

    “本座不许你伤害轻儿。”凤晋衍冷声道,不,确切地说,此番模样,是倾夜的口吻。

    他眼底漆黑一片,像是燃烧起浓浓的火焰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鬼手音想逃,可不想凤晋衍比他还快,闪身到了她的面前,过了几招,男人的长剑,猛地刺入鬼手音的身子。

    也不过是一瞬的功夫,他低沉的嗓音:“哪怕是死,我也不会让你伤害她分毫。”

    “疯子,疯子啊,我这一身就没见过你这种人,命门被封强行调动身上的功力,你就等着爆体而亡吧,我……”

    凤晋衍抽出长剑,手心微微有些异样,就好像聚集了光芒在手心里。

    “爆体?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掌心落在鬼手音的印堂前,那人瞪大了眼睛,指着凤晋衍道:“你居然是……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那句话还没有说出来,她两眼一黑,便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凤晋衍深呼吸一口气,调匀了气息,将她从屋顶上带了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等他下来的时候,发觉楚云轻和檀修他们已经晕死过去,身上满是鲜血,刚才鬼手音幻音波及甚远,连他都差一点被陷入其中,亏得还留有后手,不然的话,他怕是会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抱起楚云轻下了楼,掌心调动一些气息,汇聚入她的身子。

    女人哼咛一声,一股热流,冲散了那些闭塞的经络。

    楚云轻大声呼喊一句:“别杀他,我求求你。”

    她猛地从床榻上起身,一把扑入男人的怀抱,哭得像个泪人。

    她明明知道,这一切都是阵法,是局,可看到凤晋衍死的那一刻,她是真的快疯了。

    “阿衍,我好怕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,一切都结束了,那人死了。”凤晋衍单手抱着她,死死的搂住她往怀里带。

    另外一只手脱臼了,受了些许伤。

    看着他脸上那些凝结的血,楚云轻心底咯噔一下:“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湿润的眼眶温热的很,她是真的怕了,那个幻境好真实啊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一些皮肉伤,鬼手音死了,尸体还放着呢。”凤晋衍凝声道,楚云轻依旧有些纳闷,明明都受了波及,为什么他还能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,落在他头上那根银针上,楚云轻颤巍巍地道:“她封了你的命门,你强行运功杀了她对么?”

    “你别多想。”

    凤晋衍轻声道,看到女人眼底的关切和担忧,他轻轻吻掉她眼角的泪水,告诉她,他没事。

    可是楚云轻太懂这个时空的人,封了命门也差不多等于一脚踏入死亡边缘了,她担心地很,拽着他的袖子不肯他出去。

    楚云轻微微蹙眉:“疼吗,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的,不骗你。”凤晋衍轻声道,不知道该怎么去跟她解释,“你替我取出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。”

    她攥着他的手腕,把了脉,很奇怪,不止没有变弱,反而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强。

    这脉搏,好诡异啊。

    她看向凤晋衍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师父曾经传授过我一个方法,专门用来对付这种情况,我都说了无奈,你偏不信我。”他揉了揉她的脸,淡淡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楚云轻翻了个白眼,冷声道:“我这是关心你,好心当成驴肝肺呐,下次不管你你才舒坦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敢。”凤晋衍笑笑,抱着她上了床榻,又把被角拉了起来,“你先休息会,后事要处理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千万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轻声道,看着男人消失在门边的身影,她脑海之中隐隐浮现出很邪不可思议的画面,想了一会儿便也躺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凤晋衍这边出了那扇门,将他们一个个救星,檀修醒来的时候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“还以为就这样死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去照顾端木姑娘吧。”凤晋衍低声道。

    他脚下微微一个踉跄,檀修蹙着眉头,一把扶住他:“你该不会是用了?”

    他满脸错愕。

    看到凤晋衍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是师叔说过不许你用,如果被发现,势必会遭天谴的。”檀修急了,这男人当真有些胡来。

    凤晋衍抿唇:“可我不用,你们都会死,若是往后,真有天谴,由我一人来承担便是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胆儿真肥!”檀修愤愤,虽说知道他是为了他们好,可心中还是有很深很深的忌惮,这种忌惮,没有人会明白,包括楚云轻,他碰巧知道这个秘密,到死都得保守这个秘密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下场比死更恐怖。

    这一方天地,本就是通透的,上通上方九霄,下达地狱黄泉。

    上穷碧落下黄泉,也不是他们这等凡夫俗子能配得上。

    檀修在心中捏了一把汗,从地上爬了起来,利索了不少,之前也只是被迷失了一瞬的心智,没受什么伤,他下楼去找端木清尘。

    而此时,屋内,鬼手音被凤晋衍的人用铁链子捆了起来,她还尚存一口气,死不掉。

    “那是玄铁,不用费力挣脱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,我没想到在这里能遇见阁下这么厉害的人,可是阁下这般,就不怕背上天刑么?”

    鬼手音怔怔,身上的力气在流逝,就算没有玄铁,她也逃不出这扇门。

    原来曾经自己谋划的一切,如今看起来居然是这样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如果早知道对手是这种人,鬼手音怕不会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是玄朝之人,那么与落月坛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凤晋衍低声道,靠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阁下这样本事,端掉一个落月坛不在话下吧,无非是破除上方天的禁忌,就他们那些人,想要伤了你何其难。”鬼手音絮絮叨叨地说了许多,“这一片大陆,能通九霄的人几乎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送你下黄泉啊。”男人冷声道,不想再听鬼手音这般胡扯。

    “落月教那个大护法大祭司,叫魏延的男人,不是你的对手,但是他的主子未必不是,穿越时空不是梦,他们应允老身去到过往,救下梨花铁将军。”

    鬼手音笑得怅然,可惜如今看来,一切都是梦。

    她就要死了,哪有什么能耐去救旧主。

    “他们能肆意操控时空?”凤晋衍深呼吸一口气,这才是他关心的,过往大概不会在意,可如今轻儿在身边,他得多了解一些。

    鬼手音笑笑,摇头:“他们若是有这样的本事,自己也不会被困在大夏了。那种穿越之人,活不过四十,都会死,魏延手里的人没有一个活的过四十,你家那个小娃娃,有了身孕,大概连三十都活不过吧。”

    啪……

    一巴掌落下。

    凤晋衍冷声呵斥:“胡说什么呢!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魂魄,说句直白的话,就是死人啊,死人附身在这具身体上,本就耗损严重,你家那小娃娃魂魄力量又那么强大,原主身体被耗损地很严重,你却还要她替你生下孩子。”

    鬼手音胡乱嘟囔,说到后面,也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大概都是在嘲讽凤晋衍,没有办法,鬼手音在幻境之中,已经看到了楚云轻的下场,也知道楚云轻是凤晋衍最心爱之人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我,也不过是一副皮囊,我这样的人,死了,无牵挂,可是你家那小娃娃呢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,住嘴!”

    男人青筋暴起,整个人都陷入不稳定情绪之中。

    鬼手音继续道:“她死了,你这辈子都找不到她,扭转时空之人,是要遭报应的,她会灰飞烟灭,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,哈哈哈哈,到时候老身在黄泉地下,等着见她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凤晋衍的眼底,暴露出凶狠的眸色。

    那人咯咯咯地笑着,鬼手音是失败了,可她压根不介意。

    她要匡扶的是旧朝,如今九王府没了,她也死了,去黄泉之下,面见旧主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只是叛贼端木清尘,我是不可能替他清理门户了,不过总有人会替我达成心愿的。”

    鬼手音说完最后一句话,歪着脑袋,两眼一黑,便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站在她面前的男人,浑身热血沸腾,他的脑海之中,全是鬼手音刚才说的话。

    逆转时空之人,是会遭报应的,你家小娃娃,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不,不会这样的。

    总是会有解法的。

    男人低声呢喃,情绪变得十分怪异,他将自己锁在门内,锁了一会儿,直到身上的气息稳定,将所有的秘密都吞噬进嘴里,就当做从来没有听说过一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云轻在房间里等凤晋衍,她睡不安生,没有男人陪在身侧也不敢睡。

    她一闭眼睛,就看到之前看到的画面。

    凤晋衍被万箭穿心而死,那般凄惨,她跑过去的时候,还来不及看他一眼,便消失地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一闭眼,满是鲜血。

    楚云轻木讷地瞪着眼,不敢闭眼,她很怕。

    男人一身倦意,推门入内,他轻声道:“怎么还不睡,不好好休息么?”

    “等你,没你在,我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凝声,一把扑入他的怀中。

    哪怕男人一身狼狈,哪怕怀里是冰冷的,也总是踏实的。

    曾经的狂妄,在如今看来,却觉得异常可笑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她一直都深信不疑,今天若是处理不当的话,大概也都会死。

    她不怕死的,只是不想与他分开。

    楚云轻曾经好几次梦见凤晋衍魂飞魄散,连一点点痕迹都没有留下,她最怕就是这般。

    双手死死的搂着他的腰不肯撒手。

    “给我勒地都要窒息了,怎么了,像个小姑娘似的爱撒娇了。”凤晋衍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好怕,好怕。”楚云轻轻声。

    “我在呢,不许怕,不许哭,你是我的女人,只能笑。”他轻声道,何尝心里不知道,她在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男人扳过她的身子,轻轻攥着她的下巴,唇瓣落下,一片柔软的唇,轻轻撕咬摩挲。

    那是属于他的气息。

    缭绕在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我们找一处僻静之地,安度余生也好,可是我知道,你我都不是能停下脚步之人。”楚云轻回吻他,将所有的话都没入稀碎的吻中。

    她疯了一样去回应他,像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一样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shouzhetianxieningwangyezhashile/10632426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