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医手遮天:邪佞王爷诈尸了 > 88、执迷不悔

88、执迷不悔

    檀修往这边走来,边走边笑,笑得很开心,一副看热闹的表情。

    忽然脚下一滑,他踩在青苔上,重重地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还笑么?”

    他爬起来揉了揉摔疼的脸,嘟囔一声:“不疼。”

    他走过来,绝对不会屈服于这两人的淫威!

    “噗……哈哈哈哈。”楚云轻看他那张花了的脸,脸上沾了些许墨绿色的青苔,不由得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檀修愣了一下,却听到男人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回屋去照照镜子就知道了。”凤晋衍低声道,谁让他先幸灾乐祸的,这样纯粹是活该,活该!

    檀修伸出两只手,用力地抹了抹他的脸,确定将污垢给弄掉之后才往前面来,这对夫妻,单就一个他也斗不过,更何况现在联手了呢。

    檀修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清风寨的人已经全部转移掉了,谢当家一把火烧了寨子,宫里那位得了消息派了不少禁卫军去清风岭。”檀修凝声,说正事。

    凤晋衍眼底的眸色颇深,他淡淡地应了一句:“知道了,尸体准备好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,已经被那群太监带回了宫里,很快谢沉逝世的消息就会在京中传开。”檀修轻声道,此事算是翻过一个篇章,不过也就是做给外人看的。

    楚云轻愣了一下:“你把他们转移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她想起清风寨里面的那几个人,也没什么太好的印象,除了谢沉之外。

    “谢家在繁城有别苑,他把人接过去了,用不着我操心,谢沉几个妹妹都在那里。”凤晋衍低声道。

    楚云轻点了点头,她其实不甚在意这些,只是想起那天离开的时候,谢允的事情,多少有些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对了,今儿宫里那位只选了几个贵人、美人什么的,却是一个妃都不肯放。”檀修随意提了一句。

    凤晋衍凝声:“随他去吧,等燕国公主来了,直接入主妃位,他没话说的。边关呢,近几日还算稳吧?”

    “是。北寒那群人被陆将军伏击了一遭,这会儿倒是听话了,都退到几十里开外,算是平和吧,你说陆尚书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出色的儿子,跟那群人完全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檀修念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稍微留意下陆纡的动向,其他就没什么了。”凤晋衍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楚云轻在旁边听得入神,突然像是想起什么。

    “鬼市呢?”她要问的是关于魏延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鬼市入口被封,那个卖炭婆也已经不见了,就跟人间蒸发一样,他们谁都追踪不到那群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唯独只剩下一群被落月教伤了的病人。

    东梁村几乎全军覆没,尸横遍野,这几日也是凤璃毓主要做的事情,除却选妃之外。

    “我一旦找到他,定然会与你说的。”凤晋衍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这段时间,你安心养胎切莫多想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应了一句,便跟着进去里面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她心态好了不少,想起魏延他们来,也能很平静,就算为了肚子里这只,她也要试着去忍受那些不适。

    凤晋衍陪了她好久,才离开,这几日周遭村落发了一次瘟疫,尤其是东梁村,没有一个人能逃得过那场瘟疫。

    凤晋衍带着檀修一起去了东梁村。

    满村尸横遍野,臭味弥散。

    “把尸体都集中好了,注意别用手去触碰。”

    檀修吩咐一句,站在不远处看着村子里,忙进忙出的人,东梁村算是京郊比较大的村落,村中经商的人不少,不少人发迹之后便搬走了,留下一堆老少妇孺,再加上思想陈旧,被落月教一宣扬,整个村子都没能幸免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们快过来看。”

    墨泠喊了一声,尸体收拾地差不多,可那些尸体怪异地很。

    一个个都安详地坐着,嘴角勾起一个渗人的笑,身上没有伤口,也没有挣扎地痕迹。

    就像是安静地坐在一起死去一样。

    “找仵作过来验尸。”

    凤晋衍凝声,转了一圈,每一个尸体都是这样,诡异地很。

    “他们……似乎是自杀啊。”檀修低声道,“每一个,都那么地安详,就好像知道自己会死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被落月教蛊惑,那就不算是自杀,是一场屠杀。”凤晋衍低声道,落月教在撤离之后,的确有不少人散播什么为了诸神献身,追随诸神的脚步离开,这样的妖言惑众。

    凤晋衍蹲下去,伸手看了一下,很多人脖子上挂着琉璃瓶,很小的一个,里面的液体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圣水,之前落月教很多人发过,难道是喝了这瓶子里的水?”檀修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凤晋衍起身,低声道:“带几个回去看看里面是什么,对了,找乌萝来,这里的尸体怕是也只有他验地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底下人齐声应和,凤晋衍转身,又在村子里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他想找找看,还有没有活口。

    不可能一个村子里的人都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跑!”

    身后有人喊了一声,就看到一个小黑影蹿了过来,那人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一下子撞入檀修的怀里,是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满眼惊恐,一直在摇头,嘴里低声喃喃:“我不喝,不喝,你们别抓我。”

    “小妹妹,你是东梁村的人?”檀修一把抓着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小姑娘无措地颤抖着身子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落月神教的人,是朝廷派来的。”檀修又说了一句,他怕小姑娘不信,拿出腰牌,“识字么?”

    小姑娘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是七王府的令牌,不识字也没事。”檀修低声道,声音倒也柔和。

    看着这小姑娘双目炯炯,除却那几分惧意,看得出来是个有胆识的。

    “我娘死了,你们能不能帮我安葬她,还有我的弟弟。”小姑娘轻声道,细声细语,低着头。

    檀修应了一句:“只要你告诉我们,这村里到底发生了什么,你娘还有你弟弟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小姑娘忽然捂着嘴巴,泪水哗啦啦地落下来,好像想起什么惊恐的事情,她一个劲在摇头。

    凤晋衍站在一侧,将一切收入眼底:“你要是想不起来,就先别想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神教的人,他们说登极乐,我娘就把脖子上挂着的水喝了,还喂给弟弟喝。”小姑娘轻声道,她捂着嘴,“我也喝了,可我没有咽下去,我害怕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说看着他们一个个倒下去,自己心里怕极了,她也跟着倒下去。

    那几个神教使者一个个检查过去,很是满意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整座村子,一夕之间成了一座鬼村,她一直躲在母亲身边,等那群黑衣人离开之后才去叫,可是母亲没有应允她,弟弟也不理她。

    就这样,她在死人堆里待了几天,尸体开始慢慢腐烂,周围都是虫子,她以为自己会死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遇上檀修他们带人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这几天都吃什么了?为什么不走?”檀修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捂着嘴,在旁边吐了起来,小姑娘眼底满是惊恐,在扣嘴,一直吐了个彻底。

    檀修没再继续问她,凤晋衍轻声道:“把人带回去吧,送去许大人那里登记,另外给她找个好人家收养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

    檀修领着小姑娘往外面走,那小孩怯怯,也不敢说话,一路跟着檀修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盯着小桌案上的点心,吞了吞口水,也没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吃么?”檀修问了一句,“自己拿吧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一伸手,可是满手乌黑,与白色的糕点形成鲜明的对比,她有几分羞愧,便缩回了手。

    檀修楞了一下,没想到她会这样,拿过旁边的帕子帮着包了一块递过去,他轻声道:“来,慢点吃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眼底发亮,慌忙抓过那帕子包着的糕点,吃得狼吞虎咽。

    “告诉哥哥,你叫什么名字?”檀修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姑娘一愣神,咽了一下,食物卡在喉咙里难受地很,她呛得直捂着嘴,害怕会吐出来脏了这华丽的马车。

    檀修给她倒了一杯水:“先喝点,慢点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小满。”小满怯懦地很,“我是在小满那一天生得,我爹就给我娶了这个名字,可惜在我七岁那边爹就走了,他们说爹爹在外面有了新的家。后来我娘嫁给村里一个屠夫,有了弟弟我娘便再也没管过我。”

    小满说得略有些心酸,可她面上依旧开朗。

    她吃了一块又一块,也不见饱,饿了好几天,檀修轻声道:“少吃点,饿久了再把肚子撑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信落月教,可我不信,人死了便什么都没有,哪里有什么极乐时间,活着都活不好,更何况死了呢。”

    小满说那群人真好骗。

    檀修愣了一下,不信这个十二岁的孩子能说出这番话,简直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他轻声道:“你倒是通透。”

    “不,是饿得太久了,以前我娘也不管我,不给我饭吃,如果真的信他们有用,为何不庇佑我呢。”小满说着,拉开袖子,给檀修看身上慢慢的伤口,都是那个后爹屠夫打的。

    那人是个酒鬼,喝醉了就喜欢拿她撒气。

    檀修听得动容,他感慨了一句:“你能活下来,真是奇迹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不必可怜我,我在死人堆里躲了三天三夜,发过一个毒誓,谁将我带走我便替谁卖命,公子府上可能收留我?”小满抬头看了檀修一眼。

    眼底澄澈,带了一丝希冀。

    檀修怔了一下,摇头:“京中有专门的收容所,送你去那儿就成,他们会替你找一户好人家乐意养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小满只想替效忠公子!”

    小满凝声。

    檀修嗤笑:“就你这细胳膊细腿,打人没用,倒先被人打骨折了,公子府上不养闲人,你若真想效忠于我,等再长几个年头吧。”

    马车在路上疾驰,檀修再没有多说什么,他只觉着这小丫头有趣,可断然不可能心存怜悯,把人带回去。

    他将小满送去收容所,那小丫头攥着他的衣角不肯去。

    “留下我,绝对不会让你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找个好人家,学学女红,识几个字找个好人嫁了,这才是你该有的生活。”檀修拂开衣袖,便再也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身后那道灼灼的目光,小满眼底不服,她凝声:“这跟剧本不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她无奈地进了那扇门,脑子里依旧是檀修的模样,他生得很美,举手投足之间气宇非凡,一看绝非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你呀,能被檀大人救回来已经是三生有幸,怎么还能提过分的要求?”接待她的小兄弟轻声道。

    小满愣了一下,满脸无辜:“檀大人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檀修檀大人,七王府大管家,檀家公子,多少人想接近都接近不了呢。”那小哥道。

    小满暗自将这个名字记下了,檀修是么?

    很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梁村的命案在京中传开,楚云轻刚巧在茶楼听书,听得正起劲。

    “您说什么死法,会让人面带微笑,还那么心甘情愿。”

    洛衣坐在一侧嗑瓜子。

    连夏沉声:“还不就是那些药么,落月教能翻出什么花儿来,对了,之前那个鹿北他师兄不也是,不过这几日迷迷糊糊,醒来就想着要死。”

    连夏无奈地很。

    “梨落宫那几位么,他们人呢?”

    因为之前事情太多,一来二去,楚云轻也忘了鹿北的存在。

    落月教撤离,对于梨落宫来说也算是一大兴事,可是那位大师兄被梨落宫逐出师门,鹿北执意要救,奈何也被梨落宫逐出师门。

    如今正住在京城脚下那间客栈,听说这几天一直在等楚云轻。

    “不是留了药么,还没吃好?”楚云轻纳闷地很,之前已经帮着解毒,甚至给了药,照理来说应该已经好了。

    连夏耸了耸肩:“是好了,可是后来来了个女的,不知道做了什么,那位师兄情况又不稳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就是那师兄的相好,也是同门,不过背叛了梨落宫,是落月教的走卒。:”洛衣接了一句,她之前有去过一趟。

    大概也听说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那位梨落宫大师兄是彻底疯了,可惜呐,好好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鹿北一直守着他,倒是挺感人的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拍了拍手机的瓜子壳,起身道:“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书不听了,正到好地方呢。”连夏一脸无奈,只能跟着自家主子出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客栈门边,小二将东西收拾出来,往门外赶:“付不起房钱就赶紧走吧,我们这里不是收容所。”

    “请再宽恕一晚吧,我师兄他……”鹿北无奈地很,在京城待了大半月,兜里的钱也花光了,他又不能离开师兄出去卖艺,一直坐吃山空,这不没钱了,被人赶出门。

    小二叹了口气:“就这病,没几个能活下来,趁早准备后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鹿北咬牙,本想去找楚云轻,可是王妃娘娘已经替他师兄解了一次毒,这次再复发,是因为师姐的缘故。

    他没什么脸面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身后响起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连夏楞了一下:“这不是鹿公子么,怎么了这是?”

    “王妃娘娘?”

    “嘘。”楚云轻应了一声,“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银子,帮鹿公子把房间腾出来。”连夏会意,那小二一看楚云轻几人穿得华贵,立马转变了态度,帮着把大师兄抬了进去。

    鹿北感激涕零,眼底动容,他吸了吸鼻子,梨落宫那群朝夕相伴的人,抵不上这几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“男儿有泪不轻弹。”楚云轻低声道,“有什么以后再说,你师兄的毒已经解了,为何还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此事说来话长。”鹿北摇了摇头,“师姐背叛了梨落宫,师父一气之下便将我们都逐出师门,师兄毒解了人也清醒了几天,可嚷嚷着要去找师姐,他们是恋人我没法子拦着,我也不知道师姐到底做了什么,师兄又一次疯了。”

    鹿北说得动容,他也是穷途末路没有法子了。

    楚云轻愣了一下,去给那位大师兄把脉,她面色迥异:“这脉象,是死人脉,他怎么可能会活着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从脉象看,床上躺着的人已经死了,就算神医再世也不可能有回转的余地了。

    “准备后事吧。”楚云轻低声道,淡淡地看着鹿北。

    那男人脚下一滑,差点摔了出去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旧毒未清,又添新毒,能撑过这几天已经是奇迹了,人已经死了准备准备火化吧。”楚云轻凝声,“原以为将他救回,还有一线生机,没想到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师姐是恋人还是仇人呐。”连夏心直口快,怼了一句。

    哪有恋人希望对方去死的,还是以这么恐怖的一种方式。

    鹿北摇头,他们的事情,他也不是很懂,他只知道,如果连他也不管大师兄,他肯定没命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大师兄还有心跳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表象,等过了火什么都没了。”楚云轻起身,离开那床榻,“你师姐大概是想托着他一起死吧,落月教已经撤离了,去登什么极乐世界,这扭曲的爱。”

    她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,但大抵也能猜得到。

    那位信了落月教,做了梨落宫的叛徒,可舍弃不下心中所爱之人,只能用这种极端的法子带走了。

    鹿北坐在床沿一侧,哭得动容,他抓着大师兄枯瘦的手。

    整个人病了半月有余,已经不成人样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大师兄,他在梨落宫怕是早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火化么?”

    “是。他体内的毒,不火化掉,尸体腐烂兴许会害了别人。”楚云轻凝声,“我知道你舍不得,可是为了别人的安危,还请节哀。”

    鹿北愣了一下,他也不是胡搅蛮缠之人,只是轻轻地跟楚云轻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谢谢您。”

    “无事。”楚云轻抬眸,“去与墨泠说好,我需要一个地方火化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能让我告个别吗?”鹿北轻声道,他舍不得大师兄,几人退了出去,留给鹿北一个空间,让他与大师兄独处。

    楚云轻走出那扇门的时候,下意识往不远处看了一眼,她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从进客栈开始便有人盯着他们,一直到现在。

    就等着这个人送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南一处僻静的空地,墨泠指挥人将柴火都架好。

    楚云轻挥手:“把尸体抬过来,火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其余的人齐齐地将那具尸体扛了过来,鹿北跟在后面,他早已经泪流满面,心底酸涩难耐,从今往后没了师兄,这天下就只有他一个人,孑然一身了。

    他凝声:“师兄,一路好走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下,便看到那群人在往尸体上泼油,怕一会儿火烧不起来,他僵直在那儿不敢去看。

    手上的火把慢慢落下,火光冲天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一瞬间,暗中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女人冲了出来,她一把抱起柴堆上的尸体,想要走的时候,却发现整个人粘在上面,移都移不开。

    墨泠抬了一桶水朝着柴堆上泼,那本还熊熊燃烧的火焰立马熄灭。

    楚云轻上前,在那女子身前点了两下:“想服毒么,来不及了,这招引蛇出洞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那女子咬牙。

    楚云轻掀开面纱,露出一张姣好的面容。

    鹿北怔了一下:“小师姐,你怎么会?”

    “呵,好本事。”那女人冷哼一句,“你就那么笃定我会出来么?”

    “你给他喂毒想要他跟你一起去死,可是每次毒的分量又不够,我猜你是不忍心毒死心头好,倒是折磨他折磨地很彻底呢。我想你也知道,他还没死,定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被烧死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低声笑一句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落在那女人身上,细细端倪:“跟着落月坛走得人,大都是教中有地位的人,那么这位梨落宫的小师妹,又是落月坛中的什么人呢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杀了我,我也不会说的。”那女子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师姐,你又何必执迷不悔呢?”

    “我执迷不悔,是你天真,信了梨落宫那个老妖婆的话,她才是恶人,是罪人!我何错之有!”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shouzhetianxieningwangyezhashile/10632419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