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医手遮天:邪佞王爷诈尸了 > 86、心疼不心疼

86、心疼不心疼

    凤晋衍刚一回京,皇上的人就等在城门口。

    “七王爷,属下奉命,带您前去见皇上。”那是禁卫军首领风阑,也曾经在七王爷军中担任过副将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被先皇看中,选入禁卫军中。

    “风侍卫前面带路。”凤晋衍凝声。

    马车直接朝着宫里去,墨泠找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过来,也只能在马车里换了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轻些。”凤晋衍低声道,被某人笨手笨脚扯动了伤口。

    楚云轻愣了一下,她嘟囔一句:“给你换,哪儿来那么多废话。”

    凤晋衍疼得憋着,一张脸涨得通红,可敢怒不敢言,只能这般。

    “真有那么疼么,新肉都长出来了,这一块是死肉照理来说不疼的。”楚云轻低声道,要不然她也不会同意让他大雨天去清风寨。

    什么情与义,在她眼中。

    谢家那一伙人,配不上她家男人!

    “娘子就不心疼心疼为夫?”凤晋衍抿唇,含住她的指尖,问道,眸色澄澈眼含笑意。

    楚云轻指尖微颤,一股热意席卷,她笑了:“心疼归心疼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能不心疼呢,您昏迷的时候,王妃娘娘眼睛都哭瞎了。”坐在外头听着的墨泠,忍不住插了嘴,可不想话音落下,脖子上一阵刺痛,银针刺入他的脖子,又酸又麻。

    马车内传出一道厉吼:“谁准你胡说八道的?”

    “来,让为夫瞧瞧,眼睛还肿不肿了?”凤晋衍压了过去,刚巧一个转弯,楚云轻不小心撒手,撞入他的怀里,两人滚在一团。

    墨泠无奈地很,身上痒酥酥的,他委屈地很:“明明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敢说?”楚云轻恶狠狠咬牙,呵斥一句。

    墨泠委屈地很,他这也是帮自家王爷,免得两人打起来了不好收场。

    可他家主子压根没有感激他的意思,凤晋衍沉声:“不许瞎听,赶好你的马车。”

    温香软玉在怀,哪里还需要什么忠心耿耿的属下,墨泠很快就被卖掉了。

    他心底腹诽,自家主子变得这是真的快,拜倒在王妃娘娘石榴裙下,节操也不捡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马车在宫门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凤晋衍扶着她下了车,两人从宫门前穿梭过去,到了大殿内,看到凤璃毓面色呆滞,他起身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七哥,朕急匆匆地宣你入京,是为了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凤晋衍沉声,抬头看了凤璃毓一眼。

    后者的眼神,显然有些闪躲,也不知道心里藏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凤璃毓犹豫再三,才终于开口。

    “朕想赐死九哥,免得他在冷宫地牢内孤寂一生,痛苦一辈子。”凤璃毓凝声,“大理寺的案子,朕已经让姜昕结了,从前是朕怯懦,没能顾全大局,拖了七哥的后腿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不必这样说。”凤晋衍冷声道,“当初替老九求情的也是你,如今要怎么处置老九,完全看皇上怎么想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愣了一下,敢情忙不迭要他们入宫,是为了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凤璃毓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她一时之间有些看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朕原本想留着九哥,毕竟他是我们的手足,可是这几日,朕想着,九哥已经够苦了,他已经成为落月坛的弃子,不如朕就给他一个了断吧。”

    凤璃毓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凤晋衍无奈地很,他凝声:“怎么处置,全凭皇上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凤璃毓站了起来,往前走了几步:“还请七哥与我一起,去地牢送九哥最后一程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略一蹙眉,觉得有些奇怪,可也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几人一同去了冷宫地牢,这几日京中雨水多,地牢内潮湿地可怕,水都积压起来,里头那股恶臭味还没有散去,楚云轻走到入口处便捂着嘴巴在旁边吐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皇嫂不如就留在外面吧?”凤璃毓凝声,眼底起了疑窦。

    虽然味道恶心了些,可是吐成这样,还真不至于呢。

    难不成……

    凤晋衍扶着她:“要不然就在外面等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没事。”她直起腰来,也不怪她这样敏感,实在是时局如此,她信不过凤璃毓。

    哪怕他是个废帝!

    几人入了甬道,等到了地牢里,便看到早已经死透的人,凤亦晟一身枯骨,身上没有一片好肉,泛着蛆,整个恶心透顶。

    楚云轻再也忍不住要了。

    呕……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如此?”凤晋衍寒声,“不是给老九留了药么?”

    “天气潮湿,大概是如此吧,九哥走了也好,总归不至于有什么留恋,风阑,来,替朕烧了九哥。”凤璃毓低声道,“不,将火把给朕,朕要亲自来。”

    凤晋衍微微蹙眉,他眼底一闪而过的疑窦,在风阑将火把交出去的一瞬,呵斥道:“慢着!”

    凤璃毓一愣:“怎么了,七哥?”

    却见着男人朝前面走过去,他掀开那早已经破败不堪,甚至还滴着污血的袍子,整个凤亦晟的尸体露在外面,他只是盯着看了一会儿,便没有多余的话。

    “烧了吧。”凤晋衍低声道,扶着楚云轻站在一侧。

    凤璃毓的手有些抖,站在那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我兄弟一场,到了黄泉之下切莫怨朕,朕许你解脱罢了。”他凝声。

    火势在那具尸体上蔓延,火光闪烁着,黄色蓝色跳跃。

    一瞬间,迷糊了楚云轻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们就站在原地,等着凤亦晟那具尸体烧得干干净净,骨灰落地,洒落在地牢的每一处地方。

    凤璃毓摆了摆手:“七哥,朕一人在这里待一会,九哥走得不体面,也就如此吧,后事也切莫办了,朕明日昭告天下,九王爷疾病缠身,不慎逝……”

    无人反对他的话,在他们看来,凤亦晟死与不死,都没什么要紧。

    落月坛早就抛弃了这个合作伙伴,从太后那一场变故开始,凤亦晟便没了利用价值。

    被烟熏得难受,他们从地牢里出来,楚云轻抓着凤晋衍的手刚要说话,就听到男人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墨泠,派人去查查这几天跟皇上接洽的人都有些谁,看是什么人偷偷把凤亦晟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墨泠愣了一下,可还是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楚云轻勾唇浅笑:“还以为你没看出来呢,看来养着的小羔羊,打算对你下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随他来。”男人低声道,抱着她出了宫殿,一路上都在谈论刚才的事情,凤璃毓不过是想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把凤亦晟“赐死”,可没有想到,越是急着弄死凤亦晟,留下的痕迹越多。

    他刚才掀开衣袍看到,皮肉之上的刺青没有了,那具尸体压根不是凤亦晟的。

    尽管凤晋衍不知道这位帝王想玩什么把戏,但他要玩,他便会奉陪到底。

    “对了,墨泠,把准备好的头一批美人送入宫里,不用与他商量。”凤晋衍凝声,是他之前太好说话了,以至于这位帝王忘了,他是什么处境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美人?”楚云轻蹙眉,“什么美人儿?”

    “后宫扩充需要一批人,起初本已经替他物色好了,都是昭然挑的人。”凤晋衍应了一句,在他眼底,这大夏所有人都及不上她。

    哪怕就是这会儿,眼角有胎记,看着也比那群庸脂俗粉好得多。

    因着要替皇上选妃,凤晋衍那儿多了不少美人图,当晚楚云轻便杀入王府,翻出了那些图。

    一个个画的倒是奔放,夹杂了不少私货呢。

    楚云轻攥着那几幅画,眯着眼眸:“这也是选妃所用?”

    男人一愣:“这些画都是经由檀修挑的,本王不插手这般无聊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他凝声,看着某个化身神探的女人,一幅幅查过去,有几幅只有几缕薄纱,身材勾勒地很是完美,上面还有丝丝血迹。

    “啧啧,檀修这厮是不是单身久了,这……”楚云轻嫌弃地挑开那几幅画,丢了出去,“给我记着这几个人,都是千金小姐还那么拉的下脸。”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大人的意思,明着是给凤璃毓选妃,可若是这些画像能入了凤晋衍的眼,自家千金可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的节奏。

    一个个心怀鬼胎,也别怪她心狠手辣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发这么大的火。”檀修背着手从门外进来,看到地上的美人图,蓦地一下黑了脸,尴尬地很,他扯了一下凤晋衍的衣服,“我说你也太没地位了,被吃得死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乐意。”凤晋衍冷声道。

    檀修僵直在原地,对上楚云轻那双眼睛,审视、探寻还有一丝丝鄙夷。

    “怎么滴,我尚未娶妻看这些不犯法吧?”檀修低声道,慌忙捡了起来,“再说了,这本就不是我的工作,我这是替人排忧解难。”

    “檀公子缺女人?”楚云轻嗤笑道,坐在桌子上,盯得他头皮发麻,“不是说你好男色么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误会,一场误会啊。”檀修慌忙解释道,“之前在小倌馆里,那是替公主物色的,谁知道那几个缺德的人,非得传出去是我好男风,这下子洗不白了。”

    甚至有脑补他跟七王爷的话本,都上了市面,还有那些唱戏的,一个个都不怕死。

    唯独檀修那几日,过得苦。

    楚云轻拍拍他的肩膀,安慰道:“喜欢男人怎么了,都是自个儿的私事,对了,昭然又找了一批小倌?”

    “是,看公主那架势,是打算借着这几个人气那小和尚,可那是出家人,她非得把人掰着还俗了不可。”檀修也是无奈,被凤昭然逼着做了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谁让人家是公主呢。

    楚云轻叹了口气,这丫头情事坎坷啊。

    “你就别为难他了。”凤晋衍出言,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怕楚云轻再这样下去,檀修真的改了性向,硬生生被楚云轻劝说着去喜欢男色,也不是什么不好启齿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就是。”檀修躲开,站在不远处,“不过这些个大人,一个个心思诡地很,就这种画,敢往宫里送,那都是掉脑袋的事情。也都是因着你府邸就一个正妃,想着能顺手捞个侧妃、妾室做做,那也比去后工会好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做梦呢。”楚云轻低声道,伸手揽着凤晋衍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“谁敢进这扇门?”她挑眉,“我就让她知道,什么叫做真正的七王妃。”

    一阵阴风吹过,吓得檀修一阵颤抖,他摇摇头:“不敢惹不敢惹。”

    檀修紧跟着溜出书房,忽然想起自己是来做什么,又折返回去:“这次燕国使臣入京,说是护送公主一同前来和亲,奉的是先皇的旨意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愣了一下:“先皇不是早就去了么?”

    “是,但与燕国的和亲,倒是从未断过,如今公主也长大了,自然是上赶着要送来。”檀修沉声,他凑了过去,“每年燕国从大夏带走的东西,光布匹就有几万匹,这不上赶着把女儿嫁过来,好稳固这段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有派人去接么?”凤晋衍凝声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檀修来,正是因为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是皇上给你的,听说是派风阑前去,请你的意思。”檀修低声道。

    凤晋衍挥了挥手:“去吧,风阑办事本王还是能信得过,你多在意一些,切莫出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檀修离开,楚云轻才嘟囔一句:“白问这不是,你是不是给凤璃毓放权太多了?”

    “拘束地太多,反而适得其反,他这辈子被母后压得太多,无所谓。”凤晋衍揉了揉她的脑袋,“去休息吧,时候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看完这些美人图。”楚云轻固执地很,坐在椅子上不撒手。

    又挑了一本列国图志回去看,这几个晚上睡得不安生,有时候夜里起来无聊,总得找些事情做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入夜,公主府内,人影攒动,养了二十多个面首在,凤昭然怎么可能会无聊,这些人一个比一个听话。

    全都顺着她的话,从不敢忤逆。

    她轻轻摘了其中一颗葡萄,从西域进贡来的,特别甜。

    “你,过来替本宫剥。”

    她白皙的手指一点,点中其中一人,那人受宠若惊,急忙爬了过来。

    周遭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凤昭然挑眉,嘴角含笑:“其余的人,都退下吧,本宫今儿就好好的与……”

    “薛湛。”

    “湛哥哥一起赏夜色。”她嗤笑一声,瞥见西角庭院站着的那个男人,宋渺便是那般看着,听着,心底却宛若明镜一样。

    寒风吹过竹帘,发出簌簌簌的声音,那些人散去,好一个繁华的场面。

    凤昭然欺身上前,凑得很近:“小哥哥这皮肤嫩的,真想一口咬下去。”

    男人剥了一颗葡萄,慌忙塞入凤昭然的嘴里:“公主请用。”

    “呵,还真知道疼人呢。”凤昭然嗤笑一声,伸手搂着他的肩膀,顺势靠了过去,手指挑起他的下巴,“今夜就好好伺候本宫吧,来,抱我起身。”

    男人僵了一下,忙照着做。

    能听到凤昭然的哼咛声,两人嬉闹着入了那扇门,碰地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坏死了,怎么可以这样”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暧昧的声音隔着那扇门,显得激烈的很,凤昭然伸手一把将桌子上的灯吹灭,她嘘了一声。

    故意发出那些声音。

    等过了许久,听到走廊上消失的脚步声,她知道宋渺回去了,凤昭然才松了口气,这般奢靡、纸醉金迷的日子,她夜夜如此,从未松懈过一天。

    这群男人这么听话,她又何必再去在意什么沈镜衣、什么宋渺,就这样活着倒也恣意。

    “公主不累么,明明很在意。”薛湛低声道,坐直了身子,看到凤昭然眼底的怒气。

    “找死呢你。”凤昭然抹了抹脖子,威胁道,“做本宫的人,听话便是,其余的事情,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当真这般想么,如今隔着的是世俗,若是没了命,还不可能说出心底的心思,那隔着的可是生死。”薛湛低声道,“我自小家境不好,被家人卖入勾栏,可从未有过怨言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,不是本宫。”凤昭然轻哼一声,“本宫做不到像皇嫂那般,一生一世一双人,倒不如这般自在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若是觉得快意,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凤昭然冷声道,她恹恹,就靠在那儿。

    脑子里全是薛湛刚才说得话,男人倒也没有逗留,乖乖的就滚了出去。

    是真的滚出去。

    珠儿从门外进来,叹了口气:“其实薛公子说得没错,您呐,何必这般折腾自己,要真是喜欢宋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连你也想找死么?”凤昭然哼了一声,端着茶盏坐在一侧,对于师兄的情愫,只想着不被他管着,不被他约束,更多的是想去挑衅他。

    哪里是什么爱,这些人根本不懂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珠儿微微摇头:“您呐,就自欺欺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。”

    凤昭然坐在椅子上,却觉得内心无比落寞,她有时候会想着,若是当初与沈镜衣达成共识,嫁入沈家,如今过得日子该比现在还要凉薄吧。

    这么想来,如今过得日子,也甜得很。

    只是这段时间,她越来越少的梦见沈镜衣,更甚者,都快忘记沈镜衣长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更多的是,那缠着双耳的梵音。

    凤昭然摇了摇头,可不许这般,可她躺在床上,入眼的却都是在护国寺中,宋渺闪身将她抱起,不顾生死那般去扯她,去拽她。

    心下某处软软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宫内院。

    凤璃毓发了一通火气,从接到那些美人图开始,他便气的很,可他心底明白,这些都是凤晋衍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皇上,后宫清冷,的确是该考虑一番,七王爷如此也是遵照祖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祖制,他怎么不多纳几个妃子,凭什么就知道对朕下手。”

    凤璃毓冷哼一声,可偏偏却又不敢反抗。

    画上几个女子,都是京中官家千金,哪一个不是身份尊贵,按理说凤晋衍也没有亏待他,故意将那些人藏着掖着。

    “去将长偃给朕找来。”

    凤璃毓气的很,气得肝儿都疼了,这般怎么可能睡得着。

    身侧的喜公公面露难色:“长偃琴师之前请了长假,说是回故里探亲,奴才之前与皇上提过,您应允了。”

    凤璃毓烦得很,甩了甩袖子:“偏生这会儿不在,去将风阑给朕找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难得的晴天,月夜星稀,凤璃毓站在亭子里,一身金色长袍,衬地整个人器宇轩昂。

    “微臣风阑见过皇上,皇上万岁……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,无需多礼,七王爷已经应允你前去燕国,你是他的旧部,他自然是放心你的。”凤璃毓轻声道,转身看了一眼候在一侧的男人。

    风阑倒也温和:“微臣定当竭尽所能,护送燕国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朕有一件事情,需要你去做,切莫与旁人提起。”凤璃毓低声道,“尤其是我七哥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不敢。”

    风阑行了礼,他是那般信守规矩的事情,如今是禁卫军统帅,便不会再与旁人联系,职责所在,更是不会轻易放弃。

    “朕有一故人,在燕国国都,你替朕寻来。”凤璃毓从腰间取下佩玉和扳指递给风阑,“这是信物,见了她,就将此物交予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风阑接过那两样东西,收好,也不曾多问。

    上面清晰地刻着几个字“瓷衣”,那是故人之物,可是瓷衣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她托付给凤璃毓的事情,他如今倒也有能力去做了。

    “退下吧。”凤璃毓叹了口气,面色疲倦,看着风阑转身要走,忽而想起什么似的,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还有什么要吩咐的?”风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故人名字叫瓷玉,是朕乳母的妹妹,年纪与公主相仿,这一路上怕是会生了隔阂,你替朕好好护着瓷玉。”凤璃毓低声道,“切莫委屈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,皇上。”风阑应了一声,面色不改。

    “朕欠了瓷玉乳母的,如今是该好好偿还了。”凤璃毓应了一声,从前不敢将瓷玉接入宫中,是怕太后责难,可是现在呢。

    他已经有了羽翼,可以将她护在身下。

    哪怕那人不是瓷衣,而是瓷玉,那又如何?

    他不管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shouzhetianxieningwangyezhashile/10632417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