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医手遮天:邪佞王爷诈尸了 > 81、妖女,该死

81、妖女,该死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是谁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有些慌乱,她躲在凤晋衍的怀里,在思考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任何的线索可以证明那梦是真。

    “不怕,乖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呢。”凤晋衍抱得很紧,这是第一次他能确确实实感受道楚云轻的恐惧,一场毫无根据的梦,就彻底击溃了她的内心防线。

    如果放在从前,她孑然一身,一个人也不会害怕这些。

    可现在呢,肚子里有一个,身边还有一个,哪怕是王府里这些人,她也不想他们被牵连。

    心跳慢慢恢复过来,楚云轻恢复了冷静,她深呼吸一口气:“我没事了,一个噩梦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轻儿,我这辈子就是豁出性命也会护你和孩子周全,信我,好吗?”

    男人眼底挣扎的疼惜,他紧紧抱着楚云轻。

    她点头:“我知道,我也没有不信你,是我想起了从前那些看不到尽头的日日夜夜,是我多想了抱歉。”

    凤晋衍在她的额间细细亲吻,拥着她,再也没入睡,听到身侧传来均匀的呼吸,他才起身,可睡得不安稳的女人一把拽着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她哼咛一声,像是在撒娇,跟个孩子似的,不许凤晋衍走。

    “你进来,我问你今晚有人接近这里吗?”他对着暗中隐匿的暗卫道。

    墨先嗖地一声出现在面前,凝声:“并没有察觉出什么不妥,主上大可以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加强戒备,不得松懈,从今天起再安插一倍多的暗卫守在王府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那人应了一声,便消失不见,凤晋衍搂着怀中不安的小人儿,哄了整整一夜,才稍稍让她稳了些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城中这几日,大街小巷的谣传颇多,都说这世道不安生,有妖孽作祟,皇室荒唐,民生疾苦啊。

    街上多了几个身穿白衣,行色匆匆的人,其中一人背上背着个奄奄一息的人,他们走过客栈。

    “请问济世斋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被拦着的小二愣了一下,免得沾了晦气,他离得很远,指着两天街之外的药铺道:“就在那儿,不过你们还得快些去,等会儿指不定排不上号。”

    小二话音落下,那几人便消失不见了,速度之快,令人咂舌。

    “这几日济世斋这生意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羡慕什么,龙家村闹病了,死了不少人,连夜送来济世斋都无用,昨夜更天我瞧见他们连夜推着尸体出城,也不知道什么病。”

    “怕不是瘟疫?”另外一人接了一句,那几个坐在一起的人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小二摇了摇头:“不像是,倒像是失心疯。”

    昨天下午他可是亲眼所见,有个人就在他们店里,前一刻还好好的,后一刻就开始手舞足蹈,在那儿跳舞,旁边有人上去拍了拍他,那人就倒地不起,连连吐血。

    紧接着被送去了济世斋,才保住性命。

    “什么失心疯,怕是妖孽横行,是妖怪作祟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那婆娘去了落月坛烧香,说那灵验地很,拿回来不少这玩意。”其中一人从兜里掏出几个小药瓶,很小,拇指那么大,里面有绿色的液体,都是落月坛发的,说什么喝了能包治百病,延年益寿。

    只给真信徒发,一般人还拿不到。

    “真有这么邪乎?”

    “我那婆娘信的很,非要我带在身上,我哪里知道,这种东西谁敢乱喝。”他笑笑,也没多说什么,将瓶子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二走了过去,腆着脸轻声道:“不如送我一瓶?”

    “你要都拿去好了,反正我也不信这些。”

    几人哄堂大笑,也不知道在谈什么。

    而之前那几个白衣人,到了济世斋门外,看到上面挂着落月神教的旗号,其中一个面色清俊的小公子冷声:“不能进去,这是落月教的地盘,被师父知道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都快没命了,还在乎这些吗?”那背着人的激动地很,“如今没了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们明明是邪……不可信啊。”那小公子劝说,可纵使说破嘴皮子也不成。

    眼看着人越来越多,他也没有办法,里面出来一个药童,神色高冷,冷哼一声:“别挡着我们做生意,就算是你们要进来,我家主人也不允许,梨落宫与我落月教从来都是死对头,还指望我们救你?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不行,还杵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可咱们走了,大师兄就彻底没救了,昨天有个这样的病人他们就治好了。”

    那药童见他们争了起来,面色一改,眼底满是阴狠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我家主子救人也成,给我跪下磕头,磕地我满意了就成。”他笑笑,面色狰狞一副鄙夷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鹿北,你去!”那背着人的男人呵斥一声。

    之前一直反对的小公子鹿北这下不干了,他面色潮红,眼底愤愤:“被师父知道了,也是个死,又为何要这般忍辱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般不想大师兄活着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想,咱们送回梨落宫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鹿北话音落下,就见着背上那男子连连吐血。

    身侧那一位受不住了,连带着两人一起跪下,四周响起一片嘲笑声,那药童笑得越发放肆,都在说梨落宫这几个不争气的。

    他们连着磕头,可那药童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落月教的人生性狡诈,为何要信他们?”

    “我家主子说过,狗与你们不得入内,我也帮不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鹿北愤愤,拔出腰间的剑指着那药童,场面一度失控,几人拥着上前,推搡之间,那位大师兄被狠狠的摔在地上,本就是吊着一口气,差点没了性命。

    鹿北拔出剑,直刺入那药童的心口,他板着一张脸:“滚!”

    鹿北抱起大师兄,从人群中出来,再也顾不上其他,连连翻过几个墙院,他紧张地很,可谁知一个不小心撞上疾驰而来的马车。

    洛衣来不及停下来,就看到一道白影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娘娘,撞上人了。”

    洛衣急得很,她哪里知道有人不怕死,硬是朝着马车上撞。

    连夏不耐烦地道:“是谁这么不长眼。”

    “去瞧瞧,那人有没有受伤。”楚云轻凝声,洛衣率先下了马车,看到地上躺着那个奄奄一息的人,还有个小伙子蹭破了点皮。

    她刚要问,就听到鹿北抱起那男人,低声道:“抱歉挡了你们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哎,公子你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受伤二字,楚云轻从马车里出来,她蹙着眉头,看一身白衣的鹿北走过来,背上背了个将死之人。

    “劳烦几位了,我没事。”鹿北轻声道,倒也倔强地很。

    不多会儿,身后响起一阵追杀声,从济世斋追出一群人,楚云轻微微蹙眉,她从马车上下来。

    “七王府的马车,也是你们能冲撞的吗?”洛衣呵斥一声,拦在那群人之前。

    几人面面相觑,不敢多走一步,楚云轻低声道:“看你这装扮,是梨落宫的弟子吧,我早些时候在宫中见过你师父一次,走吧,我送你们出城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鹿北怔了一下,“劳烦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七王府在京中的地位,不是寻常人能挑衅的。

    也只能借着他们的东风离开。

    “娘娘让你上车就上,还愣着做什么,再不走我可不管了。”连夏嘟囔一句,本就是个急性子,见鹿北杵在那儿不动,本也不想招惹这些是非,更何况还是个死人。

    鹿北带着大师兄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楚云轻落座,隔着帘子看那群人虎视眈眈,跟在马车后面。

    “扶他坐起来吧,脑部积血,这样会加速死亡的。”楚云轻凝声,伸手把了那人的脉象,忽而蹙着眉头,“他,是得了什么病,还是中毒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大师兄这是怎么了,本还好好的,后来就开始说胡话,一直跳舞就跟发疯了一样,三师兄上前叫了一声,大师兄倒地连连吐血,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他低声道,看楚云轻的样子似乎有胸有成竹一般。

    “疯了,哪有这样邪乎的事情?”连夏凝声。

    “先去公主府上,我替他看看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凝声,在帮那大师兄看病,马车转了个弯,就近去了凤昭然的府邸。

    楚云轻看他这情况,多数是吃错了药中毒,或者中邪了,吐了那么多的血还没有死,也就吊着这么一口气,随时都可能去。

    马车稳稳地停在公主府前,那几个尾随在车后的人也跟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过来搭把手,把人抬进去,另外派人封锁整条街,不许人靠近。去通知昭然,腾一间干净的房子出来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吩咐道,恰好这时候凤昭然从门外出来:“皇嫂你可算是想起我了,这是做什么,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梨落宫弟子,叨扰公主了。”鹿北轻声道,给凤昭然行礼。

    凤昭然不以为意,摆了摆手:“起来吧,不需要这样,你是皇嫂带来的人,我不会苛责你的。”

    她不解地跟在身后,听鹿北介绍一路上的情况,是落月坛扩张势力,占了梨落宫几个分部,他们奉命前去绞杀,可不慎中了伏击,大师姐失踪了下落不明,他们四人逃了出来,可在路上的时候大师兄毒发,就成了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“这落月教,简直无法无天了!”凤昭然恶狠狠地道,她席地而坐,拍了拍鹿北的肩膀,“你别慌,我皇嫂是神医再世,她若是有法子肯定会救的,她若是没有法子,那你大师兄怕是只有死路一条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,鹿北无以为报,做牛做马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哥哥你也算是江湖中人,用得着这般苦情么,倒不如与我杀去落月坛,教训教训他们!”凤昭然愤愤。

    鹿北神色骤变,如今这天下,别说他们二人了,就是整个梨落宫出马,也不可能对付得了他们。

    楚云轻眉头深锁,她凝声:“这是中毒了,此毒很是诡异,能控制人的心神,中毒之人在活动的瞬间,毒发散到身体各处,而一直跳动是身体本能的反应,若是晚些叫醒只剩下一副皮囊,而你这位师兄倒是捡了一条命,只是中毒颇深,需要些时日来解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拧眉,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鹿北激动地眼眶湿润,他蓦地跪在地上,给楚云轻磕头:“王妃娘娘,我师兄的毒就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解毒,但需要一味药,昭然你先差人去药店里找,这药性活,须地新鲜为主,枯了就没有药性,京中不多药铺有,你让人小心区分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拿了纸笔,写下药方子,要凤昭然的人分头去不同的药店,派不同的人去抓药。

    凤昭然愣了一下:“哪有这样复杂的事情,找一个地方抓了不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,这毒是有人故意下的,我今早也听说过这些邪乎的传闻,起先不信,现在看来京中必有大乱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低声道,也不知道落月教主导这些事情是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凤昭然也没多问,派人出去。

    她从腰间取出金针,插在那人的几个穴位,三针入穴,床榻上那人又连连吐了不少血,她愣了一下蹙眉:“你先过来,你师兄的毒可解,但是醒来之后会丧失武功,手脚无力,这辈子可能都不能从榻上起来,简单的说,他可能会变成一个废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命还在,就好。”鹿北别无他求,虽说师兄会伤心,可他哪里还有别的选择。

    楚云轻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希望他也这样想吧,你仔细回想一下你们在逃亡的过程中有没有吃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这毒来得快,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,楚云轻要他想想,在这之前有没有吃什么。

    鹿北摇头,他们顾着逃跑,哪里还能吃下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再仔细想想嘛。”凤昭然呵斥一声,“别一天到晚跟个木头似的。”

    鹿北愣在原地,将昨天到现在发生的事情一一串联一遍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凉风起,夜色将至,一道惊雷打了下来,洛衣从门外进来,急匆匆地,她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娘娘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情了,这样慌张?”楚云轻愣了一下,也不知道洛衣这是遇见什么事情,六神无主。

    “西街,西街死了一堆人,情况就跟之前这小哥一样,落月教的人进了城,蛊惑人说什么妖孽降临,要替上神诛杀妖孽呢。”

    洛衣激动地很,京中巡防营的人过去,都被那群教徒围在中间,一个个跟失了心智一样。

    “王爷人呢?”

    “王爷率军去镇压,可现场百姓太多,不能见血,只怕。”

    洛衣担忧地很,楚云轻神色未变依旧冷静地很,她看了鹿北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留着照顾你师兄,等会药来了,就煎了给你师兄喝下去,知道吗?”楚云轻嘱咐一句,起身便往门外去,她不敢继续逗留,心底那股不安的感觉在蔓延。

    鹿北愣了一下,还没有反应过来,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,他心头一颤。

    从未见过哪个女子这般洒脱,就刚才她那一瞬间,果敢决绝,足以烙印在他心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云轻一路赶到西街,落月教的人占据了一条街,长长的,为首的女子一身黑衣,被奉为落月教圣女。

    她穿得很暴露,手里拿着法杖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坐在四朵莲花瓣上,由几人托着,就在楚云轻赶来的时候,那女子忽而张开眼睛。

    唇瓣上钉着一颗耀眼的珠宝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充斥着穿透力,在人群中炸开,她低声道:“妖孽,妖孽来了,你们快看!”

    珑兮的法杖指着人群之外的女子,楚云轻神色一怔,抬头对上她的眼睛,那一眼,依旧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珑兮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她指着楚云轻:“为何会有那么多人遭受痛苦,就是因为这个妖女,妖女祸世,该死,烧死她,烧死他!”

    珑兮话音刚刚落下,那群信徒便转了头,一个个朝着楚云轻这边来,嘴里喊着。

    “烧死她,烧死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娘快走。”洛衣扯了她一下,不知道楚云轻这会儿杵在原地做什么。

    女人抬眸,眼底满是冰冷,那充斥着杀意的神色,看向珑兮。

    楚云轻一个翻身,上了屋顶,她从腰间拔出三根银针,直直地朝着那莲花座上去。

    速度之快,就在珑兮拽着身前两人挡了其中两根,另外一根刺入她的眉心,她愣了一下:“你这个妖女,胆敢对圣女不敬,你们快去,给我抓住她,给我抓住她!”

    楚云轻勾唇,清冷地笑着:“什么圣女,无外乎蛊惑人心,我知道你是落月教之人,也明白你们在密谋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岂敢亵渎神灵。”珑兮面色狰狞,她死死的盯着她,“给我活抓这个女人!”

    珑兮扬手,大花臂格外灼目,她想杀了这个女人,可惜主上有言,不管如何,都不许伤她,要活抓楚云轻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楚云轻有什么好的,就连主上也不舍得杀了她吗?

    莲花座上放出几条白绫,那几个女子从身后飞了出来,踩在白绫上,一个个招式凶狠,画着鬼一样的妆容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洛衣和连夏一同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娘娘,你先走。”

    “无碍。”楚云轻低声道,她怎么可能走,如今京城大乱,她不知道落月教到底在几个地方制造了这样的动作,还是只是这里。

    凤晋衍去平乱,人却没有出现在这里,她心底担心地很,可眼下这般没有退路!

    那几个女子攻了过来,她一闪身,躲开那箭弩,藏在袖中的小箭许多,楚云轻身影鬼魅,不多会儿,走在那几人之间,她伸手,点了那几个人的穴道。

    本还惬意坐在莲花上看楚云轻被凌虐的珑兮,突然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还有些本事呢。”

    这些都是落月教训练出来的死士,可在楚云轻的手里却连三招都过不去,更何况那些暗器,更是连发都发不出去。

    等最后一个女子落地,珑兮彻底慌了。

    “就凭这些人,也想抓我吗?”楚云轻低声道,“现在轮到你这个圣女,你才是妖女吧?”

    楚云轻踩在那些人头上,踏着过去,一下子便上了莲花座。

    珑兮转身,闪避开她的招数,她从腿间抽出匕首,一击,划过楚云轻的胸前。

    女人一闪过,珑兮的招数很利落,快、狠、准,就好像是第二个楚云轻。

    可惜力道却差了太多。

    她脚下一个不稳,被楚云轻逼出去许多,她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楚云轻伸手,一把攥着她的脖子,三抓起抓:“就你这样,还圣女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,为何会这招数?”珑兮被掐地快断气了,她死死的盯着楚云轻,这女人,为何与自己学习的东西一样。

    楚云轻嗤笑,就在珑兮要从身后踢腿过来的时候,她先一步将她钳制住了,楚云轻所有的招数,都在这个女人前面。

    她甚至能洞悉珑兮要出左手还是右手。

    “教你本事的人,难道没告诉你,遇上我不要贴身肉搏么?”她低声道,笑得鬼魅。

    珑兮心跳漏了一拍,那人怎么会说这些话,他连动手都不许她动手,更别提出招了。

    那人的命令,是完好无损地将楚云轻带回去,绝对不能对她动手。

    心底的恨意在弥散。

    珑兮一下子挣脱开她的手,身子弹开来。

    她站在城楼上,视线冷冷地看着楚云轻。

    忽而从兜里抽出几张小符,散在空中,符咒飘在她的周身。

    “你胆敢这般欺辱我,我便要你尝尝,神是如何惩罚你的!”

    轰隆……

    一道惊雷落下,就在此时,符咒飞出,楚云轻蹙着眉头,看到从珑兮身后出来的,三只身着金衣的僵尸,一个个面色恐怖,朝着她飞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,是鬼啊?”连夏吼道,她神色骤变。

    “娘娘快走,我跟连夏殿后!”洛衣低声吼道,她不敢想象,这些爪子下来,会死多少人。

    什么落月神教,不过是些妖言惑众之人。

    楚云轻眯着眼眸:“我不能走,你们不是对手,金衣僵尸我曾经见过,也亲眼看着他们被毁,如今你手里为什么会有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猜到了么,楚云轻,你不是自诩很聪明吗?”珑兮鬼魅的笑着,眼中起了一丝挑衅,“他可曾教过你这些本事?”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shouzhetianxieningwangyezhashile/10632412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