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医手遮天:邪佞王爷诈尸了 > 62、线索

62、线索

    姜昕坐在一侧,好似在思虑什么,摸了摸下巴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也许,早个二十三年,我活着的认知是有问题的,这个世界兴许是有鬼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噗,姜少卿想半天,就想出这么个理儿来?”

    楚云轻笑笑。

    她也不该拿百鬼夜行去吓唬姜昕,看吧,惹祸上身,平白惹了这麻烦。

    姜昕摸了摸头,倒是有几分憨态:“不如王妃娘娘随我走一趟,这鬼神之事,你懂得比较多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尚在喝茶,被呛了一口,这话说得,就跟她能通灵似的。

    不过小伙子倒是诚恳,足足劝说了一刻钟的时间,姜昕深呼吸一口气:“我特意去皇上那儿请了令牌,您可以随我一同出宫,这在宫里待得久了难免心里会烦闷,就当是散散心。”

    “姜大人可真爱开玩笑,哪有看尸体散心的,不过我家娘娘也不是不帮忙的。”洛衣在一旁低声道,这男人看着愣头愣脑的,怎么跟传闻之中那个冠绝天下、才思敏捷的大理寺少卿相对起来呢。

    洛衣摇摇头。

    楚云轻推了她一下:“你倒是几句话就将我卖了,帮肯定是可以的,但是姜少卿我不负责破案,不然的话,请我的酬劳你都付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笑笑,也正好享受最后一个白天,今晚怕是太后便会有所异动,山雨欲来风满楼,她先出去溜达一圈再回来。

    天色一点点变暗,本还有些柔和的光,这会儿彻底阴沉下来,停了的雪再度纷纷扬扬地落下。

    楚云轻裹紧身上的斗篷,跟着姜昕出了宫。

    马车内倒是不冷,颠簸地她都生了几分困意,楚云轻伸了伸懒腰,马车停了下来,姜昕在外头轻声道:“娘娘,到了。”

    马车内探出一个脑袋,楚云轻扫了一圈,这大理寺她是第一次来,倒是开阔的很。

    匾额上那几个字也很阔气,她跳下马车,看到上面的落笔,居然是她家男人的手笔。

    见楚云轻盯着看,姜昕也介绍了几句:“这几个字,都是出自七王爷之手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不赖。”楚云轻笑笑,一副炫耀自家男人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往里走去的时候,才到门边,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聒噪的声音,楚云轻微微蹙着眉头,转身见到一群十五六岁的姑娘,一个个花痴的朝这边看,她不由得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姜少卿,这阵仗?”

    楚云轻略一挑眉。

    姜昕面色有几分羞红,他轻声道:“是属下监管不严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,姜少卿这般翩翩佳公子,深的姑娘们的喜爱,也很正常,用不着害羞。”楚云轻跨入那扇门,也不管身后那些眼刀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朝代还挺开放,一个个不务正业,跑到这儿来堵男人了,说到底就跟追星似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小姑娘口味不轻,一个在死人堆里泡着的人也敢追,真是不怕死了。

    她刚走进门,就看到院子里陈放着十几具尸体,姜昕说都是新鲜的,刚从西郊河畔运回来的,看样子泡在水里也有些久了,那些皮肤都跟着发胀了。

    “姜昕,你再不会来,我就下刀子了。”蹲在地上,个头不大的小男孩抬头,看了姜昕一眼,又扫了楚云轻一眼,“这就是你说得那个可以解开谜底之人,一个富贵人家出来的小姐,躲还来不及呢,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小屁孩,又知道什么?”楚云轻走过去,她看着小男孩身上一应俱全的装备,“仵作?”

    “是,大理寺少卿御用的仵作,怎么了?”他愣了愣,“什么小屁孩,我叫慕白,比姜昕还大一岁呢。”

    慕白话音落下,楚云轻上下扫了一圈,不由得噗嗤一声笑道:“你不说,还真看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个头小小的,就连一张脸也是娃娃脸,谁会知道这小子比姜昕年纪还大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一天到晚啰嗦地很。”姜昕过来,一脸不耐烦对着那小个子,“给你机会查不出什么所以然来,愿赌服输,让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那小个子愤愤,抱着双手,一副看热闹的神色。

    楚云轻蹲下来,看了一下那些尸体,全部都是小孩儿,年纪不到五岁,还都没有长开,一个个死相惨烈,心口被人硬生生挖空,她戴上手套,沿着心脏那儿查探了一圈。

    发现心口那些肉都被火烧了,干干的一圈。

    她将尸体的衣服脱下,因为浮肿的缘故,很多东西都看不出来,但是身上的青紫还是很明显。

    楚云轻略一用力。

    “啊?”慕白站在身侧,面色迥异,“这……这……丧心病狂啊。”

    整个伤口全部都是撕裂开来的,也就是说这些心脏都是被硬生生扯出来的。

    紧接着她将尸体指甲缝里那些东西全部都抠了出来,小孩儿有一根手指断了,从伤口凝结的角度可以看出来,是在死之后被人硬生生掰断的。

    “搭把手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朝着身侧的姜昕道,二人帮忙把小孩儿的身体翻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些污水流了出来,一股恶臭味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背上有一块没有皮,就跟被人硬生生割掉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么看起来,是人,不是什么妖。”楚云轻低声道,“若真是妖,也不用这样繁琐,人皮、指甲都是被人有意去掉的,好像是怕留下线索一样,不过姜少卿,你还得先带人去一趟徐家坞。”

    “啊?为何?”姜昕有几分不解,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指甲缝里有金色泥土,还有些许红壤,京都一代有这条件的,绝对只有徐家坞那个花圃园,带人去查查兴许还有些线索,不然等雪化了,你想找,就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嘱咐一句,姜昕慌忙点头,起身:“你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从前面出去,从后面,带人偷偷地去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再度说道,这些小细节,被两人看在眼底,都很震惊。

    其实姜昕平日里也很注意,只是现在反倒有些慌了,他素来谨慎小心,可不想在楚云轻面前倒是变得有些粗心大意。

    “你,留下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指着要跟姜昕逃跑的那小个子,轻声道:“一会我会将验尸报告留下,你仔细参考参考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慕白乖巧地很,他性子虽然孤傲,可在有才的人面前,他也不会说太多,从楚云轻刚才的手法上看,非常地专业。

    他候在一侧。

    “取纸笔来。”楚云轻低声道,“让你去就去,剩下的没什么好查了,凶手并非激情杀人,取人心也是有用,而且整个过程都非常有仪式感,能在一个尸体身上得来的结论,另外几个也是一样,你若是不信,晚些自个儿查查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低声道,跟着慕白一同进了屋内,在纸上写下几笔,大概就是今儿发现的。

    她要走的时候,像是想起什么,忽而钝足。

    楚云轻在那几个断指上多看了几眼,伸手摸了摸那儿残留的粘液,脑子里一闪而过那夜凤亦晟闯入永寿宫的情形。

    她愣了片刻,思虑再三,还是给姜昕留了一张纸条,要他小心九王爷。

    难不成这事儿跟九王府有什么牵连?

    趁着这会儿在宫外,楚云轻从大理寺回来没有立刻回宫,她先去了一趟七王府后院。

    “怎么,出事了么?”檀修沉声,“今晚一切准备就绪,你这会儿应该在宫里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心里不安,你让王爷派一个轻功好,最好是偷儿去九王府后院看一眼,看看有没有异端。”楚云轻低声道,她总觉得凤亦晟的王府里藏着一个惊天阴谋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shouzhetianxieningwangyezhashile/10632393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