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医手遮天:邪佞王爷诈尸了 > 60、九幽台之变

60、九幽台之变

    楚云轻猛地抬眸,看着宋显儿。

    “当初我来到大夏的时候,姐姐已经死了,显儿,她是不是姐姐的孩子?”

    慕容狄激动地很,死死的攥着楚云轻的手。

    那一瞬,好像是找到亲人才有的归属感,慕容狄看着宋显儿。

    “阿娘,她说得是什么意思?”尽管楚云轻已经知道地七七八八,可她还是要佯装成什么都不清楚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七小姐,是,她是小姐的女儿。”宋显儿应允下来,也不想继续隐瞒下去,她知道再隐瞒也没有任何用。

    楚云轻就是慕容芙儿的女儿,并非她所生,她不过是为了护住慕容芙儿留下来的孩子,才承受了在相府后院的羞辱和折磨。

    如今慕容狄在此,什么都瞒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云轻,让姨母看看你。”慕容狄激动地很,她伸手攥着楚云轻的手,许久不曾松开,“显儿,当初是你拼死留在姐姐身边,我该谢你,只是慕容家家主说了算,我那时候还小救不了你们,可姐姐对我恩重如山,我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狄这般直性子的女人,说起过往,鼻尖便是一阵酸涩,她不是嫡出,只是慕容家庶出的女儿,当初慕容芙儿名声在外,家主很是疼爱,她经常会去看被人欺负的慕容狄。

    后来慕容芙儿陷入困境,慕容家直接放弃了这枚棋子,那时候慕容狄还小,她执意从军,在军中杀出一条血路,如今是北寒女将军,得了机会便杀入大夏,誓死要替姐姐报仇。

    可慕容狄没有想到,仇没有报,反而被姐姐的亲生女儿所救。

    这就是缘分。

    身子一阵酸楚,楚云轻心跟着软了,她低声道:“阿娘…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我当真是慕容芙儿的女儿么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宋显儿凝声,本也惊讶为什么慕容狄会出现在这里,可她没有时间去追究这些。

    几日前,体内的毒又一次发作,宋显儿好不容易将其压制下去,她没有跟楚云轻说,纵使她本事再厉害,隐族的毒,也绝非肉体凡胎可以解的。

    楚云轻可以跟慕容狄相认,往后也好有个照应,宋显儿是这样想的。

    “轻儿,当初太后下令围剿叛军,趁机拉拢了楚流那负心汉,万箭穿心,要了小姐的性命。”宋显儿凝声,“小姐拼死保下你的性命,要我将你带走,留在相府后院苟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宋显儿边说,眼泪哗啦啦地落下来,脸颊早已经湿透,整个人都处在一个悲怆的情绪之中。

    楚云轻狠狠的攥着双手。

    是她太仁慈了,对楚家那群人,终究留了一丝余地……

    宋显儿眼底一闪而过的悲伤,她抓着楚云轻的手放在慕容狄的手里:“轻儿,往后若是有什么事情,定要找七小姐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楚云轻点头,她轻声道,“不过如今大夏戒严,还得委屈姨母留在府上。”

    慕容狄心中宽慰,那般紧急的轻快下,楚云轻所表现出来的本领,足以说明,她不比慕容芙儿差,甚至比姐姐还要厉害几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她也该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你且留下来,陪你姨母多说说话,她定有许多话要与你说的,我去让连夏准备午膳。”宋显儿嘱托一声,转身出了那扇门。

    心中倒也宽慰了不少。

    慕容狄抓着楚云轻的手不肯放开,能相认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要留在大夏,还是跟我回北寒。”慕容狄轻声道,好不容易找到楚云轻,也绝对不会继续将她留在这虎狼之地。

    如果太后那个老妖婆知道她是慕容芙儿的女儿,那么楚云轻的处境,将会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姨母,自然是继续留在大夏,其实我早知道真相,只是不想阿娘担心才没有说,母亲死得那么惨,为什么他们还能活得好好的,一个把持朝政的太后,一个是权倾朝野的前相爷,他们为什么活得好好的?”

    慕容狄双眼精亮,看着楚云轻,内心深处被勾出的仇恨,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她说的没错,凭什么做错事的人,该死的人还能活得这么好。

    凭什么?

    “只是他们手段太阴狠,姨母不放心你留在这里,如今我是北寒女将,在北寒定能护着你。”慕容狄伸手,揉了揉她的头。

    楚云轻摇头:“我不做退缩之人,姨母的好意我心领了,待我替母亲报仇,再去北寒与你会合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……”慕容狄眼底满是宽慰,她微微动容,声音有些哽咽,“若是姐姐在,定然会……欣慰万分,云轻,你太懂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逆境之中,也只有这样才能生存下去,姨母身上的伤还需要静养,我不宜多留在这儿。”楚云轻轻声道,简单地说了几句,“如今我是七王妃,这里是七王府,姨母若是有什么事情,与檀修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七王妃,你怎么可以嫁入凤家?”

    慕容狄蹙着眉头,一脸担忧,还是七王爷,那个战死沙场之人,太后亲生儿子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“这事情说来话长,姨母有空便去找檀修说话,我得走了,未免太后起疑心。”楚云轻宽慰一句,也不再继续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有些话,檀修说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慕容狄点头,拍了拍她的手,心疼地很:“去吧,万事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,姨母也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转身出了院子,九幽台这么大的变故,太后这般疑心之人,肯定要彻查宫闱,她不能继续逗留下去,尽管还有很多话,想跟慕容狄说。

    可是时间不等人。

    楚云轻刚走不多会儿,檀修从院门外进来,屋内的女人警觉地很,一把披上外衣:“你?”

    “王妃临走前特意交代,要我来给你讲故事。”檀修抱着盘子,一盘子瓜子儿坐在床沿,也不敢离得太近。

    他可是听说过,这位慕容家的女将军是个泼妇,男人婆,心狠手辣的主,传闻把新婚在即,把未婚夫那儿给剁了,因着那位公子哥好色,在外包了个小的,就被这位女将军给废了。

    檀修也不敢招惹她,要不是楚云轻交代,他还真的不想踏入这里。

    脸蛋身材和脾气不成比例,实在是暴殄天物。

    “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慕容狄听到耳边咔嚓咔嚓嗑瓜子的声音,心底越发烦躁,她不惜这七王府,更不会喜欢七王府内的人。

    要不是楚云轻的缘故,她绝对不会给檀修好脸色瞧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听不听了,王妃的轶事,不听我就走了。”檀修无奈地很,两条腿不正经的晃悠。

    忽而慕容狄的目光扫了过来,落在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檀修身子一怔,半点不敢动弹,腿间凉飕飕的,他心底犯嘀咕,难道这姑奶奶,有那爱好?

    “说吧,胆敢再轻浮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慕容将军女中豪杰,巾帼不让须眉,我说,我说还不行么。”檀修无奈的很,从那夜楚云轻被抬入七王府开始,也没有太详细,不过是添油加醋,说得传奇了些。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有几分温润,很好听,尤其是在喝了药之后,听着就跟催眠小曲儿一样。

    慕容狄靠在床榻一侧,整个人都开始晃荡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檀修说道那儿了,也不管,眯着眼,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啧啧?”檀修看着一地的瓜子壳,听着那匀称的呼吸声,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“还大将军呢,这点警惕性,要我是个登徒子,你早就被我糟蹋了。”

    檀修笑笑,可惜小爷并不好这一口,呸,并不喜欢母老虎,他喜欢温柔些的,最好是娇俏一些,身材好些,那小腰已握,整个人都酥麻酥麻的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会是这种母老虎呢?

    可檀修心底这般鄙夷,身子却是诚实地很,檀修往前面走了一步,掀开纱帐,看到那张小巧的脸,熟睡中的慕容狄安静地很,没有半分聒噪,看着倒是乖巧不少。

    檀修只是看了片刻,便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这是做什么,万一被发现,岂不是惨了。

    檀修夹着腿,落荒而逃,可不想继续在这里逗留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云轻回了宫中,太后正在彻查此事,凤昭然装作她的样子留在永寿宫内,见她回来才勉强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阿岚死了,沈镜衣逃了,皇嫂你说今日九幽台的事情,与沈家到底有没有关系?”

    凤昭然包扎完身上的伤,经历过这样的痛苦,整个人都平静地很。

    平静地就像是没有发生了这些事情了一样。

    好像受了轻伤之人不是她。

    “从目前看来,沈家已经投靠了北寒,借着与你联姻一事为由,不过是为了达成某个目的。”楚云轻低声道,脑子里飞速旋转。

    慕容狄虽说是她的姨母,可这件事情涉及两国机密,她是女将军,本就是极其有原则之人。

    楚云轻不会为难她,也没有问究竟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林林总总,她猜的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那个他们要找的人,楚云轻大概已经知道了,前些时候翻查过北寒皇族,是赫连一家执政,如此看来那个小鬼头不是叫什么何安谧,还是赫连安谧,他才是沈家这一次来大夏的目标。

    不过楚云轻虽说是猜的,但基本是有十足的把握。

    她已经写信给凤晋衍,要他带好那个小鬼头,必要时就是他们最有利的筹码。

    “你说会为了什么?”凤昭然好奇地很,一脸八卦,凑了过来,完全没有被人所伤那要哭要死的模样。

    楚云轻愣了一下,蹙着眉头:“沈镜衣这样对你,你就不伤心么,还是强忍着悲痛?”

    “皇嫂,你不明白,我跟你说过,九幽台上为什么要替他挡箭,就是为了彻底了断,我已经做了决定,自然不会后悔的。”凤昭然笃定地很。

    她是凤家的女儿,自小出生在皇族,很多事情她看得很透彻。

    她身上流淌着太后的血液,那股狠劲也像极了。

    “很好,沈镜衣这种男人不配得到你的爱。”楚云轻说道,觉得这话不该出自自己的嘴。

    不过已经说了,她倒是不在意。

    凤昭然坐在一侧,傻兮兮地笑了一下,眨了眨眼:“更何况我都找到师父你老人家了,男人……男人算什么,等我学了一身本事,看我怎么弄死他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浑身一颤,她微微抬头:“你这想法很危险啊。”

    “沈镜衣个负心汉……”凤昭然微微拧眉,“杀了他都会脏了我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先不说这么多,太后的人查到什么了吗?”楚云轻低声道,她才刚回宫,暂且还不知道宫里是什么形势。

    太后已经到了哪个地步。

    凤昭然摇头:“母后似乎受了重伤,从九幽台回来一天都没见人,不过派了人去安抚沈家,也不知道母后怎么想的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沈家那老夫人有猫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去一趟皇上那边,看九幽台俘虏在哪里关着,其余的事情不许多问,知道没?”楚云轻吩咐一句。

    凤昭然点点头,乖巧地出了殿门,带着任务而去,一副神圣的样子。

    最快从感情创伤之中复苏过来,就必须要让她忙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楚云轻就是想让她快点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“一朝公主,命虽富贵,可惜却不自由,嫁这么个人,真是可怜啊。”洛衣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楚云轻笑了:“所幸结果还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阿岚死了,九王爷坐不住了,王妃,他定会将所有的恨意都宣泄在你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着急,他再怎么因为阿岚愤怒,也不会立刻来找我。他会让那个人去怂恿太后,置我于死地不费吹灰之力,更何况让我死,是他成就大业的一步棋,你觉得凤亦晟这样的人,会为了一个女人去乱走么?”

    楚云轻嗤笑,把玩着手里的茶盏。

    她只等着大祭司去找太后回话,说能复活七王爷凤晋衍,到时候真正的时机便会来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王府内,男人抱着那具早已经没了气息的尸体,哭得动容:“阿岚,若是本王知道此去一别,便是永久分离,我不会把你留在九王府。”

    “你醒醒,睁开眼看我一眼,是我,阿晟。”

    男人声音哽咽,也不顾灌入的冷风,就坐在地上,抱着阿岚的尸体,絮絮叨叨说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王爷,长偃来了。”

    底下有人进屋子,冒险报告。

    “不见,都滚,都给本王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可这话压根没用,长偃已经进了那扇门,他面色平静,手里拿着个木偶娃娃,穿着跟阿岚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王爷要我做的木偶已经完工。”长偃凝声,将手里的牵丝木偶递给坐在那儿的凤亦晟。

    男人眼底染了一丝悲凉,将木偶放下,站在一侧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好奇,是谁杀了阿岚吗?”凤亦晟面色冰凉,看着长偃。

    “阿岚的命从逃出来的那一刻便已经死了,我不好奇……这是以她的血骨制成的木偶,你去故土找一人,他可以帮你。”长偃留下这一句话,便浑浑噩噩地从九王府里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面色不改,脚步走得飞快,不想在这个地方继续逗留下去。

    雪吹散,在长偃的脸上,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,从故土离开,到大夏京城,他一直守着那个女人,守了许久许久,现在总算可以放下了。

    他从九王府离开,便被墨泠拦下去路:“是时候回来了吗,长偃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男人面色微微柔和了些许,“与主上说,长偃重回御鬼堂,执十三号令牌,这是你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墨泠亲自下发指令,长偃接了那木牌,视线落在那上面。

    依旧没有任何表情的脸,应允一声:“请主上放心,长偃定不辱使命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,没入白雪之中,地上并未留下任何的脚印,就好像没有到来过一样,踏雪无痕,这是上乘的功夫啊。

    墨泠轻轻摇了摇头,他也不知道男人这是为了什么,当年在九王府再度碰见阿岚之后,长偃居然与主上请奏要暂离御鬼堂,去做什么琴师,为了短暂脱离御鬼堂,他断了一指,才勉强得来这几年自由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守在阿岚的身边,守着她便好。

    大夏京城这一场雪,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,天气越发冷了,穿了袄子都被冻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楚云轻抱着汤婆子,外头又罩了一件斗篷,围在火炉旁才稍稍有了知觉。

    永寿宫内不供暖,她也没法子,只能自己帮着自己取暖。

    “娘娘,王爷要是见您这般,定是要心疼了。”

    “嘘。”楚云轻嘟囔一声,“好不容易得了空,我烤年糕给你吃啊。”

    她嗤笑着,外面紧张地在追查九幽台的真相,可他们越是紧张,楚云轻越是放松,谁都不会怀疑到她的身上来。

    年糕被烤的滋滋滋的香,屋子里一股米香味儿,她捏了捏有些烫手,等烤的内软外焦的时候,楚云轻在外面刷了一层甜面酱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别整天板着脸,吃吧。”她轻声道,看洛衣这副模样,“这样下去可嫁不出去,我不负责养你,你也别想让七王府养你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!”洛衣好无奈,她也是为了能活得更长久一些,才这样。

    楚云轻脸上蹭了些许炭灰,看着跟个花猫儿似的,她自己不在意,拿手搓了搓脸。

    这下子越发花了。

    “您老人家照照镜子吧,喏。”洛衣坐在一旁,啃起手里的年糕,也不管她了。

    管不起啊……

    “你急什么,就算凤亦晟要杀我,也得等月黑风高,你以为这会儿大白天,他来送死么?”楚云轻哪里不知道她在担忧什么,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。

    洛衣叹了口气:“您知道也好,杀了他心间所爱之人,势必要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被爱情蒙蔽之人,怎么不想想,刺入心口的箭是北寒之人射的,九幽台上的活动跟我没关系啊,要恨也该恨沈镜衣,怎么就恨上我了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无奈地很,吃了顿饱的,浑身暖洋洋的也不再继续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不爱吃肉,但凡闻着肉味儿,总是有几分难受,所以她也没烤,怕太香引来不必要的人。

    洛衣摇了摇头,无奈的很:“那也是你卷了人家往箭上丢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。”楚云轻不屑地说道,“他若真爱,早在知道阿岚的时候就该把她带走了,而不是放任她留在沈镜衣身边,不过是怕惹火烧身,哪有那么情深,为了成就大业谁都可以牺牲。”

    她轻声道,拿签子拨弄炭火,炭火越发旺,照映着她整张白皙的脸。

    屋内,一阵寒风掠过。

    天色慢慢变黑,楚云轻饱餐一顿便躺在贵妃椅上看书,天气太冷,她看不太进去,不过今夜没得睡,凤亦晟会来,保不住还会有什么人会来。

    她翻了翻身,门外一道烈风吹入,将帘幔吹起,噗噗噗——桌上的烛火差点被吹灭。

    “来就来了吧,不用吹灭烛火,别搞得跟鬼来了一样。”她轻声道,抬眸便对上凤亦晟那双冰冷的脸。

    “是你杀了阿岚,是你杀了我的阿岚。”

    “呵,倒是来得挺早。”她眯着眼眸,一个侧身,从椅子上蹿了起来,“就算是我吧,那又能怎么样,就凭阁下这点本事,想杀我不成?”

    “楚云轻,你不知道痛失爱人是什么滋味,不过今夜我便会要你尝尝比死更痛苦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凤亦晟咬牙,风吹起他的长发,显得整个人都鬼魅了不少。

    楚云轻微微眯着眼眸,看到他身后腾起的黑气,缭绕在男人身侧。

    这么看起来,还是有几分凶狠的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寒风烈烈,擦在她的脸上有些疼,楚云轻抽出腰间的长剑,在那男人发生变化的时候,猛地蹿上他的脑袋,长剑从他的头顶擦了过去。

    凤亦晟脸上的筋脉,变得漆黑一片,与正常人不一样,眼底的眸光也变了。

    就好像吃了什么药,要变异一样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笑着,挑开他的两只手,只听得嘶吼一声,男人身上的外衣猛地撑裂开来。

    她微微一愣,便看到宛若猛兽一样的凤亦晟朝着她而来,黑气擦过皮肤,听到翅膀煽动地那种声音,听得人心里很难受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shouzhetianxieningwangyezhashile/10632391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