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医手遮天:邪佞王爷诈尸了 > 58、一瞬天堂,一念地狱(1)

58、一瞬天堂,一念地狱(1)

    沈老夫人来的时候,太后在宫里设了宫宴,看到沈家送来那一车车的珍宝,这次是下了血本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沈家到底送了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宫里怎么会缺钱,怕是不少奇珍异宝,就是便宜那公主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议论开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,昭然公主可差点害死阿岚姑娘。”另外一个嘟囔道,都在这儿看热闹。

    凤亦晟从这里经过的时候,顿住脚步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他僵了一下,听到关于阿岚不好的事情,凤昭然差点害死阿岚,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?

    “奴婢没有说话。”几人慌忙跪下,“参见九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昭然差点害死谁?”

    凤亦晟寒声,一副逼迫他们的样子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胆子大的,平日里素来跟阿岚走得近的宫女开口:“是阿岚姑娘,跟着沈公子进宫的阿岚,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,可公主容不下她,奴婢也并没有造谣,这些事情王爷去宫里问问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凤亦晟僵在那儿,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驻足了一会儿,便沉着脸往前面去。

    他不舍得伤害的女人,居然被凤昭然差点害死。

    呵,等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入宴,楚云轻带着凤昭然一同过来,她给她画了一个端庄的妆容,亲自帮凤昭然画的。

    两人入座,凤昭然本也生得好看,被楚云轻这样点缀了一番,越发显得大气。

    那群王孙贵族都移不开眼了。

    “皇嫂,我就说不用打扮成这样,你看他们。”凤昭然被看得难受,平常自在地很,可现在呢。

    “见沈老夫人,这样没错,你且记住,沈家还是老夫人说了算,就算沈镜衣不爱你,只要老夫人看得上你,那边无所谓。”她低声道,伸手拍了拍凤昭然肩膀。

    沈老夫人款款而来,身后跟着八个丫鬟,那气派一点都不比太后差,只是年纪大了太后不少。

    “老身见过太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无需行礼,起身吧,来赐座。”太后轻声道,沈老夫人忙落座,也没有半分拘泥,虽说是宫宴,可这一桌都是亲近之人。

    沈老夫人视线在众人身上扫了一圈,最后落在凤昭然的身上,她轻声笑笑:“这位就是昭然吧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凤昭然含羞,微微低头,“昭然见过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一番寒暄下来,人都差不多到齐了,可是沈镜衣却是久久不来,沈老夫人脸色有些不对劲,对身侧的人道:“去催催他,问问他眼底还有没有我这个祖母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那几人隐了身形,慌忙去催。

    觥筹交错,又喝了一轮酒,这才看到沈镜衣姗姗来迟,身侧依旧跟着阿岚,只是今日阿岚的衣着倒是华丽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见过太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免了吧,总归早晚都是一家人,这些礼数能免则免。“太后轻声道,可一旁的沈老夫人却是呵斥一声。

    “跪下,半点规矩没有!”她厉吼道,手里拿着佛珠,板着一张肃清的脸。

    一瞬间,桌上的气氛很怪异。

    凤昭然想开口,身旁的楚云轻慌忙拽了她袖子一下:“嘘,别插嘴,这是沈镜衣的错,你要是帮了,就成了你们的错,沈老夫人要是知道你们一个立场,往后你不得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凤昭然偷着看了沈镜衣一眼,他连连咳嗽,脸色比之前更加苍白。

    阿岚慌忙跪着道:“老夫人,公子他旧疾复发,险些没了性命,并非有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沈老夫人蹙着眉头,仔细盯着阿岚看,瞧这身材这容貌都是上乘的,几时沈镜衣身边多了这么个婢女,她都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如今倒是翅膀硬了呢。

    “祖母,是孙儿的错。”沈镜衣捂着嘴,依旧咳嗽个不停,楚云轻蹙着眉头,看他帕子上留下的血迹,心底诧异地很。

    之前明明帮着清理了体内的毒,也开了药,毒性明明减了不少,可现在呢,那血漆黑的,已经是毒入膏肓,比之前更严重。

    楚云轻觉得奇怪,难不成这毒又复发了,不可能的,学医这么多年,这点自信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那么只有一个解释,沈镜衣又中了毒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也莫要闹得太僵了,孩子们都要面子,给旁人见了不好看的。”太后在一旁劝慰,沈老夫人才没有照着家规来,只是她眼底越发嫌恶了阿岚。

    宴席变得有些尴尬,凤昭然坐立难安,勉强回答几句沈老夫人的话,她倒是关心沈镜衣。

    “皇嫂,他这样咳下去,不会有事吧,我好像看到咯血了。”

    “与你何干,他要真的病的快死,不会来这里的。”楚云轻低声道,身侧这小姑娘还是嫩了些。

    太后与沈老夫人商量成亲之事,两人脸上都堆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,孩子们也都长大了,是时候挑个良辰吉日成亲罢了。”太后嗤笑一声,看着沈老夫人。

    “明儿便是黄道吉日,几十年难能一见的,不如明晚就成亲,也了了我这个心愿。”

    沈老夫人凝声,她说这次特意前来,就是为了怕错过这个日子,才匆匆带了聘礼前来。

    “太后不会觉着老身唐突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,早些成亲也早些了事,昭然你觉着呢?”太后轻声问了一句,看向凤昭然这边,沈老夫人也跟着看着凤昭然。

    她羞得低下了头,却是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,害羞了,镜衣你觉着呢?”沈老夫人看着沈镜衣,他却应允下来。

    “一切都听祖母和太后安排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认命,半点别的话都不说,凤昭然心底愤愤,可却开不了口,从前那样洒脱,哭着喊着要拒绝和沈镜衣的婚事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呢。

    凤昭然嘴里干涩的很,却是半句话都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她踌躇再三,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宫宴落幕,凤昭然央楚云轻一起去见沈镜衣,本来婚礼前夕,她是不能见他的,可昭然心底不舒坦,总想问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树林深处,凤昭然抬眸看着他:“你若是不愿意,我直接去跟母后拒绝了婚事,你要娶阿岚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把在下叫来,就是为了这件事情?”沈镜衣低声道,他捂着嘴巴,“我是大丈夫,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既然答应要娶你,便不会食言,我依旧是那句话,昭然,我不会负了你,可我也不会爱你。”

    一瞬天堂,一念地狱。

    凤昭然看着面前的男人,眼泪哗然落下,她捂着脸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爱,还要娶我,是因为母后因为大夏么?”她凝声,不听沈镜衣的回答,哭着跑出树林。

    站在原地的楚云轻微微抬眸,眼底满是不屑,如果她是楚离的时候,还把他当成半个朋友,那么现在,她觉着沈镜衣压根配不上做她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沈公子是个精明的商人,可应该听说过一句话,适得其反,不爱便不要去招惹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呵斥一声,转身出了树林,去追凤昭然。

    夜色凄清,哪里有半点喜色,如同凤昭然此刻的心境一般。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shouzhetianxieningwangyezhashile/10632389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