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医手遮天:邪佞王爷诈尸了 > 52、娘子可还满意

52、娘子可还满意

    楚云轻捂着嘴,蛇羹诡异就诡异在那该死的浓香味。

    “皇嫂不用怕,一条蛇而已。”

    凤昭然凝声,拿了汤勺去给楚云轻盛,而就在此时,阿岚受不住了,她捂着嘴巴作势要吐,脚下一个不小心,从那台阶上滑了下去。

    噗通……

    阿岚没入水中,楚云轻测过身来瞥见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凶光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了?”凤昭然愣了一下,“还愣了做什么,去救人啊!”

    沈镜衣二话没说下水去捞阿岚,把站在亭子里的凤昭然吓了一跳:“你,你下去做什么,这湖水是从山上汇聚下来的,冷得很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的视线落在那碧色湖水中,底下好似什么在翻涌,就像是有一条尾巴似的,她心下好奇,想去水底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也没管凤昭然,自顾自地从这边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凤昭然急了,一个两个跟下饺子似的入了湖。

    四周护卫少,她怕会出事,着急地抓着珠儿的手:“快去找禁卫军过来,还有这里的事情不许跟永寿宫那边说,谁敢说出去,本宫就杀了谁!”

    她着急忙慌在亭子里头等着。

    而楚云轻下了水之后立刻往底下泅,她刚才没有看错的话,波光粼粼就跟鱼的鳞片似的,可她之前没有看清楚,索性入水底查个究竟。

    水下错综复杂,楚云轻越发往深处去,她看到那抹亮光,好像是一条大尾巴从眼前过去一样。

    楚云轻水下功夫很好,可以憋气很久,所以不怕在水底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身侧一道白影,沈镜衣这厮入水做什么,他挣扎着好像溺水了一样,她心底一阵厌烦,也没办法总不能看着他沉下去吧。

    她解开腰带,往那男人的身上捆绑,楚云轻心底暗恨。

    自己什么本事不清楚,偏生要下水,难道是紧张阿岚?还是说故意为之?

    她搞不明白,拽着男人往水上来。

    楚云轻浮出水面便看到躺在地上的阿岚,她已经被人救出来了,满脸急躁的凤昭然明显松了口气:“还好你们没事,沈镜衣你成心添乱是吧?”

    “昭然,把沈公子带过去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凝声,浑身湿透,她上去的时候发现沈镜衣缓缓睁开眼睛,视线盯着她的眼角看了半天。

    洛衣递过来毛巾,她压低嗓音:“您再这般,奴婢绝对不会同意您靠近湖边。”

    她笑笑,尴尬地问道:“你怎么过来了,不是要你在对面等着么?”

    “您擅自入水的时候怎么不想想。”洛衣板着一张脸,这么一看她倒是更像个主子。

    楚云轻噗嗤一笑,便听到洛衣继续说:“檀管家说了,若是您染了风寒,奴婢也当陪着一同受罚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点点头,暗自有几分想笑,她瞥见湖中央的船只,愣了一下,惊恐地看着洛衣:“你不会是飞过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洛衣淡淡地应了一句,没再出声。

    凤昭然叹了口气,小手抚摸着心口,总归没出什么大事儿,不然她可完蛋了。

    “皇嫂,再有下一次你不要这般莽撞,有护卫去救人呢。”凤昭然低声道,“有些人自己上赶着送死,也不用你管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谢过七王妃救命之恩。”沈镜衣裹在毛毯里面,打了个喷嚏谢道。

    凤昭然越发不是滋味,她嗤笑:“英雄救美呢,可惜你这副身子,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并非什么大事,前段时间湖底闹出不少传闻,我刚看错了而已。”楚云轻忙解释道,她是害怕这人万一往心里去,以为她是故意下去救他的。

    到时候可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几人乘船回到另外一边,阿岚才勉强醒过来,沈镜衣急得很,攥着她的手:“你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劳烦公子挂心,只是奴婢一听到蛇字便站不稳脚。”阿岚唇色惨白,整个人状态差得很。

    楚云轻略一蹙眉,轻声道:“之前听昭然提起,阿岚姑娘是清风岭的,那儿素来蛇多,你这自小接触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的。”她明显慌了,“就因为家里蛇多,才落下这病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我还以为会习惯呢,毕竟你们年宴家宴可都会上这玩意儿,好像是蛇的七八种吃法?”楚云轻故意提起,阿岚面色变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她暗自攥着拳头,整个脚虚浮地很,站不稳,人也跟着摇摇晃晃要坠落一般。

    一出闹剧,本来无心试探阿岚,可谁知道机缘巧合之下竟然就试出些许端倪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多说话,就跟心照不宣似的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下去,沈镜衣还不怀疑,那才是真的蠢笨,不过沈镜衣这样出生的人,又怎么会笨呢。

    回到住所之后,沈镜衣屏退了其他人,独独留下阿岚。

    “说吧,接近我是什么目的?”他眯着眼眸,轻声道,把玩着手里的茶盏。

    “公子说笑呢,奴婢家破人亡也没什么地方好去了。”阿岚慌了,急忙解释,她说了好多好多,急得都快哭出声来,如果不是楚云轻几番挖坑,沈镜衣不会怀疑她。

    因着阿岚实在是心善,在他身边有个照应也好,可他这样的人,最怕心怀不轨之人接近。

    “不说是么,我早知道你不是出自清风岭,也派人去查过,只是我没想到你会出手害人。”沈镜衣低声道,他本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可自从掖庭失火那时候开始,他心底便有几分不安。

    阿岚慌了,她慌忙摆手:“我是真的想跟着你,我没有恶意,只是那吴嬷嬷……跟我说,公子你是吃软饭的,被公主打骂羞辱都不敢还手,我气不过……奴婢受再多的苦都无所谓只是不想旁人侮辱公子。”

    阿岚忙跪了下来,她的确是真心留下来的,她急得直磕头。

    沈镜衣喝了口茶:“我明白你无心伤我,你有千万种法子要我的性命。你究竟为了什么,亦或者说,你到底是谁的人?”

    他寒声,板着一张脸,看起来极其凶狠。

    阿岚慌了:“我的确骗了您,可我当真没有什么目的,我只是想跟着公子,就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这一身本事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沈镜衣说他不需要不知根知底之人,留在身边迟早是个祸患,可阿岚就想跟着他,在沈镜衣的身上,她看到了那人年少时候的模样。

    总让她想要亲近。

    “自小便有的本事,我也的确是家破人亡,不,是我背叛了族人,你可听过傀儡戏故土骆岭郡?”阿岚凝声,“大夏最好的琴师便是出自骆岭郡,也是我的故土。”

    阿岚想起过往,心中无限感慨,那是一段极其痛苦的记忆。

    这世上最好的傀儡戏,便是用人骨制成,这是骆岭郡的秘密,阿岚因着自小不肯接受训练,她不忍心对兔子、羔羊和狗下手,被爹娘责骂。

    “我好几次想着逃离家园,可是没有办法,最好的琴师只有在学成才能离开故土。”阿岚浑身颤抖,:“如果我敢逃,他们便要杀了我的家人,杀了我可爱的弟弟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泪流满面,阿岚不敢拿家人的性命去赌,可她还是逃了。

    在一个雪夜,她穿一身红色斗篷,跟着一支商队逃出骆岭郡,那时候的她瘦弱柴,只剩下一把骨头,她藏在车队里面成功逃跑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家人会死,可她还是逃了,阿岚知道如果不逃走,她总有一天要血染骆岭郡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便是我的故事,这些年来东奔西走,四海为家,我习惯一个人生活,可直到遇见你。”阿岚深呼吸一口气,眼角泪水潸然。

    沈镜衣听闻,心像是被人攥着一般难受地很,他吸了吸鼻子,抬眸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,你不许骗我。”

    “阿岚不敢。”她抬眸,瞥见男人从袖子下拿出一个锦盒,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里面有一颗药丸,你吃下,若是往后背叛我,便会发作。我不求别的,只要你不背叛沈家不背叛与我,至于你要做什么,我不会去管。”

    沈镜衣凝声,便起来往门外去,他没有去看阿岚吃药,他很缺乏安全感,有的时候甚至连祖母都不会信。

    可他却想留下这个姑娘,只因为他觉得阿岚身上还有秘密,这个秘密像是诱饵一样,勾引着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云轻身子骨本就好,可没想到入了一遭水,便染了风寒。

    凤昭然忙前忙后,为她煮药,她满是歉意:“皇嫂,你说皇兄泉下有知,会不会怪我没有照顾好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思乱想什么呢。”她笑笑,搅拌着碗里的药,那苦味冲天,难受的很。

    以前多爽快多利落的楚云轻,如今倒也慢慢变得矫情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她抱着烫手的碗,也不喝药,脑子里满是凤晋衍的模样,她想他了,很想很想,恨不得放下手里的计划就出宫去找她。

    可她不能啊。

    楚云轻吸吸鼻子,听到身边凤昭然在催促:“皇嫂,你该不会怕喝药吧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楚云轻一口把药喝了。

    “珠儿,把准备好的蜜饯拿过来。”凤昭然催促道,她也没有拒绝,这药实在是苦的可怕,惊天地泣鬼神。

    她又一次鼻尖酸涩,想那个该死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说沈镜衣是不是大傻子,咱们都做得这么明显了,他还不明白呢?”她愣了一下,无奈地很,“要不是碍着他的面子,我早斩了阿岚那贱丫头。”

    “他应该知道了。”楚云轻笃定地说。

    凤昭然愣了一下,疑惑的很:“为什么,他要是知道不应该放任阿岚胡来,难道说沈镜衣真的爱上她了?”

    凤昭然心底难受地很,要真是这样,她忙活什么,把人赶出宫去才好,省得看他们腻歪来腻歪去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楚云轻拿了一个蜜饯果儿,放入嘴里,“只能说阿岚做得事情跟他不冲突,你想沈公子为什么要留在京城那么久,如果真的要娶你,早该回北地。”

    “是,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奇怪,我派人跟踪过他的人,说来也奇怪,他的人几次出现在朱雀大街,最后消失在七王府后门。”

    凤昭然敲打着桌子,她说沈镜衣好似对七王府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七王府?一个凄清的院子有什么好奇的。”楚云轻蹙着眉头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好像在找什么东西,就跟无头苍蝇似的。”凤昭然无奈地很,也没说什么,等楚云轻喝完药睡下,她才离开。

    洛衣守在宫外,心里忐忑地很,要是被自家主上知道王妃染了风寒,就是小小的一点毛病,她都得被罚。

    洛衣左右为难,瞧着夜幕降临,她也跟着回了偏殿。

    好巧不巧,洛衣听到身后一阵风声,她身子一僵,不敢去看,索性就当没有听到主子前来。

    凤晋衍入殿内的时候,楚云轻正睡得迷迷糊糊,她拽着男人的衣角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,轻儿不欢迎我?”凤晋衍抱着她坐起身子,手触碰到胳膊,身上烫地很,他起了疑心,摸了摸额头,“怎么这么烫,病了,嗯?”

    荡入心底的声音,楚云轻抱着他的胳膊不撒手,她嗤笑:“一点小毛病而已,你别急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,好端端怎么会受风寒?”凤晋衍质问,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丫头太不懂得照顾自己,医者不能自医,尤其是她本事越好,有些小毛病越是不在意。

    眼见着男人急躁地很,楚云轻忙坐直身子:“其实没什么大事,就……就吹了冷风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?”男人冷眸微微凝着,“洛衣,滚进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进来了。”楚云轻呵斥,杵在门外,进也不是,不进也不是的洛衣,真的想跪下了。

    俩都得罪不起,不如来个痛快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事,能跑能跳,一点小毛病,人嘛肉体凡胎怎么可能不生病,要真不生病那是神仙。”她笑笑,“不许别人来打搅我们,我许久没见你了,想地很呢。”

    她故意这般缠着凤晋衍,怕洛衣挨骂受责罚,今儿这事的确是她没有思虑周全。

    “那你跟我说,到底为什么会着凉?”男人执拗,追根究底,可不准被这小丫头片子给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“好,我说。”楚云轻乖巧地落座,她微微拧眉,“有人落水了,我做个好事去湖底捞人,谁知道那湖水是山上引水注入冷得很,我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落水?”凤晋衍抓着关键,抬眸,眼底有几分疑虑,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沈镜衣的丫鬟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很怂,不敢说这名字,她知道凤晋衍是个醋桶,这会儿不定得醋意爆发。

    “你帮着姓沈的治病也就罢了,他的丫鬟落水,多得是人去救,你下去做什么!”男人愤愤,心底有怒气散不出去。

    可怀里人儿都病的这么可怜了,他怎么敢发火,只是想让楚云轻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。

    “你先听我说,你还记得王府后院的蛇祸么?”她凝声,“我怀疑跟这个阿岚有关系,所以才入水去查看,可还是晚了一步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理智稍稍恢复了些,他紧紧地抱着她,一点儿都不撒手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急不来,就算是她有怎么样,也不能这样乱来,再有下次,我定要洛衣好看!”

    凤晋衍怒吼道。

    殿外去留不得的洛衣,已经快疯了,这会儿身子更是一颤,要不是这会儿没空理她,她早就完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嘛,不气了。”她伸手,热掌心捂着他冰冷的耳朵,又捏了捏,看到男人消气了才敢说话。

    楚云轻在他的怀里打了个转儿。

    “太后的情况调查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我将永巷那破宅子买下来了,这几天凤亦晟紧跟着调查御鬼堂,还想派奸细潜入,不过没有用。”凤晋衍寒声,御鬼堂的组织,没有谁能随随便便入内。

    这几天顺藤摸瓜,倒是把事情都弄得通透。

    这位藏得这样深的九王爷,依旧蛰伏着,借着太后这手把七王爷除掉,又派了人在太后身边卧底,到时候鹬蚌相争渔翁得利。

    果真是好手段。

    “关于那祭司的事情,我已经差人透露给了母后,她身边有四个老嬷,其中一人是我的人。”凤晋衍寒声,“这些都是随母后从家里来的人,也是她最亲近之人,你千万小心,他们一个个都是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跟他们硬着来,太后如今巴不得把我养的白白胖胖。”楚云轻不以为然,都是小场面,不用惊慌。

    又不是只有凤亦晟会借刀杀人。

    她眼眸之中的神色越发深了,宫里如今有那么多人,还有一个病夫沈镜衣,哪一个都是太后需要斟酌的。

    “你呀。”凤晋衍笑笑,捏了捏她的鼻子,与她一起侧躺着,“我这几日,江都京城来回跑,会少来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一个人,孤苦伶仃的在这宫里,就跟浮萍似的……”

    楚云轻吸了吸鼻子,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,凤晋衍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是我的错,不该冷落了这般俏丽的美娇娘,放着小娇妻不管,去什么江都。”

    他嗤笑,转身压了上来。

    楚云轻猝不及防,伸手抵着:“别……我生病呢,经不起折腾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想什么呢,换个角度看得清楚些,嗯,好像是圆了些许。”凤晋衍伸手搓了搓她的下巴,早前是标准的瓜子儿脸,这下子捏都捏出好些肉了。

    楚云轻燥热的很,因为风寒的缘故,其实脑子有些混,转得没那么快,她恶狠狠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大概吧,是我想多了,凤公子以后是不打算上榻了是吧?”她笑着道,挑眉,一副自得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凤夫人,有本事霸着整个榻!”他嗤笑着,抓过她的手臂往头上去。

    楚云轻愣了一下,她想反击,可该死的,身上没什么力气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她笑着抱起被子,整个人蜷缩在里头,完全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她挪到床榻一角,可怜巴巴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男人心底一下子便软了。

    他这辈子大概最受不了的就是楚云轻服软。

    明明是个烈性子的人,可偏偏有的时候,柔弱娇媚,信手捏来,就跟变脸似的。

    “乖,过来,不许胡闹了。”他低声道,冲她招了招手,本也就是开个玩笑。

    可这丫头的性子,半点亏都吃不了。

    凤晋衍无奈,只能老老实实,跪着把人给抱过来。

    他将那团棉被抱在怀里,大抵这几日来回赶,实在有些倦了:“别动,陪我会儿,我怕天亮了又得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累么?”楚云轻有些心疼,可她知道,这些苦难都是要经历的。

    “不累,但是很想你。”

    那般牵挂的声音,她鼻尖一酸,转身窝在他的脖颈间,伸开双手,把被子弄开,让男人进来。

    这天气冷了不少,尤其是这清冷的永寿宫,比那冷宫不减半分。

    “冷么?”凤晋衍问道,“来,为夫帮你搓搓手。”

    两人笑闹着,楚云轻眼眸亮起光,眼底全是爱意。

    凤晋衍伸手搓了搓,又将她两只手拿了过来,直接放入衣服里面,放在他的心口,这样就不会冷了。

    她不是矫情的人,可这段时间慢慢的,越发容易感动了。

    楚云轻斜靠在那儿,嘟囔一声:“就不怕把我宠坏了么,凤公子?”

    “瞎想什么呢。”凤晋衍嗤笑,不宠着她,往后宠着谁。

    楚云轻的手微微勾了一下,在他的心口摸了一把,嗯……这手感也是没谁了,这个年代果然还是得征战沙场才能保持身材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娘子不满意?”男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问道。

    楚云轻摇头,巴着他的衣领子:“还得看着摸,这才带感。”

    男人浑身腾起一股热气,他吞了吞,低声道:“可还满意看到的,娘子?”

    “勉强满意吧,凤公子往后还得继续保持着。”她伸手拍了拍,一副自得的模样,嘴角含笑。

    “勉强满意?”男人蹙着眉,眼底深邃地很,整个人看起来极其威胁,他凑了过去,“那要怎么样,娘子才会满意?‘

    “别,你别这样看我啊。”楚云轻急哭了,这人眼底,就跟饿狼似的,实在有些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shouzhetianxieningwangyezhashile/10632382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