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医手遮天:邪佞王爷诈尸了 > 39、被黏上了,甩都甩不掉

39、被黏上了,甩都甩不掉

    晨起醒来的时候,店里已经没了沈镜衣那群人的踪影。

    掌柜的瞧见楚云轻过来,忙迎了上去:“楚公子,这是烈爷要小的给您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人呢?”楚云轻拆开信封,瞧见封印处有一朵梅花印记,她顿了一下,便看了信封上留下的内容。

    大抵是要她今天不要等他们了,沈镜衣他们入了宫,一时半会不会出来,怕是要留在宫里过夜。

    “一早便有人来接,瞧着那副模样,应该是宫里的公公。”掌柜的低声道,“这烈爷可真厉害,走南闯北,连宫里都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楚云轻轻笑一声,她将那封信收好,指尖还残留着淡淡的梅花香,“一会若是有人找我,就说我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脸色堆着笑,玲珑客栈这一波住进来的,可都是些不简单的人,他也跟着沾沾光,岂不美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云轻本想去一趟石舫,再看看那几具诡异的尸体,跟凤晋衍闹别扭归闹别扭,可事情还是要做的,一码归一码。

    可就在她出门的时候,碰见一群痞子拖拽着一个小丫头往楼里去,边扯边拳打脚踢:“再哭,老子打死你!”

    “让开。”楚云轻冷声道,那几人非但不让开,反而将整个大街给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就像是故意贴着楚云轻,不让她走过去似的。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小白脸,老子管教女儿管你屁事!”那汉子撸起袖子,就要朝楚云轻这儿来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她一个侧身,闪躲过去,汉子一个猛子扑了出去,险些摔倒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人群里蹿出十几个人,一副痞子模样,那几人冷声道:“这不是昨儿跟六爷作对那小白脸么,不睡有俩臭钱,怎么不替这丫头赎身?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小子害六爷起不来的,哥几个上,别放过他!”

    那群人一哄而上,楚云轻略微蹙眉,难怪总觉得这儿的人怪怪的。

    帮赵六报仇么?

    那也得看看有没有本事!

    她从腰间抽出软剑,猛地刺过去,挑开那几人两个肩膀上的衣服,身影鬼魅,在众人之间游走,她的剑尖划开一道道痕迹,在那群人身上留下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我——是——贱——人——不——得——好——死?”

    有人连着念了出声,那八个人被缠在一块儿,双手奇怪地连在一起,上半身的衣服被她挑落,就这般大喇喇地站在街上。

    楚云轻起脚,一脚便踹了过去,八个人连着,齐齐跪在了地上!

    不管怎么用劲,就起不来。

    楚云轻踩在其中一人身上,冷声道:“昨儿你们六爷欠下的,就找你们还了,下次再敢拦路,我绝不手软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疼,疼——我错了。”为首那人怂的不行,连连道歉。

    楚云轻未做逗留,从人群中出来,可她没走几步便察觉到了异样,那个小丫头,蓬头垢面的,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楚云轻走一步,她跟一步,她停下来,那人便也停下来。

    小丫头唯唯诺诺,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跟着我做什么,那几人找我麻烦,我可不是为了救你。”楚云轻冷哼一声,不耐烦,这小尾巴跟在身后,可会坏了她大事儿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是那人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居然还是个男孩儿,张嘴才知晓,这是男孩的声音,瞧着小脸粉嫩,梳两个发髻,还以为是个小丫头呢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男孩儿?”楚云轻愣了一下,把男孩打扮成这副模样卖进烟花之地,也亏得那几人想的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大夏也不少小倌儿,楚云轻曾经见过,生得倒也精致的很,绝对不比女人差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市场,自然会有这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嗯,我与家人走丢,被他们绑来了京城,哥哥,你能不能借我几两银子?”小男娃半晌才说出这句话,他似乎很不好意思,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楚云轻从腰间拿出一锭银子,递了过去,轻声道:“等他们回过神来,你怕是连京城大门都出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哥哥,你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抬眸,大眼睛滴溜溜地盯着楚云轻,他的手,还攥着楚云轻的袖子,似是不舍离开。

    楚云轻伸手,摸了摸他的脑袋:“去吧,去找你家里人,往后可要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将银子揣好,疯了一样往前面跑去,楚云轻看着那小小的背影,心底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前世的自己是个孤儿,跟家人走散,自此再没有见过家里人,如果不是组织收留,她怕也是乱世中一缕浮萍。

    楚云轻鼻尖略微有些酸涩,看着小身影消失在前面,他才提步往前。

    “伸手不俗、侠道心肠、还这么有爱心。”一道俏丽的声音响起,姑娘急忙拦着她的去路,身后还跟着一个丫鬟。

    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,闲的没事跑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公……小姐,您慢些!”丫鬟急忙过来。

    楚云轻愣了一下:“男女有别,这位小姐有什么事吗?没有的话,让开!”

    凤昭然愣了一下,被楚云轻这一皱眉给震慑住了,他,未免长得也太俊俏了吧,简直就是心底的神啊。

    “公子留步,您收徒吗?”凤昭然急促地很,怕楚云轻就这样溜走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回京城一趟,离开寺庙去闯一闯外面的世界,她才不要去跟素未谋面的什么沈公子成亲,她还没玩够,是个刚放出笼子的小鸟,向往外面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不收,可以让开了吗?”楚云轻满脸冷汗,怎么偏偏遇上这么一个女子,无端端地拦着她的路。

    楚云轻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狗皮膏药,她走到哪儿,这姑娘就气喘吁吁跟到哪儿。

    凤昭然抱住她的大腿,咬咬牙,一狠心:“今儿你不收我为徒,我就不走!”

    “小姐您这般,要是被太……老夫人瞧见,那就完了。”丫鬟急得很,楚云轻想抽出脚,可奈何没办法,这人属无赖的么,怎么这么狗啊!

    她想去石舫,可这样跟个跟屁虫,她哪里都去不了。

    大夏的千金小姐都这种画风么,简直奇了怪了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不收徒弟,这位姑娘年纪轻轻是聋了么,再这般拉扯下去,一会儿惊动官服我可说不清了。”楚云轻好言好语,实在是来来往往人太多了。

    怕惹了不必要麻烦,驻足围观的大有人在,可那赖皮小姐就是不撒手。

    小丫鬟看不下去了:“我家公主看得上你,那是你的福气!”

    “珠儿!”凤昭然急忙道,“你怎么乱讲啊,谁是公主,我才不是,给师父赔礼道歉!”

    凤昭然自来熟,楚云轻还没收呢,这就叫上了,她被烦得有些头疼,奈何这位公主乐在其中,她瞧着日头慢慢变晒,也不想继续留在街上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了,收我为徒吧,我也想学那一手。”凤昭然轻声道,万分恳求,恨不得将一颗真心都摆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楚云轻拗不过,又怕误了时间,她压低嗓音:“好,我可以收你,但你不许烦我。”

    凤昭然喜出望外,听到楚云轻答应了,开心的撒手,在原地转圈儿,也不管此刻一路往前面去的楚云轻。

    早知道这么容易,她早该答应了。

    反正一会儿溜了,这狗皮膏药自然不会跟上了。

    楚云轻暗自加快脚步,几下便出了那条街,朝石舫去。

    可她到底还是低估了凤昭然的毅力,她刚走进石舫的时候,凤昭然一个脑袋凑了过来,笑意盈盈:“师父好品味,这石舫可是京城里最好的销金窟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眼皮子直跳,她僵在那儿,不想跟她纠缠这些问题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她率先进了那扇门,找了一个临湖的坐位坐下,点了一桌子菜,在等墨泠过来。

    过了不多会儿,墨泠朝这边走来:“这……您随我来,主子在楼上等您。”

    “替我照顾好我这个小徒儿,她要什么就给什么,你乖乖待在这里,不许惹事,知道了吗?”楚云轻暗自咬牙,心累的很。

    凤昭然笑得灿烂:“是,师父你快去吧,我就在这儿等着。”

    这次倒是放心地很,毕竟石舫只有一个出口,她还不信楚云轻为了甩掉自己,敢从石舫上跳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云轻心累的很,暗自抹了抹额间的冷汗,墨泠瞧出来了,他心底讶异,可也不敢多嘴。

    男人坐在桌子旁,泡了杯茶,闲适地喝着。

    “来,尝尝。”凤晋衍端起一杯茶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云轻愣了一下,心底本就有些发憷,那晚闹了一遭,这男人好似无事人一般,难道自己这么大张旗鼓的离家出走,这男人就不说点什么吗?

    果然那句话没错,最是无情帝王家,这凤家男人都这样薄情吗?

    “挺好喝的。”楚云轻淡淡地应了一句,“找你说说石舫下头那几具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不忙,娘子气不消,为夫怎么敢谈论旁的事儿。”凤晋衍低声道,他眉目清冽,满是思念。

    不过几日,这男人便又清瘦了一圈,连带着胡茬都若隐若现,不该是这样的画风。

    楚云轻记忆当中的凤晋衍,是如鬼魅一般,神龙见首不见尾,高冷异常的男人,而不是这般,不修边幅,甚至瞧着有几分疲倦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我生气呢。”楚云轻哼了一声,顺着杆子往上爬了。

    凤晋衍坐过来,姿态放得很低,任由娘子打骂,怕是这会儿要他跪搓衣板都干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轻儿,与你一同上石舫的那位,你可知道是谁?”凤晋衍问道,他在船上都看不清楚了,这个鲜少见面的皇妹,居然缠上他家轻儿。

    简直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妹凤昭然。”楚云轻不傻,早就猜出来了,凤家公主不少,可是这般野性子怕是只有凤昭然了。

    她说完这句话,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,好像在骂人似的。

    “她可不知道你是女儿身,轻儿,你的魅力未免太大了,连那死丫头都迷恋上你了。”凤晋衍满脸不甘心,他伸手,将女人圈起来。

    前有沈镜衣,后有凤昭然,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都在觊觎他的轻儿!

    “不是吧,连你妹……咳咳,连个女人的醋你也吃?”楚云轻愣了一下,这男人无敌了!

    “她又不知道你是女儿家,万一芳心暗许呢,再说了,为夫对娘子的魅力还是很清楚的。”凤晋衍恨不得将她藏起来,省得这一遭出去,还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,就招惹了那么多人。

    楚云轻不服了,这也不怪她啊,要怪就怪大夏民风剽悍。

    她勾唇,跨坐在男人身上,伸手勾着他的脖子,笑言:“怎么,我男女通吃,凤晋衍,你吃醋了啊?”

    可酸了,这醋味儿可浓可浓。

    凤晋衍面色略微变了,大掌落在她的身下,咬牙:“是,你还挺自豪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嫉妒了?”楚云轻勾唇挑眉,一副嘚瑟的表情,她伸手,在那半张面具之下,猛地揪着男人两侧的脸颊捏了许久,“羡慕也没用,就你这副模样,姑娘家不被你冻死都有鬼。”

    男人眸色微微变了,嗓子喑哑:“轻儿?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楚云轻应了一声,忽而身下一阵疼。

    男人的大掌微微动了一下,凤晋衍抬手,一下落在她的身上,楚云轻身子一颤,冷不防红了脸,这男人为了惩罚她,居然打她屁股?

    嗯?这是什么操作?

    从来没有人做过这样的事情,再者说,两人都这么大年纪了,楚云轻害臊地很,将脸贴着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脸。”她嘟囔一句,半晌才觉着呼吸顺畅了些许,没有那么燥热!

    可身下某地儿,还是能感觉地道男人的变化,她的脸越发烫得可怕。

    “涩狼!”她蹙眉,推开俯身下来的凤晋衍,“说正事儿呢,你在闹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不生我气了?”凤晋衍挑眉,眼眸之中含笑,将女人这副姿态全然收入眼中,他宽了心,知晓楚云轻对他只有情的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遇见彼此,怕是谁也不会相信一见钟情这几个人,就算是早前遇上了,也是针锋相对,可是如今想起,倒是有几分意味。

    楚云轻点点头,咬着下唇:“不生气了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男人柔声道,抱稳她的身子,往前一提,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,凑得可近了。

    能清晰地感觉道彼此的呼吸,凤晋衍的手顺着她的脖颈在摩挲,这些天来的思念化成了水,都显露在这一举一动上。

    “但我暂时还不回去呢,外头挺好的。”楚云轻笑着道。

    却听见男儿咬牙,狠狠的出声:“小轻儿,是为夫太好说话了,还是七王府长刺儿,留不住你?”

    “我有些事儿没办完,等我忙完手里这些小事,就回去。”她轻声道,给凤晋衍一阵保证,才算是安了男人的心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男人怎么回事,这么强的占有欲!

    “说正事了,那毒,我大概知道是什么了。”楚云轻轻轻拍开男人的爪子,坐直了身子,“是蛊。”

    “南疆之地,才多蛊虫,那几个人是从北地归来,难不成……”凤晋衍凝声,那是御鬼堂派去晟王封地回来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楚云轻不知道其中确切的情况,但是那东西比较棘手:“它们没有死,还留在那几具尸体当中,并且在成长,如果时机成熟,那小虫子会在那几人体内做茧。”

    她想起组织从前在M国古墓当中经历的事儿,心底就跟压着一块石头一样。

    那种虫子以尸体作为寄主,它们可以吃腐肉,等到一个周期便开始做茧,到了化成飞虫的时候,便会破开那几具尸体的皮囊,从而为祸人间。

    “有人故意借着这几人,将那虫子带入京都,我们必须想个办法将这几具尸体处理掉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焦灼地很,她昨晚在帮沈镜衣想解法的时候,莫名想起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她暂时不能解了沈镜衣身上的毒,但却偶然间勘破这几具尸体上的奥秘。

    “好,不如就此火化了?”凤晋衍低声道,他微微蹙眉,事情瞧着倒是有几分棘手。

    “也只能试试看,火化有用倒也罢了,就是怕这虫子不怕火,那就头疼了。”他们得趁着虫子还蛰伏在那几具尸体里面,率先将虫子解决了,不然等着那些虫子孵化成型,可就完了。

    凤晋衍像是在思索什么,连楚云轻喊他,他也没听到。

    “嗯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,这么入神,我说先去冰窖试试看。”楚云轻来了兴致,她也想瞧瞧这虫子最后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凤晋衍抓着她的手,摇头:“这与蛊不太一样,倒是跟早些年,我遇见过的一桩事情很像。”

    凤晋衍说那时候,在大漠北段,他率军去跟大将会合,冷不防被那压城的蝙蝠吓了一跳,传闻西凉有一种蝙蝠能寄居在人体内,最后破体而出。

    他们那时候瞧见的,倒不是那种,只是边城守卫,人心惶惶,闹得大夏军士军心溃散。

    “我亲眼见过,有一个人体内蹿出一只血蝙蝠,但那玩意儿怕火,这东西不是蛊,而是跟一个教派有关系。”凤晋衍说道,曾经那些记忆似乎还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教?”

    楚云轻更是诧异,不过不是蛊还好一些,那玩意儿玄乎,她起身,拍了拍凤晋衍的肩膀:“走吧,凭空想也不能解决问题,如果真是与宫中那教派一样,那么杀你的应该也是一波人,到时候再合计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说得对。”男人乖巧地很,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让墨泠弄些火盆子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凤晋衍有求必应,跟在身后,跟个小跟班似的。

    楚云轻停下脚步,男人蓦地撞了上去,差点把前头那小身板给撞飞了,她怒目:“干什么,想把我推进湖底?”

    “小轻儿,乱扣帽子,这是得寸进尺?”凤晋衍嗤笑一声,却也不多说什么,拢着她要楼下去。

    直通密室的那条道,墨泠早就守在那里了,几人端着火盆子进去。

    甫一进入冰窖,又被那股冰寒给冷到了,男人伸手,替她搓了搓手臂:“冷吗,来。”

    他从腰间将那块玉佩取下,递了过去,通体莹润的血玉,泛着红色的光芒,拿在手里便不冷了,温热的很,驱散她体内的寒气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甚好,有这东西怎么不早给我。”楚云轻笑着道,将那玉佩攥在手里。

    “你要,就送你。”他低声道,“不过千万小心,上面刻着的是我的名讳,衍字,不方便与人看见。”凤晋衍低声道,嘱托一声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先收着了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倒也不客气,自家男人的东西,自然是她的,就算是整个七王府也是她的!

    她蹲下身子,瞧了半天,特别入神,这几具尸体被冻得越发青紫,可是能看到皮肉之上那些斑点,黑色的,一摞全是。

    怕是虫卵……

    “刀。”她抬手,男人便将匕首递过来,楚云轻做事想要严谨,一旦进入那个状态便很难会出来。

    她伸手,割下那男人手臂上的血肉,瞧见被冻成冰块的血管之下,若隐若现黑色的虫子,她取了一些,往火盆里丢,等待那些虫子遇上火会变成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总归这冰窖温度低,就算是火盆也不会温度过高。

    血肉被烧得化开,就在楚云轻注目的时候,忽而那几只茧丝儿在慢慢融化。

    就跟高温炒油肉似的感觉,滋滋滋——茧丝儿全都没了,那些小黑虫子在舒展身子,慢慢变长。

    “糟糕,把火灭了,它们并不怕火!”楚云轻凝声,脚踩在火盆子里,她拿着匕首,一条条将那些小黑虫给肢解了。

    凤晋衍听闻变故,慌忙上前:“我来,你退到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他从女人手里夺过匕首,蹲在那儿,将那几只想要逃跑的,还在生长的小虫子全部都截断!

    楚云轻一个踉跄,这男人手劲儿倒是挺大,差点给她弄出去,不过被人护在身后的感觉,也没那么糟糕嘛。

    亏得只取了一些出来,要不然的话,这麻烦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怕火……这就有些为难了,如果长久这样冰冻下去,会成为一个很棘手的隐患。

    处理好那些残留的虫子,凤晋衍起身,拍掉身上的灰尘:“吓着你了?”

    “哪能那么娇弱,我在想,除了火之外还有什么。”她低声道,凤晋衍却说这件事情,他不许楚云轻再插手。

    这虫子诸多变故,他怕再出什么叉子,到时候伤及楚云轻可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不弄明白,不甘心。”楚云轻嘟囔一声,叉着腰不示弱,“你别把我想得太弱了,凤晋衍,你能做的我都能做。我可不比你经历少……”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快说漏嘴了,楚云轻慌忙停了下来,没有继续往下说了。

    男人眉目忽而压了一下,他抬眸,平淡的眼底闪过一丝波澜:“那娘子说说都经历过什么,一个深宅大院出来的,难不成比上战场的我还厉害?”

    “臭美吧你就!”楚云轻笑笑,也不戳穿男人的自得,凤晋衍很厉害,从她在大夏百姓眼中看战王的模样就能知道。

    凤晋衍就是一个神话,一个战场上不灭的神话,只可惜,被自己人所害!

    “乖乖听话,先出去,跟墨泠去换身衣裳下去陪陪你的徒儿。”凤晋衍不愿意她继续涉险,不管从前楚云轻经历过什么,她不愿意说,凤晋衍不会为难她。

    可从今往后,她是他的女人,凤晋衍决计不会再让她犯险。

    楚云轻站直身子,也不知道他在矫情什么:“好,我知道了,好心没好报!”

    “乖乖的。”

    “略。”楚云轻吐吐舌头,将手上的污渍擦拭干净,她一时半会还想不出法子来对付这虫子,倒是不会继续逗留。

    可凤晋衍未免太夸张,好像她再留着就会有危险似的。

    她可以试着被人保护,但绝对不想就这样做一朵温室里的花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云轻从楼上下来,百无聊赖的凤昭然快要把这艘船上所有的小甜点都吃了一遍,她瞥见楚云轻下来,慌忙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终于来了,您再不来我怕是要把桌子也吃了。”

    凤昭然无奈地很,石舫很热闹,可哪里抵得上她想见楚云轻。

    “咳咳,别扯我的手,男女有别。”楚云轻拽开袖子,低声道。

    视线环顾四周,亏得没有被凤晋衍发现,不然那醋王发作,指不定这会儿就得出现。

    她这是怎么了,搞得这般偷摸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做了什么亏心事呢!

    “师父,你怎么了,有什么人要来吗?”凤昭然愣了一下,“咱们什么时候开始学功夫啊,那一招太帅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不急。”楚云轻敷衍了一句,她被这女人吵得脑壳疼,凤昭然简直聒噪得很。

    大抵这才是女孩儿该有的活力。

    “师父你还没说,你叫什么名字呢?”凤昭然笑言,跟着她一同出了石舫,颇有兴致,“我叫凤昭然,师父可以喊我昭然。”

    “楚离。”她凝声,平素鲜少多话,也不喜欢这般聒噪。

    “楚离,楚鲤,是离开的离,还是鲤的鲤啊?”凤昭然这话太多,还太密,没什么营养,楚云轻在想法子,要怎么甩开她,不然实在太不方便了。

    “这俩压根不是一个读音吧?”楚云轻翻了个白眼,还有人取名字会用鲤鱼吗?

    她愤愤,藏了一肚子无奈,可每每对上凤昭然那纯真的眼眸,一副求贤若渴的模样,她也没好意思下狠手。

    “要学本事很简单,你先回去准备一套用具,跟师父这一样。”楚云轻将银针拿出来,“这可不是普通的银针,你瞧。”

    她将银针放在指尖,蓦地竖了起来,这制作与寻常人家不同,凤昭然愣了一下:“哇,这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你拿回去,仿照着做完,再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楚云轻丢下一句,转身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去哪里找你?”凤昭然还算有点脑子,被骗一次,决计不可能轻易被骗第二次。

    “去玲珑客栈找我便是,我在那儿等着你,对了。”楚云轻蹙眉,既然要收徒弟,索性就做到底,“我收徒很严格,若你不满足我的条件,没有资质,我随时会将你踢走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!”

    这边凤昭然兴致勃勃的应允,那小丫鬟却是找了两条街,横穿整个朱雀大街,差点把自家公主给弄丢。

    珠儿身后跟着一队禁卫军,跑过来:“公主,太后娘娘找不到您,如今正在永寿宫发脾气呢,沈公子在宫里等了大半天,如今宫里闹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,他倒是好脾气,等半天还不走。”凤昭然凝声,看着那队伍禁卫军,只能乖乖跟着回去。

    她没什么本事,却向往江湖,尤其见着楚云轻那一招,她想往后若是自己要逃,也得那般才好。

    凤昭然不情不愿地跟着回了宫,她不曾想,沈镜衣他们居然还在殿内等着。

    “母后,昭然说过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嘴!还不给哀家跪下!”太后冷声,堵住了凤昭然的嘴,不让她将之后的话说出,“看来是哀家曾经对你欠缺管教,这般没礼数,你父皇在世的时候许下的婚约,岂能容你违抗!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沈镜衣连连咳嗽几声,瞧着面前跋扈的公主那般模样。

    凤昭然生得倒是可爱有趣儿,她咬牙,冲着沈镜衣怒目:“这位难道就是沈公子?”

    “见过公主殿下,在下沈镜衣。”男人微微抬眸,病容之下噙着一丝笑。

    凤昭然心底满是嫌恶,一个病秧子,半只脚踏进棺材,要她嫁过去,往后可不是要守活寡。

    她虽与太后不亲近,可自小便得了先皇的好,凤昭然虽说久不在京城,可往年替宫内祈福的活,全都由她来负责。

    “母后,沈公子这般,您怎么忍心要昭然嫁过去,守活寡,和七皇嫂一样!”凤昭然怒道,想起七皇嫂年纪轻轻守了活寡,还要跟死人成亲。

    人在世上,死了便是死了,哪里还要结什么冥婚。

    七皇嫂那般年轻,往后日子岂不是白白蹉跎了,凤昭然心底起了一丝心疼,可也担心自己会步上后尘。

    她哪里知道,在宫外遇见的师父,就是她的七皇嫂,楚云轻!

    “不得胡闹!”太后怒吼,面上紧绷,“昭然,你敢抗旨?”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,若是昭然公主执意不愿意,在下其实……”沈镜衣轻声道,那话虽说尖锐,可也是事实。

    他一只脚跨进棺材,可不想这般妙龄女子跟着自己受罪,可是这会儿太后脸上挂不住了,她气得脸色煞白:“沈家小子,哀家不能对不起你祖母,既是先皇应允,便要按照规矩办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沈镜衣还想说什么,他不想勉强凤昭然。

    他心底也很清楚,也很疼惜。

    凤昭然一跺脚:“母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过来,哀家还没跟你算账,私自跑出宫门,没有规矩,来人,将公主带下去杖责二十!”太后揪着手,咬牙吼道。

    凤昭然吓了一跳,眼眶湿润,她凝声:“母后,您怎么舍得打我?”

    她自小便被送进寺庙,不曾享受过天伦之乐,只因着命格的缘故,没有父母疼爱。

    虽说太后倒也宠着她,可惜多少是出于愧疚。

    “哀家不立规矩,往后你还不翻了天了!”太后厉吼一声,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沈镜衣慌忙跪下,替凤昭然求情:“昭然公主年纪尚小,贪玩也是正常,更何况自小便在寺庙当中,也是无趣地很。”

    “你无需替她求情,她这般野,往后去沈家做沈少夫人可得收收性子,切莫丢了皇家的脸面。”太后咬牙,她一狠心,可心底倒也不想真的打。

    七王爷没了,她就剩这么个念想,哪里舍得下手啊。

    凤昭然跪在沈镜衣的身侧,恶狠狠地咬牙:“别以为你替我求情,我就会另眼相待,我不会感谢你的!你趁早死了这条心。”

    沈镜衣面色平淡,半分不改,他倒是温润地很,轻声道:“公主大可不必这般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凤昭然本想耍赖,可是沈镜衣越是替她求情,她越是不屑,不就是二十棍么,有什么了不起的!

    凤昭然冷哼一声,恶狠狠地从沈镜衣身侧走过去,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:虚伪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!

    沈镜衣无奈,也不与她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太后神色有异:“昭然自小不在哀家身边,骄纵惯了,往后还请你多担待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沈家的职责,只是太后,如若公主真的不愿意,在下也不会勉强,毕竟我如今这副身体,也怕什么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沈镜衣叹了口气,可是太后却执意要这般做。

    沈镜衣轻声道:“祖母替太后准备了一个礼物,就在门外放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太后喜出望外,沈老夫人在信上所言,偶然获得那只雪狼,她倒是期盼的很,往前面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阿烈推着那黑色囚车往里面走,殿门被关上,黑色的帘幕慢慢被掀开,太后眼底闪着亮光,她的目光直直地落在那只雪狼身上。

    多少年了,你终于属于哀家了!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shouzhetianxieningwangyezhashile/10632369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