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医手遮天:邪佞王爷诈尸了 > 22、尝尝猫儿的滋味

22、尝尝猫儿的滋味

    嘶——

    “你属猫的?”凤晋衍蹙眉,破天荒没有甩开手,女人巴巴地咬住他的臂膀,一副可怜的模样。

    楚云轻不是他的对手,可奈何耍赖,没人敌得过她。

    “不是阁下一口一个猫儿喊着,我只是让你尝尝猫儿的滋味。”她嬉笑,松开,欣赏自己的杰作,甚是满意。

    楚云轻落座,替男人掌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“说吧,来这儿找我,难不成有毒发了?”她眯着眼眸,满眼算计。

    这男人无事不登三宝殿,自从那日缠绵解毒,便越发的神秘,甩都甩不开了。

    “好歹是露水情缘,想你了,不许来见见你?”凤晋衍嗤笑,落座,喝了一口她泡的茶,清冽带了些许苦涩的味道,与市面上那些茶不同,回味甘甜,竟生生的勾了魂。

    楚云轻才不信他的调侃,孜孜不倦地给他倒茶,这茶就跟有瘾似的:“你……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凤眸微抬,她的视线像是能摄入他的灵魂似的。

    “知道的越少,越好。”凤晋衍轻声道,放下杯盏,修长白皙的手指格外瞩目,勾着楚云轻。

    她从未见过一个男人,手生得这么好看,眼底澄澈诱人,就算是不见着这张脸,也能感知地道,他的容颜。

    男人迟迟不肯离开,楚云轻不是办法,她本不想将那瓶子药给她,因着她今儿有些许不爽。

    可晚上她还有些事要做,不能继续跟他扯皮。

    “喏,给你的。”她将瓷瓶丢了过去,男人蓦地接着,白玉一般的触觉,他打开瓶塞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凤晋衍愣了一下,只是喝茶入了神,也没多想自己不该坐在这儿。

    一晃神,就好像是小夫妻那般,安静祥和,他居然自动给带入到了丈夫的角色,简直该死!

    不过也没错,若他还“活”着,这小丫头的确是他的娘子,他也的确是夫君。

    “毒药,一口断肠,信不信?”楚云轻笑得狡黠,见着男人毫不犹豫地吃了一口,她眉头一皱,心痛地无以加复。

    里头一共十二颗,一年的用量,这人无端就浪费了一颗,知道血蝉是多金贵的药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吃了,不怕毒死你?”她愤愤。

    “你舍不得。”凤晋衍勾唇浅笑,一股清冽的气息,自唇间弥散,流入心间,身子似乎比之前更轻松了,周身的气息也变了,好似有一股力量在压制着毒素,“不是还没看着面具底下的脸吗,怕你不得安宁。”

    凤晋衍会意,这怕是压制毒素的良药,他收入袖中,轻声道了一句谢。

    楚云轻托着腮帮子,半晌才理他一下,这男人嘴皮子利索,怼起人来可真是痛快呐!

    “一月一次,毒发的时候吃,莫要浪费了,给我半年时间,最多一年,我定然解了你的毒。”她摆弄手里的杯盏,像是琉璃一般的光,映射男人的眼眸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充斥着磁性的嗓音,他竟觉着这般安心,应允下来。

    凤晋衍要走,忽而想起什么:“入宫的时候万分小心,带着这个。”

    他从腰间取下玉佩,塞入她的手里,宛若雪玉一般,凉的透骨,这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楚云轻刚要问,男人便没了踪迹,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:“娘娘,您在里头吗?管家来了。”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shouzhetianxieningwangyezhashile/10632352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