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医手遮天:邪佞王爷诈尸了 > 9、不撒手

9、不撒手

    她可从未跟鬼打过交道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这一次穿越,楚云轻这辈子都不会去信鬼神之事,可如今,一切都摆在眼前。

    那块排位上的字一直在脑海中回荡,凤晋衍,凤晋衍,难道身后这厮就是凤晋衍?

    “撒手!再不松手,当心我阉了你!”

    楚云轻啐了一口,背上的重量越发沉了,楚云轻心底咯噔一下,难不成真是鬼,压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曾经听闻一个鬼故事,书生心善夜间背个老太太过河,谁知那老太是鬼,在书生背上压着他喘不过来,最后索了命。

    楚云轻越想越不对劲。

    身后没有一丝声音回应他,可那盛大的气场压迫着她,楚云轻缓缓转身。

    蓦地对上那双嫣红的眼眸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她吓了一跳,他的眼底透着凶残和杀戮,宛若是妖邪一般,身上再无一丝温度。

    凉,透骨的凉。

    楚云轻险些惊呼出声,却不想男人的手落在唇瓣上。

    “嘘。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

    这该死的男人,好像生怕楚云轻会弄出什么大动静一般,低头堵住她的唇瓣,用吻封了她的嘴!

    柔软的触觉,带着冷冽的冰寒,一瞬间让她出了神。

    破天荒头一回,居然有人敢轻薄她,楚云轻攥过他的手腕,咔嚓一声,男人也不反抗,他好似很虚弱,浑身颤抖的厉害。

    楚云轻一个过肩摔,将他死死地压在身下,手恰好滑过手腕,她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“你中毒了?”

    女人满脸错愕,这般霸道的毒,她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“冷,好冷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瑟缩着,眉宇之间染了霜花,呵出的气尤为明显。

    她抓着他的手,闭目凝声,这毒很是诡异,刚才脉搏很虚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男人体内逃窜一般,可是这会儿,却是平静地很。

    究竟是何人下得,这般卑劣的毒,怕是得从这人幼时会喂养在他体内。

    她伸手,将他扶了起来,男人执拗地抓过她的身子,像是抱着个汤婆子一般抱着楚云轻。

    “别动……”

    喑哑的嗓音,男人恢复了一丝理智,死死抱着她不撒手。

    楚云轻僵着身子,她轻声道:“这毒,若是强撑,往后骨血冰冻,会经脉爆裂而亡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男人怔了一下,心底的疑窦越发深了,他的毒无人能解,自小便被中入体内,连他也不知道,这般霸道的毒究竟出自何人之手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猜的,不过给我些许时日,兴许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能解毒?”男人蹙着眉头,言语之中带了一丝惊诧。

    楚云轻转过身子,面对着那张鎏金的面具,她瞧见面具下藏着的那双眼眸,那般灼热。

    她抿唇:“可以一试,不过我得瞧瞧这面具下的……”

    啪——男人蓦地拍开她那只不安分的爪子,楚云轻咬牙:“不过看一下脸,这般忘恩负义,哼!”

    她从地上弹起,懒得理会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不看便不看,有什么了不起,刚才一瞬毒发的时候,可抱得那般紧,如今却是打得她的手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这男人果然多变,凉薄地很。

    楚云轻迈步要走,却不想男人伸手拦下她的去路:“你还没说,这毒可解?”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shouzhetianxieningwangyezhashile/10632339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