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一剑斩破九重天 > 二、一朝收宝货,骑牛下扬州(十八)

二、一朝收宝货,骑牛下扬州(十八)

    这个老者江湖上极有名声,乃是著名的武道宗师之一,号为四宝大侠尚文礼。

    尚文礼之所以被称为四宝大侠,因为他有四样绝艺,第一便是号为:“九牛二虎一条龙”的外门硬功。尚文礼不但天生神力,修炼了这独门秘传,更是培养力气,力大无穷,乃是天下武林六大神力之一;其二便是独门的百步劈空掌,虽然这路武功并不能真个掌力远及百步,但二十步内确有分金裂石之威;其三便是一手九连环鸳鸯手的暗器手法,能一口气连打九种暗器,防不胜防;最后一门就是千里独行术,能日行千里,夜走八百,是极上乘的轻功提纵术。

    这位江湖老侠客的孙女叫做尚红云,今年才十四岁,已经学了一身好武艺,尤其是九连环鸳鸯手的暗器手法,更是得了祖父的真传。

    两祖孙不想招惹事情,奈何树欲静,而风不止!

    秦旭派出去了手下江湖豪客,晃眼就是大半日过去,却没有半点消息,不由得心下焦躁,忽然想起来,暗暗忖道:“我怎么不从这间客栈查找?也许那小贼也住在此处,才能进出自如。”

    秦旭想的虽然差了,但也不能说这么想不该,他手下大半散出去了,所以这位红线公子也不吝辛苦,自己就开始满客栈的搜寻。

    秦旭搜遍了大半个客栈,仍旧一无所获,不由得心下焦躁,手段也就越发粗糙。他寻到了尚文礼和尚红云祖孙两人的方外,敲了两记,不得回应,就一脚把大门给踹了开。

    祖孙两人刚吃过了东西,尚文礼每日都要修炼内家真气,故而听到有人敲门,也没有来得及去开。

    秦旭把门踢碎,闯入房中,见到祖孙两个,不由得就是狞笑一声,喝道:“果然捉住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尚文礼匆忙收了炼气之术,他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,和和气气的问道:“这位公子,不知何事踹开我房门?”

    尚文礼哪里想到,秦旭是见他懂得武功,还有个孙女,他气火攻心之下,顿时想的歪了。尚红云的身量跟王崇差不多,女孩子虽然年长一两岁,但总比男孩子瘦小,就误以为是尚红云被长辈教唆,女扮男装,去偷了自己的东西。

    当下也不容尚文礼辩解,秦旭上去就是一把抓住了尚文礼的胸襟,喝道:“快把本公子的法宝囊和红线剑还来?”

    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没有。

    尚文礼顿时脸上色变,他只觉得秦旭的“武功”深不可测,自己行走江湖多年,居然不曾见过这样内外功夫俱臻至上乘的人,还如此年轻,心头就是凛然。

    尚红云眼瞧爷爷被人抓住了胸襟,哪里还肯罢休?这小妮子本来就是如火般暴烈的性子,当下就双手一扬,把从爷爷学来的九连环鸳鸯手发挥到淋漓尽致,一口气连发出八种暗器。

    秦旭也是大意了,他毕竟是云台山的弟子,眼光锐利,瞧出来这祖孙两个只有武功傍身,并不懂得法术,也没有把两个凡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尚红云连发八种暗器,他仗着自己练就了道家罡气,浑然不在意。其余七种暗器,射到身上,都被他的护身罡气挡住,偏巧尚文礼有一种回旋劲的手法,乃是他独门不传之秘,但却早就传给了自家的孙女,免得女孩子遇到大敌吃亏。尚红云第八枚袖箭用上回旋劲的手法,袖箭射出去,在空中劲力一抖,就倒射回来,正中秦旭的左眼。

    饶是秦旭有道术在身,奈何眼睛乃是极脆弱的地方,他的罡气又未炉火纯青,没能修炼到这等要害,被袖箭穿入了眼窝,疼的嗷嗷嚎叫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尚文礼久走江湖,见孙女出手伤人,知道此事已经没法善罢甘休,运起了九牛二虎一条龙的硬功,一招百步劈空掌就拍在了秦旭的脑门上。

    饶是老侠客功力深湛,但秦旭的护身罡气非同小可,硬生生受了这一击,居然只是脑袋一晃。

    尚文礼刚才就觉察这个脸色惨白的年轻人功力深不可测,自忖全力一招,就算是狮子老虎也要被拍碎的头盖骨,此人却毫发无伤。他知道秦旭来历必然不俗,不敢再多纠缠,飞起一脚踢中的秦旭的胯下,身子趁势退开,抓起了孙女穿窗翻出了房外,施展了千里独行的轻功,转瞬就逃出了来福客栈。

    秦旭疼的头脑昏然,脑门挨了尚文礼一记重手法,也还罢了,胯下又复被补了一脚,简直是痛彻心扉,比被刺瞎了一只眼,心头尤为惊惧。

    若非是学道多年,好歹也是天罡境的修士,有几分定性,秦旭这会儿非软瘫在地上不可。

    他挣扎着想要摸出来师门灵药,先把伤口敷上,但摸来摸去,这才想到自己的法宝囊早就被小贼偷去,师门的灵药也在法宝囊里头,不由得大叫一声,又气又疼,全身都簌簌发抖。

    尚文礼带了孙女逃出了客栈,一路疾行,想要先逃出城外,但跑出没有多远,就看到了两个孩子偷摸摸的过来。

    莫虎儿虽然被尚红云暗器吓到,但这小子过了危机,忽然就生出了旁的心思来。

    这位惹祸的小魔王,翻天的熊宝宝暗暗思忖道:“我如今已经有了三条大蛇,哪里还需要怕什么红线公子?唐惊羽那种废物都能偷得他的法宝囊,我去了再威逼一回,说不定能拿到多少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思忖至此,他也不回去道观,满成都府四处乱转,想要找到秦旭住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莫虎儿也有两三分小聪明,他专一在街上找江湖人物,遇到了就尾随上去,在没人处动手。莫虎儿的武功虽然不成,但冥蛇只要被刺激了,就会显化出来,寻常江湖豪客哪里等抵挡?

    几次三番之下,也给他凑巧问出来秦旭的下处,只是先后伤了七八个江湖豪客,其中还颇有两三个无辜。

    成都府乃是大城,故而有商号,也有镖局,莫虎儿胡乱选定江湖豪客,有两个是本地镖局的镖师,跟秦旭并无干系,不幸遭遇了冥蛇,也一样被生吞活吃。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jianzhanpojiuzhongtian/9715361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