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一剑斩破九重天 > 二、一朝收宝货,骑牛下扬州(十三)

二、一朝收宝货,骑牛下扬州(十三)

    秦旭的法宝囊中,除了红线剑之外,还有银票一叠,黄金锭子数十,以及无数珍珠古玩,还有些华丽的衣衫,十来口江湖豪杰所用的刀剑。

    如论功力,东方鸣白好歹也是修成大衍的人物,远远胜过秦旭这位红线公子,但如论身家,东方鸣白就远远不及了,这位散修还有些修行人的模样,秦旭却是滚滚红尘,富贵修仙的路数。

    王崇随手把一应事物都塞入了太浩环,忍不住暗暗沉吟起来:“孟兮航老道居然请了云台山的人,却是有些麻烦了。秦旭不过是外强中干之徒,他这位红线公子被我偷了东西,没了随身的宝贝,十成本事应该都去了九成半,不过是一头没爪牙的老虎,不足为惧。但秦旭可是云台山的弟子,若是吃了亏,就呼朋唤友,叫来许多同门帮手,就不好打发。”

    “一旦惊动了云台山的人,莫要说杨拙真那老道,我和杨拙真捆绑一块,只怕也不过凑个拼盘。就算我新拜的师父都未必顶得住,他老人家不过是一介散修,如何能斗得过云台山?我当想办法通知老师,让他老人家来拿主意。”

    王崇转一个念头,就能生出来无数的鬼主意,他微微一笑,跑去跟杨拙真老道求了笔墨,在道观中挑拣最醒目的墙壁上,胡乱书写了:“有云台山之人助拳,请师尊明示!”这些字样。

    杨拙真老道本来还不知道他讨要笔墨作甚,待得见到这些字,顿时脸色突变,再也镇定不能。

    他几次哆嗦着,想要问一声:“该当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杨拙真不过小门小户的旁门杂修,如何不知道自己便是有三头六臂,也抵挡不得云台山的高人?

    他甚至有些暗暗后悔,不如早些交出去符本,也可以免去此祸。

    王崇绘了七八面墙,就听得一个又好气又好笑的声音,在背后响起:“你这小子,倒也诡诈,我才不过去找老朋友喝个酒,你这边就弄出了事儿来。”

    王崇一回头,果然见自家师父正笑吟吟的站在院子当中,左手中还捧着酒壶,另外一只手里还有吃了一半的肥鸡大腿。

    王崇慌忙拜倒,叫道:“此番争斗,弟子想知己知彼,就去了来福客栈探查个究竟,却发现孟兮航老道请了云台山的一位弟子,叫做秦旭。我在峨眉山的时候,听峨眉弟子说起天下修道门庭,以正邪十二大派为最,云台山于正邪之外,独树一帜,也不差这十二家大门户多少。弟子不知该如何着手,倒也不是怕,只是担心给师父招惹麻烦,故而才胡乱画上几笔,思忖师父必能看到,能提前拿个主意。”

    丐王令苏尔搔了搔头,转过头,对身后说道:“这小子果然如你所言,有些小聪明,居然能想出来这么一个法子招呼我。”

    王崇心头突突一跳,却见一个身穿黑色道袍,长须飘飘的年迈道人携了一个七八岁的童子翩然现身,正是峨眉阴定休老祖的第三弟子玄鹤道人。

    玄鹤道人身边的童子,王崇也熟悉到了极点,正是惹祸的魔王,翻天的熊宝宝——莫虎儿大少爷。

    “怎的玄鹤也来了?还带了莫虎儿这混账?我师父难道跟玄鹤道人熟识?我怕不是要露马脚……”

    王崇心头有无数大鬼,十分惴惴,脸上却不动声色,做出惊喜交加的神色,一礼拜倒,恭恭敬敬的说道:“原来是玄鹤老仙长和莫虎儿小弟。”

    玄鹤道人还只是手捋长须,微微一笑,没有说话,莫虎儿却一撇嘴,抢话说道:“我如今可是峨眉弟子了,拜在玄鹤恩师门下。你这等资质平庸的货色,本来就不配入我峨眉,如今捡了个师父,也算你运气好了。”

    莫虎儿说这话,还自觉得意,给师门长脸,却把玄鹤道人和令苏尔都气的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他诋毁王崇资质平庸,不配入峨眉也就罢了,旁边可还站着丐王令苏尔呢?

    令苏尔刚收王崇做徒弟,岂不是说他老人家就是个捡破烂的?

    还什么捡了个师父,哪有这般说话的?

    玄鹤道人更是脸面无光,怕好友生气,急忙一拍自己的徒儿,喝道:“莫要乱说话,且去一边玩耍!”

    玄鹤道人被白云大师硬塞了这么一个堵心的徒儿,心底并不快活,但又无可奈何,平日里不管怎么交代,这混世小魔王都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莫虎儿哼了一声,也不是很把玄鹤这个师父放在眼里,他听得可以四处去玩耍,倒也开心,临走前还不忘了跟王崇显摆。

    这小子把小下巴一挑,傲然说道:“好叫你得知,白云大师把一葫芦乾元换骨丹都赐给了我。如今我已经炼开了十二正经,再有月余就能炼通奇经八脉,为峨眉派最出色的小爷!”显摆完了,这熊宝宝才一蹦一跳的去了。

    玄鹤道人和丐王令苏尔面面相觑,两位长辈都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王崇更是很有想撞墙的冲动,他何等辛苦?如今才炼开了两条经脉。莫虎儿什么货色,居然就靠着一葫芦乾元换骨丹,修为反而超出了他之上?

    “白云大师十分不公平,凭什么我就要被撵下山,莫虎儿就能留在山上?峨眉由这等人物主持,只怕败亡无日了。”

    王崇心下吐了个槽,他也知道峨眉派家大业大,哪里就是容易败的?只是不肚内诋毁几句,心下十分之不平衡。

    玄鹤老道伸手扶额,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且不去管那个混小子,我来问你,在来福客栈都看到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王崇见玄鹤道人问起自己,去来福客栈探查到了什么,顿时松了一口气,知道两位长辈还没发现自己的马脚,才有些微放心。

    王崇口才便给,三言两句,就把看到的事儿说的清楚分明,还把偷自秦旭的法宝囊取了出来,跟自家老师说道:“弟子当时想着,杨道长肯定不是此人对手,就顺手牵羊偷了他的法宝囊。谅必此人没了法宝,怎都要消停几日,可以做个缓兵之计。”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jianzhanpojiuzhongtian/9689930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