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一剑斩破九重天 > 七九一、忠厚老实王不魔

七九一、忠厚老实王不魔

    齐冰云拒绝离开峨眉。

    便在峨眉山中,另外寻了一座山峰,只凿了一个数尺见方的山洞,存身与此,每日苦修。

    王崇飘然而来,见齐冰云所居环境之劣,不觉顿有恻然之意。

    他虽然早年修行,吃了无数苦头,但自从拜师吞海玄宗,收伏了阿罗教,日常用度,就开始奢靡起来。

    后来在南土打劫了无数好物,王崇就从寻常的“修士”,一跃成为了此界最顶尖的奢华之辈。非灵泉不饮,非甘醇灵茶,不足以待客,非灵材仙品,不肯食用,每日所享用之物,无不是此界难寻的仙家妙物。

    等闲修士,就算一辈子都没见过,也不算稀奇。

    甚至就连道门道魔两家顶尖的大门派,掌教长老,真传弟子之辈,用度也远比不上王崇。

    当然其中也有,很多大门派的修士,不重奢华的缘故,比如峨眉一派,就是苦修,补天一派也是苦修。

    王崇是当真好久没有见过,这般清苦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他此时乃是当年,吞海玄宗季观鹰的模样,飘飘而来,只在山洞外,轻轻喝了一声:“敢问云仙子在家么?”

    齐冰云虽然好似在打坐,但一双妙目早就张开,看着小贼魔,脸上似是哭过,泪痕还未干。

    但却根本不答,只是一脸凄婉,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王崇和齐冰云,只隔着一步之遥,一人在洞外,一人在洞内,王崇做出拍门的动作,脸上笑吟吟的,又复叫了几声。

    齐冰云心下着恼,暗暗忖道:“看你怎么搞鬼!”

    也还是不理他。

    王崇又复叫了两次“门”,见齐冰云还不回应,就忽然抬脚一踹,踢散了齐冰云封锁洞门的微光禁法。

    小贼魔大踏步闯入了山洞,伸手就一把抱住了齐冰云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齐冰云本来还想要看他,仍旧有什么鬼可搞,却不料,小贼魔忽然就粗暴起来,叫道:“你这强盗,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王崇哈哈一笑,喝道:“我本来就是强盗!你是今日才知么?”

    齐冰云气苦,叫道:“你做什么不好,非要做贼!”

    王崇哈哈笑道:“若不是做贼,哪里偷得峨眉云仙子?做不是做强盗,哪里抢得如此美人儿?”

    齐冰云素手一捏,五火七禽剑就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王崇举手一捏,就捏住了这口飞剑,道家飞剑,虽然是第一杀伐之器,持有一口,威力无穷,但也要分人。

    齐冰云不过是阳真境,王崇却是顶尖的太乙大圣,区区一口五火七禽剑,还真不敢在他面前发威,被小贼魔捏在手里,轻咳一声,这口飞剑就自动飞回了齐冰云的身边。

    齐冰云如何不知道,王崇道法高深,又是做过峨眉掌教的人,五火七禽剑认得气息,不敢放肆?

    她欲待再用别的法宝,王崇却贴在耳边,低声说道:“当初你可是说过,若是我能道入阳真,便来峨眉提亲。”

    齐冰云越发恼怒,叫道:“你是不是也答应过好多人?”

    王崇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还真不曾答应过第二个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年乃是天心观弟子,因为修成的五识魔卷,被师门认为是奇货可居,设了一局,让我化名唐惊羽拜入峨眉,想要窃取峨眉道法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的事儿,你也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被白云大师撵出峨眉,又遭遇了令苏尔,得以拜入毒龙寺,学了一身毒龙寺的道法。”

    “再后来,峨眉擒下了天心观的一群废物,揭穿了我的身份,我也只有亡命天涯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我哪里有心思,去勾三搭四,去跟人许什么愿?”

    “后来我借助邀月夫人,去吞海玄宗求了机缘,演庆真君出手替我遮掩了命数,便是吞海玄宗的季观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,我又何曾有什么选择?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后来,遇到了小云儿,让我忽然与无数黑暗之中,生出一线光芒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曾反复思忖过,我们想要在一起,只怕阳真不够,太乙也不行,除非我证就道君,横压一世,才能得偿所愿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这个念头,我数百年如一日,刻苦修行,便是连睡觉也不敢,吃喝都要计算,能用丹药顶一顶,就不敢浪费什么功夫享受……”

    齐冰云本来不知道,王崇的身份,但后来被韩无垢掳掠,也就知道了自己的季郎,就是当年的唐惊羽。

    她还暗暗诧异过,当年的微妙缘分。

    如今小贼魔把这些事情,老老实实和盘托出,齐冰云也听得入了迷。芳心中也微微觉得,这小贼魔好生可怜。

    “他当年也是身不由己,被天心观的人逼迫去峨眉做贼。但在峨眉,他也没敢做什么坏事儿,白云师叔若是不撵走,说不定他就留在峨眉了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齐冰云俏脸微微发烧,不敢再多想什么了。

    王崇知道,自己面对其他人,可以使用种种手段,但对齐冰云,最好的办法,就是说实话。

    除了他的元阳剑和元阳剑诀,是当年就携带下了峨眉,不是后来以小霹雳白胜的身份去峨眉,得元阳剑认主。

    其余都没有做什么隐瞒。

    只是王崇终究不是真真的忠厚老实,学了孔夫子,笔削春秋的手法,对自己不利的事儿,一概不提,没有颠倒黑白真假,却把轻重缓急略略颠倒。

    齐冰云听得后面,忍不住叹息一声,但忽然又问道:“那你为何杀了我?”

    王崇心道:“韩无垢真是坑人,这件事儿,终究是躲不过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今日就算遮掩过去,日后,十年,百年,乃至千年,这种话题,都会被拎出来教训自己。

    只是王崇也知道,自己真的要过了这一关。

    小贼魔叹了口气,说道:“若非当年,被小云儿一张柬贴骗了,我就是补天玄娲境的那个无情人啊!”

    “若非遇到小云儿,我本该就是个杀天杀地杀师杀父杀尽世间一切爱恨情仇,恩怨纠葛的大魔头啊!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我就是遇到了你!”

    “所以,这一世都做不得魔头了。”

    齐冰云大为感动,伸出纤纤玉手,轻轻的,弹了他一个脑崩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jianzhanpojiuzhongtian/15632741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