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一剑斩破九重天 > 七八六、三衰齐过,命劫又生

七八六、三衰齐过,命劫又生

    王崇忍不住问道:“缥缈天并不是没有劫争了吗?”

    清虚元妙淡淡说道:“是几千年内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王崇想了一想,暗暗忖道:“我道君也不知何时!劫仙更是还早,怎么也不会跟清虚元妙,九渊在几千年后,争什么劫数。”

    他当即答应了一声,说道:“必然不会插手。”

    清虚元妙淡淡说道:“待我破去迷障,送你回吞海玄宗。”

    王崇只觉得眼前一清,已经入了缥缈天,他也不敢在接天关久呆,毕竟这里就是杨家的老巢,急忙遁出了接天关,转瞬就脱离了中土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王崇也没有见到清虚元妙真君,但是在他想来,能够有如此手段之辈,除了清虚元妙,必然再无他人。

    九渊理应不会插手这件事儿。

    小贼魔本来是出来,想要接回萧观音,如今这个亲徒弟没能接回去,差点把天符化身失陷,倒也不敢再乱转了。

    一路施展遁法,回了吞海玄宗。

    天符化身刚刚回了吞海玄宗,王崇的本身就有感应,急忙这具化身收了。

    这具化身归来,王崇就隐隐有些感应,第七衰,第八衰,第九衰,三衰齐过。

    太乙境已经九衰大圆满。

    王崇稍稍定神,对身边的邀月夫人说道:“我欲小闭关半日,夫人且帮我看守。”

    邀月夫人倒也不惊讶,毕竟到了阳真境以上,所有修士都是闭关的时日多。

    王崇回了日常闭关的静室,袖中飞出了数件法宝,把静室封镇了,这才取出了回仙镜,演天珠和天魔舍利,只是如今演天珠也是一枚天魔舍利了。

    他喝了一声,问道:“仙尊,演天珠,小魔,你们都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回仙镜首先发声,叫道:“道友九衰齐过,可以化道了。但我建议,你再多等数年。”

    演天珠也叫道:“是该在等数年。”

    天魔舍利宛如小狗,绕着王崇转了一圈,又复转了一圈,根本就没有任何建议。

    王崇微生奇怪,他潜运功力,以先天玄指演命术,阴式灵算,玄天禁法,以及天魔神通各自推算了一遍,皱眉说道:“好生复杂,我算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回仙镜低声说道:“道友化道之日,乃是你最后的一道命劫!”

    王崇暗暗惊道:“我九衰以过,哪里来的命劫?”

    回仙镜答道:“不是太乙九衰,却是化道九劫的命劫,你的命劫须在太乙境过。”

    王崇有些不明白,他望向演天珠,但这枚破珠子却说道:“我如今占了一枚天魔舍利,若论斗法,你们都是垃圾,若说推算,我也就比小魔强一些。”

    天魔舍利嘤嘤嘤了几句,似乎很有些委屈。

    王崇越发了没有了言语。

    他思忖良久,叹了口气,说道:“既然如此,我就在吞海玄宗,再闭关个几年。”

    王崇本想从这几件仙府奇珍,天魔至宝嘴里,问一些前程。

    毕竟他从玄胎天归来,一口气过了第七衰,第八衰,第九衰,三衰齐过。便思忖该如何化道,证就道君了。

    毕竟他得罪了韩无垢,太乙境的修为,真不大保险。

    若是他成就道君,就算韩无垢想要算计他,也未必有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王崇可不是鸷玄,也不是九寒魔君。

    不管是鸷玄,还是九寒魔君,都只能凭自己的法力,硬抗天劫,命数,独身抵挡大敌。

    小贼魔好歹,还有两个……不,现在是三个好师父了。

    还要两位师门长辈,灵昭威显真君和金母元君也是道君来的,灵昭威显真君实力深不可测,就算不如韩无垢,也绝对不是易于之辈。

    还有几个好徒弟,比如玄叶,比如……圣手书生。

    以及一些好友,比如应扬!

    韩无垢当初计算鸷玄,是有九渊参与,后来计算九寒魔君,亦有七位道君联手,可要是计算王崇,韩无垢可没那么多手段可用。

    更不消说,王崇手里,还有两枚天魔舍利,一枚演天珠,以及一面回仙镜呢。

    仙府奇珍和天魔至宝在手,就算初证道君,小贼魔可也不是软柿子。

    可以说,一旦证就道君,王崇可是真就谁也不惧了。

    哪怕是韩无垢,哪怕是九渊。

    但回仙镜和演天珠都不赞同,他立刻证道君,小贼魔也就从善如流,准备在吞海玄宗,再多苟且几年。

    王崇也真没有“闭关”半日,就出了静室,正要跟邀月夫人说话,就听得有门下弟子来报。

    邀月夫人的一个门徒,急匆匆的走来,说道:“师父!掌教,有个峨眉子弟,自称司徒威,说有个妖魔闯入了峨眉,打伤了血如来,受了佛圣儿一掌,却把齐冰云师叔掳走了。”

    王崇愣了片刻,叹了口气,忽然就明白了过来,为什么这是自己的命劫。

    如今峨眉虽然空虚,玄机,玄叶,白云,玄德,应扬,甚至连小霹雳白胜都不在。

    但也人才济济,至少还有血如来和佛圣儿呢。

    这世上能够斗的过佛圣儿的太乙,根本也就没几个。能够出手重创血如来,在佛圣儿手底逃走的妖魔,还能是谁人?

    又是非要掳走齐冰云……

    还能是哪个?

    这必然是韩无垢伪装了妖魔出手掳人。

    “萧观音被带走,我也忍了。”

    “云素裳……只怕也是有这老妖婆的手段,被绊住在了毒龙寺。这个我也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要掳走小云儿,这如何忍得住?”

    齐冰云在王崇心中的地位,实在太过特殊。

    他和邀月夫人,乃是一步一步,走到今日,各种波折,煞非容易。

    他和韩嫣,朱红袖,云素裳,也多半是以误会开始,越来越夹缠不清。

    梁漱玉……

    梁漱玉是老魔当年的心头好,如今转了一世,爱慕不减。

    就只有齐冰云,这是王崇自己跳进去的。

    齐冰云改了祖师柬贴,王崇明知道那绝不是自己,齐冰云伸出玉手来,小贼魔去摸的时候,也是心跳脸热,兴致勃勃。

    从来也只有他去撩人,但只有齐冰云,是主动招惹,但王崇也真的跳了这温柔陷阱,从来也不曾想逃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jianzhanpojiuzhongtian/15544666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