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一剑斩破九重天 > 七七三、不修

七七三、不修

    玉京魔子也不敢怠慢,急忙催动法力,勾连地脉,这一缕魔光这才散去,又归附了本身,继续跟玄叶,应扬,令苏尔,天恨,太素妙广他们斗法。

    玉京魔子的法力,只能重新勾连地脉,却没办法把这一处地脉重新弥合,恢复原样。

    他也只能在原地镇守,不能须臾离开。

    这位魔门大圣,运转魔功,心底也颇忐忑,他是知道,此界有外来之人,还欲破坏老师的证道天魔,但却并不知道这些人,都有多么厉害。

    知道九寒魔君合炼天地,被五大道君围攻,玉京魔子才晓得,这些外来者,实在有些厉害。

    就算刚才,这些外来者居然推动天外流星,轰爆了荒岛,断了地脉,也让玉京魔子分外胆寒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什么人啊?

    玉京魔子一面催动法力,镇压破碎的地面,一面暗暗提防,那些凶神恶煞什么时候杀一个回马枪。

    此时玄德,王崇,欧阳图并没有继续试图攻破玉京魔子镇压的祭坛,而是重新盯上了魔极宗的老巢。

    玄胎天的魔门五宗,乃是魔极,神宗,玄宗,补天和乾坤道。

    魔门神宗便是几乎炼化了阎魔天的魔门大宗,只是在玄胎天的支脉,却偏暗弱,根本抵挡不得九寒魔君的威压,只能供奉九寒魔君为魔门五宗的太上总掌教。

    玄宗是另外一支魔门,这一脉的修士,更像是正道修士,道法亦苦修为主,宗门有无数苦修之士。

    只是玄宗修行过于艰苦,导致很多人魔修,心态都出了问题,这一脉的魔门修士,法力最为强横,可也最容易道化魔染。

    玄宗修士也是魔门五宗,唯一不以天魔夺道,来增进法力的支脉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支,根本就不敢天魔夺道。

    魔极宗为九寒魔君的本支,他出身也是魔极,但如今为了镇压祭坛,他把门下弟子都派了出去,反而魔极宗的山门,变得最为空虚。

    王崇和玄德,欧阳图,玩的这一手声东击西,已经是竭尽全力,毕竟此番胜负,干系到一界生灭。

    就算的道君之辈,一旦输了,也要道行尽丧,付诸流水。

    王崇和玄德,欧阳图,潜伏到了魔极宗的山门,却见一个黑袍老者跟一个白袍老者,正在斗法。

    双方都竭尽全力,拼出了灿烂火花。

    王崇不认得这两人,玄德和欧阳图却认得,玄德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白袍的那个就是庄不修,黑袍的是九寒魔君的分身。九寒老魔知道,自己想要合炼天地,证道无上天魔,最大的敌手就是一真教的庄不修。”

    “故而这才设下计谋,用分身将转为老祖绊住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九寒魔君没有想到,我们这边集齐了五位道君,都去围攻他的真身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图叹了口气,说道:“只可惜,我还未证就道君,若不然也要跟九寒魔君斗一斗,让他晓得我的峨眉剑法,是否犀利。”

    玄德拍了拍欧阳图说道:“欧阳师侄儿,你已经做的不错,不要再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玄德伸手一指,天空上正在斗法的两人,说道:“我们若是能让庄不修脱身出来,他一个人就能挑了,此时大为空虚的魔极宗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再能够攻破这一处祭坛,九寒老魔破劫数的希望,可就更渺茫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能够做的,也只有这些,剩下就要看,玄叶师兄,杨老祖,令苏尔,天恨,太素妙广他们,是否能够斗得过九寒魔君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图拔出无形剑,就想要上去干架。

    玄德急忙抓住了欧阳图,叫道:“师侄儿,莫要鲁莽。我们先偷偷的闯入魔极宗。你要知道,九寒老魔积攒了万年的家私,就在眼前,我们先都拿走了,然后再来帮忙庄不修。”

    王崇暗暗叫道:“玄德说对,这才过日子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立刻就附和道:“我推算过,这一处魔极宗的山门,怕是除了这一道分身,并未有留下什么厉害的帮手。九寒魔君怕是十分自信,认定了自己的分身,也是法力无敌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一真教的庄不修老祖,足以跟九寒魔君争斗,他必然分不出手来,我们正好趁便宜行事。”

    王崇和玄德一拍即合,两人大有知己之感,欧阳图虽然觉得,身外之物,也不算什么,但玄德毕竟是长辈,又要卖王崇几分面子。

    王崇毕竟是远道来援,又是毒龙寺一脉,令苏尔如今也是道君了。

    纵然小剑仙欧阳图,也只好答应道:“便闯一闯魔极宗的山门。”

    王崇一拍大腿,叫道:“便是!我也想要知道,魔极宗究竟有什么了不起之处。”

    欧阳图心道:“都没什么人留手了,能够有什么了不起?”只是他也不方便再多说,只能跟了玄德,还有王崇,悄悄接近了魔极宗的山门。

    玄德也有无形剑在手,欧阳图亦有无形剑,王崇虽然那一口无形剑不在身边,但玄天禁法,也颇善于隐遁。

    三人就在九寒魔君的眼皮子底下,光明正大的闯入了魔极宗。

    九寒魔君虽然魔念强横,生出感应,但随手弹出了几道魔光,尽数为庄不修拼命拦下。

    这位一真教的教主,此时也拼了老命。

    九寒魔君合炼天地,别人还能认命,还能如何,他却是真不甘心,毕竟也是修炼至化道之境的人物,如何就甘心,生死都由人操纵?

    庄不修的确曾跟玄德等人勾搭,只是那时候,他也不知玄德能拿出来什么底牌,只以为不过是外来的太乙,纵然有两三位,也不能扭转局面。

    庄不修就是本身,不管多弱的势力,都要联合一分,能够让他减轻一点压力也好。

    也是亏得庄不修如此想,他本来没有一分把握,但当五大道君一起出手的当,庄不修对此番胜算,最少做了一分。

    九寒魔君能够感应到,有人潜入自家山门,庄不修也能有些感应,只是无形剑和玄天禁法太过奥妙,他若非是施展法力,也找不出来三人。

    庄不修出手阻拦,就是希望,能够多给九寒魔君添一些麻烦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jianzhanpojiuzhongtian/15331897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