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一剑斩破九重天 > 七七二、都是天魔斗道君

七七二、都是天魔斗道君

    玄德和欧阳图,在天外虚空,都设下了旗门,用来藏着峨眉弟子,当然也惯去天外。

    至于如何弄一个流星回来,又不被九寒魔君发现,自然有许多法子好想。

    俗称“三个臭皮匠,顶一个诸葛亮”。

    玄德,欧阳图,王崇三个凑齐来,怎么也顶好几个诸葛不亮。

    王崇和玄德,欧阳图,悄无声息的拔空直上,穿破了九重天罡大气,面对天地胎膜的阻拦,三人也各有手段。

    阎魔天没有天地胎膜,玄胎天的胎膜太厚,故而这两处天地的修士,都不擅长偷渡之法。

    但缥缈天却不同,一方面有接天关,堵住界天之漏,一方面道魔两家,也有偷偷溜出天外的需求,故而流传下来许多法门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穿透天地胎膜的手段,各派也是非最要紧的人不传,好些年轻弟子,就根本不知道,门派最后的老一辈,居然有此神通。

    王崇,玄德,欧阳图,各自施展手段,穿过了天地胎膜,各自相视一笑,就分头开去,寻找天外陨石。

    玄胎天外的魔物最少,纵然有些魔物,也穿不过天地胎膜,故而王崇放心大胆,四处闲逛,连续遇到了几块天外陨石,都觉得不够大。

    小贼魔虽然觉得这些石头不够大,但却也不挑拣,都先收入到了紫翠山里,准备到时候施展法力,炼成一块。

    王崇和玄德,欧阳图,各自收罗了几个时辰,大家凑到一处,把收罗来的天外陨石汇成一堆。

    王崇找到的最多,有百余块,但加起来也不过半座泰山。

    欧阳图找的最少,但有两块都小山也似,比王崇找到的陨石加起来,还要大一些。

    玄德找到了十余块陨石,还顺手以法力祭炼了一番,每一块就金光闪闪,从天而降,砸落下去,必然威力惊人。

    王崇和玄德,欧阳图三人商议了片刻,就决定了一件事儿,把所有陨石合炼为三大块,务求一记落下,轰碎那无名荒岛,断了地脉。

    王崇和玄德,欧阳图祭炼陨石的时候,他还没忘了,往玄胎天观瞧。

    如今玄胎天,有百分之一二的地方,已经都化为天魔妄境,该当是被九寒魔君祭炼了。在那一处地方附近,有五道光芒,始终不为魔光压下,便是玄叶,应扬,令苏尔,天恨,太素妙广真君,在联手恶斗这位大魔君。

    王崇心头暗暗忖道:“九寒魔君倒也本事不小!只是……好像比起记忆中,某位半步天魔来始终差了一线。”

    王崇思忖到此,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,是一副画卷。

    须臾间,天地间闷雷滚滚,只有一团混沌气团在虚空中缓缓旋转……

    有七道遁光迤逦飞来,遁光中有七名道人尽皆仪表不俗,神采飞扬,各具不同异象。

    这七人盯着混沌气团,也不压抑身上的磅礴法力,有的头顶上显出亩许大的庆云一片,有的身外五色霞光缭绕,有的脑后九色光圈抖动,有的身外金莲朵朵,五彩天灯盘绕,更有的脑顶上现了三颗青色舍利,还有的头顶上有月桂、扶桑双树,另有一人足下一道灿烂金河……

    混沌气团之中,大自在天魔幡演化万丈魔光!

    过得片刻,又有万丈离恨魔光,化为三十三重魔宫胜景。

    王崇瞧得目驰神摇,他正看的热闹,演天珠却黯淡了下去,那画面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王崇暗暗忖道:“怎么……这幅画面好生眼熟?”

    “那七个道君,好多人都熟悉,足下一道灿烂金河的岂不是我老师演庆?”

    “头上有庆云的,好像玄德!这厮不是个太乙宝宝吗?怎么也道君了?”

    “顶上三颗青色舍利的,岂不是太素妙广?这老东西,看起来也好生猛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身外金莲朵朵,五彩天灯盘绕的道君……,莫不成是都御小畜?”

    “也是,演天珠曾说过,此人三百年后,当为道君。他十世修为,若是尽数归于一身,倒也有可能晋升道君。只可惜今生他命不好,太乙境的时候,撞到了圣手书生手里,被困了多年,实力衰弱,就被我随手炼做了小畜,再无登临道君的指望。”

    王崇心头琢磨了一回,总有一种感觉,七大道君围攻的那人,看起来比九寒魔君要嚣张霸道。

    王崇拍了拍脑袋,放空了大脑,不敢再多想什么,只是催动法力,跟玄德,欧阳图一起,祭炼陨石。

    这等祭炼,也用不到炼出什么玄妙,只要合炼成一块,就足以了。

    王崇和玄德,欧阳图,都是干脆的人,故而只是匆匆花费了数日功夫,把所有陨石炼做三大块,每一块都有泰山般大小。

    三人稍稍计较,就决定每人携带一块,各自分头出手,砸碎那座无名荒岛。

    王崇把自己的陨石,用紫翠山收了,施展玄天禁法,偷偷回了玄胎天,就掐指默默计算,算定了轨迹,就把陨石抛落,自己驾驭遁光就走。

    王崇的陨石在玄天禁法的遮掩下,无声无息的陨落下来,直到光临荒岛的一刹那,这才轰然砸落。

    把这座荒岛轰成了齑粉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有两块陨石砸落,第二块狠狠的把还留有几分,露出水面的荒岛,彻底砸入了海底,第三块陨石就被一道魔光托起。

    这道魔光,威势好生厉害,只是一卷,就把这最后一块陨石轰成粉碎。

    只是王崇和玄德,欧阳图计算的精准,前两块陨石,一卷把地脉轰传,孤悬海外的那座祭坛,顿时就停了运转。

    玉京魔子心头震骇,急忙吩咐了一声,自己驾驭遁光飞起半空,想要查找,究竟哪里出了纰漏。

    如今是他老师要证道无上天魔。

    就算玉京魔子有多少不愿意,也不敢怠慢。他也是精通诸般魔功之辈,只是稍稍运转魔功,就到了荒岛之上,看到自己老师的一缕分身,正在狂怒。

    玉京魔子忍不住问道:“师父!是什么贼子,毁了此处地脉?”

    九寒魔君怒斥道:“帮我镇守此处地脉,我还要与那五个贼子斗法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jianzhanpojiuzhongtian/15329163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