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一剑斩破九重天 > 六九二、重归神渊,拜访紫宵

六九二、重归神渊,拜访紫宵

    云素裳是真想打他!

    云素裳也自问,是此界一等一的天才,甚至王崇上了小天榜之后,她也立刻突破境界,又复把小贼魔压了下去,几乎所有阎魔天的修士,都觉得她生出洗天派季观鹰一筹。

    但如今她连阳真第一难都还没摸到契机,这小贼就直接渡了六难,成就太乙了。

    修为须做不得假,王崇身外五气缭绕,洗天真气浩瀚,是货真价实的太乙境,虽然还未证就不死之身,但却已经堪称此界大佬了。

    王崇见云素裳有些呆愣,忍不住说道:“开了禁制,你怎么不出去?”

    云素裳又气又恼,叫道:“我还是戴罪之身,如何好现身?”

    王崇呵呵一笑,说道:“我去帮你分说,做个证明。”

    云素裳根本不信,叫道:“你虽然是太乙境大圣,但我们紫宵派又不是没有太乙大圣,我们连道君都有,如何就能说信?”

    王崇笑了一笑,躬身一拜,喝道:“师父再上,徒儿有礼。”

    一个背影在云光之中出现,淡淡说道:“洗天派交给别人,重归我神渊派吧!”

    王崇微微一礼,笑嘻嘻的,对云素裳说道:“你劳烦云仙子做洗天派的掌教,我要回去师门了。”

    云素裳上一次,被演庆真君法力遮掩,还真没见到这位道君的真面目,此时期期艾艾,惊道:“你原来出身神渊派!”

    王崇笑道:“我奉命重立洗天,峨眉,道极三派,故而暂时脱离师门。如今以我,演庆真君亲传弟子的身份,太乙境大圣的果位,去向紫宵派说一声,云仙子果然不是魔门奸细。你猜猜,他们肯不肯相信?”

    云素裳喃喃自语,叫道:“必然是肯信啊!”

    王崇伸手一指,足下就多了一条白气,仙光袅袅,烟霞灿烂,他又复伸手一指,头顶上就多了一件香云宝盖,五色祥云分护顶门,垂落流苏云霞。

    小贼魔伸手一指,顿时有数盏天灯出现,此是道家元神一并送来,至于其他异兆,王崇也化不出来,便招呼云素裳,说道:“且跟我去紫宵!”

    这五彩天灯,乃是太乙宗的大敕封灵神法炼就,每一盏天灯都是一尊灵神,若是积攒更多,便能演化周天灵神大阵!

    威能不在此世间任何一座大阵之下。

    王崇和都御各有一些手段,但两人各自也不过炼了两三盏,其中大多数还是王崇闭关的时候,丹鼎门弟子祭炼出来,如今两人合共起来,只有七盏五色天灯,但作为仪仗,却也足堪胜景了。

    王崇把都御道人魔染,都御道人的一切手段,他此时都能尽数用出,小贼魔甚至想过,把都御道人扔出来,做个前驱,但又未免太招摇,又不甚好解释,此等太乙小畜哪里来?

    所以也就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紫宵派乃是此界,仅次于演庆真君执掌的神渊派的大门派,虽然百年前,出了云素裳之事,但毕竟不能折动筋骨,如今紫宵派也出了几个人才,倒也并不曾落什么下风。

    尤其是退魔盟很给颜面,并未追究,紫宵派如今上下,早就把云素裳的事儿,忘记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也就只有当你,仰慕云素裳的那些痴心男修,才会百年过去,兀自念念不忘,当年那个飒爽英姿的青衣剑。

    王崇大驾光临,紫宵派并无一人,想到会跟云素裳有关,紫宵派也是大门派,故而很快就有一位太乙境的大圣,也摆开了鸾驾,由一头白鸾拉车,应了出来。

    云素裳看的这位太乙境大圣,忍不住眼眶一红,从王崇身边出来,拜倒在地,叫道:“师父!素裳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位太乙境大圣,头戴凤冠,美目威严,训斥道:“你还晓得归来?不知道师父为你生了多少闲气!”

    她一伸手,就要把云素裳抓回去,王崇急忙一抖洗天经的法力,一道白气如匹练,抵挡住了这位太乙境的大圣。

    这位太乙境大圣脸色微变,叫道:“请道友先把我徒儿还来,再做分说!”

    王崇笑道:“道友浴把徒儿唤回去,只需说一声就是,季某绝无阻拦之意。若是这般动手,我也不略作反应,岂不是折了面子?接下来就算想要和气,也没法缓和了。”

    这位太乙境的大圣,心头担心微微落地,冲着云素裳一招手,云素裳急忙飞起,落在师父身边。

    王崇这才打了一个稽首,说道:“我是洗天派季观鹰,当年为盟中指派,抓捕云素裳仙子之人。当初贵派有人曾托我,暂缓出手,如今百年过去,我也不算违背了誓言。”

    这位太乙境大圣,惊疑不定,叫道:“当年是我托人,只是道友不过才入阳真,如何现在又是太乙境?你不是在域外跟天魔斗法失踪了吗?”

    王崇笑了一笑,说道:“此事说来,甚是话长!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神渊派,演庆真君门下,为了重新扶助洗天,峨眉,道极三宗立派,这才暂别师门。我过了时限,请得云仙子,本想送归贵派,却被师尊捉住,让我闭关百年。”

    “就连云素裳仙子,都被迫跟我关押一起,渡过百年悠悠岁月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太乙境的大圣,俏脸顿时变色,忍不住就想骂人,心道:“演庆门下!怪不得这般张狂,什么被迫关押一起,渡过百年悠悠岁月……怕不是看上我的徒儿美貌,就使出了什么不要脸的手段!”

    “我须得给自家徒儿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百年都过了,只怕我素裳徒儿,可怜的什么亏都吃过了。此事我绝不肯善罢甘休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太乙境道圣,道号紫鸾!

    也是性子酷烈的人物,最爱云素裳的这个徒弟,云素裳也给师父争气,她如何容忍小贼魔在面前糊弄鬼?

    这位紫宵派道圣喝道:“这种无稽之言,莫要让我相信,道友究竟拿我徒儿如何?贫道心知肚明,且请还我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这道姑是真的性子烈,头顶上一道紫气落下,顿时就打散了王崇头顶上的香云宝盖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jianzhanpojiuzhongtian/14511965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