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一剑斩破九重天 > 六八零、云仙子,且跟我上路吧

六八零、云仙子,且跟我上路吧

    王崇脱离了无妄魔宫,双手虚虚一拉,他的玄都魔城就出现在掌心。

    玄都魔城里,一头天魔灭仙剑正跟无数魔火金刀恶斗,每一道被击溃的烈焰金刀,都会被玄都魔城吞收,变成了玄都魔城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“经七大圣的魔功好生厉害,只是这一道法术,我就需要消磨最少七八日。”

    王崇这边感慨经七大圣道法深厚,却不知道,若是给这位神宗的代门主知道,小贼魔只需七日就能磨灭他的法术,包管会惊呆的魔心失守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位魔门大圣,曾凭此秘法,把魔气种入以为道门太乙大圣体内,已经过去了数百年,对方至今也未能驱除。

    阳真境以下,更是随手就灭了,根本轮不到他们来运功驱除。

    王崇这种奇葩中的奇葩,特例中的特例,经七大圣根本就不曾听闻,不曾见过。

    王崇随手一指,自己的魔火金刀也飞入玄都魔城,这口魔火金刀落入其中,顿时生出玄妙变化,玄都魔城到处都生出烈焰,无数金刀在烈焰中出现,配合天魔灭仙剑围剿经七大圣的那一道法力。

    王崇见此法有用,又复把天魔幡投入了玄都魔城,顿时有霸道魔光飞起,还包括了他参悟玄都术,练出来的那一道魔光。

    王崇思忖片刻,一纵身,自己也跃入了这座魔城。

    玄都魔城轰然一声震鸣,无数魔门秘法,一道道横空,整座魔城似乎都活了过来,在虚空中不断的扩张。

    正巧不远的前方,有数十头魔物正自巡弋,忽然眼瞧一座魔城装来,根本来不及躲避,只能各自喷出幽暗黑气,想要抵挡这座魔城。

    王崇根本就没感觉到有什么阻力,只是轻轻一撞,就把这些魔物一起撞死,尽收这群魔物的精血魔气。

    “原来玄都术,是这般一回事儿!”

    已经扩张至十余里的魔城一晃,又复恢复小贼魔的原貌,他微微掐指推算,对演天珠说道:“再这样下去,我就要渡阳真第二难了。”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快些住了!

    王崇叹息道:“这一次,也须怪不得我。”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还是你惯爱作死!

    王崇也没得话说,他伸手一抓,就有一个青衣女修出现,此时的王崇已经换了一身精纯道气,一身洗天经的浑厚修为,在域外虚空极为惹万魔瞩目。

    青衣剑云素裳,只听得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:“云仙子!在下洗天派季观鹰,奉盟中之命,前来捉你!”

    云素裳一脸的惊讶,她左顾右盼,却再也找不到什么魔门中人,心头不由得满是怀疑,只能柔声问道:“季观鹰道友,你是怎么寻得我?”

    王崇毫不迟疑的答道:“一个自称云穹宵的人,把你扔了给我。此人……便是云仙子的父亲吧。”

    云素裳顿时再无怀疑,认定了是自己父亲不忍,把自己救了出来。她沉默良久,被两人身上精纯道气吸引,有一股天魔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王崇在域外,天魔化身都是以魔功横行,本身都是魔气,自然不会招引魔物,但此时他以季观鹰的面目,就未免太过惹魔。

    云素裳抓起了自己的青霓剑,淡淡说道:“且打退这一波魔物再说其他。”

    王崇大手一挥,叫道:“何须!”

    冲过来的魔物,被洗天经的法力一绞,顿时都失去了魔威,飘飘荡荡落入了王崇的袖中,过了片刻,小贼魔随手一挥,便有一股魔气喷出,内中无数魔物,尽数被绞碎。

    云素裳也甚是惊讶,微微生出惊意,说道:“道友的洗天经,果然如传闻一般,深不可测,为天魔克星。”

    王崇心道:“我自己就是魔中之魔,说什么天魔克星!”

    他淡淡的说道:“云仙子,且跟我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云素裳轻挽云鬓,忽然反问道:“若是我不跟道友一同呢?”

    王崇轻轻一笑,反问道:“阎魔天外,尽是天魔。云仙子想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云素裳秀眉微蹙,按剑远眺,忽然说道:“我想离开此界!”

    王崇冷笑一声,说道:“若是云仙子晋升太乙,或可有些希望,但凭你阳真境的修为,真还不够。”

    云素裳怔仲片刻,喃喃自语道:“真的不够吗?”

    王崇其实也不是,想要那云素裳如何,只是他以季观鹰的身份,也说不得许多闲话。

    云素裳犹豫良久,这才说道:“那就走一步,看一步,慢慢的说罢!季观鹰道友,你我齐名,今日我必然不会束手就擒,便让云素裳见识一番,贵派名传天下的洗天经吧。”

    王崇冷笑道:“云仙子传自紫宵派的剑术,当然举世无双,精妙绝伦。只是有一件事……你须记得!”

    云素裳凝神按剑,她也是惯经大敌之辈,既然已经放对,就要全神贯注,王崇所言,对她而言都是蛊惑人心,并不会生出探问究竟的心思。

    只提防王崇忽然翻脸出手。

    王崇张手飞出一道剑光,喝道:“某也是剑修。”

    王崇把洗天剑发出,这口剑齐冰云一直都交付给他使用,王崇名义上,也真只有这一口飞剑,再无第二件法宝。

    所以云素裳立刻就认出来,这是季观鹰名传太难下的洗天剑,当下也把青霓剑飞出,一白一青两道剑光,在虚空中交击,顿时厮杀的激烈。

    若是纯以洗天经的功力,王崇还真胜不得云素裳,毕竟对方压了他多年,但王崇也并不想使用魔门功法,故而两人剑光一起,恶斗了千百招,两道剑光四处游走,居然拼了一个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王崇也甚惊讶,暗忖道:“倒是第一次跟青衣剑这等厉害的女修斗剑。我这洗天经也是出自灵池派的道法,洗天剑法也不弱峨眉任何一路上乘剑法,居然拾掇她不下。这紫宵派的底蕴,怕是也不差缥缈天的正魔十二大派。”

    云素裳也一面运剑,一面暗暗忖道:“以前还真小觑了季观鹰,他这人的剑术,千锤百炼,几乎近道!纯以剑术而论,绝不在我之下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jianzhanpojiuzhongtian/14437350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