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一剑斩破九重天 > 六六三、天相撑不住多久了

六六三、天相撑不住多久了

    “罗玄”破功重修,甚至更上层楼,乃是一件极轰动的事儿。

    若是“罗玄”四处宣扬,当年的好友,怎么把自己弃若敝屣,再不登门,必然会让这些修士颜面尽扫。

    但若是他四处访友,并且宣称当年这些好友,对废尽功力的自己多方照拂,种种细微之处,极见真情,这些修士也必然会颜面大涨,有至诚君子之美誉。

    王崇选择了后一种,所以当他去访友的时候,有什么需求,这些“好友”都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其实除了三件罡气之宝,王崇还顺手收了七八件礼物,只是他也瞧不上这些,没有给齐冰云。

    纵然王崇和齐冰云一起,只觉得时光都飞快了,但两人总也不能,就一直这般。王崇留了齐冰云半日,就只能放她离开。

    小贼魔想了一会儿,就派人去把秦登仙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秦登仙如今已经变得稳重之极,只是他失去了两次机缘,五火七禽剑入手不留,先是被人抢走,后来又转到了齐冰云手里。

    再后来三口无形剑,被应扬得了一口,玄一得了一口,王崇偷偷截留下一口,他也没得份儿。

    如今这位号为峨眉一仙的少年,倒也不能说是少年了,也修道数十寒暑,却手头只有一口寻常的青焰剑。

    秦登仙虽然连失两次机缘,反而养成了稳重的性格,来见王崇,就一礼拜到,口称师兄!

    王崇笑道:“过几日,我会安排人去害你一场,你就借个机会突破吧!”

    秦登仙微微一喜,叫道:“我日后都能用大衍境的法力了?”

    王崇笑道:“自然!我这里还有七八件寻常的法宝,你能借机会,假突破一场,这些宝物你用着正好。”

    王崇把出门溜达一趟,收来的礼物,都丢给了秦登仙,这些寻常的法宝,小贼魔还真瞧不上。

    秦登仙倒是真手头窘迫,玄机教导他,是先宽后严!

    开始教导宽厚,待得他吃了苦头,就严格起来,也亏得秦登仙底子不差,咬了咬牙,也就坚持下来,现在是真有些峨眉一仙的底气。

    只是玄机管束的严格,秦登仙就变成了峨眉南宗一样的穷鬼,值得一口剑,再无什么随身之物。

    王崇嘱咐了几句,秦登仙这才欢喜而去。

    王崇此时也开始安排,峨眉派这些人,先后“突破”境界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,玄机,白云,玄一这几个老货,境界实在太高,一时半会也不能恢复真正的道行,给他么几十年,“恢复”成金丹,就已经甚是惊世骇俗了。

    “好在这些事儿,还是要归玄机道人去操心,我就是推波助澜。”

    王崇送走了秦登仙,微微思忖了一会儿,就飘然出了自己的灵官院,再去拜会左司主梁琴。

    梁琴也未料到,王崇居然又来,她倒是对这个一派少年模样的洗天派小师叔,颇有些好感,但却非是男女之情,只是钦佩此人的道法。

    梁琴待得门下灵官把王崇引来到办公的所在,令手下童子奉茶,问道:“季观鹰道友,此番来又为了何事?”

    王崇一举手,说道:“左司主!我此番出去巡天狩魔,总觉得有人跟随在后。只是道法不精,推算几次,始终不能释疑。听闻左司主最善推演之术,还望帮某推算一回。若是疑神疑鬼,并无什么事儿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梁琴听得是这般事儿,就掐指算了一回,脸上忽然显出惊容,叫道:“不是季道友疑神疑鬼,是真有人跟随季道友身后。”

    王崇惊道:“这却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梁琴一时间也没了主意。

    她沉吟片刻,说道:“这件事儿,你也先不忙着跟人说,等我暗暗查访。”

    王崇答应了一声,又复问道:“下次去巡天狩魔,不知道能否邀请左司主一起?”

    梁琴思忖了一会儿,答应道:“也罢!到时候,我就跟随你后面,看看究竟是谁想要图谋你。”

    王崇稍作片刻,本来要走,梁琴提了一句,要设宴款待,小贼魔就不走了,吃了这位左司主一顿宴席,这才酒足饭饱而去。

    王崇倒也不是有什么图谋,他只是晓得,关系这个东西,须得时常走动,自然亲近。他在退魔盟并无朋友,好容易左司主梁琴有些招揽之意,当然要最快的靠过去。

    只要能够把梁琴这边打点好,王崇就能渐渐广交朋友,让自己在退魔盟扎稳脚跟。毕竟他本身实力雄厚,现在就算坐个副司主,乃至于退魔盟的执事,都足足够格。

    王崇离开了巡天左司,稍稍转了一圈,就去拜见巡天司司主天相上人。作为巡天司的司主,王崇深知这位大佬若想作梗,自己什么事儿都做不了,但若是得这位大佬信重,自己就能轻易再上层楼。

    以前他也没什么机会,但这一次,能率领六位灵官一起出去巡天狩魔,虽然有左司主梁琴的出力,只怕这位司主也必然点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这般好的借口,王崇当然不会错过,他也要借机,见一见这位太乙境的大圣。

    王崇到了巡天司,提出了求见之意,天相上人手下的灵官进去禀报,过了一会儿出来,却说上人正在闭关,不方便见人。

    居然拒绝了王崇的拜见。

    小贼魔虽然有八面玲珑之心,却没有必得之意,既然此路不通,他就另换路数。当下就告辞而去,也不气恼。

    王崇出了巡天司,就去寻自己的“好友”郭怀玉。

    他这般兜转了几日,倒是把巡天司上下混的厮熟。王崇正每日访友,四处蹭饭,忽然得了消息,天相上人要亲见他,让他过去。

    小贼魔当即笑嘻嘻的去了巡天司。

    这一次,却并未有太多阻难,就见到了天相上人。

    王崇见这位天相上人,一身长袍遮掩,身子不动,但长袍下却宛如有六七十头小兽乱撞,长袍抖动不休,宛如开锅了一般,也是忍不住惊了。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这位天相上人,距离彻底道化不远,他撑不住多久了。

    王崇惊讶,一时间居然找不到话题开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jianzhanpojiuzhongtian/14364449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