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一剑斩破九重天 > 六五四、美人西下峨眉山

六五四、美人西下峨眉山

    王崇轻轻一弹指,公青阳体内就如洪钟大吕,猛然震荡了一下。

    公青阳精气神骤然一紧,他终究是顶尖大派的弟子,道心也还稳固,得了王崇这一记“洗天印”之助,顿时去了所有的负面情绪。

    公青阳双手一拢,若无其事的笑道:“原来是罗玄道友,百年不见,风采更胜往昔!且跟小弟入内奉茶。”

    王崇笑道:“如此就有叨扰公道友!”

    公青阳呵呵一笑,亲手携了王崇入内,呼唤童子先是奉茶,然后就排开了酒宴。

    王崇此番来,也不是为了做事,是为了把旧日的交情,一一收拾起来,故而酒足饭饱,就跟公青阳告辞,再去寻访其他朋友。

    王崇花费了十余日,连续访了数十个朋友,这才载誉而归,经此一来,几乎整个阎魔天的大小门派,都知道洗天派的罗玄破而后立,碎蛋又复煮蛋,甚至更上层楼,突破阳真。

    罗玄毕竟早年风光过,故而他的消息,比“小师叔”季观鹰的消息,要流传的更广,毕竟季观鹰接掌洗天派,成为巡天司灵官,只是一件小范围流传的事儿,其他门派根本也不会太过关心。

    王崇以罗玄的身份,招摇了一圈,又复回去了洗天派,继续做隐居修士。

    一个金丹突破阳真,也不算什么大事儿,但“罗玄”此举,却让好多人的眼光落在了洗天派上,从而关注了洗天派的“小师叔”季观鹰。

    然后各派之人才愕然发现,这位洗天派的小师叔,实在太凶残了,第一次巡天狩魔,就斩了万足娘娘。

    王崇在自己的灵官院里潜修,倒是不大在乎外面的风传,他本来就是要挑动此界风云,好完成师父孕育太素妙广真君的事儿。

    完成了这件事儿,王崇还是想带着齐冰云回去的。

    王崇按耐住了性子,巡天狩魔之后,在自己的灵官院闭关三日,这才把峨眉的事儿,上报给巡天司的左司主梁琴,又复申请把峨眉的三位弟子,调入自己的麾下。

    巡天司的左司主梁琴,亦是神渊派之人,比公青阳高了两辈,乃是三代弟子,资深的阳真大修,主管司内的一应事务。本来王崇按照规矩,把这些事儿报上去,未必会有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纵然他是巡天司的灵官,想要举荐一家新成立的门派,也还不够资格。

    但“罗玄”前些时候,各处访友的好处,就显露出来。公青阳听说洗天派还有一位小师叔,在巡天司办事儿,就写了一封书信,把罗玄的事儿详细写了,派门人给梁琴送来。

    梁琴得知罗玄破境,第一件事儿就去跟自己的师侄孙重修旧好,对季观鹰这个洗天派的小师叔,顿时就多了几分优容。

    在梁琴看来,这就是洗天派通过自己的师侄孙儿,来跟自己示好。如今“季观鹰”也是暂露头角之辈,她如何会不愿意多此一得力帮手?

    所以王崇上报的两件事儿,梁琴都顺手批复,并且特意钦点了王崇的名字,让他去把峨眉派收入退魔盟。

    王崇得了这个消息,这才慢条斯理的把齐冰云叫了过来,让她跟自己一起,去拜见梁琴。

    齐冰云这几日,也是表现的平淡如水,王崇唤她一起去见梁琴,也是因为她是峨眉的三代大弟子,颇有公事公办的姿态,就连莫银铃和秦登仙都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梁琴批复了峨眉立派和征招峨眉三位弟子加入巡天司的事儿,不过半日,就听得洗天派的季观鹰,带了峨眉的三代大弟子齐冰云来拜访,顿时心头欢喜。

    王崇如此上规矩,梁琴也没有怠慢,吩咐手下灵官,亲自去迎接王崇。

    梁琴身为巡天司左司主,身份高崇,自然不合适亲自出去迎接一个灵官。

    梁琴身边有四位得力灵官,都是神渊派出身,这位迎接王崇的灵官,叫做孙宗五,乃是以为金丹境的修士,身材消瘦,举止颇见风流,甚是长袖善舞。

    见得王崇就十分热情,两人从巡天司的左司院大门,到梁琴平日处理公务的琴心小筑,就已经聊的宛如积年好友。

    孙宗五在琴心小筑前,伸手一迎,笑道:“季道友请!”

    王崇一摆衣袖,笑道:“多谢孙道友引路。”

    梁琴正在处理几分文卷,见王崇和齐冰云入来,就笑道:“贵派罗玄和我师侄孙儿公青阳,乃是至交好友,区区小事,我随手就办了,又何须亲自来道谢?”

    王崇一笑答道:“季观鹰拜师虽然有些年头,但却一直都在闭关潜修,也不认得几个人,此番有机会拜见梁真人亲面,当然要勤快一些。若不然,以后梁真人事情繁忙,也许就没得借口了。”

    梁琴嫣然一笑,作为阳真境女修,寻常人若是这般说,必然有调笑之意,但这位洗天派“季观鹰”,身边还带了峨眉的一位低辈女修,反而缓和了气氛。

    她停下了手头的翠玉墨管,搁在旁边的砚台上,说道:“前几日,听得季道友第一次巡天狩魔,就诛杀了万足娘娘。此魔凶猛无双,曾杀过同境界的修士,当真给巡天司的脸面上长光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司主禀报过,或者可以给道友多加派人手,再组一支巡天狩魔军!

    王崇急忙推拒道:“季观鹰初来咋到,此时还是暂且莫提。我此番来拜见左司主,也还有件事儿,想要请托。我欲重建洗天道观,并把峨眉迁徙至洗天派左近,故而要讨一月假期。”

    梁琴微微一笑,答道:“此事可准。”

    王崇就陪梁琴说得几句,估摸有半柱香的功夫,便此主动告辞,梁琴也不挽留,仍旧让孙宗五把王崇和齐冰云送走。

    王崇出了左司院,就一抖袖袍,裹住了齐冰云,化为一道长虹,冲天飞去。

    齐冰云被王崇裹住,就按住了樱桃小嘴,待得飞入半空,就忍不住浅笑,过了片刻,遁光飞驰,周围已经只有茫茫天宇,浩荡罡风,齐冰云干脆双臂张开,放纵大笑,开心至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王崇笑嘻嘻的吟诗一首:“美人西下峨眉山,素练风霜起鹰翻!只听银铃幽幽响,不知心中念着谁?”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jianzhanpojiuzhongtian/14335863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