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一剑斩破九重天 > 六三一、飞剑都这么桀骜不驯,放荡不羁么?

六三一、飞剑都这么桀骜不驯,放荡不羁么?

    王崇问道:“我先还去接天关么?”

    梁漱玉诧异道:“怎么不去?接天关是真有飞羽道人和梁庸,也真有天龙伏魔剑阵需要法力加固。”

    王崇知道这些魔门中人,在接天关埋伏下无数棋子,倒也不问了。两人这一次去接天关,王崇却不需要继续用灵池派熊血儿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一来接天关规矩严格,灵池派不是正魔十二大派之一,并不能进去,二来王崇在接天关素有威信,也有同门,办事儿本来就方便,也用不着遮掩身份。

    吞海玄宗季观鹰和武当的万花剑梁庸走在一处,放在外人眼里,也有些郎才女貌之意。

    除了小贼魔担心,这件事儿传道邀月夫人耳朵里,一切都相当的流顺。

    王崇和梁漱玉悄然进了接天关,没有任何阻碍,王崇也没去十八关,见过驻守的师兄,直接跟梁漱玉去了第七关,武当派的驻守之地。

    虽然鸷玄魔君补了界天之漏,让各派撤走了大半的人员,但此地仍旧有无数魔头翩然下界,故而仍旧需要有人镇守,故而还是留下了甚多人手。

    尤其是杨祖一脉,接天关已经成了他们这一脉实际上的道场。

    武当派如今在接天关,就只留下了百余位弟子,现在镇守第七关的恰好是王崇的一位熟人,大雅剑张瑾雯。

    当年王崇的妖身小霹雳白胜,还跟张瑾雯交过手,被这位武当派的女剑客,逼得不得不突破阳真,炼就第二元神。

    从此开启了小霹雳白胜,寸草不生,天高三尺的名头。

    王崇的第二元神在金丹境,还真不算什么惊天战力,只是一手雷霆霹雳剑诀还算了得,但晋升阳真之后,战力却一日千里,甚至都有点收不住了。

    因是之故,王崇事后想起来,还颇为感激张瑾雯。

    飞羽道人常年坐镇接天关,几乎不回去武当山,但却并不是第七关的主事儿,一直都是武当山本部派遣来的弟子的副手。

    梁漱玉和王崇进了第七关,王崇旧地重游,倒也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他的几个亲徒弟,萧观音,萧和尚,奚南,奚元,奚洛都在这里收取,甚至丹鼎门也是从这处地方起家。

    只是王崇还真没在第七关,见过武当门人,也没去过武当派驻守的——接天真武观!

    接天真武观乃是武当派的老山门!

    原来叫做真武帝君观,后来才改成了这个名字,在界天之漏出现之前,武当派就放弃了这座老山门,搬迁到了真武帝君道化遗蜕所化的真武道观之中。

    还是武当派东迁,这座老山门才被重新启用,成了武当派在接天关的老巢。

    王崇和梁漱玉有正经的名目,故而径直先去拜访张瑾雯。

    张瑾雯听得梁漱玉说,已经带回了真武老祖的分身,心头欢喜,叫道:“天龙伏魔剑阵已经数百年不曾调整,咱们武当派的九口飞剑安耐不住寂寞,有些破空飞走之兆。”

    王崇小声问道:“飞剑还能自己破空飞走吗?”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如果无形剑自己不破空飞走,你是怎么捡了便宜?

    王崇想了想,暗道一声:“也是!按照本来算计,元阳剑也是要破空飞走的,只是还未来得及飞走。”

    王崇想到此处,忍不住嘀咕了一声:“飞剑都这么桀骜不驯,放荡不羁么?”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飞剑本来就是杀伐之器,祭炼的时候,就是一股斩天断地的执念,如何会温驯文雅,小鹿乖乖?

    王崇正在跟演天珠斗嘴,梁漱玉已经轻笑道:“还请大师姐主持,给天龙伏魔剑阵加固。”

    张瑾雯笑道:“老祖的分身,经过多一手,就会减弱威力,还是就梁庸师妹来罢。”

    张瑾雯把手一挥,就带了王崇和梁漱玉,还有十余名师弟妹,直冲天宇。

    武当的老山门,接天真武观,气势恢宏,在接天真武观高空,有九道流光,来回游走。

    王崇早知道,这九道流光乃是武当派的九口飞剑,虽然也微生贪念,但终究知道,这是接天关的一环,如是丢失一口,未免会有些问题。

    只怕武当山的两位道君都会惊动了。

    “这九口飞剑,品质倒也不俗。”

    王崇刚刚升起这个念头,就有一口飞剑化为五彩星光,迤逦而来。

    这口飞剑到了王崇身前,兜了一转,居然让小贼魔有一种熟悉之感。

    “星斗离烟剑!”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不是你那口!

    王崇惊讶道:“武当派怎会有星斗离烟剑?这口……比令师送我那口,品质好了太多,炼质怕是有六次了。”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武当派怎么会没有?他们的九大嫡传剑术,就有星斗离烟剑法!

    王崇还未来得及问,这究竟怎么个回事儿,就见杨属于素手一扬,一个须发皆白,一身邋遢的老道士,气呼呼的走出了虚空。

    老道士捏了法诀,喝道:“小乖乖们!老实听话。”

    九口剑光被一股磅礴的法力一催,顿时剑光铮铮,发出鸣啸,就连游走在王崇身边的那口星斗离烟剑,也爆散为无数星光,点点斑斑,好看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王崇看到这口飞剑,忽然又想起来令苏尔。

    不由得有些神伤,他若是没有暴露身份,老老实实在毒龙寺学艺,现在只怕成名的飞剑就是星斗离烟剑,成名的剑术就是小无相剑诀了。

    虽然未必有如今功力浑厚,但凭着天符书的修为,兜率金丹的玄天禁法,战力也不会输吞海玄宗的山海经多少。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如果你没有山海经的底子,是没法把天符书修炼到极致,早就提前道化了。

    王崇也不跟演天珠斗嘴,因为他知道,这破珠子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毒龙寺一脉的道法,实在太容易道化,能够出铁犁老祖,红叶禅师,葵花道人,令苏尔,乃至于赵剑龙这些天才之辈,也是真不容易。

    甚至小贼魔都有预感,毒龙一脉只怕是千余年后,此界气运所钟的第一大派,跟更古老的灵池,前不久的峨眉,相互映照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jianzhanpojiuzhongtian/14174094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