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一剑斩破九重天 > 五三六、好徒弟难得

五三六、好徒弟难得

    王崇也不理刘灵吉和许旌阳,冲着齐冰云微微一笑,说道:“听说齐师妹得了大妖重离子的翠玉山峰,也在修行两界乾元须弥金光大阵?”

    齐冰云点头答道:“确是在兼修这门阵法。掌教还令五位长老帮我一起祭炼翠玉山峰。”

    王崇笑道:“我有位好友叫做季观鹰……”

    齐冰云自然知道白胜和季观鹰是至交好友,不由得心底微微一跳,暗忖道:“是季郎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王崇对齐冰云,刘灵吉,许旌阳说道:“两界乾元须弥金光大阵虽然厉害,但终究是禁法,不是道法,亦非气法。我好友季观鹰,手创丹鼎门,此法极易成就,就算资质平庸之辈,也可以短短数十百年,就铸就金丹。”

    许旌阳,刘灵吉,甚至应扬和齐冰云都是一头雾水,不知道王崇究竟要说什么,甚至许旌阳还暗暗思忖:“白胜师兄不是这么不靠谱,让我们好好的峨眉弟子去转修丹鼎法吧?”

    司徒威和素琴就简单了,他们脑子里只有“师父厉害”四个大字,纵然还不知道王崇要做什么,却只只会觉得,那只是自己蠢笨,没有想到师父的想法。

    王崇笑道:“我可以跟老友季观鹰借两百位金丹,助三位修成此阵法。”

    许旌阳,刘灵吉都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金丹已经是此界仙道宗师,各派金丹境界,都已经是长老一流,非是寻常小卒。

    峨眉一共也才几个金丹?

    就算那些门徒数万的丁口大派,也没见得有十几号金丹。

    王崇一口气就是两百个……

    这要不是小霹雳白胜说的,换了谁说,都是吹爆了牛皮,连母猪肚子都吹爆了。

    只是换了小霹雳白胜,这话十之八九就是真的,偏偏就因为是真的,才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两百个金丹!

    特么都够推平此界,除了正魔两家十二个顶尖大派之外的任意一家宗门了。

    齐冰云却没那么惊讶,而是怔仲一愣,心头微甜,暗暗忖道:“他是知道我得了翠玉山峰,特意安排了白胜师兄,把这两百个金丹借我祭炼法术么?”

    应扬干脆就一拍大腿,叫道:“白胜师兄牛逼!”

    司徒威和素琴两个人,面面相觑,忽然就觉得自己好生废物。人家师父的好友,随便就有两百金丹门徒,自己得了此界最好的老师,学的是最上乘的道法,最顶尖的剑术,居然都还是个大衍,说出去怎么不羞煞人?

    两人都暗暗打定了主意,必然要在师父的指点下,苦苦的修炼,务必要在短短时日内,晋升金丹。

    好能不给师父丢人。

    王崇先给这六人度身订造了修行计划,把六人的所有时间都安排的满满登登,再无一分闲暇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日,王崇还真就什么事儿都没有做,只是认真调教这六人的道法。

    本来包括白云在内,峨眉的二代长老们,都觉得王崇会借助三代弟子,建立属于自己的威严,慢慢插手峨眉的诸般事情,却没想到这小子安生的很。

    居然除了指点六位知客弟子的修行,就再无其他举动,只有其他门人弟子,上门讨教,他才会细细指点,绝无半分藏私。

    过了一月有余,先是被王崇抽调来的丹鼎门两百金丹,一一赶来,到了峨眉就替齐冰云,刘灵吉,许旌阳三人祭炼阵法,几乎足不出户。

    接下来,各位长老的晚辈也都被一一带入了峨眉,比原来定下的三十余位多了几近一倍,足足有五十三人。

    王崇也不计较,都含笑一体收了。

    峨眉弟子不管功力高低,都有自己的居所,有些人的洞府还颇宽敞,甚至有一块附属的灵田。

    但这五十三人却被王崇按照男女划分,在峨眉的五灵仙府之外,选择风光明媚之处,建造了两栋高楼分别安置。

    这些年轻人出身都相当不俗,多少都跟峨眉的各位长老有些亲眷关系,有些人比如晋成仙子娘家人,多少也有一些道法的根基,但也有些人被引渡上山之前,并无仙缘,仍旧只是凡俗。

    王崇每日都会把这些人聚集起来,讲谈天下正魔各派的传承来历,有甚厉害道法,有甚厉害人物,行事风格如何,旁支又有哪些,老一辈那些人物了得,新一代都有谁人出色……

    只是偶尔若不经意的把峨眉的基础修行功法夹杂在奇闻异趣之中,略略提了几句。

    这些仙魔两家的轶闻趣事儿,让这些年轻人听得津津有味。那些出身修行世家之人,也会偶尔补充一些,自己从长辈那里打听来的故事,甚至还会被王崇叫上去,给同门讲古。

    高谈阔论之后,王崇就会让这些年轻人打些野味,自己也提供一些仙家的食材,让大家在山野间,其乐融融美餐一顿。

    凭着这一举动,这五十几个年轻男女倒是相处的颇多融洽,甚至好些人都因为脾气相投,结交了甚多好友,还有几对年轻人偷偷互有好感,甚至有人私底下海誓山盟。

    王崇对这一切,只做不知,也给这些年轻人一个温和可欺的形象。

    这些年轻人并不知道,自己每日的一举一动,都会被王崇以镜光术,转去推荐自己入门的长老洞府。

    这一日,王崇正在陪这些年轻人闲扯,有个峨眉李服长老推入门中的晚辈,忽然就不耐烦起来,心头暗暗忖道:“我来峨眉是为了学上乘剑术,听这么一个比我还要年轻的人,日日吹这些牛逼,有什么意思?按照他自己吹嘘,一身剑术怕不是举世无敌,凭他也有那个本事?”

    “前几日,还不甚熟悉峨眉的规矩,我也就忍了他。如今快一个月下来,谁还耐烦,继续奉承?我家中长辈也是峨眉的长老,听说还是掌教玄德真人的师弟,地位远远高过了这爱吹牛逼的家伙,今日且不要给他脸面。”

    李服在峨眉二代长老中排名二十三,在玄德之下,齐冰云的师父玄一之上,如今还是大衍境的修为,并不十分突出。

    这位李服举荐来的晚辈,按辈分已是他五六代的旁支亲戚,这位峨眉长老也是偶尔回家探亲,见这个晚辈有些资质,就留了心。

    这次王崇大开方便之门,他就把这个晚辈举荐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个叫做李墨阳的年轻人,从未有接触过仙家,来峨眉这些时日,因为不曾进过五灵仙府,也不知道什么叫仙家气象。

    他又因为脾气怪,为人高傲,也不大瞧得起其余的同门,所以也不跟同门来往。

    对王崇和同门谈起来的那些事儿,也不是十分相信,只觉得这些吹牛居多。

    李墨阳存了心思,就抓住了王崇话里的一个“破绽”,大声叫道:“白胜仙师,你说西方有二妖圣占据一片大陆,以人为食物,我辈仙真为何不替天行道,斩灭此二妖圣,拯救黎民与水火?”

    王崇微微一笑,反问道:“你对西方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李墨阳冷笑道:“也不须什么了解,都以人为食,如豢养家畜,还需要了解什么?我如是有一剑在手,修成横行天下的剑术,必然诛除此妖孽,心头方有畅快之意。”

    几个出身修仙世家的年轻人,都忍不住吃吃笑,显然是在嘲笑李墨阳的无知。

    李墨阳睥睨了这些人一眼,冷笑道:“乱笑些什么?难道我说的不对?”

    有个少年,叫做孙博元,出身晋成仙子的娘家三仙岛,他忍不住说道:“你也不问,天下修道之士,有没有动过手,再放此厥词?”

    李墨阳忍不住叫道:“若是出了手,还不能除此二妖孽,岂不是说天下道门都是废物?”

    孙博元顿时就生了气,几个出身修仙世家的年轻人,就跟李墨阳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崇心底微微叹息,他想的却是:“应扬和白莲花童子这对患难夫妻,日后怕是要有许多波折。”

    此界人妖之别极重!

    西方二妖圣只是其中一例罢了,除了西方二妖圣,尚有许多人妖冲撞的例子。

    但人是生灵,妖亦是生灵!

    妖有食人,人何尝没吃过妖怪?

    此界大神通之辈都有共识,只要护住人族,不受妖族侵害便罢,妖怪之辈若不杀人食人,也不会特意去斩妖除魔。

    更不会有灭尽妖族之风气。

    至于年轻一辈,愿意多杀些妖怪,倒也不妨,愿意分清妖怪的善恶,也是磨炼,各派长老以上,都不甚管束。

    除了不许传授妖怪真法,也并无其他残害妖怪的举动。

    当年道魔两家也有过太乙境的修士远赴西方,却在几次交手之后,跟二妖圣定下了约定,西方之民只要不愿被妖所食,就要送入附近灵墟!

    各派道圣在西方大陆划分出来一十三个灵墟,不许任何妖怪进入,为人族的乐土。

    本来道魔两家都以为,人不甘心为食物,自然蜂拥逃往灵墟,却没想到大多数人都甘愿这般生活。

    西方二妖圣把妖丁和人族划分为一十六等,人族为最末一等,大多数人也就心甘情愿,做一十六等的人族,并无反抗之念。

    道魔两家这才没了出手“救人”的举动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jianzhanpojiuzhongtian/13488537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