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一剑斩破九重天 > 四三五、软红香里步莲轻,万种妖娆过娉婷

四三五、软红香里步莲轻,万种妖娆过娉婷

    邀月夫人见来者是个美貌惊人的女子,就伸手把小贼魔拉在身后,笑吟吟的问道:“这位道友可好!”

    来者是个一身素白的女子,举止端方,杏眼桃腮,初看也不过人间丽色,但却有一股温柔,让人总忍不住看了又看,越看越爱。

    王崇才偷看了一眼,演天珠就送出一道凉意:不要看了。

    王崇忍不住惊叫道:“你不是又让我送好东西吧?”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胡说八道!

    王崇这才安心,问道:“此女子是个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你将来会杀了她,因此跟应扬结仇。

    王崇惊讶道:“这位就是应扬未来的夫人?我有这么没人性?”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应扬为了她,差点反了峨眉。

    王崇越发的不解了,只觉得这破珠子说话颠三倒四,七零八落,刚说了一句自己会杀了此女,就扯到了应扬会反了峨眉,让人摸不着头脑,他忍不住问道:“这却是为何?难道峨眉给应扬安排了其他夫人?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非也!只是人妖相恋,为世情所不容。

    王崇顿时默然,良久才反问了一句:“她就是那个什么白莲花童子,还曾击败过项情的?”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她还要过几年,才有本事击败项情。也亏得你杀了她,不然应扬十之仈Jiǔ是真会反出峨眉。

    “白莲花童子,西方二妖圣座下,妖族第一天才,应扬的夫人,曾击败项情,又复死在自己的手下……”

    王崇默念了几句,忽然有些同情这个女子。

    出身妖族,却连同时代最为出色的人族天骄都能击败,更能得同样一代绝世人物的倾心相爱,惊才绝艳之处,绝不下与王崇平生所见的任何一人。

    包括玄叶,欧阳图,应扬,齐冰云,乃至他自己。

    只是这位白莲花童子的一生,实在是一个大写的惨字,全都是悲剧。

    人妖相恋为道门不容,又复因为击败项情为魔门所忌惮,最后死在了……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手里。

    王崇着实没法评价,这位白莲花童子的一生。

    白莲花童子也没想到,这位少年只瞧了自己一眼,就脸色古怪,看了一眼,又看了一眼,把她看的心下着恼,暗忖道:“这厮好生无礼!若非那个姐姐温柔,我就出手杀了这小贼。”

    她面对邀月,脾气却好了许多,柔声答道:“姐姐好生温柔,小妹若非有事在身,好想跟姐姐攀谈一番。”

    邀月心下惊讶,问道:“妹子不知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白莲花童子灿然一笑,答道:“小妹是来取一件灵物!”

    邀月心头顿时明白了几分,转头看了一眼王崇,小贼魔叹了口气,对邀月夫人说道:“姐姐!那东西不能够给她。”

    邀月倒是也对白莲花童子,略有些好感,但就这点好感,远不足让她割舍王崇的利益。尽管她知道,王崇最多只需要一道丙火灵精,还有甚多富余,可也不会把如此珍贵之物,白送给才见面的人。

    邀月夫人也就是询问王崇的意见。

    王崇若是非要给……她可就要逼问一番,小贼魔跟这个女子什么关系了。

    邀月得了王崇的回答,笑吟吟的说道:“那就不耽搁妹子。”

    她扯了王崇便自施展遁术,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白莲花童子脸色微微一变,邀月和王崇的表现,让她也有几分揣测,哪里有如此巧,就在这等地方遇上?

    她报了万分之一的希望,化为一道白光遁入大海。

    一个多时辰之后,这位白莲花童子又复飞出海面,足踏波浪,淡淡说道:“本来事有先后,捷足先登者为应得之人,但事关大道,我也须得破一次例了。”

    白莲花童子刚才,已经偷偷出手,在王崇和邀月身上,下了一道“白莲香”!

    此乃她天生的体香,优雅清淡,但却不拘千万里,都跟本身有所感应,也不怕这两人逃走太远。

    白莲花童子也不施展遁术,直接用了挪移虚空之法,须臾就横渡千里,她稍稍停顿,又复横渡了数千里,连续数次之后,却见前方有一男一女正在做些“拉拉扯扯”的勾当。

    白莲花童子不由得呸了一声,喝道:“两位道友好兴致。”

    邀月夫人俏脸一红,两人飞至此处,却是小贼魔说:“看姐姐脸上有些灰尘,弟弟帮你吹一吹。”

    邀月一张俏脸,白的如嫩豆腐,光洁白皙,哪里有甚灰尘?当然不许。

    本来这大海之上,四顾无人,哪里料得就忽然来了不速之客?

    王崇也甚脸皮厚,见到是白莲花童子,知道是躲不过去了,轻咳一声,对演天珠说道:“你刚才说,她就是得了丙火灵精,这才能突破阳真,击败项情?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对,她是天生的莲花之精,又得了西方二妖圣的点化,天资绝世。但若没有得了丙火灵精,绝无可能突破阳真之境,最多也就是跟项情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王崇叫道:“这么说来,就真不能给她了。”

    邀月夫人被王崇弄得有些筋骨酥软,一时间不得答话,小贼魔却正是兴头上,当下就喝道:“道友不远万里,追杀过来,可是要做个三秋恶客,要棒打春天的鸳鸯?”

    邀月夫人又气又恼,伸手就掐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王崇呲牙咧嘴,但也不耽误他信口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白莲花童子笑道:“小女并无此意,只是我修道有成,欲借丙火灵精突破境界,故而才冒昧前来。”

    邀月体内真气转了几转,暗暗忖道:“这是要打起来了。我倒要瞧一看,这个女子有什么本事。”

    她轻轻说道:“丙火灵精我们倒也有,只是也须用来修道,不能转赠。”

    白莲花童子叹了口气,说道:“既然如此,就只能让我做个恶人了。两人莫要怪罪,修道之路,万人争一线,本就是生死干系,来不得仁慈!”

    她素手轻轻一抓,就有一柄通体如冰如玉,宛若透明的大斧,出现在手掌之中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jianzhanpojiuzhongtian/12893487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