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一剑斩破九重天 > 三八一、大敕封灵神法

三八一、大敕封灵神法

    玉都道人怡然不惧,手指轻捻,便有一朵金莲飞出,这朵金莲和海会道圣分身所化烈火略一接触,便一同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或者别人,还不知道,以为是玉都道人道法玄妙,化解了此危机。

    王崇却觑得其中奥妙,这就是玉都道人借助天邪金莲,把这一团道化之力,生成的真火,送入了域外虚空,不知道哪一头倒霉的大魔妖身上。

    玉都道人笑吟吟的踏上了八景云楼车。

    素琴仙子却难得的没有发货,扔出一把头发去,只是气呼呼的叫道:“讨厌鬼!你有跟上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玉都道人一脸正经的答道:“便是有一件大事禀报!我听人说起,那个叫做小霹雳白胜的混帐王八蛋,就在附近游弋。他的道行法力不输于我,怕此厌物来惹你不开心,故而才追了上来。”

    素琴怒道:“世上还有比你更令人讨厌之物吗?”

    玉都道人淡定自若的答道:“自然是有的,比如峨眉南宗的小霹雳白胜和欧阳图,吞海玄宗的季观鹰,魔极宗的项情,这四个便是世上最大的厌物。各种讨厌,恶心,卑鄙,龌龊,下流,无耻……样样都胜我十倍。”

    王崇肚内大骂:“这厮好生无耻!”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这货不当人子。

    一人一珠难得有些默契,两人也不敢当面骂,只是以神念沟通,把这位玉都道人骂的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玉都道人一共就骂了四个人,其中有两个是“王崇”,把个驾车的小贼魔,气的“一佛升天,二佛出世”,若不是演天珠紧着提醒他,干不过这厮,王崇早就遁出第二元神,把玉都道人弄死了。

    玉都道人骂了一通四大“厌恶”,然后才对素琴说道:“所以,我绝不会让白胜那贼子,有机会接近素琴小姐。”

    素琴仙子怒道:“我有父亲的分身,何惧此贼?明明是你恬不知耻,奋勇前来勾搭。莫要以为,我不知道你那些龌龊心思,不就是想要娶了我,好节省几百年的奋斗吗?”

    玉都道人急忙站了起来,躬身一礼,说道:“素琴小姐快不要这么看轻自己,若是能娶了你,最少能节省玉都一两千年的努力,岂是区区数百年可比较。”

    素琴气的小脸都白了,她是真个没见过,世上还有这般无耻的人。

    偏偏这个叫玉都的家伙,在太乙宗是有名的天才,一百多年前,还默默无闻,只是一个寻常的金丹境弟子,出门去游历了几年,忽然就蜕变成阳真大修了,十分得威灵道圣喜爱。

    这家伙出门游历的时候,素琴还未出世,他回来之后,不知怎么就盯上了自己,百般讨好,甚至跟海会道圣提亲了好些次,都女儿的极力反对,这才作罢。

    素琴仙子当真恨不得杀了这厮,只恨她功力不济,还真就杀不了对方。

    就如王崇也好奇,为何素琴不扔出一把头发,素琴仙子是真扔出去过,几十个海会道圣的分身一出,这位玉都道人就脑袋一晃,来了一句:“素琴小姐且慢动气,小道人去也。”然后就不知所踪,遁法之精妙,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卡着海会道圣的分身尽皆散去的点儿,这位玉都道人又喜滋滋的出现。

    素琴仙子那是真气,但也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玉都道人在素琴身边坐下,他生的也不算好看,但也绝不难看,甚是朴实。

    若非身外金莲生灭,道气昂然,一派仙姿,就如一个寻常的读书士子。

    素琴忍了又忍,还是骂了一句:“我要去大师兄处,你也敢跟了去吗?”

    海会道圣的大弟子宋潜溪,道法高深,成就阳真数百年,又复十分照顾这个小师妹。

    素琴耐不过玉都道人的缠绕,曾怒而去求大师兄帮忙,宋潜溪出手,把玉都道人封印了数日,算是小小的教训了一番。

    素琴仙子就以此来吓唬玉都道人。

    玉都道人摸了摸下巴,沉吟了良久,这才一拍大腿,说道:“大师兄虽然道行高深,但是我最近恰好炼了一门法术,也不怕他责骂了。”

    玉都道人随手一翻,就有一盏天灯出现掌中。

    这盏天灯五色流转,光彩蔚然,也没有邓托,就是一盏灯光,琉璃百幻。

    就连王崇都心头一颤,感应到了一股绝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素琴仙子惊骇道:“你是怎么练成,咱们太乙宗的护山大法?”

    太乙宗也是传承久远,数千年立宗的大派,门中以三法六决十二术为主干,衍生旁支道法无数。

    比如小阳宫宫主炼就的太乙五绝神光,就是第三等的十二术之一。

    玉都道人所展示的却是六法之一,名为大敕封灵神法!

    此法非是一个人炼,而是召集无数门人弟子组成阵法,祭天炼地,沟通虚空。

    往往数十年才有一得,每有一得,便能招出一尊灵神,化为一盏天灯。

    便是太乙宗立派数千年,也不过积攒了一千多盏天灯。

    这些灵神天灯,少则十余盏,多则越多越好,化为大阵,威能无穷,号为周天灵神大阵。

    其中有数百盏天灯,送去了接天关,组成大阵,阻挡天魔下界,剩下都在四大道圣手中执掌,如今都放了出来,准备跟人硬怼。

    玉都道人笑吟吟的说道:“也不过是海外收了一国,传授他们一些粗浅道法,让这些下愚之人,不修别法,日夕祭炼大敕封灵神法,今年才有一得,炼做这一盏天灯。”

    玉都道人把手中的天灯飞出,在八景与楼车前做接引,说道:“素琴小姐,这天灯可美么?”

    王崇在驾手位子上,听得此句,忍不住骂道:“十分不当人子。换了我来,必然说素琴小姐,你看着天灯五色,衬托得你好生美丽,我看的好生欢喜。哪里会喜滋滋的夸耀那盏破灯?”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你可住了罢!本来你命里就只有几个女徒弟,折腾来去,现在已经不好数了。

    王崇顿时讪讪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jianzhanpojiuzhongtian/12624211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