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一剑斩破九重天 > 三五四、道友,当真要为难老尼?

三五四、道友,当真要为难老尼?

    王崇还是头一次遇到这般难缠的对手。

    功力在自己之上,剑术在自己之上,法术亦在自己之上,战斗经验亦不输分毫,尤其是还这般的谨慎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道,白云的确是辛辣之性,但是在玄叶远走,玄机永远在海外,玄德还是个金丹,只有她一人苦撑峨眉本山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这位峨眉长老知道,若是自己败了,峨眉就没得撑场面的人,故而才硬生生压下去性子,与人斗剑,宁可十拿九稳,也绝不突飞躁进,求一时之胜。

    这般斗法的习惯,让白云大师,比任何同级数的敌人难缠了十倍,一旦占了上风,敌人就绝无机会翻盘。

    王崇剑术一变再变,各种阴谋诡计使了无数,但偏偏就奈何不得白云大师,眼瞧她渐渐占了绝对的上风,心头暗忖道:“这般斗法下去,有输无赢,不若……走了!”

    王崇遁出第二元神,顺手就藏了一朵天邪金莲,除非是有极厉害的阵法锁困,当真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。

    确信再无取胜之机,王崇的第二元神一剑荡开白云的乾清一气大擒拿,在对方的阙元剑重新组织攻击之前,捏了法诀,倏忽消失。

    白云急忙纵剑光横扫,但却再找不到这名大敌的半分踪迹,这位美貌的老尼姑,收了阙元剑,沉吟片刻,御遁光直奔大罗岛。

    王崇稍作一番转折,这才把第二元神收了回来,过得片刻,就见老尼姑驾驭遁光跟了上来,不由得暗骂道:“早知道就死拼了。”

    他灵池剑当胸一横,对邀月说道:“怕是要跟这额老尼姑拼过。”

    邀月夫人取出了凌虚葫芦,叫道:“莫要怕,让姐姐用凌虚葫芦带你逃走。”

    王崇笑道:“这般情景,可像是私奔么?”

    邀月啐了他一口,脸上红晕展现,白玉般的肌肤上,红云轻抚,煞是俏丽动人。

    “小不正经的,这般时候,还跟姐姐调笑。”

    王崇笑道:“越是这般时候,越调笑的得劲。”

    邀月气的也无暇骂他,正要抢先出手,白云大师已经喝道:“吞海玄宗两位道友,贫尼并无敌意。此行要去阿罗教取珊瑚金,两位请自行其是。”

    王崇实在忍不住,喝道:“在季观鹰,忝为阿罗教教主,演庆真君徒弟,我姐姐邀月,金母元君门下。”

    白云大师顿时脸色一滞,问道:“然则,两位是不打算交出珊瑚金了?”

    王崇好气又好笑,喝道:“珊瑚金早就没了库藏,都被我送去了吞海玄宗,请我老师炼剑了,若是白云大师不信,可跟我回吞海玄宗一趟,亲自去问问我的老师。”

    白云大师冷笑道:“好歹也有些库藏,且让我翻找一番,若是真个无有,我就去别家问问。”

    王崇气恼,心道:“若不是怕暴露身份,我就让邀月姐姐和黑风双煞,一起围攻你这老贼秃尼。”

    邀月喝道:“峨眉诺大威风,却早过时了。如今你来阿罗教呈威风,我明日就请师父去五灵仙府走一遭。”

    白云大师柳眉轻竖,喝道:“吞海玄宗的两位道友,当真要为难老尼?”

    王崇笑骂道:“就没听说,跑人家来拿东西,人家说没有,就是为难。”

    白云大师脸色难看,她如何不知道,若是阿罗教还是孤鸿子当教主,自己所作所为,孤鸿子也只有忍了,还能拿她怎样?

    但现在是吞海玄宗季观鹰,她刚才就猜出来两人的来历,背后都有道君境界的大能,想要这般不讲道理,可就有些难了。

    白云思忖片刻,喝道:“老尼愿意用些丹药交换。”

    王崇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丹药这种东西,我们吞海玄宗不缺。这样罢,白云你愿意替我出手三次,我送你足够炼制一口飞剑的珊瑚金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王崇也不知道,为何白云就惦记上了阿罗教库藏,他若是再把第二元神遁出,联手邀月,也未尝不能一拼。

    可他是讲究利益的人,这般拼下去有何好处?转不如坑老尼姑一下,若是白云真答应了此事,小贼魔有七八成把握,保管这老贼尼死了都不知怎么死。

    白云大师微微沉吟,说道:“这三次出手,须得经我同意。”

    王崇答道:“如此就一言为定。”

    他心道:“我如是设下计谋,哪里会让你看出破绽,出言拒绝?”

    白云大师这才松了一口气,替对方出手三次,也不是什么大事儿,尤其是还她同意,若能换回足够的珊瑚金。她其实并不是要用珊瑚金炼剑,珊瑚金只是一种天地灵材罢了。

    白云自忖,足够连一口飞剑的珊瑚金,足够分用在几口飞剑上,她一炉说不定能练出三口以上剑胚。

    至于如何打磨剑胚,祭炼飞剑,可就是百年之后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邀月见双方罢手言和,这才忍不住问道:“刚才大师可是遇到了敌人?”

    白云大师脸色难看,说道:“不过是一叛徒,给他侥幸走脱。”

    邀月夫人刚才,远远的瞧见白云大师跟人动手,出手之人剑术道法,似乎不在白云大师之下,不由得心头好奇,此时听得是“峨眉叛徒”,不由得暗忖道:“原来是玄叶,怪不得如此厉害!”

    邀月这次出关,就跟王崇在一起,还未知道,峨眉南宗出了几件大事儿,所以才有认错人。

    三人达成协议,再不剑拔弩张,各自驾驭遁光,白云大师瞧了一眼两人,问道:“这位道友便是邀月夫人?”

    她听王崇喊出了邀月的名字,尤其是邀月一手御天兵法,着实厉害,故而才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邀月颔首道:“正是邀月。”

    白云大师叹息一声,说道:“道友居然也破境成了真人,实在煞非容易。”

    邀月夫人微微一笑,说道:“侥幸而已。”

    这位老尼姑想起峨眉,现在满山的金丹二代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能再出一个真人,更不知道自己和玄机,谁能证就太乙,成为道门大圣,稳固宗门,不由得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jianzhanpojiuzhongtian/12513178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