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一剑斩破九重天 > 三四五、回去做他的季观鹰

三四五、回去做他的季观鹰

    苍九子还真不敢得罪峨眉。

    峨眉阴定休出世,遮掩了其余两位老祖的风光,杨道人为人低调,甚至就连夫人都身份神秘,弄得好些人都以为峨眉就只有阴定休。

    直到接天关一战,韩无垢出手,把鸷玄魔君送上去补天,天下各派才知道,为何那些被阴定休欺负过的顶尖大派也不去寻峨眉的麻烦。

    逍遥府居然只派出去四大火府使者和三十六掌旗使去火烧峨眉,门中没有一个厉害人物出手。

    不是大度,是真不敢撕破脸。

    唯一一个被人怂恿了去抢杨道人尸身的鸷玄,那是真惨,好端端一个天魔宗掌教,执掌大自在天魔幡,有望道君的人,生生被韩无垢被补了天。

    诸如昆虚山这种门派,比起正道的三宗两派一府,还有魔门六大正宗,那就更差了一筹,连天魔宗的掌教都被遮掩了消息,他们就更不知道峨眉的虚实了。

    当初门派也不是没有过声音,趁着阴定休飞升,去峨眉抢了那些飞剑法宝。

    还是苍九子觉得,做人不可这样,劝阻了下来。

    现在他才晓得,这是那些顶尖大派,故意压着消息,等着坑人呢。

    苍九子甚至满怀恶意的想道:“狗屎的峨眉三分,这就是阴定休老不死,临飞升设下计谋,等人去峨眉抢东西,他安排下韩无垢那个凶婆娘,趁机抢那些抢东西的人宝物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天下各派,厚道人多,没有人去峨眉趁火打劫,要不然……自家的山门怕是都保不住。”

    这位昆虚山的大长老,瞧着王崇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道友误会,老夫怎会让人欺负了峨眉弟子,也就是稍迟一步。”

    王崇不肯饶人,叫道:“若不是我出门,谁知道你老人是稍迟一步,还是稍迟个八九步,反正您修道年久,关键时候,出手慢个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分,谁还能说个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没出手帮我峨眉弟子,我就不计较了,峨眉也用不着别派庇护,你阻拦我教训那厮,这可是……打算结仇?”

    苍九子这会儿真想骂娘了,他哪里是想要结仇?

    就连齐冰云都听不过去了,急忙御剑飞空,说道:“白胜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王崇见到齐冰云,更有一股想要出点风头的冲动,叫道:“我也不差你解释,也不须你道歉,你凑吧凑吧,给我凑一口飞剑做赔礼,这件事儿就算过了。我自去南土灭了小阳宫。”

    苍九子听得,暗骂道:“越发的不成话了,有本事你真去南土,小阳宫或者难不住你,难道太乙宗还能看你放肆?”

    至于王崇开口就要飞剑,苍九子哪里有的?

    就算有他也不肯赔,这都是哪里跟哪里的事儿?凭什么就赔啊?

    苍九子正要据理力争,齐冰云急忙叫道:“白胜师兄莫要如此,这件事须怪不得昆虚山。”

    王崇笑嘻嘻的说道:“这件事我来做主,齐冰云师妹你道行还浅,不知道峨眉的规矩,且不要说话。”

    苍九子收了云雾,现身出来,一个须眉皆白的老者,苦着脸,说道:“白道友莫说了,飞剑是真没有,便是你家祖师来了也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这老头顿了一顿,小声说道:“若是早年就有,也给阴定休勒索走了。他没勒索去,岂不是真没有。”

    这个理由好生强大,王崇一时间,居然也找不到反驳,他也不是真想勒索一口飞剑,飞剑哪里是好容易得来?

    这不过就是漫天要价,落地还钱之意。

    王崇想了一想,说道:“这样罢!我有一口飞剑,品质太差,你们昆虚山帮我炼形质各一次,就算折过这次恩怨。”

    苍九子犹豫片刻,仍旧摇头,王崇想了想,取出了阳字碑递了过去,说道:“加上这件宝物,总还可以了罢?”

    苍九子此时已经看清了王崇的“真脸面”,心道:“果然峨眉都是一窝子,这般狡诈,不过是想要让昆虚山替他们做苦力。”

    他仔细思忖了一会儿,勉为其难的说道:“好吧!百年之内,昆虚山帮你祭炼此一口飞剑,炼形质一次。”

    王崇将取出了罗炎剑,递送了过去,苍九子还真没见过罗炎剑,只是刚才王崇用的剑光,明显不是这口,他心头暗忖道:“这是祸害了哪家的飞剑?怪不得想要让昆虚山帮他重炼,怕是销赃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崇也的确有这个想法,昆虚山把罗炎剑祭炼百年,他再想个办法,寻一道丙火灵精炼入其中,白邙山大罗宫可就认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齐冰云那是真的纯良,眼瞧着这位“白胜”师兄,纵横捭阖,就从昆虚山捞了好处去,心头实在忍不住想笑,心底暗忖道:“怎么有些像季郎!”

    想到了“季观鹰”,齐冰云忍不住微微有些惆怅,她暗忖道:“若是季郎也修成了阳真,我怕就是能够跟他一起了,也不用隐瞒这番情义。”

    王崇也不敢多看齐冰云,随手取了石锤和天蝉叶,递给了齐冰云说道:“这两件法宝,我也没什么用,就转送给那位被惊吓的师妹吧!”

    递出了两件宝物,王崇剑光一兜,直冲九霄,须臾间就去的远了。

    他是真不想多留,似乎没多看齐冰云一眼,他心底就有一股火焰要爆发开来。

    下面的各派弟子,瞧了一场大战,都心头吃惊,尤其是峨眉南宗的小霹雳白胜,那一口飞剑使动,骚的不成话,差点就把米阳公的三条腿都切下来,不知多少人都大叫畅快。

    王崇收了第二元神,望了一会儿齐冰云,心头忽然有些难过。

    他纵然能剑斩阳真,威风八面,却也不能跟心爱的女子开开心心说一会儿话,看她给自己笑一笑。

    便是自己的至交好友,要跟人结亲了,自己也不能去祝贺一句,说一句恭喜恭喜,送一件礼物,饮一杯喜酒。

    轻轻长叹一声,王崇掉头就走,再无半分留恋,此番来过,人也都见了,事儿也都做了,总要回去,去做他的季观鹰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jianzhanpojiuzhongtian/12476231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