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一剑斩破九重天 > 三三五、当面打脸小霹雳

三三五、当面打脸小霹雳

    王崇其实是不得不走,他着实有些撑不住了,狂叫道:“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谁让你把妖身突破阳真的?

    王崇喝道:“我哪里料得,这玩意说突破就突破了,也没给我准备,何况……这不应该是好事儿吗?”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好事儿,果然好事儿,再多不一会儿,新诞生的元神就能吞你灵识,占你肉身,诞生一个全新的小霹雳出来。

    王崇大叫道:“我死了,你就要换一个主人,可开心?”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开心毛线!老子好命苦。你现在只得一个办法能解决危机,不让新诞生的元神,吞了你的灵识。

    王崇忙问道:“什么办法,快说!”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炼第二元神吧!

    王崇愕然,叫道:“该如何炼?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特么老子教你……

    无数玄奥法诀,落入了王崇的脑海,王崇此时当真生死一发,白枭妖身还是金丹的时候,倒也安然无事,但如今突破了阳真,金丹淬裂,化为元神,就要主持肉身。

    若此是王崇自己炼就,当然把自身灵识和元神合一,灵识亦号为灵神,灵神元神合一,便是以灵神驾驭元神,以元神驾驭肉身,乃是无上正道。

    但……这破元神,它是白枭的金丹淬裂,所化的元神带有白枭的烙印,王崇若是以灵识相合,就不是自己了,当然因为白枭早死,也不是白枭,只是一个兼具两人记忆,性格,融合两人灵识元神的全新人物。

    不要说王崇,就连演天珠也不能接受,只能传授小贼魔炼第二元神之术,让他把这道新诞生的元神,炼为第二元神。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你找一枚珠子!

    王崇叫道:“什么都成?”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你还有什么珠子,就太元珠!

    王崇本想说,自己还有一枚定虹珠,并且还有一枚——演天珠!但此时哪里敢跟演天珠顶嘴,生怕这破珠子忽然就躁郁,搁挑子不干了。

    白枭的元神正在不断的侵蚀他的灵识,王崇也不过才大衍境,如何抵挡得住多久?

    王崇把十二枚太元珠一抛,按照演天珠所传心法,大喝一声:“快附上去!”

    他喝了六七声,拼命催动了演天珠所传法诀,白枭的元神仍旧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你不能留白枭的妖身了。没有肉身牵绊,这道元神才能彻底成了无主之物,让你祭炼。

    王崇哪里敢怠慢?一声喝,把白枭的妖身飞出,伸手一指,就有一道丙灵火蛇飞出,只是盘空一绕,就把白枭肉身化为了飞灰。

    果然,没有了白枭妖身的牵绊,这道新诞生的元神才忽然有些感应,似乎觉得太元珠更有趣儿些,掉头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元神诞生,只有道行法力,但却朦朦胧胧,只有修道人的灵识合一,才能化为完整。

    祭炼第二元神,本来也不是这么一回事儿,但此时王崇也顾不得了,分出了一道自己的魔识,就灌注了过去。

    也还是亏得王崇修炼的是五识魔卷,惯会玩弄魔识,如是换了其他的大衍境剑仙,就算把自己的灵识全都弄过去,只怕也不够祭炼第二元神的。

    王崇也算是经历过无数风浪,百忙间,还不忘了一拍凌虚葫芦,自己躲入了进去,免得修炼的时候,被人路过,顺手一剑,或者一道法术,就弄死个球球。

    凌虚葫芦不得法力催动,从高空落下,就挂在了一根树枝上。

    王崇也顾不得外面啥样了,把演天珠传授的法诀,催了又催,此时他已经恢复了原身,仗着山海经的道法厉害,功力深厚,还有灵池剑和天魔五识为后盾,可以转化真气,不惜血本的把真气投入。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好!你接下来要给它打入全新的灵识,我教你如何做。

    王崇按部就班,一一祭炼。

    饶是有演天珠左一道凉意,右一道凉意,王崇还是感觉全身炽热,他已经把山海真气转换了三次,灵池剑和天魔五识炼开的天地之窍,都被他抽干了一次,第二元神仍旧未能成型。

    演天珠只是反复催促,喝道:此时若不拼命,待得这破元神反噬,你就要没了。

    王崇还真不想——没了!

    他当真是豁出去了老命,十二枚太元珠兜空乱转,十二头仙都雷神,隐隐化形,但却被新诞生的元神,挨头吞吃。

    王崇也不知道,这种变化,是好是坏,但演天珠只有催促,未有提醒,他也就只能当做不知,一次又一次,简直是涸泽而渔,把自己的真气抽取出来,祭炼这第二元神。

    王崇只觉得,自己都快跟了结拜的二哥姓“干”了,才隐约听得轰然一声,一道人影飘飘而来。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:成了!

    他再也支持不住,就那么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王崇突破阳真,掉头就走,如尚红云这样的小妞,还有些懵懂,但齐冰云在内,包括武当派的几位仙子,都微生惧意。

    王崇这么做,其实并无什么深意,他就是突破之后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但诸位女仙哪来会这等看?

    几乎所有年长的女仙,心底都有一句话,但是谁也没说出口:“峨眉南宗,这是来跟峨眉本山示威了。”

    玄叶真人不久前突破了太乙,证就道门大圣之尊,如今峨眉南宗又出了一个小霹雳白胜,故意来昆虚山,在所有人面前突破阳真,成为真人境的大修。

    若说不是故意,谁人肯信?

    王崇走的时候,说的那些话,落在峨眉和武当的诸位女仙耳朵里,岂能没有深意?

    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日后不拘谁人欺负了你,便可报出我小霹雳白胜的名号,师兄当可让那人知道,峨眉的雷霆霹雳剑诀,究竟有无浪得虚名。”

    峨眉本身的弟子,玄德真人的亲传,如何就需要峨眉南宗的人来庇护了?

    小霹雳言外之意便是说:峨眉本山没有太乙。莫要说三代,就算二代也没出第三位真人,仍旧只有玄机和白云,迟早要让我们南宗来庇护。

    这是赤露露的蔑视!

    公然上门抽峨眉本山的脸面。

    “当面打脸小霹雳”这个这不甚文雅的绰号,半日间就传遍了昆虚山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jianzhanpojiuzhongtian/12443651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