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一剑斩破九重天 > 一九二、老妪提灯图

一九二、老妪提灯图

    可怜凉雁生,不过是个大衍,哪里守得住传灯魔侍的一击?

    传灯魔侍修行的乃是灵图经,此经每一种境界,便要修一种灵图,共有三十六种灵图,按有道路不通,只能择其九种而修。

    传灯魔侍乃是金丹大圆满,修行到了第五幅灵图——老妪提灯图。故而手中才会总提着一个灯笼。

    这一击魔火焚身,顿时就把凉雁生烧的肉骨成灰。

    人妖相化之术,原身死了,妖身就会跌落,让人收取,妖身死了,就会显出人身,无法隐藏。

    王崇也没料到,这些老魔头如此狠辣,为了不让消息走露,不惜连凉雁生这等弟子都杀了灭口。

    他人影一晃,落在地上,立刻就施展大火流金之术,冲向了传灯魔侍。

    传灯魔侍不慌不忙,把手中的灯笼一举,自己和王崇一起,忽然就消失不见,却是这老魔头,把王崇摄入了自己的老妪提灯图之中。

    王崇亦不曾见过这般敌人,本想倾尽全力一搏,却没想到,足下飘飘,落在了一处山水之间。

    这般场景,颇为熟悉。

    王崇见传灯魔侍,背后还飘飘一个提灯老奶奶,正露出一个狞笑,喝道:“正所谓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,却偏要闯进来。我这老妪提灯图乃是阿罗教镇派之宝,新近方才祭炼成功,刚好那你试个手。”

    传灯魔侍手中的灯笼一举,他背后的老奶奶,亦把灯笼举起,两道火焰隔空射来。

    王崇施展大火流金之术,化虹而起,心底一个念头,就再也遏止不住,他冲着传灯魔侍身后的老奶奶,大呼小叫道:“奶奶,奶奶,我是的亲孙儿啊!”

    提灯的老奶奶身子一滞,本来没有表情的脸上,忽然显了慈祥之色,叫道:“果然是我乖孙!”她好像忽然醒转过来一样,瞧见到了传灯魔侍,惊讶道:“这又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传灯魔侍吃惊不小,慌忙催动一身法力,王崇哪里给他机会?急忙摇身一变,使出了孤鸿子的妖身,一记惊天动地的森罗大印法就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传灯魔侍纵然不如孤鸿子,也不会相差太远,急忙催动自己灵图经的修为,要抵挡这一招,他身后的老奶奶,灯笼一举,就把他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传灯魔侍长声惨呼,灵图经的修为顿时崩溃,被王崇结结实实一掌,打的五内如焚,委顿不堪。

    “果然!给我料到了。”

    传灯魔侍也是倒霉,他若是在外面,即便不招呼其余魔侍一起动手,只是跟王崇单打独斗,即便王崇是使出白枭妖身,运使元阳剑,也未必就能百招之内斩了他。

    若是用孤鸿子妖身,还真有一番争斗,毕竟双方各有所长,了解甚深。

    可他偏偏刚“炼化”了阿罗教镇派的宝物——老妪提灯图。

    有心拿王崇开一个利市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反而因为这件宝物,翻了车车。

    王崇得势不饶人,伸掌一拍,就待使出森罗大印法,但念头一转,却换了手段,扣指轻轻一弹,一朵天邪金莲飘飘飞出,落在了传灯魔侍身上。

    传灯魔侍开始还想挣扎,但随着天邪金莲跟他的一身真气紧紧结合,再也不分彼此,这才颓唐的放弃,跌坐地上,惨然说道:“你不是我们教主,你是把他炼化成了妖身。”

    传灯魔侍也是老金丹,一身法力强横无双,不差孤鸿子太多,哪里瞧不破他的法术?

    他打“死了”的凉雁生,若是孤鸿子炼就妖身,出现的就不是那一缕火光了。

    王崇微微一笑,说道:“从今日起,我就是你们教主,你可有不服气?”

    传灯魔侍淡淡说道:“胜王败寇,我自然是服气的,就是想要知道,究竟是谁人,有如此惊天的胆魄,降服本教教主,还敢孤身闯大罗岛,在我们十二魔侍面前,施展此翻云覆雨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王崇嘿嘿一笑,答道:“吞海玄宗,季观鹰!”

    传灯魔侍微微惊讶,叫道:“就是那个演庆真君新收的小徒弟,接天关上大放异彩之人吗?”

    王崇顿时有些不好意思,也有些奇怪的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?我名头也不算响亮。”

    传灯魔侍有些嘲讽的答道:“你们这些正派弟子,眼中只有峨眉一仙二云两个铃铛那种人物,稍次一点的,就不当回事儿。你能一年入天罡,就够资格天下传名了,何况,你在接天关曾一拳败大衍,你也许不当回事儿,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般嚣张跋扈,横行无忌之人,又怎会没有名声?”

    王崇便思自己在接天关的作为,还是没觉得,自己有什么出彩。

    传灯魔侍的眼中,嘲讽之色越来越浓,淡淡说道:“你是不是觉得,只有齐冰云那般,接天关数年,斩杀三十二头金丹大魔妖,才算是有些本事?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上一次天下正魔两道,出齐冰云这种人物,还要算到一千多年以前,阴定休出世了。”

    王崇摩挲了下巴一会儿,仍旧觉得不太能理解。

    传灯魔侍叹息一声,伏倒在地,低声说道:“败于季先生手下,传灯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这位十二魔侍之首,语气轻轻一顿,又复低声道:“我当年不甚服气孤鸿子……”

    王崇哈哈一笑,伸手虚虚一搀,说道:“我要执掌阿罗教,你来帮我吧。”

    传灯魔侍站起身来,已经恢复了几分傲气,但却对王崇颇为恭谨,答道:“传灯可帮主人摄伏其余十一魔侍。有我们帮助,九法王,三宗五旗,各位红衣法王,尽皆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王崇顿时就觉得,这位传灯魔侍生的十分顺眼。

    传灯魔侍又进言道:“孤鸿子毕竟是我上代教主,死于主人手里,未免让全教上下有敌忾之心。主人还是以本身面目,慑服本教之人,亦以本身面目执掌阿罗教吧。”

    王崇只是心思一转,就知道传灯此言不假,他心头暗忖道:“若是不用孤鸿子的妖身,可就是以大衍境的修为,降服阿罗教了!这个逼不小,倒也可以装得!”

    流浪的蛤蟆说

    ps:本来这一章写的是,王崇假死脱身,被当成尸体扔到一处牢房……快写完的时候,忽然想,这是什么破情节?其实老作者有些时候,就会无意中,顺着中老年的心态去处理情节……我删了上一版,思考了一上午,相信这一章,比较符合大家口味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jianzhanpojiuzhongtian/11663986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