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一剑斩破九重天 > 一七二、徒儿生猛

一七二、徒儿生猛

    王崇把三个孩子,带会了自己的静室,正想着要传授些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演天珠就送了一道凉意,在眉心显化为一道法诀。

    “丹……丹鼎法!”

    王崇只瞧了半眼,就惊骇莫名,他也算是修炼过丹鼎法,如何不知道,演天珠显化的这道法诀,正是丹鼎法,而且比他之所学,完善百倍!

    王崇冒出了一个念头,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:“这是我那徒儿,百年后所创的法门?”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了一道凉意:这是正魔两家五大道君联手推演之……法!

    王崇顿时冒出来六七个问题,再问时,演天珠却又开始撞死,一句话也不肯答了。

    王崇无奈,只能先把奚南,奚元和奚洛叫过来,做出师父尊严,问道:“你们可都有修行?”

    奚南是长兄,急忙答道:“我们兄妹都有修习……家传心法。”

    王崇微微一笑,伸手一按,真气游走了一遍,发现这兄妹三人居然修炼的是一门天罡法,他也不知道是哪一家的心法,甚是粗陋。

    奚魔山虽然修炼丹鼎法,又是丹鼎门的右护法,却仍觉得天罡法才有出息,故而没让三个孩子跟随自己修行,而是另外寻了一门心法。

    这点小心思,王崇也不说破,只是悠悠说道:“以后此法不可练了,只能学练本门之法。我这就先把你们兄妹三人的根基改换过来。”

    奚南也不知该如何是好,他年纪最长,隐约觉得有些不妥,但王崇毕竟是他师父,也不敢拒绝,被王崇按住了顶门,催动了末那识,将他好容易修成的真气,悉数化去。

    奚南天资居然还算不俗,已经修炼到了炼气巅峰,随时都能突破胎元,感觉到自身真气消失,想哭又不敢哭,心里都是沮丧之意。

    王崇也不管他,把演天珠所示法门,耐心传授,奚南也只能按照“师父”所传,暗暗搬运内息,他这边心法一动,忽然感觉到,自己被化去的真气,又都回了来。

    奚南年纪毕竟太幼,修为也粗浅,完全不知道天地元气和真气的区别,小心眼里略略高兴了几分。

    随着王崇把他的真气,转化为天地元气,尽数奉还,奚南真气微微一跃,竟尔突破了炼气,晋升了胎元之境。

    王崇收回了按在奚南顶门的手掌,又复依样葫芦,把奚元和奚洛的真气一一化去,把演天珠所示的心法,耐心传授。

    待得他把奚洛,也指点明白,却见奚南宝象内莹,竟尔有些突破之兆,心头不由得奇之。

    “奚南才突破胎元,难道就能有所进境?”

    王崇施展了一个梦蝶术,潜入了奚南的梦境,他也不是要做什么,只是旁观而已。

    却见这位“开山大徒儿”,体内的真气变化分明,连破胎元四境:抱元,守真,观相、破妄!

    紧接着就是一枚小小的丹炉,在丹田中凝成,轰然一声,丹田中的丹炉浮空,足有三四间房子大小,丹炉开了一处孔窍,吐出极其精纯的青色真气,隐有雷电之威。

    王崇也见过一些天资横溢之辈,不拘是峨眉的四大弟子,还是莫银铃,燕金铃,尚红云,又或者自家的师侄儿安羽妙。

    奚南比起这些天才之辈,竟然并不逊色分毫。

    丹炉在空中一转即收,奚南满脸兴奋,小脸多了好些恭谨和感激之色,拜服在地,口称师父,却比刚才要多了好些孝顺,已经是真心的觉得,“阿牛师父”确不愧是少门主,恩典如山。

    王崇眼睛都直了,心道:“这徒儿,应该就是百年后,推演出丹鼎阳真法的那个了。”

    他念头还未转过,就听得奚元惊呼一声,身上也浮现了一座丹炉,跟他哥哥的全然不同,竟尔气分五色,分按五行,也是顺利结鼎成功。

    王崇伸手一摸自己的脸,忽然就羞愧起来,他自负也天赋不俗,比起两个徒儿,似乎又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最小的一个奚洛,眼瞧两个哥哥都结鼎,小嘴一扁,就哭了起来。奚南和奚元两个哥哥,最爱这个妹妹,急忙过去安慰,说尽了无穷好话,才让这小女孩儿相信,自己是年纪还小,稍大一些,就能结鼎了。

    王崇心道:“总算不是,连奚洛也能结鼎,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教他们些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劝说好了妹子,奚南和奚元两兄弟都是一脸的疲惫,显然对他们两兄弟来说,劝说妹子,比修炼还要累上几分。

    王崇沉吟片刻,对奚南和奚元说道:“你们两兄弟虽然结鼎,却不过是修为突破,并无什么斗法之能,遇到大敌,未免束手。”

    奚南和奚元毕竟是奚魔山的儿子,知道王崇所言不差,却见这位师父,双手分别一按,点在两兄弟的脑门上,说道:“我现在分别传授你们一部法诀,要日夕修行,不得有丝毫懈怠。你们的父亲被九连道人重伤,此仇都要指望你们兄弟,去给右护法报了。”

    奚南的真气,有雷霆之威,王崇就把雷霆玉经传授,奚元的真气分作五行,王崇就把杨墨所传的小五行剑气传了。

    两兄弟感悟到,师父所传法诀,神妙无双,又听得日后要靠两兄弟为父报仇,都生出敌忾之心,一起叫道:“师父放心,我们兄弟,必然日夜不停,辛苦修炼,总要给父亲大人报仇,杀了那九连道人。”

    王崇一脸欣慰,点拨了两人如何修行,就在道宫之中,给三兄妹寻了一间静室,却是怕奚洛年级太幼,不能照顾自己,并未有把三兄妹分开,这样也方便两个哥哥照顾小妹。

    他安置好了三个徒儿,自己回去了静室,也逆转真气,重新以演天珠所授法门,第三次尝试“结鼎炉”。

    有了两次经验,王崇这一次结鼎炉,尤为得心应手,云蜃真气结成的鼎炉,如虚似幻,一口气炼开了十五处孔窍,甚至还让他又领悟了一种天赋妖术。

    原本七星云蜃,有蜃楼术,梦蝶术,乾坤幻神术,云蜃真气四种妖术……

    ()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jianzhanpojiuzhongtian/11612978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