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一剑斩破九重天 > 一三九、金莲剑

一三九、金莲剑

    王崇把玩一口古铜短剑,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没有在第九关多呆,提前赶回了第六关,找了一处远离大千幻城的域外虚空。

    王崇已经研究了很久,这口古铜短剑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此物是黑袍人自域外天魔身上夺来,却十成十可以肯定,这是一口魔道飞剑。

    因为……

    只有五识魔卷和森罗大印法,可以将之驱动,当然五识魔卷也就算了,此法虽然玄奇,却非是斗法之用,以五识魔卷的心法驱剑,只怕一个回合,他就要被诸如玄鹤之类的对手斩了。

    考虑到五识魔卷,境界不过天罡,王崇甚至估计,就算遇上花飞叶之流,也能把自己斩了,都用不到莫银铃,尚红云,燕金铃,应扬,许旌阳,刘灵吉……这个级数。

    甚至都未必打的过境界相同的莫虎儿。

    没错,五识魔卷斗法之功,就是这么弱……

    王崇想了一下,他倒是真不以为,莫虎儿现在能道入天罡,这小熊宝宝,现在能奇经八脉,十二正经全开,就算不错了,胎元境都没指望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王崇还是有信心,以更高两层的境界碾压莫虎儿,虽然这事儿真不值得夸耀。

    倒是森罗大印法,可以让这口古铜短剑,发挥出意料不到的威力。

    如今王崇,已经把一头护教神魔,炼入了这口古铜短剑。

    这次他挑选的是一头,以吞金嚼铁为生的神魔——秘玄罗!

    如今神魔秘玄罗和古铜短剑已经炼为一体,这口古铜短剑,可以驱使无碍。

    这口魔道飞剑,已经是炼质三次,却不曾炼形,故而品质尚可,质地锋锐,却不能长短如意,也不能化为长虹,最多只能把吞噬的精血,化为一道血色虹芒,包裹住剑身。

    虽然看起来,也颇相炼形飞剑的化虹,但本质却有区别。

    这算是王崇手头第四……不,算上红玉双剑,是第六口飞剑了。

    诸如什么灵剑簪,红线剑,斩雷宝刀,土黄的不知名飞剑,以及刚刚转赠安羽妙的飞锥剑……他从没有觉得,那是“飞剑”。

    一口星斗离烟剑,足以吊打以上全部。

    “这口飞剑邪门的紧,若是用来对敌,被人用法术和法宝防住,也没什么威力,可要是用来对付只懂得肉搏的妖怪,又或者——天魔!简直就是无上利器,就算正经的仙家飞剑都比不上。”

    王崇都已经把古铜短剑炼了,自然也就知道,这口飞剑的邪门之处,它能够吞噬血肉,离魂寄魄,还能“自爆”,把吞噬的精血,一口气谷爆,宛如血焰神雷,威力至大。

    最妙处,是此剑材质特异,居然也能种下天邪金莲的种子。

    王崇把玩到了现在,古铜短剑上,已经多了一朵又一朵的金莲纹饰,一层层的金色莲花纹饰,让这口古铜短剑,已经变成了——金莲短剑!

    王崇一扬手,这口短剑腾空而起,划出一道道的金光,不管是谁,也难看出来,此物居然是魔道邪宝,只会觉得卖相十足,果然不愧“仙家宝贝”。

    不管是森罗大印法,还是天邪金莲,还是这口,已经被王崇改名,叫做——金莲剑!的短剑,都有一个特质,就是绝看不出来是魔道之物。

    王崇暗暗忖道:“我有八具妖身,其中七星云蜃和逍遥府的两位掌旗使,是绝无任何人知道,东海三枭和孤鸿子,也只有邀月姐姐知道,也只有巨鲸妖身,天下无人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可若是换个思路,我以东海三枭,又或者孤鸿子身份,伪作峨眉南宗,甚至阿罗教的新锐,先以天罡的身份出道,再数年提升境界,又以末那识改换容易,就算邀月姐姐,如何能知道,我就是我?”

    “即便是黑袍人,知道我是——特使!知道我是——季观鹰!还能知道,我是峨眉南宗弟子,阿罗教后起之秀不成?”

    “今后我行走江湖,不以季观鹰的身份,又谁能知道我是谁?”

    “季观鹰就老老实实,在吞海玄宗苦修,我用了其他身份出门去浪罢!”

    王崇之前,被峨眉,毒龙寺,逍遥府的人追杀,就算以妖身改头换面也没用,因为有推算之术,他的身份保不住。但现在却不同,有演庆真君帮他遮掩,断了因果,谁还能算出来,他的真实身份?

    王崇越想越是开心,到得最后,一抖手,收了这口金莲剑,从容收了孤鸿子妖身,放出了已经快要成为他招牌的花毯,足踏花毯,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在某一个隐秘所在,一个一身黑袍的家伙,正在怪笑,他自言自语道:“这位不垢大魔君的特使,还真有些本事,他是如何这么短时间,把山海经修炼至如此境界?难道……山海经和万魔山,正魔两道心法,还有什么联系不成?”

    黑袍人沉吟良久,才叹息一声,又复自言自语了一句:“我欲正魔合一,炼成无上大法,但却总不能成功,最多也不过任意运转两家心法。若是能给我拿到吞海玄宗的山海经,说不定就能参详出来一些玄奥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可没想到,魔门的五识魔卷上去,魔门十八子的传承,属于隐秘传承,就算魔门中人,知道的也不多。他只是巧取豪夺,夺了一些魔门心法,如何能够知道,这等魔门隐秘?

    黑袍人若是知道,魔门还有“智慧子”这种存在,早就去伏击天心观,用十八种酷刑,逼问天心老道,而不是像峨眉一眼,把天心观满门诛杀。

    黑袍人想了一会儿,神意遥跨万里,一座无数魔物构成的巨山,正漂浮在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他喃喃自语道:“再有二十年,我就能炼化万魔山,然后……就去瞧一瞧提御阿尾吧!在他身上,我也许可以找到,炼就太乙不死之躯的契机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衣袖一拂,人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,就好似从未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王崇此刻,刚刚赶回了踏魔营,齐冰云宛如一头骄傲的凤凰,正在跟一个同样骄傲的女子,御剑对峙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jianzhanpojiuzhongtian/11492498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