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一剑斩破九重天 > 一一八、黑袍叛逆,域外魔人

一一八、黑袍叛逆,域外魔人

    应横鸟挨了这一击森罗大印法,悲鸣一声,振翅高飞。

    王崇使用孤鸿子的妖身,不善飞遁之术,还真就追之不上,他暗暗忖道:“可惜孤鸿子的底子是魔门,没法修炼玄天禁法,不然此时使出六九云车法,必可追上这头大魔妖。”

    王崇的巨鲸妖身,有浮游天海,以吞海玄宗法力推动,还有玄玄炼遁术,以天符书的道法,就能使用六九云车法,但使用孤鸿子的妖身,就没得什么厉害的遁法。

    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这头大魔妖飞入战场边缘,似乎要穿梭而过。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了一道凉意:快上了那头笨鸟。

    王崇怒道:“上个毛羽?”

    演天珠又是一道凉意:你只有躲在它的后背上,才能解释,为什么没死……

    王崇心道:“对啊!若是应横鸟自己飞走,我又没有被杀死,一次也就罢了,两次可就显得古怪。”

    他不能杀死应横鸟,但也不能就这么“轻松”的活下来,必须要有一个解释,才能让人不有怀疑。

    只是王崇瞧了一眼,如电之疾的应横鸟,苦笑道:“怕是追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演天珠送了一道凉意:天邪金莲。

    王崇微微犹豫,他才炼化这魔物,还真不知道,该如何运用。当下就运起了森罗大印法,神意和天邪金莲沟通,良久之后,忽然感应到另外一股气息。

    他身子在原地淡去,下一个瞬息,就出现在应横鸟的后背,把这头大魔妖吓的怪叫一声,身子横翻,想要把这“不速之客”甩落下去。

    王崇双眼睁开,惊喜交加的叫道:“我明白了,只要种下天邪金莲,就能借助互相之间的感应,任意横渡虚空,万里挪移!”

    王崇也没想到,天邪金莲居然有如此妙用,他若是天南海北,给几头强横生灵种下天邪金莲,就再也不怕被人追杀。

    只要借助天邪金莲之间的感应,就能瞬息横渡虚空,万里挪移,还有何人能够追的上他?

    尽管此法也有缺陷,就是须得先定好目标,不能随心所往,但已经是无上玄妙法门了。

    应横鸟想要把背上之人甩脱,王崇却并不在乎,他手捻天邪金莲,遥遥感应应横鸟体内的“种子”,在他的魔意催发下,这枚种子瞬息发芽。

    应横鸟的身上,忽然绽放了一朵金莲。

    过不得片刻,又复有一朵金莲绽放开来。

    一朵接一朵金莲开放,这头大魔妖身上繁花朵朵,金光灿烂,不由得悲鸣一声,一头就撞入了战场边缘的无尽虚空。

    王崇稍稍犹豫,就催动了天邪金莲,借助应横鸟体内天邪金莲的气息,稳稳的依附在这头大魔妖的后背上。

    冲出了战场的边缘,这头大妖魔凭了天赋异能,胡乱飞了一阵子,忽然就撞入了一团火海。

    王崇心头骇异,他也没想到,这头应横鸟居然闯入了另外一座大阵。

    偏巧这座大阵,他又认识。

    能让王崇也熟悉的大阵,首推逍遥府的都天烈火大阵。这一团火海,正是接天关的第十七关,主持这座关口的是逍遥府的一位长老。

    正反五行逆空大阵是迷宫之阵,都天烈火大阵却是攻伐之阵。此阵法焚天煮海,炼魔御敌都是小道,更能修炼七种真火,乃是抵御天劫的秘术,若不然怎得逍遥府看重?

    王崇虽然不懂都天烈火道法,但手里有两具逍遥府的金丹境掌旗使妖身,又见过都天烈火炼峨眉,知道这座大阵的厉害,心头大骇,暗叫道:“我身具魔息,只怕要被都天烈火炼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此念未消,应横鸟就撞入了都天烈火大阵,而且一冲而过,居然未有被都天烈火困住。

    王崇稍微感应,心头惊讶,这头应横鸟的体内,居然有一股神异的力量,能够在不惊动阵法变化的情况下,穿越大阵,这股力量绝对是道门正宗!

    “这却是什么一回事儿?这头大魔妖体内,为何有道门的力量护持?也怪不得它能穿破一十八层大阵……”

    王崇念头还未转过,应横鸟就又穿过了这一层都天烈火大阵,他只觉得这头大魔妖,没头苍蝇一般乱撞。

    虚空转换,阵法如梭,不多时,他也不知道自己被应横鸟带到了哪里。

    王崇足踏大魔妖,应横鸟身上开满金色莲花,手捻天邪金莲,若只论卖相,不啻佛陀降世,降服天魔,只差了还没秃瓢。

    天邪金莲被王崇刻意催发,越开越盛,应横鸟百般挣扎,魔意衰垂,也渐渐控制不住魔躯,忽然鸣叫一声,向着某个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王崇也不管应横鸟往哪里飞,他只要控制这头大魔妖便罢,当这头魔物的最后一丝魔念,终于被天邪金莲磨灭,它的识海里轰然一声,忽然有个什么东西破灭,无数画面纷至沓来。

    一个全身黑袍,连面目都遮住的男子,和一个足踏应横鸟的域外魔人,正在交谈,两人所用的都是意念,非是语言,故而应横鸟传递出来的也是纯粹的意念。

    黑袍人:“我已经做好准备,只要不垢大魔君亲率大军来袭,我就放开一十八座大阵……,任天魔入境。魔君答应我的事儿呢?”

    域外魔人大声怪啸,掌中却是一朵天邪金莲,双方正在交易,一头獓忌忽然闯入,紧追的獓忌而来的,还有七八头魔物。

    接下去就混乱不堪,应横鸟完全不能记下,当时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魔物的本我意识,并不像生灵一样,清晰灵锐,就算金丹境的大魔妖,也混乱不堪,只有欲望,亦有狡诈,却没有完整的神智,只能够野兽一般的本能行事,没有什么深邃的思考。

    这也是魔妖,魔人之别。

    妖怪虽然凶狠,但亦是智慧通达,方可为妖。

    魔就只有混乱,只有极少数魔人,才有驾驭智慧的能耐,但却极端罕见。

    王崇心头微微吃惊,此时应横鸟的识海中,传出了最后一幅画面,就是黑衣人趁着混乱,隔空一拳,把驾驭应横鸟的魔人,生生打爆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com/yijianzhanpojiuzhongtian/11414277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